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東西是最重要的,要由自己來決定。」 ──BY 靜留‧維奧拉
  • 15604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四天王系列-如果的世界】All The Same-Proposal Operation-1

《All The Same – Proposal Operation》 大西洋海神海蛞蝓,最早由歐洲學者在1777年時發現,是一種全身呈現藍色的小型軟體動物,頭圓尾細,身上像生了三對藍色水晶般的翅膀,間有白色斑紋畫過,不但鮮艷又優雅…… 泉坐在電腦前讀著新聞報導,一邊抄寫下重點字句,一邊繼續滾著滑鼠,順便拿起手機將電腦螢幕上的圖片給拍下來。 「泉,我有事要問你……。」 一聽見門外呼喚,泉趕緊打開抽屜將紙條收進去,然後隨便點了別的連結,立刻將螢幕蓋上,探頭進來的靜當然聽見了那一陣騷動,靠在門上狐疑地瞪著泉。 「……你在幹嘛?」 泉那張臉只要保持面無表情就會非常自然地變成「什麼也沒作」的意思,靜說過那看起來像是認為正在說話的人很無趣,因此經常禁止他在商宴酒會上顯得太自然,那是只有同樣身為外星人才能理解的素,一般人則要解讀成「怒」。 「你是笨蛋科臭臉屬星人吧。行行好,不要嚇別人。」 「妳是腹足綱有肺目彩釉蝸牛科,哇,原來妳是用肺呼吸的,現在快表演用肚子走路的方式給我看。」 互相形容的那天晚上泉因為腹部遭受重拳直擊,因此將一天吃下的營養全部捐給大地,所以決定在書櫃裡那本《蛞蝓生態記錄》被發現以前,拿去送給附近的幼稚園圖書館。 泉說道:「沒幹嘛啊。」 靜走進來盯著泉說道:「你不知道男生緊急關電腦前在作的事排行榜,前三名是:一、看A片;二、上色情網站;三、看H漫畫嗎?你這個色鬼!到底在看什麼,把電腦打開!」 靜作勢要去掀開泉的筆電螢幕,泉一邊擋住她,一邊瞪著眼說道:「我是有正常交女友的男人,跟那種宅男不一樣好嗎。」 「工口思想就是男人的天性,就算交了女友也會有這種行為,你不要再躲了,沒做虧心事就讓我看啊。」 她掀開螢幕時不禁吃了一驚,就連泉也嚇了一跳。 「可愛女人小心機,十甲十色,做個繽紛俏美人!即日起,買炫彩美甲十色組,免運費還加送粉紅點點化妝包喔~!」 稍嫌刺眼的網頁被粉紅色彩所佔據,畫面中央是幾張動畫圖,數個裝扮俏麗的女模特兒對著鏡頭擠眉弄眼,特寫手部指甲油的鮮豔可愛,還播放著令人起雞皮疙瘩的BGM。 靜輕嘆一聲,換上一張認真的臉,伸手按在泉肩上,柔聲淺笑道:「泉,如果你現在才發現自己的性向,老實跟我說也沒關係的,和平分手之後,我們還可以當好姊妹喔。」 「欸,煩耶!」泉把她手撥開,豎著眉說道:「我隨時準備了一罐鹽巴帶在身上,你是不是想變成一攤水?啊?」 靜沒好氣地說:「誰叫你要鬼鬼祟祟的,你真的沒上色情網站?這不是查哨用的備用網頁吧……。」 她說著便探手去檢查有沒有其他未顯示的標籤頁,泉起身把她拉離電腦桌,說道:「我沒有上色情網站好不好,妳不要像個媽一樣檢查兒子的電腦。」 靜瞇著眼看他,問道:「那你幹嘛像被警察臨檢一樣緊張兮兮的?」 泉隨口說道:「我只是……在看比較血腥的電影,怕妳看了嚇到,所以關起來而已。」 那也沒說錯啊,上頭有一張蛞蝓的標本,要是讓身為同類的她看到肯定會大聲尖叫,然後立刻把眼睛縮起來,就像去電影院看血腥殺人魔的故事,地球人就會在看到同類的殘破屍體時感到噁心想吐。 