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東西是最重要的,要由自己來決定。」 ──BY 靜留‧維奧拉
  • 157695

    累積人氣

  • 2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四天王系列-如果的世界】All The Same-Proposal Operation-4

嚓──! 泉睜開眼睛,他動動雙手,臂膀中的人形抱枕已經不見了,眼前是米白色的牆,和空著一半的床位。頭頂窗邊灑下的陽光已經有點燙人,他眼前有她的手機,借來點開螢幕,桌面是兩人的合照,時鐘則顯示現在是中午12點21分。 算一算也差不多睡足了七小時,難怪有種舒適的滿足感。回茶行工作時,每天早上六點半就得起床,七點半得去店內報到,整理好門面和一日所需的物品,八點半開始營業。接著只能趁中午空檔吃飯休息,然後又得一路忙到晚上七點閉店。探勘觀光茶園用地時更加辛苦,還得不斷跋山涉水,有時清晨就得起床,難怪要瘦了。 他在床上多倒了一會,那個刺耳的聲響,應該是帶水份的蔬菜闖進熱鍋中的聲音,因為他已經聞到一陣特別引人食欲的香氣。 東京基地總部空間不算很大,格局略偏似長方形。玄關進來右手邊是衛浴間;左側是基底略高的和室木板,這個接近正方形的小區域呈現開放式,中央有張茶桌滿足愛喝茶的靜,靠牆則是壁掛型液晶電視,下方接著遊戲機,讓泉無聊時解解悶;左側靠牆就是泉正躺著的位置,這裡是屬於泉的床鋪;床鋪右邊靠牆並列了兩張書桌、椅,左邊屬於泉,右邊屬於靜;再右邊才是靜的床位;旁邊立著一片屏風,是淑女專用的換衣小空間;靠牆的是兩個長衣櫃;衣櫃旁有塊小空間,放著矮櫃陳列碗盤水杯,上頭站著一支熱水瓶;再來則是中型的冰箱;從冰箱到浴室外牆之間就是靜的天下,廚房,也是她現在正站著的位置;廚房前方的地面鋪著蓆子,加張矮桌就是吃飯的地方了。 泉翻身過去,一眼就可以看見靜在廚房忙晃,肚子已經餓得咕嚕大叫,他便起身鋪好床,決定讓自己清醒清醒。 靜正在炒著洋蔥,發現背後有動靜便回頭望來,問道:「你睡飽啦?」 「嗯……妳什麼時候起床的?」 「你回來之後我根本都沒睡啊,只是陪你小瞇一下,七、八點就起來了,你整個大爆睡呢。」 泉探頭看了看流理臺,兩個瓦斯爐上,一個靜正炒著洋蔥,另一個透明的鍋子則在燒水,一旁擺了黃澄澄的義大利麵和數碟配料。 「午餐吃義大利麵啊?」 「嗯,我看你睡得熟就沒想挖你起來,如果想吃餐館的話,晚上再想想要吃什麼吧。你先去梳洗一下,我才剛開始煮而已,還要一段時間。」 「好。」 泉飄進浴室洗臉刷牙,完全醒神之後,便來廚房幫點小忙,終於能夠好好來享受這個屬於自己的節日。 兩人坐進矮桌,準備享用今日特餐的辣味雞丁義大利麵,搭配蘑菇濃湯,神崎家廚房出品保證美味。 泉好奇問道:「妳昨天是搭幾點的車啊?搞不好我們在鐵軌上交錯過喔。」 靜答道:「8點的車。」 「嗯,那我們可能真的在某一點交錯過。」 「好了啦,不要再說大驚奇事件了。」 靜起身去牆邊搬來購物袋,裡頭裝著許多東西,她笑著說道:「生日當然是要拆禮物啊,快點快點,我買了最適合你的一套裝備。」 