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東西是最重要的,要由自己來決定。」 ──BY 靜留‧維奧拉
  • 1568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四天王系列-如果的世界】All The Same-Proposal Operation-2

「小靜,妳不是要去試穿伴娘的禮服嗎?」 千歲來到靜房門邊,靜此時正趴在床上看著雜誌,點頭說道:「嗯,今天下午。」 千歲感到好奇,來到床邊坐下,一起低頭看著雜誌內頁,問道:「在看什麼?真難得不是一大早就抱著教科書呢。」 靜說道:「因為下午要出門,所以昨天已經把今天的分讀完啦。我是在想……」她突然有些羞赧,續道:「泉生日快到了,不知道要送他什麼比較好,所以參考一下雜誌。」 千歲點頭道:「喔,對耶,那當然是要好好挑選才行。說起來,泉回去東京多久了?」 「兩個禮拜了,總共要去一個月,所以還有兩個多禮拜呢。」 千歲斜瞥了她一眼,嘻嘻笑道:「嗯?我們小靜該不會是覺得寂寞了吧?」 靜垮了唇角,說道:「才沒有咧,我一個人也活得很好的,早餐還吃掉一大塊蛋糕呢。」 千歲笑得合不攏嘴,提議道:「不如下午我和妳一塊去,接著就去物色要送泉的禮物,順便來個晚餐約會怎麼樣?」 靜欣然一笑,點頭道:「好啊,就這麼辦。」 伴娘禮服都是款式相同的白色短洋裝,畢竟不能搶了新娘的丰采,因此沒辦法做更多樣版的挑選,只是去試穿大小,好作修改以便穿得合身。 悠人的婚禮邀請兩對伴郎伴娘,一對是泉與靜,另一對則是燎和同期一位叫做黑柳神的歷史系學生,他只是在學生會當跑腿,與眾人都算認識,和悠人的交集較多(會長與副會長各有一個負責跑腿的奴役,大家頂會看氣氛,因此都把會長的奴役交給會計負責,副會長則認命地找了同班同學來利用),所以被拉來充數。 男士的西裝不需試穿,婚紗店也並不提供,只有伴娘才享有這項權力,燎正好在大阪參家商業茶會,因此靜與她相約一塊試穿禮服。 「噢,小姐,妳擠到我的肉了……!」 「啊、抱歉,這位客人!」 試裝間內的燎似乎有些痛苦,她身形偏向豐腴,希望能將腰身更突顯一些,也好托起胸部曲線,讓她看起來更加婀娜,因此在試裝間奮鬥許久,婚紗店店員已經往裁縫師那跑過好幾趟了。 「靜,抱歉啊,妳得再等一會!」 「赤火小姐,麻煩吸氣。」 「呼──!」 靜坐在遮簾外頭等候,一邊撥弄著手機,笑道:「沒關係,燎同學盡量試吧,試到妳滿意為止都可以,不用在意我。」 靜知道自己的風紀幹部非常計較任何一處細節,因此一進婚紗店便請她先試穿。為什麼不是反過來?因為若是先試好衣服,讓自己沒了在這裡繼續坐著等的目的,她便會想走出婚紗店,直接和千歲去吃飯。 千歲閒來無事,便左右看看吊在四周的新娘禮服,招手說道:「小靜,妳過來一下。」 靜起身慢慢晃過去,視線還盯在手機螢幕上,一邊問道:「怎麼了,阿姨?」 千歲撥開衣叢,斜拉出一件包著保護袋的紫色紡紗禮服,上頭附有一張讓模特兒穿著拍攝的樣本照片,她指著圖樣說道:「我覺得這一件很適合妳喔。」 靜看了相片一眼,雖然是不錯的設計,但她只是一笑,說道:「阿姨,又不是我要結婚,看那一區沒有用啊。」 「怎麼會沒用?妳總有一天要結婚的啊,參考參考也好嘛。」千歲瞧瞧靜掌中的手機,問道:「妳在和泉傳短訊嗎?」 