「真的?不是在看什麼比較煽情的電影?」 泉搔搔頭,很自然地道:「如果我想要幹嘛,我會去找妳的,放心。」 靜紅著臉搥了他一拳,唸道:「工口星人!你不能小聲一點嗎,阿姨在樓下耶!說什麼東西……變態大叔!」 泉摳摳有些燙的腮幫子,問道:「妳要幹嘛?不是有事情要問?拜託下次先敲門好不好。」 「我不要,你要是在做什麼虧心事我才能抓包啊。」靜遞出一張請帖,問道:「八月十一號你有沒有空?去當伴郎吧。」 「伴郎?」泉接過請帖觀看,問道:「誰的婚禮?」 「我的。」 泉抬眼瞪著滿臉戲謔的靜,伸指輕捏她的臉頰,說道:「那我就當場把這隻蛞蝓捏爆,然後直接辦喪禮吧。」 「會痛耶,一點都不紳士星人……。」 「哪有自己女友跟別人結婚還能保持紳士的人啊。」 靜撥掉他的手,說道:「哼,算你還有點良心。」她說道:「是悠人同學要結婚了。」 「啊?早瀨?」泉有些訝異,一邊看著邀請函,一邊說道:「還是在學中就要結婚了?」 升上龍華大學以後,泉才和早瀨悠人有了一點交集,當然也是有身為靜男友的緣故,另外則是在大學部的學生會,將高中時期原班人馬全搬了過來。比他們長一屆的泉,是大學部第一屆學生會長。靜等人都直升上來以後,她成了第二屆會長,早瀨悠人擔任副會長,正義感十足的燎還是適合風紀部長。曾經度過拮据時代的泉,則擔任比較輕鬆的會計,入選原因是知道如何精打細算(「因為想看他和會長共事,但他沒有報名競選會長連任,所以寄信請會長一定要讓他入學生會」其實才是學弟妹們投票的原因)。 「對象是誰?唱祈園小調的藝妓?」 早瀨悠人在他的印象中是個可以和老頭畫上等號的人,有一回的夏祭浴衣慶典,悠人被拱上台表演,便一手捧著章魚燒,一手抓著麥克風,踩木屐哼起祈園小調。據說在場的龍華高中部學妹有一半以上感到幻滅,但這情報還有待確認就是。 「是一個還在實習,大我們三屆的老師。好像姓宇都木來著……。」靜也探頭一起讀著請帖。 泉看著那地點,問道:「碼……碼頭?集合?是演黑幫片嗎?」 「你電影看太多了好嗎……。他們婚禮是要辦在遊輪上的,早瀨家是航運業啊,你忘了?」 泉不禁咋舌,說道:「遊輪!?糟糕,好像有點被比下去了……。」 「什麼?」 「不,沒什麼……。」泉趕緊閉起嘴巴,招牌表情最適合敷衍過去任何狀況。 靜說道:「你那天可以嗎?悠人同學說一定要我們去當伴郎伴娘,我是可以參加,不過爺爺不是要帶你去替茶行選地,順便作一些企劃嗎?會不會撞期?」 泉抓抓頭髮,說道:「是差不多要一個月,不過應該也能擠出時間去一趟,我到時候再跟妳連絡。」 「一個月啊,什麼時候開始?」 「下周開始。」 靜噘起嘴唇,說道:「好久喔,明明是暑假,你選工作卻不選我,過分星人……。」 「我爺爺的鐵拳多可怕妳又不是不曉得,況且以後要是我來接手,也應該多去了解狀況才行啊。要是不答應他,我會被揍死,妳就準備當守寡星人吧。」 「我先警告你喔,我有四支天線,很靈敏的,要是捕捉到你的外遇電波,就隨時殺去宰了你,給我乖一點聽到沒有?不准隨便亂看別的女人。」 「拜託,妳到底把我想成哪種人啊?」 靜嘖嘖有聲,說道:「你們男人一旦感情安定下來,就會想要見異思遷了啦。……噢,很痛耶,過分星人!」 泉敲在她額頭上,說道:「我不是男人,是不知道為什麼喜歡上蛞蝓的笨蛋星人,可以了嗎?蛞蝓公主。」 靜有些羞赧地道:「真狡猾……下去吃飯啦!」 ※ 泉收拾好簡單的行李,由靜陪同,讓神崎家司機載往新幹線車站,準備從大阪回去東京。