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東西是最重要的,要由自己來決定。」 ──BY 靜留‧維奧拉
  • 1555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翻譯】スーパーダンガンロンパ2さゆなら絶望学園ー【PROLOGUE】

【PROLOGUE-だんがん☆アイランドへようこそっ! どきどき修学旅行で大パニック?】 ???:喂... ???:聽得到嗎? < 畫面亮起> ???:喂,你還好吧? ???:你看起來很疲憊呢? ???:其實我也...不,其他人也是一樣呢。 ???:畢竟突然...就被捲進這麼奇怪的事情之中... ???:................. ???:...喂,你有在聽嗎? (...........) (...我想不起來。) (我...會什麼會在這裡...?) (…..........) (...發生了什麼事?) (總之,不先想起這些的話...) (轉動思緒,把糾結在一團的線頭給解開。) (快點想快點想快點想快點想快點想快點想快點想) (將散亂的記憶片段集合,把狀況整理一番...) (…................) (…............................) (對了...我....) (我...) < 動畫> (???:那一天對我來說,不單是365天之中的一日...) (???:而是擁有特別意義的一天。) < 畫面亮起> (???:迎接這令我迫不及待的日子,有種難以言喻的驕傲縈繞心頭。) (???:可以成為從小就憧憬的人們之一,這麼說能了解嗎?) (???:而且居然能夠成真...我簡直像在作夢一樣。) < ???站在希望學園門前> (???:『私立希望之峰學園』...) (???:對我來說那是已經超越所謂"學校",顯得更加特別的存在。) (???:打個比方,就像棒球少年憧憬著職業棒球隊一樣...) (???:又比如說,足球少年憧憬著代表隊一般...) (???:我從小時候開始,就對希望之峰學園抱持著特別的理想。) (???:希望之峰學園是個政府公認,占據大片黃金地點,擁有超高特權的一流學園...) (???:集合全國不同領域的超一流高中生,以孕育足可將''希望''託付於身的他們為目的。) (???:不管是誰談到希望之峰學園時,總會這麼形容...) (???:『只要從這個學園畢業,就等於是人生的成功。』) (???:我得先說,這絕不誇張。) (???:事實上,在各業界前線活躍的人們,有許多都是這所希望之峰學園的畢業生...) (???:畢竟是希望之峰學園嘛,就如同字面上所說''希望的學園''。) (???:能夠進入希望之峰學園就讀的資格有兩個...) (???:''必須是高中生身分''以及''在某個領域擁有超一流才能'') (???:基本上,希望之峰學園並不存在所謂的''入學測驗''。) (???:只有被學園所招收的學生才能得到入學許可...這就是希望之峰學園的運作系統。) (???:而被選上的他們所具有的才能...) (???:希望之峰學園的學生們,都會被稱為''超高校級''的存在。) (???:而我得償所願,能夠進入這樣的學園...) (???:老實說我的狀況有點不一樣。) (???:...不過嘛,之後再提好了。) (???:反正也是很快就會知道的事,也不是什麼值得提起的事...。) (???:話說回來...應該先來做個自我介紹吧。) (???:我雖然不是什麼需要再次自我介紹的特別人物,而且這種事說多了也蠻害羞的...) (???:不過,這也是必要的嘛...就暫且這麼想吧。) 日向:我的名字是日向創。 日向:我來到希望之峰學園的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我『憧憬著希望之峰學園』。 日向:對我來說,希望之峰學園就像是偶像、英雄般的存在。 日向:這個憧憬或許也可以說是"夢想''。 日向:所以,我為了能夠成為其中一員,以能夠抬頭挺胸為目標,一直... < 畫面出現雜訊> (日向:把這當作目標,至今為止始終...) (日向:把這當作目標,至今為止始終...) (日向:始終始終始終始終始終始終始終始終始終始終始終始終始終始終始終始終始終始終始終始終始終至今我連我都沒有自覺的沒個性又沒什麼特色所以才希望能將才能■個性憧憬的P也不一■但我終究●D努力將K夢想給實~+現d) < 畫面暗去> (日向:咦...?) (日向:...