「嗯。」 「那就順便拍下來,寄過去問問他意見嘛。我跟妳說,他一定會覺得好看的!」 靜愣眼說道:「不要吧,這樣很像……很像在暗示什麼耶,算了、算了。我真的不要再聽妳的餿主意了,每次都會往很奇怪的地方發展……。」 千歲擺擺手,說道:「欸,怎麼會像暗示什麼。『泉,這件好看嗎?嗯,很好看啊。』像這種普通的對話不是男女朋友之間的日常嗎?」 千歲一人分飾兩角的演技逗笑了靜,但她還是覺得彆扭,說道:「如果是問T恤那還算日常,問婚紗就是異常了好嗎?又不是我們要結婚。」 「妳不想跟他結婚嗎?」 「我是會……」靜忽然警覺到什麼,趕緊咬住嘴巴,盯著千歲那張遊戲的神情,由於對話太過自然順暢,讓她險些說溜了嘴,瞪著眼道:「阿姨,妳想套我的話嗎?」 千歲笑咪咪地道:「所以妳是會……怎麼樣?」 靜紅著臉掉頭回去椅子邊坐好,說道:「不會怎麼樣。」 千歲跟過來坐在一旁,說道:「不然待會妳試完禮服,我們就去選戒指嘛,反正這附近很多珠寶店啊。」 靜斷然拒絕道:「不要,就說這樣很像在暗示什麼啦,而且……」她嘟著嘴道:「這種暗示也是要男方來作,哪有我先出動的道理。再說我們又都還是學生,現在這樣就很好啦……。」 「嘛,又都住在一起,已經有夫妻的感覺了呢。」 「所以……」靜又是一抖,就像咬到舌頭似地吞了接下來的字句。 千歲笑問:「所以?」 靜俏臉翻紅,吊著眼睛撇過臉去,「哼」的一聲道:「啊啊啊,我聽不到啦,聽不到!」 晚間6點快半,終於連靜的禮服也試裝完成,燎自個搭車回旅館,靜與千歲則步行至附近百貨公司,先至餐廳用餐,接著便搭上手扶梯向男仕精品樓層前進。 千歲說道:「還是乾脆就送他一整套西裝配件組好了?」 靜雖然也不反對,但心想送給一個年輕男子這種行頭,實在不像是慶祝生日,說道:「那感覺像是送父親節禮物耶,不會有點奇怪嗎?」 千歲說道:「我是說我嘛。我當然知道你們年輕人之間都送些新奇有趣的東西,但我也想送泉一點心意啊。反正不只這次作伴郎,他以後也是要穿到西裝的嘛,妳眼光好多了,就替我看看他適合怎麼樣的款型。我待會再陪妳挑選妳要送的禮物呀,好不好?」 靜噴笑道:「我怎麼覺得他比較像妳兒子。」 千歲作出一副要昏頭的模樣,說道:「欸,妳不知道我想喊他『兒子』想多久啦!」 「那妳就收他當乾兒子啊。」 「那怎麼行,當然是要作法律上的兒子嘛。」 靜粉著頰說道:「喔?那妳就領養他啊。但是很抱歉,這樣我們就不能結婚了。」 千歲說道:「妳少裝蒜了,法律上的兒子當然是指女婿啊,不能跟他結婚傷心的可不是我,是妳吧?雖然我可能也會有那麼一點小小的傷心啦。」 靜推著千歲,說道:「欸呀,阿姨,妳快點選吧!」 男士西裝組正巧在做組件促銷,西裝、領帶、襯衫、胸針、皮帶、西裝褲,六樣全包就能夠打八折,加購任何一樣單品更只要兩千元。千歲決定多挑一件襯衫和一條領帶給泉,兩套搭配著換穿也很方便。 「小靜,妳挑兩個適合泉的顏色吧?淺紅色怎麼樣?」 靜搖搖頭,說道:「他才不穿紅色,藍色或者淡灰色比較適合。」 「灰色不會太暗嗎?他的衣服都是暗色系,挑點亮的給他嘛。」 「因為他自以為是黑白漫畫啊,太鮮豔的顏色還不要呢。白襯衫他已經很多了,不然就選個紫色吧。」 千歲點點頭,向店員說道:「請拿藍色和紫色的M號給我們,謝謝。」 店員現場拆了一件讓她們看看服裝大小,靜拉一拉那袖管和胸寬,思索道:「好像有點緊了,他應該要穿到L號才行。」 