關於部落格
「什麼東西是最重要的,要由自己來決定。」 ──BY 靜留‧維奧拉
  • 1568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四天王系列-如果的世界】仁懷王休妻書-1

1.

「余,白葉氏族第八代世襲君王,泉‧西洛伐,以此書作明,將余與髮妻,神崎氏靜‧康莎季之婚姻親緣,就此斷絕。」

四方曆466年,龍華宮大殿遂行朝臣審議會,第七代國君莊幽王將於此日立定儲王人選。 莊幽王膝下二子,大王子柳‧枯若卡彌,年二十有五,出於莊幽王二妾之後,平日花天酒地,生活糜爛奢豪,每每因酒水紅顏惹禍上身,單憑大王子身份將麻煩擺平,往常毫無建樹,僅僅過著酒池肉林的生活。二王子泉‧西洛伐,年方二一,為皇后嫡生子,至今已推行數項於民有益的政策,不好外出,單愛書琴,性不喜鬥爭之事,更無登王野心,總是窩在寢宮清閒度日,從不造事生非,甚得朝野文武官員極佳評價。 殿上兩位王子俱在,更有眾多官員列席,莊幽王當即宣佈王位繼任人選。 「余願將大王子柳,立為儲王候選。」 此言一出,滿朝愕然,嘈雜聲響不斷,已有幾位年事較高的老官作勢昏去。柳則抖著一雙二郎腿,瞪起那對單眼皮,嘴邊帶著邪笑望向坐於對首,顯然在發呆的弟弟泉。 數個官員跪上前,說道:「王上,臣斗膽,請您收回此言。臣等以為,大殿下並不具有一統流夏國之才能,請收回成命,改立二殿下為儲!」 柳臉色一變,大掌拍於邊桌桌面,吼道:「你這個長鬍鬚的豬!小小狗官敢用你的臭嘴侮辱本王子,小心我叫你三族全滅!」 莊幽王亦是一掌,罵道:「柳!你給我住口!立刻坐下,少叫人笑話!左言官,大殿下畢竟是我長子,不得如此無禮,請自律。」 左言官辯解道:「臣等知罪,但為了國家及百姓,就算罪及殺頭,也不得不勸。王上,二殿下德智才幹都要來得更加優秀,臣等認為他才是足夠肩負此重任之人,猶請王上三思。」 莊幽王說道:「泉不能立儲,不論你們說什麼,就是不能。」 「臣等斗膽,請問王上理由為何?」 「我自有我的用意,再者,余早已知悉泉並無心干涉朝政,是以不便將帽子強扣於他。是吧,泉?」 二王子泉眼神空滯於地,嘴裡細聲喃喃唸著:「既黑又白,時濁時清,似透似糊,分明而又玄幽……嗯……到底是什麼?」 眼看他又在出神,就在一旁的文官趕緊低聲喚道:「二、二殿下!王上喊您呢!」 「啊?」泉頓時回魂,眼見殿上所有眼睛都注視自己,心想完了完了,方才都沒在聽人說話,只好捧著笑向莊幽王作揖道:「父王,兒臣並無意見,全憑父王意思作主。」 二王子什麼都好,硬要挑出缺點的話,便是總喜歡心不在焉,腦袋不知想什麼去了。 此話一出,朝官皆是一聲嘆息,莊幽王點點頭,說道:「好了,此事便這麼定下,王子柳將成為儲王。柳兒,你領此頭銜,務須謹言慎行,再有禍事纏身,本王是可以摘去你資格的,明白嗎?」 「是,父王……。」柳扭擰著面目隨意應了一聲,將殿中官員全瞪上幾回。 「泉,你待會來我書房。議會結束,眾卿這便退卻吧。」 「臣等恭送吾王。」 莊幽王踏下王座走回後殿,泉正要跟上去,柳卻故意竄去他身前,挺肩一撞。「碰」的一響,泉腳步踉蹌險些跌跤,莫名其妙地看著哥哥。 「兄上,是不是又喝酒了,走路走歪的,喝點茶醒醒腦吧。」 柳聞言立刻起火,怒道:「你這蠢小子才要醒醒腦!哼!也罷……你就這麼呆下去好了,反正父王也看不中你,哈哈哈哈。」 