這是怎樣?) < 眼前有一扇門> (日向:...是門。) (日向:有一扇門。) (日向:...如果不快點的話...) (日向:因為我得進教室才行。) (日向:...得?) (日向:...為什麼非進去不可?) (日向:不...反正還是快點吧。) < 開門> < 看見許多人> 日向:........ 日向:咦? 日向:........ ???(邊古山):你是誰? 日向:咦? ???(Sonia):呃...你還好嗎?臉色看來不太對勁... 日向:啊、呃... ???(小泉):欸,該不會...你也是這個學校的新生? 日向:啊、那...難道說各位也是...? ???(左右田):嘛,就是這麼回事。我們也是這學校的"新生''。 (日向:這些人...全部都是新生嗎?) (日向:進入希望之峰學園就讀...”超高校級”的新生?) ???(七海):大概被集合在這個教室裡的,都是像我們一樣的新生吧。 (日向:被集合?) ???(十神):...喂,你不先進來嗎? 日向:咦?啊、好的。 (日向:...呃,我為什麼要用敬語啊。) (日向:就算是''超高校級'',對方也跟我一樣只是高中生罷了...) (日向:也對...這種時候才是重點,應該要更堂堂正正一點!) (日向:我假裝對周遭事物一點也不感到緊張,而板著張無表情的面孔...) (日向:我反手將門帶上,到空著的最後一張桌椅邊坐下。) 日向:........... (日向:話說回來...剛剛是怎麼了?) (日向:一回神就注意到眼前是教室的入口...) (日向:感覺就像是被吸引過來的樣子...) (日向:但是...我到底是怎麼走到這教室前的?) (日向:想不起來...) (日向:有點...怪怪的...) 日向:呃...不好意思。 ???(十神):怎麼了? 日向:大家是怎麼被集合到教室裡來的呢? 日向:我是沒聽到要集合的消息...該不會入學式和朝會是在這裡進行吧? ???(十神):關於這件事,我們正好要開始討論... 日向:討論? ???(十神):好了...既然全員到齊了,就開始討論吧。 ???(澪田):咦,這樣就是全員了嗎?你怎麼知道啊? ???(十神):這裡只準備了16張桌椅,剛才這傢伙也進來之後剛好是16人... ???(十神):稍微動點腦筋就知道了吧...! ???(花村):那麼要談什麼事呢? ???(花村):果然...還是我們被聚集在這間教室的理由嗎? ???(十神):首先,先確認一下,這裡面... ???(十神):有誰清楚自己是怎麼來到這間教室的嗎? 日向:咦!? (日向:我們面面相覷...) (日向:每個人都是一臉訝異...沒有誰舉起手來。) ???(十神):回過神來就到教室了,果然"在這裡的全員''都是一樣嗎... ???(十神):可是怎麼說都不自然。看起來腦袋不怎麼靈光的你們也是如此想吧? ???(小泉):確、確實很奇怪。居然沒有人記得自己怎麼過來的... ???(小泉):...欸,看起來腦袋不怎麼靈光是什麼意思!? ???(十神):踏進這學園的瞬間就突然出現一陣詭異的暈眩,然後什麼也不記得就出現在這教室裡... ???(十神):那是我到這教室為止的經過。你們也是這樣吧? 日向:我、我也是這樣... ???(花村):咦!?難道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感到暈眩嗎? ???(花村):不過全員一起暈眩不是很奇怪嗎──? ???(罪木):就、就算是偶然...也太巧合了吧... ???(十神):那就是說這並非偶然。 ???(Sonia):...咦? ???(十神):也就是說...這個詭異現象背後,''有什麼蹊蹺''。 (日向:有、有什麼蹊蹺...?) (日向:現在是怎樣?) (日向:好像...進入奇怪的狀況了...) ???(弍大):哼...我不曉得有什麼好在意的,反正這還不是什麼大問題吧... ???(左右田):什麼意思? ???(弍大):就是''小巫見大巫''。比起我們為什麼被聚集在此,為什麼出不去才是問題吧... ???(終里):蛤?出不去是什麼意思? ???(花村):咦!?不、不會吧! (日向:”那傢伙(花村)”慌慌張張地跑向門邊,用力拉著門把...) < 嘎搭嘎搭嘎搭...!> ???(花村):打、打不開!打不開啊!? ???(小泉):...咦?