千歲問道:「可是穿在西裝裡頭的襯衫,太寬鬆也不好看呀,還是合身一點好吧。」 靜擺擺首,說道:「妳別看他長相斯文,其實肌肉挺結實的,手臂和胸部都頗有肉,加上他有運動習慣,只差腹肌沒特別練出來而已。也幸好他沒練出腹肌,不然我就要覺得反感了……。」 千歲眼睛一亮,靠在女兒耳邊,說道:「喔?妳怎麼這麼清楚?」 「嗯?就……」靜望見千歲神情的瞬間,如觸電一般渾身一抖,立刻裝作若無事然,說道:「他夏天都會穿無袖背心啊,妳……妳不是也看過嗎?」 「看是看過,但是他有沒有腹肌我可不清楚啊。妳……看過?」 「那個……總是會有游泳課嘛。」靜飄著視線去領帶區,只覺得這百貨公司的冷氣還不夠強。 這傻孩子,真是不會說謊。千歲在心裡大笑,又問:「原來你們二、三年級的游泳課是一起上啊?不是不同科系嗎?」 靜腦海飄過一些危險燈號破表的畫面,趕緊發出宇宙激光將那影像銷毀,但紅外線使頭殼過熱,導致中樞系統發燙燒紅,警鈴大肆作響,宇宙艦隊立刻停止強行運轉,迫降羞羞臉星球散熱,一接觸陸地便「戚──!」地噴出白茫蒸煙。 「不是啦,是……高中的時候,游泳池是露天的啊,所以……有時候,那個……會有不明飛行物體經過,然後……笨蛋星人就會下來跳舞……開水上芭蕾宴會……啊、不……就……。我覺得領帶是這條還不錯!」 靜燥熱得腦袋幾乎要炸開了,背脊汗意涔涔,由於滲入廣播系統,導致語音出現嚴重理解不能的狀況,蛞蝓公主為避免化成一攤水,只好讓機器停擺,暫時呈現呆滯狀態。 「嘛,真是宇宙奇觀,一定很精彩,可惜沒能親眼看到。」這孩子,簡直越描越黑呀,我都不忍心拆她台了。千歲快要憋不住笑意,為了不讓自己在這裡開嗓狂笑,只好專心挑選要給泉的禮物,向店員說道:「那麻煩幫我們換成L號的吧。」 隨後,順著靜的意思,兩人往上來到充滿了奔跑的吵鬧兒童和群聚的嘻笑宅男區域,玩具公仔樓層。 千歲愣著眼看向四周,問道:「小靜,妳到底要買什麼送給泉啊?」 靜左顧右盼尋著店家,說道:「上回跟泉來過,看到一個很有意思的東西,我就想一定要買來送給他。」 「是什麼東西?」 靜腳步停在專賣西洋動畫電影周邊商品的玩具店,忽然雙目乍放光芒,直向店內衝去。千歲跟進去探頭一瞧,眨了眨眼,忽然笑出聲來,問道:「妳真要送他這個?」 靜滿意地點點頭,說道:「我太想看他用了,阿姨不覺得很棒嗎?」 「……你們哪天要開外星派對的時候記得通知我一聲。」 ※ 白葉茶行的兩處觀光茶園地點都已經探勘完成,再來就是連絡建築設計師,規劃外觀、造景、特色開發以及內部陳設的藍圖。接下來都是室內的桌上工作,只有偶爾需要跑跑實地作測量,兩處奔波最辛苦的時候已經過去了。如果不是親身參與,恐怕難以體會從無到有是需要經過多少策劃和走訪,還不包括正式營業之後的各方面銷售評估呢。 泉不禁感嘆在心,難怪一年到頭幾乎不常見到父母親,即使家業已經發展蓬勃,他們還是這樣辛苦地在國內四處奔走。幸好自己跟來這一趟,學到了許多經驗,日後換自己撐起家業時,便知道該如何著手,也可以替爺爺和爸媽分擔了。 茶行內,泉將剛包裝好的茶葉搬出加工區,一一分至櫥窗裡整齊排好。重雄踱著拐杖來到櫃台邊,抬頭看看年曆,向泉問道:「小子,下周四就是你生日了吧?」 泉跟著看去確認日期,他自己倒忘了這回事,說道:「啊,還有這件事啊……。」 「你是要跟靜一起過吧?」 泉抓抓腦袋,說道:「不知道,還沒討論過。」 「你有沒有腦筋啊?