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東西是最重要的,要由自己來決定。」 ──BY 靜留‧維奧拉
  • 1555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四天王系列-如果的世界】牛魔王與鐵扇公主之 II.害臊青春(1)

火泉山,一處草木枯乏,地貧土瘠的火山。地下燒著千百年不滅的火脈,迸裂岩層中經常是紅光閃爍的熔漿流動,到處是灰色硬石,山坡被大自然刻得一痕一道,光禿禿的崚線崎嶇歪折,最頂處的山巔,便似掩著乾草的火堆,業火悶在裡頭燒,將一圈一朵的灰煙往天際排送。 此處溫度居高不下,將樹根花草烤得乾枯垂死,已經生不出紅綠鮮艷的植株,就連人類與大多數妖物也敬而遠之。當然或有另一原委,那便是牛魔王。 牛魔王是隻強大的妖,已有三千六百年道行,不畏火泉山的高熱,三百多年來始終盤踞在此,已經將火泉山納為己有,往來的其餘妖物要是沒注意踏入他的領土,都得遭受一番恐嚇。這隻妖牛不吃草,專食肉,有時候倒楣的妖物,修練不多久的道行便命喪牛魔王口下,因此在這片疆域,牛魔王很是惡名昭彰。 「喵~惹厭的牛魔王,瞧那副驕傲自大的模樣就有氣……!」 火泉山下,避身在人類社會中生存的貓妖金銅鈴,曾經受過牛魔王的恫嚇,雖然沒被吃掉,但卻對他一人霸占火泉山的舉動甚為不滿。近年來野貓同族的數量增加甚快,光是寄居在人類社會,那一丁點小不拉嘰的空間怎麼夠生活。火泉山熱歸熱,把全身毛都剃了個光倒還可以抵過,否則繼續待在人類圈,不僅空間越來越狹窄,思想都要變得跟他們一樣笨了。 金銅鈴是山下群貓的老大,其實早已對牛魔王瞧不過眼,可是僅有一千六百年道行的他,根本打不過這南方最強的妖怪牛魔王。不過,金銅鈴等到了轉機。 一天,他帶著偷來的鰻魚罐頭來到火泉山腳,看見一個陌生的人型妖物向火泉山前進。那妖穿著一身紫衣,手執青色摺扇,走路悠哉遊哉的,看樣子並不知道自己將步入「牛口」。 「有好戲看了喵……!」 金銅鈴眨眨巨大的金色雙眼,跟蹤紫衣女妖上山,那個跟臭狗群一樣地盤觀念極重的牛魔王,果然立刻現身。牛魔王威脅女妖說要吃了她,就在劍拔弩張之際,金銅鈴方才吃完忘記丟去垃圾桶的空罐頭,被一陣忽來的強風帶動,沿路滾去牛魔王腳邊。牛魔王見到罐頭似乎相當驚訝,金銅鈴以為自己會被發現,忽然的急轉直下讓他收細眼瞳。 罐頭撞在地面發出「康康」聲響,牛魔王瞬間停了動作,竟變身為仔牛人身的模樣,便似還童之術,就連心智年齡都在剎那之間退化至一千歲以下! 「喵……!」 金銅鈴看得仔細,仔牛魔王不但解除了敵意,還大方拿起罐頭邀請女妖玩耍。可惜的是,金銅鈴原以為女妖會趁機幹掉牛魔王,她卻反而被仔牛魔王的模樣給迷惑。 「不愧是牛魔王,連仔牛化也有如此魅心之術,真是可怕喵……!」 金銅鈴只不過看見臉紅心跳的邂逅場面,並未有任何他所期待的驚心動魄對戰激鬥。但至少他掌握到了重要關鍵──牛魔王的弱點是罐頭。只要讓他仔牛化,他就會露出無邪童心,毫無反抗的機會。 「有辦法了喵!」 金銅鈴回到巷弄間呼朋引伴,立刻集合了許多偷盜成性的泥棒貓,洗劫人類社會一個叫做「蘇波媽起」的店鋪,搶來為數可觀的魚罐頭。 