泉無聲一笑,只覺得柳像個幼稚的孩子,不去與他計較,理理撞皺的衣衫,逕自向莊幽王書房步去。 「父王,您找我何事?」 莊幽王將泉招來書桌前,將下人全都遣走了,這才說道:「唉,泉啊,方才委屈你了。」 泉側首一歪,說道:「委屈?呵,父王多心了,我單是在發愣罷了,沒什麼委屈不委屈的。」 莊幽王笑得開懷,搖頭說道:「天底下哪有人上朝不專心,還說得像你一般理所當然。你啊,要是那顆腦袋瓜子肯多為我想想就好了。」 「正是有替父王想,所以兒臣才沒有意見。」 莊幽王拍拍他手背,說道:「其實,該當是為父的替你多想才對。若你是男兒身,那該多好。」 莊幽王不願將王位傳予二王子,便是因為二王子實為二公主,泉真正是個女子之身。皇后生下泉的前後幾年,後宮勾心鬥角的情況甚為嚴重,莊幽王側室先生下男丁,皇后卻生個女兒,莊幽王擔心此事為側室勢力拿來利用,迫害皇后以及泉,便隱瞞了泉的女子身份,將她當作二王子撫養長大。 泉笑道:「不是男兒身才好,否則坐父王這個位子,肯定不快樂的。」 莊幽王點頭道:「妳說的甚是。這個位子,實在難為得很,不說其他,就講今天吧。任何一個決定,都有人要反對,是與非不是那樣容易斷定。就算皇城這樣高聳,也有看不見的地方呀。」 泉又呆了一會,雙目忽然一亮,擊掌道:「是了!我想到了!」 莊幽王愣著眼看向女兒,問道:「什麼?想到什麼?」 泉像是自知闖了禍,趕緊斂去嘻皮笑臉的模樣,說道:「不,沒有什麼,父王。我只是自言自語。」 莊幽王自然知道女兒頭殼裡頭裝些什麼,說道:「妳和靜那丫頭又在互相出題?瞧妳在殿上魂不守舍的。」 「有趣嘛。」 「我當初還擔憂妳們無法正常溝通,現在看來倒是很順暢啊,那我就放心了。父王仍是倚重妳的,今日之事別往心裡去。我叫膳房給妳做幾個點心送去寢宮,和靜一塊吃吧。」 泉笑道:「早知道有好吃的,我就說自己傷心啦。父王,兒臣心裡實在難過,多打點賞讓我開心開心吧!」 「哈哈哈,賞妳一桌點心還不夠嗎?」

泉步伐輕盈地回到自己的水雲殿,身後跟著一排端著點心盤子的宮女,浩浩蕩蕩的。 「二殿下,發生什麼好事了嗎?王上這樣打賞您。」 侍女們問了,泉只是意有所指地回道:「因為比較大的點心被分走了,所以我就拿小一點卻多一點的回來呀。」 字句有些失落,語氣與神情卻完全不是這麼回事。侍女們被她逗笑了,一群人歡歡喜喜的。 「二殿下為人和善,從不發脾氣,又風趣瀟灑,更不擺架子示人,大殿下真該向他學學!」 侍女們唯一膽敢不顧禮俗隨意出口搭話的對象,只有這位二王子。不僅是宮女,就是禁軍與其餘雜役皆作如此感想。 大王子柳,高壯粗鄙,留的滿面髒亂鬍渣,一身刺鼻酒臭,偶爾還有青樓裡的脂粉香氣,總喜歡拿貴重珍稀的珠寶往身上裝飾,流裡流氣,俗不可耐,加之脾氣暴躁,總拿下人作出氣筒,誰也不喜歡他的作風。二王子泉,纖細斯文,白白淨淨的陰柔有禮,不施香精,不掛綴飾,衣著輕簡樸素,卻顯得較大王子更有貴族氣質,聲音不過分低沉卻細雅得俊,甚至規定下人進了水雲殿都必須遵守不按繁文縟節的規矩,要是不小心觸犯,就得朗詩一首,或者行曲和歌才准原諒。 「欸,妳們說這種話不怕被兄上抓去打屁股嗎?要說也得說得小聲一點。」 歡笑聲不絕於耳,穿過水橋來到泉的寢宮,房門自動開了,一抹著紫衣的身影立在門後替大家開道,見了泉歸來便推起淺笑輕輕頷首,栗色髮絲微揚飄盪。 泉見到她立刻笑著說道:「靜,今日父王賞了許多點心,一起來吃吧。」 喚作靜的侍女點了頭,抬起兩隻手比劃幾下,示意:「好的,多謝殿下。」 