和爺爺為家業奔走的時期,會住在東京的宿舍,那裡就已經有很多衣服了,不需要額外攜帶,因此只是收拾一些平常隨身的東西,3C商品和充電器一類的電子用具。 離列車進站還有二十分鐘,靜便陪泉在站外候著。 「如果是住東京基地總部,那我也跟去就好了。」 兩人上課期間也是同住一間公寓,基本上早已過著同棲生活,因此靜只要買張車票,其實是可以跟著泉一塊過去,連行李也不必帶的。 「妳不是說好要陪阿姨出去走一走的嗎?」 靜點頭道:「嗯,還得幫忙選你要穿的禮服。」他指著泉的鼻子說道:「但我隨時都可以去宿舍突襲喔,你要是敢偷帶女孩子回去就慘了!」 泉吊著眼說道:「妳不知道我第一個偷帶進去的就是妳嗎?那本來是單人房耶,是蛞蝓公主要求,我才改成雙人的總統套房好嗎。還被房東發現要收兩個人的房租,我哪敢再帶其他人去啊。」 「居然是因為不想多繳房租……。」靜假裝傷心地說:「你摧殘了這顆少女心,小心我當場哭給你看喔。」 泉拍拍她說道:「演技妳還是要跟阿姨多學學,但是哭的話妳會當場化成一攤水的,還是別……嗚!?」 靜氣道:「哼,我才不要跟你去咧,自己獨守空閨吧。最好不要哭著打電話來說想我啦!」 泉抱著肚子在坐位上掙扎,一旁正在看報紙的老人,張著嘴呆望年輕人火爆的「打情罵俏」,他只是尷尬地笑了笑,又轉回來面對靜。 「妳還有想喝什麼茶嗎?我順便幫妳帶一點回來。」 靜說道:「你不是要去一個月嗎,還那麼久,我隨時傳短訊給你都行啊。」 「嗯。」 「開往東京列車即將進站,開往東京列車即將進站……」 聽見月台廣播,泉提著行李站起身,說道:「我要進去了。」 靜慢吞吞地起身,只是點了點頭,說道:「路上小心。」 泉不禁暗笑在心裡,瞧她那副神情就是很想跟來的樣子,雖然自己也希望如此,不過有些小小計畫得在她眼皮底下才能籌備,因此沒有開口邀約,否則其實爺爺說過帶靜一起去也無妨。 兩人牽著手來到剪票口才依依不捨地放開,泉說道:「那我走了,妳快回家吧。」 「嗯,到了撥個電話給我。」 「好。」 泉取出車票正想進去電子閘門,靜忽然又伸手把他拉住,忙道:「欸,等一下!」 「怎麼了?」 靜有些扭扭捏捏地道:「不是啊……那個……電視上不是都有演嗎?火車站啊、機場啊、港口啊……就……情、情侶分開的時候不是都有些……有些例行公事嗎?」 泉說道:「什麼?妳要捏手帕追新幹線嗎?我看蛞蝓的速度是有點慢,大概不太可能……。」 靜狠揪著泉T恤領口,瞪著他咬牙切齒地道:「你看的是哪個年代的電視劇?而且你吻一下老娘是會死啊?」 乘著她的力道,泉順勢向她嘴上吻去,反而是靜嚇了一跳,愣著眼呆望他。泉一副得逞了的表情,說道:「我還會不知道妳想幹嘛嗎?四支天線的電波足夠傳到我這了。」 靜脹紅了臉,嗔道:「哼,除了收訊良好也不能證明什麼啦……。」 「咦?那不是神崎學姐和白葉學長嗎?哇,原來他們真的在交往啊,好閃……!」 一旁傳來女生的桃色八卦語聲,泉靜二人僵了臉向一旁看去,就見不遠處有兩個女學生,穿著龍華高中的制服,正向此處投以欽羨的刺人目光。 這裡不是大阪嗎?為什麼還可以碰到東京的學生?還好死不死的是同一個校系?又要命地在接吻的時候被認出來? 靜趕緊放開泉,泉則清了清嗓,都炸得一臉赤紅。 「呃……那……我真的走囉。」 「喔,嗯,快去吧。」 兩人在原地猶豫再三,飄著視線避過那些學生的目光,又是迅雷不及掩耳地輕輕一啄,接著便立刻分開,泉投入票卡逃進車站,靜則稍微退離閘門幾步,兩人相望簡單地舉起手道別,泉前去月台,靜則連忙逃離學妹們曖昧的目光,遮遮掩掩地遁去司機車上。 ※ 「我回來了。」 泉背著行李踏進白葉茶行總店,這時有許多客人在店內瀏覽商品,泉穿過走道接近櫃檯,店經理塚原虎正在接待客人,見了泉進來只是揮手示意自己看到他了,泉點點頭便往店鋪後方的加工包裝區前進。 爺爺重雄正在此處監督新款包裝的封箱作業,泉走上前去,說道:「我回來了,爺爺。」 重雄瞥了他一眼,接著又再一眼,略為傾身瞧瞧泉身後,問道:「怎麼?靜沒跟你一起回來?」 泉搖搖頭,重雄「哼」的一聲,叨唸道:「我本來期待可以跟她握個手呢,真是……。」 「請不要動你孫子女友的主意,色老頭。」泉垮了眉眼說道。 「為什麼不帶她回來?你們吵架了?」 泉翻起白眼,說道:「沒有好不好,她只是要陪她阿姨而已,況且叫她過來,我又沒時間陪她。」 重雄哼笑道:「男友終究比不過老母,哈,你真悲哀,小子。」 「你煩不煩啊!臭老頭……。」 重雄探出拐杖敲在泉腦際,說道:「哼,蠢小子懂什麼,這不叫臭,這叫男人味。像你這種小毛孩,就叫作吐奶臭。」 「你這高齡臭少說嘴了。我問你,你有沒有認識的水族業?」 重雄搔搔鬍鬚,說道:「我倒是認識很多水產業。」 「差很多好不好。」 「你要幹嘛?想背著靜跟水族業千金相親?」 「你不認識就算了……。」 泉脹起青筋回頭走進店內,此時有一些似乎是龍華高中的學生在店裡瀏覽,一見到他便開始窸窸窣窣的,看來都是些仰慕他的學妹們,聽說來店裡偶爾可以見到本人,果然沒有錯。 「呀,學長好帥~!」 「不過他已經死會了。」 「欸欸,聽說C班的美惠,中午在大阪看到他和神崎學姐耶!」 「然後據說目睹他們接吻了!」 「呀~真害羞~~!」 泉雖然想忽略這些聲音,但那該死的瞬間居然馬上就被散布到東京來,想起那丟人的狀況他立刻翻上白眼,幸好自己不是藝能人,否則可能晚報還會被刊登滿版照片呢! 塚原虎送走客人以後,將泉招至櫃檯前,說道:「回來啦,靜小姐沒跟你一起回來真是難得呢。」 「沒我的允許不准跟她握手。」 「啊?」 「……沒什麼。」 虎皺著眉完全沒搞懂他究竟想表達什麼,望向那些目送秋波的少女們,說道:「既然你回來了,就幫忙招呼一下那些客人吧,我看她們好像很喜歡你呢。」 泉冷笑道:「呵……是喜歡看戲吧。」 「你應該還沒回家吧?我待會要送東西去給附近公司的社長,和你家正好順路,你在店裡待到五點半吧,我一塊送你過去。」 「好。」泉問道:「對了,姑丈,你有沒有水族業的朋友?」 虎睜大眼,說道:「天啊,你是超能力者嗎?我今天要去拜訪的社長就是水族業者呢!」 泉也是覺得好巧,笑道:「真的?呵,今天電塔受信狀況良好呢。」 「什麼?什麼受信?泉,你最近越來越喜歡講我聽不懂的話了,難道年輕人都很流行這些嗎?」 「……沒關係姑丈,你不用勉強自己跟上不要緊。既然這樣,我就跟你一塊去拜訪好了,正巧有些事想問。」 「大西洋海神海蛞蝓?」 水族店的社長鍋島先生愁著眉問話,泉則掏出手機,把照片點開亮在他眼前,說道:「就是這種海蛞蝓。」 鍋島先生拿著手機又遠又近地瞧,像是因為有老花眼而手動調整焦距那樣,抓抓幾乎要掉光毛髮的頭頂,說道:「海蛞蝓的話,我們店裡倒是有這些。」 他伸手一指,泉順著看去,肩頭不禁抖了好幾下,那些都是五顏六色,外觀像海參跟海星或者珊瑚結合而成的變種怪物,那數不清的觸手連身為男子漢的他都要哆嗦,更別提那光是調色盤也不足以形容的斑駁鮮豔外皮,活像會把海水都染成毒水一樣,畢竟在他的認知裡,顏色越多的生物就越毒,放成特寫鏡頭還得配上罐頭尖叫聲的那樣張牙舞爪。 