「各位同喵,今天讓我們大快朵頤,上山去討伐牛魔王喵!」 眾貓將罐頭吃個精光,金銅鈴便裝滿一大袋空罐,率眾來到火泉山。山門突然出現大量妖氣,牛魔王馬上起了警覺,變出武器「混鐵棒」,來到山門阻擋不速之客。 「金銅鈴,又是你。以為帶了一堆同夥就能打贏吾嗎?」 牛魔王抬著鼻子,一副驕矜自負的模樣,金銅鈴看夠了他的嘴臉,搔搔鬍鬚笑道:「喵哈哈哈,白黑泉!我告訴你,不只我族同類,我甚至還帶來了你最害怕的東西!」 「喔?是什麼呢?讓吾見識見識。」 金銅鈴瞳孔一收,顫著鬍子露出尖牙,笑道:「罐頭喵!」 「什麼?」牛魔王面色一變,伸出混鐵棒,瞪眼道:「你怎麼會認為吾怕那種東西,不要太天真了!」 他心下卻想:「糟糕,到底是從何處得知此事的?難道……」牛魔王腦內一瞬竄過那紫色的身影,雖然不願相信,但除了她以外,沒有第三人知情。 「喵哈哈哈!我才想見見你天真無邪的樣子。白黑泉,接招吧喵!」 金銅鈴鬆開袋口著地一灑,牛魔王揮動混鐵棒,捲起一陣怪風將空中的罐頭給吹向遠方,但貓族早有準備,金銅鈴「喵!」的一聲,眾貓亮出早已預藏在背後的罐頭,向牛魔王周身地面扔去! 「糟了!」 牛魔王雖想反擊,但罐頭數量之多,已然來不及阻止,罐頭一個一個撞在地面,發出連串的「康康」聲響。 「唔……!」 牛魔王聽見聲音立刻失去力氣,視界一片撩亂,腦袋暈眩不堪,眼一閉,「砰」的一陣雲煙,他變身為仔牛人身,噗通一下坐倒在地上。 金銅鈴與眾貓看得嘖嘖稱奇,說道:「還真有奇效呀喵……!」 只見仔牛魔王睜著兩隻水汪大眼,轉動圓不溜丟的大頭,疑惑地看看貓群,接著他立馬被滿地罐頭給吸引了注意力,張臂飛撲而去,開心地在罐頭堆中打滾。 「噗──!噗──!」 貓群看著仔牛魔王玩得不亦樂乎,都不禁愣傻了眼,也有的似乎被迷惑了,兩腮掛著陶然醺紅。 「這傢伙原來屬於可愛動物區啊……。」 「我們只能在夜行動物館,好羨慕喵……。」 「各位同喵!」金銅鈴趕緊打斷同伴們的思緒,以免大夥都淪陷在仔牛魔王的大眼攻勢中。他續道:「別忘了我們上山來的目的是什麼喵!」 「喵!?」「說得對喵!」 金銅鈴伸出尖爪,奸笑道:「同喵們,上喵!」 眾貓推出埋在肉掌裡的長指甲,團團圍住仔牛魔王,仔牛魔王感覺到危險,卻被包圍在中央無路可退,只能縮著身子和耳朵,一邊顫抖,一邊望著一隻隻利爪往身上招呼…… ※ 「康啷!康啷!」 一身紫衣的人型妖怪鐵扇公主,邊閒步邊搖晃手中的牛鈴,心情愉悅地向火泉山走去。只是罐頭就足以讓牛魔王變身,想必真正的牛鈴更能彰顯神效。 「呵呵……今天要玩什麼呢……?」 由於鐵扇公主每天都會上山,又掌握了牛魔王的弱點,因此他已經有些怕她了,每回都要躲起來不讓她發現,鐵扇公主只好準備罐頭到處敲打。雖然牛魔王會躲藏,但只要他變身為仔牛魔王,就會自動跑出來找鐵扇玩耍,根本不需費力氣玩捉迷藏。 「哈……今天就把他當抱枕睡午覺吧!」 鐵扇打了呵欠,模樣卻看來興致勃勃的,腳步輕巧地走上火泉山。 「嗯?」 她注意到山道上多了許多野貓,吵吵鬧鬧地打鬥追逐,原本杳無人煙的火泉山,一下子變得嘈雜不堪,半點也不寧靜。 「怎麼了?」 