靜是泉的貼身侍人,泉的生活起居全由她負責打理。多年前,由莊幽王將此侍女安排給泉,實際的出身是南方戰俘,由於必須幫忙守護泉的秘密,莊幽王特意將她賜予泉,皆因靜不能說話,如此便不會將泉身為女子的消息講出去。多年下來,她已成了泉最信任的存在。 侍女們將點心陳列於桌面,確實幾乎要無處可擺了,泉吩咐每個人各取一些食用,才讓她們離去水雲殿,自己與靜坐下來邊吃邊說話。 泉說道:「靜,妳的謎題我已經解出來了。」 靜瞧了瞧她,笑著比道:(妳莫不是又在廳上愣眼思考吧?可沒被說嘴?) 泉笑道:「說是一定被說的,反正議題那樣無趣,那時間用來想想謎語還頂事一些。」 靜無奈地搖搖首,問道:(可否聽聞殿下作何解答?) 泉大咧咧地將一塊白色精美酥餅塞進口中,以手勢比道:(眼睛。) 靜問道:(願聞其詳。) (眼有黑白,懵懂時濛濁,專注時清澈,有時狀如瞭然,實為懷猶在心,雙目亦可避人疑猜,故佈疑陣,乃謂分明而又幽玄。此解即為眼睛,可無差錯?) 靜掠開柔美笑意,應道:(正解。是不是我出得太簡單了?泉一下子就解出來了呢。) 泉吞了口茶,又捏起一朵精細雕琢的花,這種稱為「紅鮮藻」的涼點香甜可口,外型造得就像朵紅花配綠葉,既好吃又好看,放到嘴裡咬碎了反而要可惜的手藝。她將點心丟進嘴裡,問道:「那我的呢?『方中有圓,地平開闊,天下般大,又似井底般小,頂上無樑,還若屋蓋星芒,石比竹軒,卻掩雲煙。』解得沒有?」 靜點點頭,指尖往地面點去,比道:(即是此宮。宮牆狀方,宮座劃圓,佔地雖然寬敞,卻拘謹約束不過如口井大小。即便上方並無屋頂,卻像心神俱限,好比困鳥竹籠,開孔闢洞看得見天,卻無羽翼飛身而出。) 泉夾起一塊紅豆甜糕放進靜盤中,說道:「嗯,正解。靜果然聰明。」 (說我聰明,不如說我懂妳心思。此問,不正映妳心所想?) 「唉,是啊,生作一隻鳥也比作這二王子好多了。飛來飛去遍地一找也有蟲吃,哪會餓死。住在這吃好穿好用好睡好,卻不比鳥兒自由自在,妳說豈不好笑?」 (今日大殿下可沒刁難妳吧?) 「我已經懶得理那個瘋子了,就當是狗兒嘴巴癢了找東西磨牙吧。」 靜替泉倒滿茶水,又問:(王上賜妳這一桌點心,想必是聊以安慰?真選了大殿下作儲?) 泉笑嘻嘻地道:「是啊,我難過得很,所以父王才給我打賞這麼多。」 (妳若會為此傷心,那才真是稀奇。) 「左右重擔別落來我身上就好,那瘋子想作王就讓他去吧,我就在這殿裡好好地跟妳解一解謎、下一下棋,多輕鬆啊。是了,說到下棋我又手癢了,咱們今日非得戰個幾回不可!」 靜拉住泉,叮囑道:(可未必真能輕鬆。大殿下若作了王便擁有勢力,他將妳視為眼中釘,不可能不來添亂,妳仍須留意才是。) 「所以我才想作隻野鳥嘛,為這種事拼心鬥腦簡直無聊。欸,省得浪費口水說那傢伙了,我們邊用點心邊下棋吧!」 (好、好,都依殿下的,可以了吧?) 這日兩人戰了十餘場,泉沒有一局取勝。事實上與靜至今的棋戰,泉從來沒贏過她,非是因為泉資質駑鈍,她在與其他臣子下棋時,每回也是漂亮獲勝,唯獨與靜作對手時偏就難以壓制。 「靜真的好厲害呀,我若想到下一手,妳或許已經想去下三手了呢。」 (哪有殿下向侍人拍馬屁的?妳讚我,我可沒東西賞妳呢。) 泉嘻嘻笑著,說道:「不如就賞個臉,陪我去書齋吧?」 靜頷了首,也笑著比道:(是,殿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