怎麼會? ???(弍大):我來這裡沒多久之後,本來想去廁所的... ???(弍大):但那扇門根本不動如山啊! ???(左右田):喂喂...到底是怎麼回事? ???(弍大):就算我用盡全力也打不開,換作你們那更是不可能了... ???(西園寺):咦──,為什麼打不開──?這不是很奇怪嗎──! 日向:對、對啊!這太奇怪了吧! 日向:況且...我剛才進來的時候很簡單就開了...也沒有被鎖上的感覺啊...! ???(邊古山):雖然不曉得究竟是什麼原理... ???(邊古山):但我們確實是被困在這教室裡了。 (日向:...被困住?) 日向:什...什麼啊? (日向:身體忽然一下子變得好沉重...) (日向:兩肩負上了深沉的不安。) ???(左右田):我、我們好像...被捲進什麼麻煩事之中了? ???(狛枝):還是說...這其實是"入學測驗"? 日向:...入學測驗?你是說希望之峰學園的嗎? ???(Sonia):但是...我聽說希望之峰學園是沒有入學測驗的喔? ???(狛枝):也許對外界是這麼說,或許有"特殊的入學測驗''這個可能性... ???:啊、不是唷。這不是什麼入學測驗。 ???(十神):...什麼?剛才那是什麼? ???(九頭龍):喂、肥豬...拜託不要突然發出可愛的聲音好不好... ???(十神):關於針對體型的發言我是沒有否絕的意思,但剛才的聲音可不是我... ???(終里):蛤?那不然是誰? ???:那個──、是我喔! ???(弍大):到底是誰!躲在哪裡啊啊啊啊!? ???(七海):...好向是從講台後面傳來的? (日向:講台的...後面?) ???:沒錯──!大家好像都到齊了!那麼就開始吧! < 動畫:ウサミ登場> ???(Sonia):那是...什麼啊...? ???(小泉):嗯...我想應該是玩偶吧... ???:沒錯,人家就是玩偶。還是毛氈材質的喔。 ウサミ:”魔法少女Miracle☆ウサミ”...簡稱為ウサミ喔! ウサミ:雖然看起來是這樣,還是大家的老師喔。毛氈材質的呢。 ウサミ:請多指教! ???(花村):咦?這是幻覺嗎──?是只有我才能看到的幻覺嗎──? ???(左右田):不,連我也看到了... ???(終里):為什麼奇娃娃會說話啊!? ???(澪田):咦!?那是奇娃娃嗎!? ウサミ:...大家知道兔子嗎? ウサミ:軟綿綿的、毛茸茸的可愛生物。 ウサミ:人家就是兔子喔!會唱歌會跳舞會說話的兔子吉祥物! ???(花村):等、等一下!請讓我稍微釐清頭緒! ウサミ:好的! ???(花村):呃...大家怎麼想? ???(花村):我、我可沒聽說過,有會唱歌會跳舞還會說話的玩偶... ???(九頭龍):反、反正一定是遙控的啦...何必為了小鬼的玩具大驚小怪... ???(左右田):就算是遙控也未免太真實了吧?這已經不是玩具的等級了... ???(十神):重點不在她到底怎麼動的。照她的說法... ???(十神):你應該清楚吧。我們到底是怎麼遭遇這種狀況的...! ウサミ:當然知道啊!人家就是這個”畢業旅行”的領導老師! ???(十神):畢業旅行? ???(十神):喂...畢業旅行是什麼意思? ウサミ:在教職員的帶領之下進行學生團體旅行,是體驗學校團體生活的一大活動! 日向:我、我們不是要問那個定義... ウサミ:那麼我們立刻,向愉快的畢業旅行出發吧──! (日向:出發?) < 動畫> 日向:...................... 日向:...蛤? (日向:傻眼。) (日向:不只是雙眼,連腦袋都...) (日向:然後開始懷疑起眼前的世界...) (日向:教室就像舞台一樣落下之後,在我們眼前出現的是...) (日向:藍天白雲...) (日向:湛藍海洋和白色海浪...) 日向:這是怎樣啊! (日向:不管怎麼想都是異常。) (日向:相當不合常理。) (日向:根本就錯亂了。) (日向:徹底的錯亂。) ???(花村):呃... ???(花村):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左右田):不會吧? ???(澪田):這、這是哪裡啊啊!? ???(小泉):為、為什麼!?發生什麼事!? ウサミ:各位!請冷靜下來──! ウサミ:沒有慌張的必要喔──!好啦,快點看一看! ウサミ:很美的海洋吧...好像可以洗滌心靈一般呢... ウサミ:把討厭的事物...都洗淨流乾吧... ???(邊古山):慢著...請仔細說明好嗎!