上了山,鐵扇見到那個經常在山下打轉的貓妖,不禁覺得奇怪,牛魔王曾經抱怨貓妖總是亂丟垃圾,因此對他很是感冒(因為金銅鈴總是吃魚罐頭),如今卻大方讓他踏入地盤,肯定有什麼蹊蹺。 金銅鈴看見鐵扇,笑嘻嘻地迎上前來說道:「是妳喵,真是多虧妳發現牛魔王的弱點,我總算能出一口氣了喵!」 鐵扇問道:「你是金銅鈴吧?這話是何意思?」 金銅鈴笑道:「火泉山現在是我的了,妳趕快帶著妳的玩偶走吧喵,是念在妳發現牛魔王弱點有功,才讓妳進來的喵!」 鐵扇收緊眉間,沉著聲問道:「你們對他做了什麼?」 「放心,要殺死他還難呢,只是稍微髒破了點喵。就在那,領走他吧喵!」 金銅鈴伸爪一指,鐵扇順著望去,突然惶眼心驚,趕忙奔上去。仔牛魔王趴伏在地,就像壞掉的布偶一般癱軟,全身都是爪痕,衣服殘破不堪,頭髮也亂七八糟的。 「泉?你起得來嗎?呃……!」 仔牛魔王伏在地面窸窣落淚,鐵扇雖然心疼,卻有點壞心地覺得這樣的他很是可愛。 「哇……糟糕,鼻子有點癢癢的……該不會要出血了吧!不行、不行……,要有形象。」 鐵扇趕緊甩甩頭,連同面上紅暈一塊拋開。 「噗……嗶啪嗶……!(嗚……好痛……!)」仔牛魔王的水汪大眼,真正落下了大顆小顆的淚珠,邊哭邊說著話。他全身衣裳斑駁,到處印著貓掌,四佈著破碎的爪痕,臉上也有不少紅通通的刮傷。 「是他們聯合起來欺負你嗎?」 「噗……(嗯……)」 「你不是很強嗎?怎麼會打不過他們?」 「啪嗯噗嗶……(因為罐頭……)」 鐵扇奇道:「怎麼會被他們知道的?」 仔牛魔王委屈地偷瞄了鐵扇一眼,糊著淚眼說道:「啪噗啪……嗶噗啪嗶啵嗶呸啪呸啪啵……!(他們說……是靜妳告訴他們的……!)」 鐵扇冤枉道:「我?我沒有說呀!不是打了勾勾說是祕密的嗎。」 「噗噗……啵……啪啵噗嗶啪嗶啵……!(嗚唔……我……不要再跟妳玩了……!)」 「耶!?不可以這樣!我是被陷害的……」鐵扇受驚不小,更多的則是意外和著急,她可不想和好不容易變成好朋友的牛魔王分開,因為這樣以後沒有抱枕睡午覺就不舒服了。 仔牛魔王艱難地爬起身哭著跑開,但才出山門就跌倒翻了幾圈,軟綿綿地撲在地上,鐵扇瞧得心疼,追過去扶起仔牛魔王,但他已然昏了過去,況且慢慢變回人型。此時卻不知為何,他身體不斷發抖,皮膚還結了一層冰霜似的白色晶花。 「這是什麼?」 鐵扇探手去觸碰那些白色晶粉,只覺一陣極寒的凍意傳來,這確實是種冰雪般的結晶,而附在牛魔王身上的雪片則越擴越廣,漸漸將他整個人都給覆蓋起來。鐵扇眼見牛魔王狀況不對勁,便暫且帶他回去芭蕉洞治傷休息。 牛魔王身上如同結凍一般,離火泉山越遠結晶生得越快,他也慢慢失去血色。鐵扇給他蓋了三榻棉被,牛魔王卻仍在持續哆嗦,就連被單摸起來都是一層冷氣。 「怎麼會這樣……?」 鐵扇替他把脈,發覺牛魔王的脈動越來越薄弱,唇色泛紫,再拖下去或許要出大事,可她卻診不出這是何種病症,越想越心急。 「對了!」鐵扇靈機一動,想道:「人參妖王很懂得醫理,或許他老人家有辦法。」 鐵扇替牛魔王起了一堆火,確認如此能稍微緩下生霜速度後,便留牛魔王在芭蕉洞中,自己即刻奔去樹林中拜訪人參妖王。 那是一片陰鬱的森林,傳聞中有食人的妖物出沒,因此人跡罕至,到處都是弱小的妖精在跑動。