「不是,牠是海神海蛞蝓,雖然也是海蛞蝓,但是和這種……比較龐克的感覺不一樣。」 「嗯……我找個比較了解的店員來幫助你吧。」 其實光看鍋島先生的反應,泉便已經有些希望落空了,只好等著他請店員過來。 虎問道:「泉,你問這種蛞蝓作什麼?」 泉答道:「……單純想找碰到海水也沒事,外觀很美的蛞蝓。」 「怎麼?你想養啊?」 「……如果有得養的話啦。」 鍋島先生找的店員來了,泉又將圖片轉給他看,那店員一眼就認出牠來,說道:「喔,這是海神海蛞蝓嘛,怎麼了嗎?」 泉問道:「請問有可能自己飼養這種海蛞蝓嗎?」 那店員為難道:「基本上若真的要養應該是可行,不過,這種海蛞蝓在日本沒有發現,多是在非洲、歐洲、澳洲的部分水域才有,因此就算能買到,也會是天價,再來又要運到日本的話,不曉得海關給不給過呢。」 「也是……。謝謝你!」 出了水族社,泉有些氣餒,虎問道:「你哪找來這種蛞蝓啊?我完全沒聽過有人會想養蛞蝓當寵物的。」 泉搔搔頭道:「其實是已經養了一隻啦,還超巨大的……。」 「什麼?」 面對虎驚愕的視線,看他的模樣,可能在想像哥吉拉系列電影裡才有的、跟摩天大樓等高的水母型外星敵人。 泉只是說道:「沒有啦,你聽錯了,沒什麼。」他坐上車,望著手機裡的圖片,指尖像是逗弄般地戳著螢幕上的蛞蝓,又問:「姑丈,那你有認識玻璃業者嗎?」 穿著薄外套,泉跟著重雄和虎一塊上山,夜裡的高山就算在夏季還是略帶涼意,但是和跟火爐一般的都市比起來,待在這裡實在是一大享受。和約好的建築業者在此碰面,眾人先去尋過一遍適合搭建屋舍的地區,便在山中的溫泉旅館享用晚膳。他們必須在旅館住宿一晚,隔天一早起來,實際觀賞日出的景色,評估是否可當作往後開闢觀光茶園的賣點之一。 嗶嗶兩聲在夜的山中特別清響,泉掏出手機觀看短訊,寄件人是蛞蝓公主。 「呼叫八嘎碰星人,引擎加滿燃料了沒呀?大阪分基地今天吃某個美迦八嘎碰星人最喜歡的塔塔魚排喔,不要太羨慕啦!」 隨郵件還附上了炫耀般的圖片,甚至加了閃亮的後製效果。泉無聲一笑,立刻動起手指回信。 「山上避暑,夜景,溫泉旅館,免費懷石料理。」 重點部分還相當刻意地加上了粗體,結果便得到了該有的回應。 「過分星人!炫耀啦!o(#  ̄△ ̄)==O)) ̄▽ ̄")o」 泉笑得可開心了,繼續在短訊裡進行唇槍舌戰。 虎回頭看了他一眼,小聲地向重雄說道:「老大,你那位金孫最近奇怪得很,老是說一些我聽不懂的話,還都特別詭異的那種,是不是要注意一下?」 重雄稀鬆平常地說道:「胖虎,你只是太久沒體會到戀愛的滋味而已。」 「不是耶,老大。他今天居然說想要養蛞蝓,如果不是水族社員工說沒辦法,我看他真的要買一隻回家去……欸、不對,他好像已經養了一隻,還養得很巨大呢。你說怎麼會有年輕人想養這種動物?」 「蛞蝓?」重雄瞠大了雙眼,停下腳步回頭向孫子望去,就見沉浸在文字戰鬥之中的泉面上帶笑。 「哼哼,全壘打啊……。」重雄難得地笑了起來,面上泛起可疑的紅暈,搓搓鼻子說道:「不愧是我孫子!」 虎沒有一根神經能夠翻譯重雄說的日語,收著眉間問道:「老大,你說到哪去了?我有點跟不上。」 重雄回頭喊道:「兔崽子,對人家做過什麼事,千萬要負責啊!」 落在幾個階梯後的泉抬起頭來,眨了眨眼睛,望向爺爺的眼裡明擺著一副「神經病」的訊息,說道:「你在說什麼?臭老頭。」 虎也問道:「是啊,你在說什麼呢?老大。」 