這裡究竟是哪裡? ウサミ:那裡啊...那當然是... ウサミ:海─洋─很─寬廣─對吧─!很大─對吧─! ウサミ:...的海!! ???(罪木):我們當然知道是海呀,但是為什麼我們會在海邊啊!? ウサミ:欸...一直這樣大叫,是會喉嚨痛的喔? ???(Sonia):因為...海邊也太奇怪了...我們剛剛還在學校不是嗎... ウサミ:請放心。不過是開始畢業旅行而已! ???(澪田):說起來,為什麼突然就要畢業旅行啊!?未免跳過太多東西了吧! 日向:對啊...!我們是為了進入希望之峰學園就讀才集合在一起的! ウサミ:啊...希望之峰學園啊...原來如此肚臍...是這樣啊... ウサミ:希望之峰學園是缺憾啊。那麼... ウサミ:請忘記希望之峰學園吧──!就是因為這樣才要畢業旅行的──! 日向:蛤? ???(九頭龍):叫我們忘記是什麼意思啊、喂!? ???(十神):喂...你到底是誰?在計畫著什麼? ウサミ:哈哇哇?沒有什麼企圖啦!人家是為了大家才這樣的! ウサミ:人家只是衷心祈禱,在各位的心中都能有"希望"成長茁壯而已! ウサミ:所以"這座島"一點都沒有危險!吶、請放心吧! ???(狛枝):這座島?你說是島? ウサミ:是的,這裡是美麗的南國小島。 ウサミ:既沒有危險,也沒有他人存在,是只為了各位所準備的小島。 日向:是說...這裡是無人島? ???(狛枝):該不會是、叫我們在這個無人島上自相殘殺吧...! ウサミ:哈哇哇!自、自相殘殺!? ウサミ:才、才不是這樣啦! ウサミ:暴力或者傷害他人的行為,那種血腥的場面在這座島上是一切禁止的! ウサミ:而且"殺人"什麼的...光是嘴巴說出來就足夠嚇人了... ウサミ:呀!好可怕! ???(十神):那麼...你說的”畢業旅行”是什麼?讓我們來這座島上做什麼? ウサミ:好的!那麼這就準備公布──! ウサミ:大家要在這座島上悠閒~地休憩,並且加深彼此的羈絆! ウサミ:這就是『心跳畢業旅行』的規則! ???(十神):心跳畢業旅行...? ウサミ:沒有意外、沒有傷害、沒有痛苦,安寧祥和的悠閒,並且孕育希望的日子...這麼親密無間的『心跳畢業旅行』就是... ウサミ:在這座島上給予大家的課題! 日向:什...! 日向:那是什麼啊!? ウサミ:耶、總而言之... ウサミ:『心跳畢業旅行』開始囉──!! (日向:雖說是當然的...但我的思緒依舊沒能跟上。) (日向:那也是沒辦法的事...) (日向:然後就像這麼將緞帳放下...) (日向:...我的思考也停止了。) < 動畫:だんがん☆アイランドへようこそっ!どきどき修学旅行で大パニック?OPENING> ???:喂... ???:聽得到嗎? < 睜眼> ???:喂,你還好吧? ???:你看起來很疲憊呢? ???:其實我也...不,其他人也是一樣呢。 ???:畢竟突然...就被捲進這麼奇怪的事情之中... ???:................. ???:...喂,你有在聽嗎? (日向:..............) ???:喂,你真的沒事嗎? 日向:............. 日向:...沒關係別管我。 ???:怎麼可能放著臉色發青的人不管... 日向:............. (日向:白沙灘...湛藍色的海...) (日向:直射下來的陽光...) (日向:還有輕拂在身上的南風...) (日向:果然...還是很不可思議...) (日向:我明明是要到希望之峰學園入學的,為什麼...) (日向: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 日向:這裡是南方小島吧... ???:嗯,是沒錯。 日向:......... (日向:到底怎麼回事...我一點都不明白。) (日向:只有這一點...是唯一確切的答案。) < 調查樹木:說到南方小島,果然就要有椰子樹吧。真是棵不錯的椰子樹...但現在可不是抒發這種感想的時候。> < 調查螢幕:為什麼這種地方...會有電視螢幕?畫面上什麼也沒有,到底是為什麼存在的呢?> < 調查攝影機: 日向:嗯?這是攝影機吧?...監視攝影機?難道...是用這個監視我們嗎!? ???:說是監視... ???:不如說是巡視我們有沒有發生危險吧... ???:嘛,不過在意這種沒有解答的事情,也是沒辦法的呢! (日向:這傢伙是怎樣...面對這種狀況...為什麼還能保持這麼平靜的心態?) (日向:這是所謂樂天的性格嗎?)