「裝備?」泉已經有點嗅到電波的氣息了,說道:「什麼東西?原力光劍嗎?」 靜一邊思考著要先給他拆什麼,一邊說道:「光劍對笨蛋星人來說太危險了,你不可以隨便模仿,人家都有練過。」 她首先拿出一個正方形的小盒子遞去他掌心,泉拿在耳邊搖了搖,聽起來像是帶金屬成分的東西,打開一看,原來是一條銀鍊子,牽著一顆拇指大的外星人頭,底下身體會隨著晃動而搖擺。 泉不禁笑了,靜說道:「你快把它戴上,它還有一個功能。」 「什麼功能?」 等他套進脖子,靜便伸手去拉外星人的身體,那兩顆黑長的眼窩瞬間射出白色光芒。 「其實是LED手電筒,你可以帶著它去山丘上跳舞,這樣不明飛行物體才會找到你。」 靜一本正經地解說,泉卻覺得哭笑不得,但不得不說這對經常因為颱風或者地震停電的日本來說,是頗有用的小東西。 「現在把你的手機交出來。」 泉乖乖奉上手機,問道:「妳到底買了多少東西啊?」 「三個願望一次滿足,你等我一下。」 靜拿出第二個長方形的盒子,把泉的手機也藏去桌下,不曉得搗什麼鬼。泉一邊看著她偷笑,一邊吸著義大利麵,不過多久,就聽她一聲「將將──!」倏地舉起手機,原本單調的白色外殼被披上一層綠皮,背面多了個假的儀表板,上方還有兩支天線。 「好了,你的不明飛行物呼叫器,這兩支天線都可以摺疊收起來,還可以當耳機的集線器喔。再來,就是重頭戲!」 靜拿出了最大的一個包裝盒,泉一邊瞧著改造後的手機,一邊咋舌道:「蛞蝓公主,妳真的大砸重金耶。」 靜站起身,哼笑道:「你沒看過《超級8》嗎?來到地球的外星人都會超想回家的好不好?我是幫你找回家的路啦。好了,快把眼睛閉起來。」 泉疑惑道:「為什麼要閉眼睛?」 「因為要開始進行變身了啊。快點,向51區發誓,你就算受到任何觸身攻擊都不會睜開一點點小縫,只有聽到我說可以了才能張開眼睛喔。」 「喔。」 「喔什麼喔,你快點發誓啊!」 泉閉起眼說道:「我向51區發誓不會睜開眼睛……天啊,我是不是無意間做了很蠢的事?」 靜笑得可開心,拆起禮物盒,說道:「不會、不會,你是外星人,不可以用正常人類的方式來思考。好了,觸身攻擊要來囉,不可以張開喔!」 「妳其實只是想趁機攻擊我吧。」 泉只感覺到有東西從頭頂罩下來,把整顆頭顱連同下巴都包圍住,那種感覺就像是帶上了全罩式安全帽。「喀」的一聲從下顎傳來,接著就感覺到有繩子貼在顎邊,果然是安全帽沒錯。 靜站在身側,只聽她說道:「來,我扶你站起來,還是不可以張開眼睛喔。」 「妳很像人蛇集團的主謀,要把無知少年少女賣去偏遠國家耶。」 靜扶著他走路,說道:「我比較像導盲犬好不好。」 她帶著他來到蛞蝓公主御用的全身鏡前,說道:「好了,可以張開眼睛了。」 泉睜開眼睛,從安全帽的擋風罩內看出去,只見鏡子裡的自己,變成了長著淺綠色大頭,有兩片尖耳朵,頭上豎著一根天線,擋風罩上長了三顆眼睛,嘟著嘴唇揚起傻笑的外星人。 「……這……是我想像的那部動畫電影系列嗎?」 靜點頭如搗蒜,開心地道:「我就知道這個超適合你的!這樣多可愛,比你那雙吊白眼好多了吧!」 泉看著自己化身成動畫人物,無奈地說道:「戴這個騎車上路妳叫我情何以堪啊。」 