重雄繼續爬著階梯,說道:「那是銀座的術語,好孩子不可以聽。這兔崽子什麼不學偏偏學了這個,看來是隔代遺傳到我的聰慧,哈哈哈哈!」 虎愣在原地,泉發出短信,趕上他身側,一臉鄙夷地問道:「那老頭是怎樣?終於要蒙主徵召了嗎?」 虎微開著嘴呆然半晌,說道:「不知道,但是看來不太對,阿們。」 「不管他了。姑丈,你說爺爺有認識的玻璃工廠業者,有辦法連絡嗎?」 虎拍拍他肩膀,一塊繼續走向階梯上的溫泉旅館,說道:「我說你真是超能力者,一直以來贊助我們茶行的玻璃工廠,知道我們有意願開闢新的觀光茶園,就約了明天去看看新的藝品,所以你可以自己親身去一趟。」 「這些就是我們本月最新的設計,從茶壺、茶杯、食器到精巧的小物件,都用耐高溫的材質所製作,安全方面絕對是優質保障,不必擔心有毒物質揮發,這些原料都是通過檢驗的合格品。」 重雄和虎跟著玻璃工廠的銷售經理巡視最新的試作款式,這些尚未招標的新設計商品,只要買下使用權,就能在觀光茶園內使用甚至販賣,況且是獨售於白葉茶行的專賣授權。重雄正在考慮是否要訂下這組新品,泉則自己跑到另一側展示櫃前,看著那些特殊雕琢的琉璃飾品,每個都是獨一無二的造型,標榜客製化的貼心服務,也正是泉所需要的。 另一位銷售員見他似乎對此類藝術品極富興致,便上前問道:「白葉先生,您好,請問您是不是很喜歡這些樣品呢?」 泉直起身,說道:「喔,我是對於客製化很有興趣。請問什麼樣的圖形都能做得出來嗎?」 銷售員說道:「是,我們工廠會依據客人指示來評估成品,由於玻璃在在熱度極高時能夠做任何形狀的延伸,目前還沒碰過作不出來的成品,差別只是玻璃師傅所需工時的長短而已。」 泉又開啟手機裡的圖片,問道:「像這種生物的顏色和造型,可以做到一模一樣嗎?」 那銷售員看了看圖片,點頭說道:「嗯,這是可以完成的。這是生物嗎?好漂亮啊。」 「嗯,這是一種叫做大西洋海神海蛞蝓的生物。」 晃到此區的重雄聽他提起蛞蝓,便靠上前一看,見到手機裡那種奇異的藍色軟體動物時,他不禁露出失望的神色,說道:「原來是真的蛞蝓啊……真是……,害我空歡喜一場。」 泉回頭瞪去爺爺臉上,問道:「從昨天開始你就在說些什麼啊?」 重雄翹起眉梢,說道:「嗯?你不知道嗎?在銀座啊……」 他小聲附在泉耳邊嘀咕幾句,泉立刻像火山爆發似地蒸騰起煙幕,整張臉紅上耳朵,推開重雄說道:「我才不會讓她做那種事呢!你這……呼,氣死我了!」 「嗯?你敢說你沒有?至少三壘觸身球是有打過吧?」 「你實在是很糟糕的爺爺,我暫時不想跟你說話。」泉向那銷售員說道:「我要訂作一個和這生物一模一樣造型的飾品,最好鑽個洞,可以做成項鍊的。」 銷售員說道:「好的,那麼請借我您的手機轉存圖片。商品預計20天內會宅配送至您府上,請問可以接受嗎?」 「可以。」 「那麼請跟我到前方填寫資料。」 重雄問道:「小子,作項鍊可是要送給靜的?」 「你不要跟我說話,色老頭。」 「你知不知道送項鍊是要套牢人家的意思?」 泉瞪著眼道:「我叫你不要跟我說話。」 「小子,你要是敢跟靜求婚,那新落成的茶館就讓你作一場免費的婚宴怎麼樣?」 「你……」 泉停了口,瞇著眼望向爺爺,似乎覺得這提議也不壞。虎卻插嘴問道:「老大,泉和靜小姐都還是學生呢,現在讓他們談婚約不會太早嗎?」 「先訂婚就好嘛,結婚可以晚一點再說啊。怎麼樣,小子?你考慮考慮再告訴我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