> < 調查海洋: (日向:清澈的藍海,正是符合南國感覺的海洋。但、那又怎麼樣?我可從來沒有想看過這種場景啊。) ???:吶、怎麼樣?稍微冷靜下來了嗎? ???:呃...突然發生這種事,會變得混亂是很正常啦... ???:不過,要不要先來個自我介紹呢? 日向:自我介紹? ???:...你好,我叫狛枝凪斗。 <超高校級的幸運──狛枝凪斗> 狛枝:啊、說到自我介紹... 狛枝:順便說明一下,我是因為何種才能被希望之峰學園給選上的吧。 狛枝:...話雖如此,我的才能有點令人洩氣呢... 日向:什麼啊...令人洩氣的才能... 狛枝:我很幸運。 日向:...突然間在說什麼? 狛枝:不,我不是在開玩笑...那就是我的才能。 狛枝:我被稱為''超高校級的幸運''。 日向: 超高校級的...幸運? 狛枝:希望之峰學園會從全國的普通高中生中抽選一名... 狛枝:所以我作為''超高校級的幸運''被選進來了。 狛枝:也就是說...我只是偶然被抽中而已。 (日向:只是被抽到而已...這樣是可以嗎。) (日向:話說回來...”幸運”可以算是一種才能嗎?) (日向:真是個謎。) 狛枝:你的臉色看起來...很複雜呢。 日向:也不是複雜啦... 狛枝:沒的事啦。因為我自己也是一樣。 狛枝:像我這種沒有才能的普通高中生,根本也沒想過會進入希望之峰學園... 狛枝:最初因為不安還拒絕掉了呢,但校方說什麼也希望我進來。 狛枝:這個"運氣"似乎是學校也研究不出來的才能呢... 狛枝:所以為了這個研究,學校每年都會抽選出''超高校級的幸運''... 狛枝:不過針對''幸運''展開這麼認真的研究,還真不愧是希望之峰學園呢。 狛枝:拜此之賜,像我這樣的人也能入學,其實很開心呢... 狛枝:不過反過來說...其實心裡也不是那麼舒服。 狛枝:啊、抱歉...馬上就往負面思考,是我的壞習慣啦。 狛枝:那麼、我的自我介紹就是這些了。 (日向:嗯.... 狛枝凪斗啊...) (日向:雖然感覺有點靠不住,至少不是什麼壞傢伙呢。) 狛枝:接下來輪到你了。 日向:嗯,我叫作日向創。 狛枝:我有個問題想問日向君。你有著什麼樣的超高校級才能呢? 日向:呃、我... 日向:我... (日向:開口的瞬間,就連思緒也強制停止了。) (日向:就像拿起小說回顧內容時,裡頭不知何時全變成了白紙一般...) (日向:這樣的違和感。) (日向:為了想起來而尋找的記憶之中,一下子變成了空殼。) 日向:咦? (日向:我被這神妙的違和感所包圍,不禁全身一震...) 狛枝:日向君,怎麼了? 日向:啊...不...! 日向:腦袋好像還有點混亂...沒辦法很順利地想起來... 狛枝:........... 狛枝:記憶混亂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一下子被捲進怪事之中嘛... 狛枝:等到冷靜下來之後,一定很快就能想起來吧? 狛枝:所以、我想不需要過度擔心喔? 日向:也是呢... 狛枝:那麼總之、自我介紹也結束了。 狛枝:雖然是莫名其妙的狀況,但今後請多指教囉。 < 效果音> 日向:喂、有什麼東西在叫喔!? 日向:很、很奇怪的聲音...而且! (日向:我慌張地把手伸進口袋。) (日向:對了,剛才那個奇妙的機械音,是從我口帶裡傳出來的...) 日向:這是什麼? 日向:好像PDA還是智慧型手機之類的... 日向:為什麼這種東西會在我的口袋裡面? 狛枝:那是剛才ウサミ給的啊... 狛枝:原來...日向君從那時開始就茫然一片了吧。 日向:但是話說回來,我一點都沒有收下來的記憶... 日向:那這個到底是什麼? ウサミ:那個是''電子學生手冊''! 日向:哇啊!! 日向:你...你從哪邊跑出來的? ウサミ:啊、嚇到你了嗎?那就對不起啦。 ウサミ:耶嘿嘿...人家還真是個乖乖說對不起的好孩子呢──! ウサミ:說起來,你不覺得那個很酷嗎──? ウサミ:那是這次畢業旅行不可或缺的東西,小心不要弄丟了喔! 日向:你說這個機械嗎? ウサミ:我希望大家利用這個電子學生手冊,蒐集”希望的碎片”! (日向:...希望的碎片?) ウサミ:這個嘛,只要在這座島上交到好朋友,就可以得到”希望的碎片”。 ウサミ:大家感情越好就能蒐集到更多”希望的碎片”。 ウサミ:蒐集”希望的碎片”,讓希望開花結果... ウサミ:那就是這個畢業旅行的目的──! ウサミ:LOVE──!LOVE──!! < ウサミ退場> 日向:啊、喂! (日向:消失了...) (日向:不只會動會說話,還神出鬼沒的玩偶...) (日向:不管是誰在操作,也太意義不明了吧...!) 