靜將呼叫器也一併塞進泉手中,說道:「哇,這下不只第一類接觸,第二、三、四類接觸都可以達成了,恭喜你找到回家的路,笨蛋星人!」 泉無力地笑著,說道:「妳難道不應該分三年送嗎?這樣把梗用光了,妳以後還要送我什麼?」 靜搖搖指頭,說道:「不要小看你女友。總之,生日快樂!」她笑道:「晚上你可以戴這個載我去吃飯嗎?」 泉推起三隻眼擋風罩,說道:「好吧,晚上還可以。謝謝。」 靜歡呼一聲,似乎比壽星本人還開心,拉著他手臂說道:「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好啦,拆禮物時間結束!繼續吃飯吧。」 泉摘下變身頭盔,拿在眼前瞧上一瞧,發現這安全帽其實看久了也挺可愛,便將它放去玄關已經擱著的安全帽旁,連自己也意外地喜歡這個禮物。 靜拿出千歲出錢的那套西裝組,說道:「這是阿姨送的,是整套西裝組件,正好這一次也可以當作伴郎裝來穿,吃完飯再來試穿吧,別弄髒了才好。」 泉說道:「阿姨也送我禮物?還真是破費了呢。」 靜搖搖手,說道:「她可是樂意得很,還一直嚷嚷著說……」她突然停了口,想起那日在百貨公司的對話,又突然僵了舌根,沒敢說完全。 泉聽她沒將話講完,問道:「說什麼?」 靜臊著頰,支支吾吾地說:「喔,就是……吵著跟我搶送禮物啦。」 那些奇奇怪怪的對話,怎麼敢在他面前提起,不過其實追根究柢,這個工口星人也是要負一點責任啦。 此時,泉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靜眼睛一亮,說道:「喔~,才剛換裝呼叫器就被偵測到了嗎?」 泉一看號碼是來自大阪分基地,便笑道:「這樣還挺有一回事的,應該是阿姨。」 「阿姨?她怎麼會打到你的手機去?」 靜發出疑問的同時,泉也接起電話,說道:「喂,阿姨。」 「泉,有沒有打擾到你啊?講個電話應該還可以吧?」 「是,請說。喔、對,謝謝妳的禮物。」 千歲說道:「呵呵,不會。小靜已經到東京了是嗎?」 「對,她在我旁邊。要把電話交給她嗎?」 「不用、不用,我是要找你的。」 泉問道:「找我?有什麼事嗎?」 千歲語聲突然一沉,說道:「是這樣的,小靜最近告訴了我一件事,她可能因為面子薄所以沒跟你說。」 泉瞧瞧眼前的靜,問道:「是什麼事呢?」 靜揚起疑惑的眉梢,低頭吃著麵條,泉接著就聽千歲開口。 「小靜……這個月沒來。」 泉以為是不是漏聽了什麼主語,頓了半晌,問道:「什麼?什麼東西沒來?」 千歲重新說道:「小靜這個月沒來。」 泉在腦袋裡重複想了幾次,突然像是一個炸雷劈在身上,宇宙電塔瞬間爆裂,燒壞了大腦司令部,導致廣播系統跳針般地重複:「小靜這個月沒來…小靜這個月沒來…小靜這個月沒來……小蛞蝓計畫…小蛞蝓計畫…小蛞蝓計畫…小蛞蝓計畫………」 「喂?泉?喂?」 泉呆愣著眼,靜還不曉得發生什麼事,就聽「噗通」一聲,剛剛升級完成的不明飛行物呼叫器,就這麼摔進泉的蘑菇濃湯裡。 靜差點噴出麵條,趕緊嚥下口中食物,焦急道:「泉!手機!手機溺水了!」 泉回過神來,迅速搶救呼叫器,卻為時已晚,手機螢幕已經暗去,上頭沾滿了湯汁,還在滴滴滴個不停。 「……壞了。」 靜瞠著眼,抬手制止他說道:「不要按電源,千萬不可以按!