鐵扇走進樹影之中,來到一處有個小水泊的山壁旁,左顧右盼一會,她出聲喊道:「人參妖王!你在嗎?人參妖王!」 一陣死寂之後,那片水泊映起漣漪,忽然一片嘩啦水聲,一個瘦高的人影自水中緩緩浮出。 「喔?這不是鐵扇嗎?好久不見了呀。」 蒼老的聲音鑽入耳中,鐵扇眼前是一位身材乾瘦,全身生著橫向皺紋的老人。這老人個頭很高,手臂指頭纖長,連腳指也是一樣,但此刻的他卻竟然一絲不掛。 鐵扇蹙起眉,張開扇面遮在眼前,幽幽埋怨道:「人參妖王,可以別每次都這樣嗎?不穿衣服是既犯了罪又傷人眼的事。」 人參妖王絲毫不為所動,應道:「我打出生開始就是這樣,妳看過哪個傢伙剛出世就有穿衣服嗎?我這是崇尚本初精神,要我說穿衣服才是不自然的事。所以鐵扇,妳也把衣服脫……」 可惜人參妖王還沒把話說完,珍貴的鬍鬚就這麼斷了數根,那些可也要養上數百年。 鐵扇陰狠著臉,舉著扇子說道:「人參妖王,麻煩自重一些,否則我要告你性騷擾。」 人參妖王舉起手,衰著臉投降道:「好好好,是我的錯,不該亂開玩笑。上回才因為犯了猥褻物陳列罪被抓,出來沒多久而已,別再讓我進去……。」 他將泡澡的毛巾當作襠布,將垂落的肚腩底下遮掩起來,問道:「鐵扇,找我有什麼事嗎?總不會是想看我的裸體吧。」 鐵扇順手撿起一塊石頭扔去,罵道:「是很急的事!時間都給你浪費在玩笑上!我想問你,有沒有一種病,是會渾身發冷生霜的呢?」 人參妖王想了一想,說道:「我只聽過這種『法術』,卻非『疾病』。」 「法術?」鐵扇問道:「就是說這是人為的了?」 「更正確地說,是『妖為』。妳在哪看到的?」 「火泉山上的牛魔王,他是我朋友,似乎中了這種法術。」 人參妖王「啊」的一聲,點了點頭看來並不意外,說道:「牛魔王確實是中過此術,不過我倒沒想到妳會認識他。……可是相好?」 鐵扇擺擺手,說道:「管它相好相壞,救人如救火呀!我該怎麼救他?」 人參妖王說道:「這法術是種詛咒,除非施術者願意解開,否則就是玉帝老子也救不了他。」 「施術者……你可知道誰有這種本事?」 人參妖王搔搔禿無白絲的腦袋,說道:「雪妖,眼下只有她了。不過她居住在遙遠北方的雪山中,恐怕等妳找到她,牛魔王也要死了。」 鐵扇聞言心中一急,說道:「那……那我該怎麼辦?」 人參妖王說道:「火泉山是個異常灼熱的地方,我想牛魔王會盤踞在那,便是因為身上帶了此種詛咒,不依賴酷熱他就得凍死。現在要保他一命,就只有先將他帶回火泉山上,再想辦法讓雪妖解除詛咒得了。」 鐵扇卻覺得糟糕,現在火泉山被金銅鈴搶了去,萬一他不願讓牛魔王再踏進山門,那牛魔王只有死路一條。 「只好向他求情了……。」 鐵扇如此想道,便向人參妖王道了謝,一刻也不敢耽擱地趕回芭蕉洞。 ※ 由於火泉山的地熱致使周圍地區土壤乾燥龜裂,山底下人類所開闢的農田,根本生不出健康的作物,稻米蔬果就算結實,也是乾縮萎靡,毫無生氣,令人瞧了也不想入口,甚至有的地方根本長不出花葉。 「這個鐵扇公主簡直懶散成性,為什麼要求她那麼多回了,始終沒有兌現!」 村長捶胸頓足,每次到芭蕉洞去和鐵扇公主商量治火一事,她都笑著打馬虎眼,而跟去的人們就會被她的美色所迷惑,也只會跟著笑說好好好,下了山才把腸子都悔疼了。 