日向:是說要蒐集''希望的碎片''嗎? 日向:到底想幹嘛?這不是單純在玩而已嗎... 狛枝:如果是單純在玩那還令人安心呢。 狛枝:看樣子是沒有立即遭遇危險的狀況。 日向:話是沒錯啦... 狛枝:比起那個,日向君還不曉得其他學生的事吧? 狛枝:既然如此,還是去作一下自我介紹比較好喔。 日向:那...哪也是啦... 日向:不過大家都跑去哪了? 狛枝:一定是在島上四處探索吧? 日向:四處探索? 狛枝:既然被吩咐『在這島上居住』,不了解島上的事也不行吧。 狛枝:這裡是什麼島?有沒有離開的方法?糧食和日用品夠不夠? 狛枝:總之逛一逛這座島,順便和大家認識一下怎麼樣? 狛枝:我已經介紹過一圈了,就陪著日向君一起好了。 (日向:是什麼時候變成要一起巡視了...) (日向:不過這樣也好。突然變成一個人行動或許會不安呢。) 狛枝:那麼,立刻出發吧! 日向:......... (日向:但是...真的好嗎...?) (日向:明明被捲進這種異常事態,還這樣悠悠閒閒地度過...) (日向:是因為南國暖陽的關係嗎?) (日向:還是那個叫ウサミ的傢伙的關係?) 狛枝:怎麼了日向君?快點走吧。 日向:喔,嗯...知道了。 (日向:不管怎麼說...這種不知道是不是惡夢的惡夢...) (日向:真是的...到底是什麼惡夢啊...)> < 按x離去> 狛枝:關於島上的探索... 狛枝:在電子學生手冊裡面,似乎內建有''這座島的地圖''喔。 狛枝:只要利用這個的話,一定很容易找到大家的。 狛枝:其實呢,入學之前,我在網路上調查了關於大家的消息呢。 狛枝:雖然不是全部,但多少可以提供你一些有利的情報喔。 日向:那是可以調查的東西嗎? 狛枝:咦?你不知道嗎? 狛枝:被希望之峰學園選中的學生,在各大討論板可是能開專頁的話題喔? 日向:那麼我...? 狛枝:嗯...我好像沒看到你的名字呢。也許是看漏了吧... 狛枝:既然連你都忘了,那也沒辦法啦。 (日向:一開始就沒被寫上去...應該不會這樣吧。) (日向:我到希望之峰學園入學的事可一點也錯不了...) 狛枝:總之我也會幫忙的,趕快開始自我介紹巡迴之旅吧。 日向:嗯,好啊。 (日向:只要找到在這島上分散的大家,一一自我介紹就好了吧...) < 移動至機場> (日向:這裡是機場吧?而且在那裡的是...) 日向:飛機? 日向:難不成...可以利用那些飛機從這座島離開? ???(左右田):啊─,那是沒辦法的。 ???(左右田):如果只是故障,那還有辦法修復...可是啊,那些都只是空殼而已... 日向:空殼? ???(左右田):引擎之類的全部都被取出來了,所以也沒辦法啦。 日向:整具引擎嗎? (日向:那是...把我們帶來這島上的傢伙幹的嗎?) (日向:操縱那個叫ウサミ的玩偶的傢伙。) (日向:但那又是誰?) (日向:為什麼要把我們帶到這裡來?) (日向:而且是怎麼辦到的?) (日向:怎麼想也想不明白。) ???(左右田):對了,說起來...還沒跟那邊那位自我介紹過吧? ???(左右田):我叫作左右田和一,是”超高校級的機械師”,請多指教。 < 超高校級的機械師──左右田和一> 狛枝: 就如''超高校級的機械師''之名,左右田君在機械方面可是高手喔。 狛枝: 如果連他都說不行,看來要讓這些飛機運作是很難了。 左右田:可是啊...刻意把裡面的器具都拔出來,就像是為了徹底把我們封鎖在此的作戰呢。 日向:也只能這樣想...不過這不是很異常嗎? 左右田:異常歸異常,還算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吧。 日向:蛤? 左右田:反正...也沒有逼迫我們做什麼奇怪或是危險的事情啊... 左右田:況且...這個畢業旅行的注意事項也寫得很清楚吧? 左右田:就是那個''電子學生手冊''裡的''畢業旅行的標籤''。 < 規則1:島上禁止過度的暴力。請大家一定要和平相處。> < 規則2:彼此同心協力、守望相助,一起蒐集”希望的碎片”吧。> < 規則3:不可以隨意丟棄垃圾或者破壞自然喔,要與這座島上的自然生態共存共榮。> < 規則4:指導老師不會直接干涉學生,除非學生違反規則。> 左右田:既然已經確認安全了,那就跟普通的畢業旅行沒兩樣吧? 狛枝:這座島上沒有危險...只有寧靜祥和的悠閒生活... 