擺個……擺個一周再看看打不打得開,搞不好有機會可以搶救!」 泉捏著天線,視線還有點呆滯,說道:「那只是都市傳說,不能相信……。」 靜問道:「你怎麼了?是不是沒睡飽?怎麼會把手機摔到湯裡面呢?」 泉低頭拆下靜送的禮物,將手機屍身放在桌上,反而先拿衛生紙來擦拭呼叫器外殼,因為太過於震驚還沒能夠回話。 靜瞧他整個人都變了,問道:「泉?你……還好嗎?」 泉停下擦拭的動作,突然望向靜,深吸起一口氣,問道:「妳……是不是有什麼事沒跟我說?」 靜皺著眉轉轉眼珠子,說道:「沒有啊。」 「……真的?」 「嗯。泉,你到底怎麼了?不要嚇我好不好。」 泉飄著惶恐失神的目光,問道:「是……是因為……在露台那次……沒有小蛞蝓防護裝置所以才……嗎?」 靜聽見關鍵字時突然全臉通紅,極度羞赧地道:「你……你……你沒事提那件事幹嘛?」 泉斂去呆然的表情,十足正經地牽起靜的掌,說道:「妳老實告訴我也沒關係,反正……我說過我會在十個月之間變成有擔當的人,我會負責的。」 靜略愣一會,趕緊把手抽開,瞪著眼問道:「等一下、等一下,你現在說什麼,白葉泉先生?」 「妳……不是……這個月……沒有……沒有嗎?」 「啊?」靜抬手說道:「冷靜點,泉,只有這個時候我們要用地球人的方式來溝通。你到底想說什麼?」 泉說道:「妳……是不是這個月沒有……月事?」 靜垮了下巴,說道:「我……月初就結束啦。你為什麼……」她倏地瞪起眼睛,說道:「你剛剛不是接到阿姨的電話嗎,是不是她又跟你亂講什麼?」 泉這時才忽然茅塞頓開,說道:「我……我好像被騙了……。」 靜馬上接通了思緒,問道:「她該不會是騙你我懷孕了吧?」 瞧那個單純星人沒有回話,靜就知道這一定是事實了,她崩潰地抱著頭說道:「啊啊,阿姨……我真的會……被妳氣死!」 泉驚恐地說:「該不會……該不會她發現我們已經……已經……!?」 靜想起百貨公司的對談,馬上搖頭說道:「不對、不對,她不可能發現,她只是故意要套你的話!」她拉著泉說道:「然後你這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反應,她就會知道是真的有啦!這下糟了!」她倒把自己那日同樣起人疑心的失措舉動給忘得一乾二淨了。 靜站起身走向他的床鋪,撈來手機幾近瘋狂地說道:「不行!我一定要打回去罵她!」 泉突然上前拉住靜的手臂,說道:「靜,妳……應該不是因為害羞所以不敢承認吧?」 靜瞧他雙眼已經像漩渦一樣混亂,好像畫蜻蜓那樣,便牽住他雙掌說道:「我們是同一國的受害者,怎麼會騙你呢?我們要聯合起來才能打敗那個詐騙星人啊!」 「……真的嗎?」 糟糕、糟糕,看這個樣子是被荼毒得很深,產生心靈陰影了。靜認真地說道:「看著我,泉。我絕對沒有懷孕,好嗎?」 「……好。」 「你真的有聽進去大腦裡嗎?」 「有……。」泉扶著肚子,臉色一下青一下白的,無力地道:「我……總有一天會心臟病發死亡吧……。」 靜噘著唇在他肩上一推,說道:「還不是你要做虧心事……好啦,乖,笨蛋星人,單純星人,快點坐下吃點東西治療心靈創傷,這次阿姨真的有點誇張,我要好好跟她說一說!」 她撥了電話,走進浴室裡準備好好地跟那位金像獎女主角理論一番。 「喂?」 「阿姨……。」 