「所以說妖物就是這樣,沒一個好東西!」 人們再不能豐收,就得活活餓死了,這回可不能再栽於鐵扇公主的美貌之下,定要看著她親自上山去治火。 村長又一次聚集民眾到芭蕉洞去尋鐵扇公主,望她給個交代,但怎麼呼怎麼喚就是不見她的人,闖進洞內,卻在石床上發現了火泉山的牛魔王。 「哇啊!是……是牛魔王!他怎麼會在這裡!?」 「怎麼辦?他很強的,還會吃人!我們哪裡打得過他!」 「且慢!」村長上前瞧了牛魔王幾眼,哼哼笑道:「看樣子,牛魔王是受了傷,瞧他全身上下包紮成這樣,連我們進來了也沒精神,八成不能傷人,怕他做啥!」 人們跟著圍上前觀看,七嘴八舌地說話。 「唉呦,還真的吶!」 「話說這牛魔王怎會在芭蕉洞養傷?」 「莫不是那鐵扇公主的姘頭吧?」 眾人點頭稱是,都猜測鐵扇公主之所以遲遲沒有動手治火,就因為和牛魔王暗通款曲,難怪每回都見鐵扇公主往山上跑,卻沒一次完成任務。 村長說道:「我看這樣吧,咱們趁牛魔王體弱,先一步將他宰了,那鐵扇公主道行不如他強,沒有牛魔王就好對付多了,咱們就在此將他綑起,拖去外頭斬啦!」 「好!」 眾人尋來草繩,把奄奄一息的牛魔王拉出被窩,來個五花大綁綑在洞外空地,到神廟裡取過照妖鏡,讓他現出仔牛真身。市場裡的屠戶扛了大黑刀過來,就想把牛魔王碎屍萬段。 「呼──!」的一陣強風襲來,將屠戶手裡的大黑刀給吹去,落刀失了準頭砍在一旁土壤,牛魔王總算沒有身首異處。 「你們全跑來我家做什麼?」鐵扇在眾人面前現身,青色摺扇已然大開,隨時準備再刮一陣,瞪眼怒道:「妖居可不租給人類,要看房子看別地方去,沒經過我同意就擅闖入內,還有沒有點禮貌?」 村長哼聲道:「鐵扇公主,妳還好意思擺臉色。咱們多次上山要妳治火,都被妳當成個屁理也不理,殊不知就因為妳懶散怠惰,還勾搭上牛魔王,害慘了我們山下人民沒飯可吃,妳說該當何罪!」 鐵扇冷笑道:「何罪之有?妖是妖,人是人,你們有沒飯吃甘我何事?我天生就這個性,你讓我改我就改嗎?我就愛牛魔王又怎麼樣,你們將他弄成這副德性,我沒一捲子讓你們飛上天就不錯了,還想要我治火?哼,沒門。請你們即刻滾開,再不走我要趕人了!」 「耍什麼脾氣!」村長指著鐵扇說道:「治火本就是妳們芭蕉洞一族的責任,既是責任便該遵守,放大話的是妳才對,鐵扇公主!總之妳得給我們一個滿意的答覆!」 鐵扇持平摺扇,霜著眼道:「我本來是連殺人都懶,更何況得看一些紅湯紅水,沒的壞了胃口,但你們既然動到牛魔王頭上,可別怪我破了自己規矩。」 鐵扇摺扇指天畫圓,天頂忽作烏雲密布,轟隆打起驚雷,一條黑色風龍慢慢接上地面,就要往人群捲去,人們見了驚聲逃竄,村長趕緊將村人都招回來,一溜煙跑下山去避難,瞬間逃得半個影子也不剩。 「哼……就是些貪生怕死的傢伙。」 鐵扇闔起摺扇抬手一揮,那打轉的風龍便即刻消散,烏雲也化作絲縷飄去,又是個烈日高照的晴天。 她趕緊去將牛魔王扶起,立刻帶回洞中讓他取暖。 躲在遠方的人們見狀,無不跺足咒罵。 村長說道:「沒辦法了,咱們準備儀式,向天界求救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