狛枝:就像ウサミ說的一樣。 狛枝:這裡寫的規則,也是為了保障那些... 日向:所以就可以相信那個傢伙說的話嗎?我們可是被強行帶到這裡的喔! 狛枝:別這麼悲觀,抱持著更多希望來看待事物比較好喔? 狛枝:帶著希望的觀點,在人生道路上可是不可或缺的智慧呢。 左右田:嗯,反正就先觀望一番也好啊?一邊看狀況一邊享受假期就好了! 左右田:嘿嘿!那隻奇妙的兔子,看久了也蠻可愛的不是嗎! (日向:這麼樂觀的性格...還真令人羨慕呢。) < 調查左方人物> ???:站住。愛惜生命的話就不要再靠近。 日向:...蛤? ???:哼,不退後嗎。好吧...我就認同你的勇氣吧。 (日向:這傢伙突然說些什麼啊...?) ???:喀喀喀,想問本大爺的名字是嗎? ???:真可謂是魯莽般的勇氣...但,我不討厭就是。 ???:為了表揚你的勇氣,就告訴你我的名字吧!這是個你一生也不會忘記的名字! ???:本大爺叫作田中眼蛇夢...好好記在心裡吧。終有一日,會支配全世界的男人之名。 < 超高校級的飼育委員──田中眼蛇夢> (日向:支配全世界?) (日向:應該不是認真的吧?如果是認真的話那可是很了不起的事耶!) 田中:那麼接下來換本大爺問你。你是誰的主人? 日向:耶? 田中:快回答我,你和什麼種族訂下了契約? 日向:蛤?契約是什麼啊? 田中:快點回答!但是,到時你已經成為海裡的藻屑了! 日向:那別回答不是比較好嗎! 狛枝:我想...他應該是要問你有沒有養寵物吧.... 日向:動物? 日向:養過的動物,只有小學時學校分配的寄居蟹而已... 田中:那不是昆蟲嗎! 田中:哈!你的魔力只有5而已!這個垃圾! 日向:垃、垃圾... 田中:哼,稱垃圾為垃圾有什麼不對!既然是垃圾就別想和本大爺站在對等的立場說話! 田中:你以為本大爺是誰啊!我可是被稱為''不可控制的冰之霸王''田中眼蛇夢啊! 日向:等一下!出現了!有怪東西跑出來了! 田中:將我身當作溫床以邪惡馴養的...這就是我的秘技'''田中王國''! 狛枝:好像彈塗魚王國呢。真不愧是''超高校級的飼育委員''... 田中:破壞神暗黑四天王之一隅...”海市蜃樓的金鷹”John P說了。 田中:可別惹爺們生氣。他們可不習慣手下留情啊。 田中:呼哈! 田中:呼哈哈哈哈哈哈!! 狛枝:呃...他雖然有點奇怪,但是作為飼育委員可是很厲害的喔。可以馴服任何一種動物,還有過將瀕臨絕種的動物繁殖成功的事呢。 狛枝:聽說還能和動物對話...嘛,反正應該是假的啦。 (日向:能和動物說話...確實是很像那個等級的奇人。) (日向:在圍巾裡面養老鼠,實在不是普通的事...) < 移動至Rocketpunch Market> 日向:這裡是超市啊...還真寬闊呢。 (日向:既然說是南方小島了...果然是海外吧...) 狛枝:既然如此,暫時沒有必要擔心糧食和日用品呢。 日向:暫時? 狛枝:只是一點語病啦。 日向:不過...也不能全說是食物吧。萬一有毒混入其中怎麼辦? 狛枝:嗯...日向君疑心病很重呢。 日向:懷疑是當然的吧。這個超市也很異常啊。 日向:你看啊!這麼大的超市,除了我們以外居然沒有別人! 狛枝:那也沒辦法。ウサミ說過這裡是無人島啊? 日向:所、所以說無人島之類的... 日向:...唔!! 狛枝:...怎麼了? 日向:不,總覺得... ???:............... (日向:感覺到了可疑的視線...!) ???:那、那、那個... ???:呃、那個... ???:.............. ???:對、對不起。 (日向:為、為什麼要哭啊!?) 狛枝:不行啊,日向君。怎麼能欺負女孩子... 日向:...我什麼都沒作耶。 ???:啊...你叫作日向啊...可以的話,能讓我記得你的名字嗎? 日向:那當然...記得也沒有問題的... ???:我...我叫作罪木蜜柑。呃...很衷心敬請指教。 < 超高校級的保健委員──罪木蜜柑> 罪木:呃...那個... 罪木:那個那個那個那個... 罪木:嗚唷...太緊張了...腦筋一片空白... 罪木:難得...難得我已經想好自我介紹之後的5000種話題! (日向:不會想太多了嗎...) 狛枝:那麼就別急慢慢想吧,我們會一直在這裡等你的。 狛枝:我們會為了你空出時間,慢慢等喔。 罪木:哈哇...哈哇哇!! (日向:這不是反而增加壓力了嗎?) 日向:吶,就算問她好像話題也進行不下去,還是問你好了... 日向:這位是誰? 狛枝:啊,罪木是''超高校級的保健委員''喔。 