「噗哈哈哈哈哈!」 聽見那惡魔般的奸笑聲,靜「喀──」地迅速竄紅了臉,也即刻燒起了火,說道:「妳笑什麼啊!這種玩笑怎麼可以隨便亂開!」 「噢,這不是玩笑,是一種調查局的偵辦方式。」 「什麼調查局,歐巴桑嚼舌根八卦調查局?很過分耶……。」 千歲又笑了幾聲,說道:「夏娃小姐,我剛剛口氣可能演得有點嚴肅了,請妳幫忙轉告給亞當先生,我準備好收他當女婿了!」 靜聽著那個接近半百的熟女在電話裡歡呼,說道:「我說啊,泉才不是畏罪潛逃喔,是妳真的把他嚇壞了,手機還摔到湯裡面游泳,所以妳要再送他一支新手機知道嗎?」 「唉呀,那可失禮了……。噗呼呼!送新手機有什麼,當作是給準女婿的見面禮啊。反正今天他生日,妳就帶他一起去選一支嘛。」 靜發覺她絲毫不為自己的詐騙行為感到罪惡,似乎女人只要過了40歲,就會自動再長一層皮蓋在臉上,有種名為「羞恥心」的機能則完全退化,正式進入歐巴桑時代。就算去戶外的公共遊泳池,也可以在女性更衣室裡脫光任意走動,完全的自我世界。 她知道這樣下去會沒完沒了,消毒道:「我跟妳說,阿姨,我們真的沒有偷偷摸摸做什麼,妳不要一直用演技欺負泉。」 千歲說道:「如果真的沒做什麼,他怎麼會嚇壞呢?妳要我相信年輕男女同住一個屋簷下,卻什麼都沒有發生嗎?如果只是普通朋友那還有可能,但你們可是情侶喔。」 靜紅著臉,盡量讓自己保持鎮定,說道:「總之沒有就是沒有,不要一直鬧他啦,萬一提早禿頭怎麼辦。」 「小靜。」 「……怎樣?」 「我的本行是心理諮商師喔。」 「……所以呢?」 「外號是人體測謊機。」 「……。」 「不管怎麼樣都好,只要記得做好防範就行了,好嗎?」 「……,……是。」 泉拿著呼叫器外殼去流理臺沖洗,幾分鐘後便見靜開門踏出浴室,看樣子是已經好好溝通結束了。 「阿姨應該玩得很開心吧?她有說什麼嗎?」 靜原本一切正常,卻突然掩面說道:「……我叫她不要告訴我爸。」 泉抽蓄起面頰,他完全可以想像兩人就呈現小丸子動畫裡,那種背後畫著斜線陰影,還要飄過幾片枯葉的淒涼狀態,好像藤木和永澤那樣。 看來……是異星人種族融合的機密情報失守了。 泉實在欲哭無淚,告訴自己,好,這種時候男人就要顯得更有肩膀一點,畢竟自己除了誘拐蛞蝓公主以外,還得為太容易遭受詐騙而露餡這件事負責。 他掌心搭上靜肩頭,說道:「阿姨……應該沒罵妳吧?」 靜垮了肩膀,沒好氣地說:「我看她都準備開Party慶祝了,真是……。」 All Right!Fight, fight, fight! 「盜上三壘,加送全壘打!呼──!」在兩人不知道的狀況下,大阪分基地當中,千歲正把電視上看過的有氧韻律舞全搬出來,大肆擺動肢體歡騰一番。 靜扶著額頭說道:「既然已經無法挽回,那就只好這樣了吧。還好我家開醫院,對這種事見怪不怪了……。」 泉乾笑道:「哈,我看這才是宇宙大驚奇……。」 「唉,我們鬥不過詐騙星人的……。」靜拍拍泉臂膀,說道:「趕快把午餐吃完,阿姨說要出錢幫你買單新手機,所以我們下午就出門去逛逛吧。」 「我從沒過過這麼『驚奇』的生日……。」 「……我想也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