生日當然是和女友一起過,但前一天是父親節,所以你得留在家裡。」 「啊?父親節不是六月的事嗎?」 「你也不想想你們父子六月的時候在哪裡!他就顧他老婆,你就顧你女友,我這老頭面子往哪擺?日本父親節不過不要緊,西洋父親節總是要賠給我吧!」 「……爸媽會回來嗎?」 重雄說道:「不會,但是我會在家。」 泉吊著眼睛說道:「又不是爺爺節,我幹嘛陪你過啊。」 重雄罵道:「什麼爺爺節,聽起來像我的忌日一樣!你當然是要代替我兒子也就是你老爸陪我過啊,這個不肖子孫,見色忘義!」 「什麼叫我見色忘義,就是因為要回來,我才連生日也沒跟她討論怎麼過啊,況且我根本就因為探勘的事把生日忘得一乾二淨了。」 泉覺得自己也挺委屈,重雄咬著煙斗,說道:「你不是11號還要當別人伴郎嗎?只要你乖乖待到8號,我就連10號也放你假,9、10、11三天完全空給你,怎麼樣?」 「為什麼我是壽星還要聽你的條件啊……。」 「你敢不聽我就叫你10號來工作!」 如果9號可以過生日,10號自然會想繼續休息,這樣生日當天玩到多晚都可以,加上11號還得當伴郎,要是前一天必須工作那多麻煩。泉「嘖」在口中,妥協道:「好啦、好啦……待到8號就8號。」 他將茶葉都補充好,又走回加工區去取下一批,重雄側眼見到泉的手機就擺在櫃檯桌上,突然靈機一動,拿起來把玩幾下。坐在一旁的虎見狀,說道:「老大,這樣不好吧?萬一偷看到情侶之間的親密對話不是很侵犯隱私嗎?」 重雄一把掌拍去他腦袋,說道:「我這就是在為他的幸福著想,連蛞蝓是什麼都不懂的豬少在旁邊說嘴!」 虎伸手揉揉腦門,皺眉說道:「蛞蝓不就是蛞蝓嗎?不然還會是什麼?」 「喔,有了。」 重雄拿起店內的話筒,照著手機螢幕上的號碼撥號。 「嗯?怎麼會是用店裡電話打來?」 靜看了一眼正在書桌上震動的手機,接起電話說道:「喂?」 「喔~,是靜嗎?」 靜眨眨眼,奇道:「爺爺?午安。用過午飯了嗎?」 「嗯,剛才吃飽了。哈哈哈,不愧是名門之後,比我們家那兔崽子有禮貌多了。」 靜想起泉每次談到爺爺的嘴臉便是無聲一笑,問道:「爺爺,怎麼會這時候打過來呢?」 「喔,這個啊,下禮拜四好像是那小鬼的生日嘛。」 「是。」 「不好意思啊,明明是暑假還把他從大阪搶過來整整一個月。」 「喔,不會的。誰讓他荒廢家業那麼久,爺爺多懲罰他是應該的!」 「哈哈哈,他就偏不明白這個道理啊!是這樣,我看他在這乖了一陣子也挺無聊的,就留他到8號而已。生日嘛,還是你們年輕人一起熱鬧比較好,9號就放他休假了,只是通知妳一聲,讓你們做點計畫。省得他老是跟我抱怨些有的沒的……」 「臭老頭!你在跟誰講電話!」 話筒裡忽然傳來泉的聲音,重雄答道:「我和誰講電話跟你有什麼關係。」 泉說道:「我覺得很刺耳,所以你一定是在說我壞話。而且你幹嘛動我的手機?」 靜邊聽邊笑,就聽彼端一陣窸窣,重雄說道:「那麼多惠子,下次我去銀座一定點妳的台~!」 「少用家裡電話打去奇怪的地方啦!」最後是泉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將話筒給強行搶走掛斷似的。 靜望向桌曆,9號已經被紅筆圈了出來,她回頭看看房間角落包裝好的禮物,忽然心生一計,雙目乍放狡獪之色,堆起惡作劇般的笑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