狛枝:要是受傷的話就必須依賴她了,所以盡快打好關係吧。 狛枝:畢竟要是沒得到治療的話,傷口可能就會這樣化膿至死嘛。 日向:不要這麼乾脆地說出噁心的事情... 罪木:耶嘿、耶嘿嘿嘿嘿嘿...! 罪木:啊!對、對不起!突然笑了出來! 罪木:因、因為...沒辦法啊。交到久違的朋友實在太開心了... 罪木:啊,還沒有被認同成為朋友呢!我說了太自以為的話...真對不起! 罪木:要我做什麼都可以...所以...請不要討厭我...! 狛枝:不行啊,日向君。怎麼能欺負女孩子... (日向:到底是為什麼要這樣啊。) 罪木:對不起...對不起! < 調查另一人物> ???:偷看...偷看... ???:你好──!請問是哪位啊──? 日向:呃,我叫作日向創... ???:喂喂──,感覺有點低迷啊──!還好嗎? ???:啊、總之先自我介紹吧!沒錯沒錯! ???:澪田唯吹的澪、澪田唯吹的田、澪田唯吹的唯、澪田唯吹的吹,我叫澪田唯吹──! < 超高校級的輕音樂部──澪田唯吹> 澪田:好,自我介紹結束!比起那個,請注意這個超市! 澪田:有漢堡、拉麵、辣椒,香腸、義大利麵...還有哈密瓜呢。 澪田:這樣一來美國人、中國人、墨西哥人、德國人、義大利人...還有夕張市民都滿足啦! 澪田:唔哇──,興奮起來了呢──!因為種類豐富而開始興奮啦──! 澪田:而且一興奮肚子就餓了! 澪田:就是我自己也不懂...為什麼一興奮就會肚子餓呢... 澪田:啊哈哈,人體真是不可思議呢! 狛枝:嗯...這個氣勢有點強的女生被稱為''超高校級的輕音樂部''... 狛枝:以前似乎是個超人氣女高中生團體的吉他手。 狛枝:她們發表的『放課後輕飄飄泡沫』有著熱銷百萬的佳績呢。 (日向:超人氣女高中生團體...還是輕音樂部...) (日向:...感覺好像是在哪聽過的設定呢。) 狛枝:不過因為方向性不同,只有她一個人單飛而已,現在都是獨奏的演出。 日向:方向性不同? 澪田:很在意嗎? 日向:哇!?你聽到了嗎!? 澪田:因為──,唯吹是音樂人啊! 澪田:就像舒伯特啊、巴哈啊、愛迪生啊、梵谷啊、比利啊、塞納啊...這些音樂家一樣! 日向:有雙高性能的耳朵是當然的事這我明白... 日向:但後半的名字...幾乎都不是音樂家啊。 澪田:不要在意那種小事嘛──! < 移動至旅館> 日向:這還真是豪華的旅館呢...! 狛枝:『Hotel‧Mirai』啊...感覺似乎是取日語來當作名稱呢。 狛枝:說要在這座島上生活的時候,我還擔心要露宿... 狛枝:有這麼豪華的旅館就安心啦。甚至還能住得很舒適呢。 日向:也不是什麼舒不舒適吧...連為什麼非得住在島上的理由都不清楚... 日向:話說回來、幹嘛接受這種狀況啊!這不是看起來很想在島上居住嗎! 狛枝:嘛,反正這裡應該就是據點了,四處轉一轉吧。 日向:......... (日向:這傢伙...為什麼可以這麼冷靜呢?) (日向:就好像,這種狀況根本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日向:難道是從什麼更加艱澀的困境當中挺過來的嗎?) < 調查泳池右邊的人物> ???:唔...? ???:對呀...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叫作弍大貓丸... ???:”超高校級的經理”弍大貓丸,就是我本人啦! < 超高校級的經理──弍大貓丸> 日向:呃...你好。我是日向創。 弍大:慢著!聲音太小啦!從丹田發出聲音來! 日向:呃...我是日向創! 弍大:喏喔喔喔喔!還可以再更大聲啊!重來一次!! 日向:我是日向創!請多指教! 弍大:我是弍大貓丸!就算到了地獄也別忘記啊! 弍大:”超高校級的經理”弍大貓丸,就是我本人啦! 日向:不、不用這樣一直重複也不會忘記啦...! 弍大:嘎哈哈哈!我知道啦! (日向:真是個大嗓門的傢伙...不只聲音連體格也很壯。) 狛枝:弍大貓丸君被稱為”超高校級的經理”。 日向:超高校級的...經理? 日向:不是運作而是管理?只是個經理而已嗎? 狛枝:他"不只是個經理"喔...因為是''超高校級''的嘛。 狛枝:他輾轉過各個學校,作為各種運動社團的經理而相當活躍。 狛枝:比方說,讓默默無名的不良高校的橄欖球部獲得全國大會優勝... 狛枝:拯救差點廢社的棒球社團,又引導他們贏得全國優勝... 狛枝:謠傳在美國大聯盟活躍中的日本投手也曾委託他訓練喔。 (日向:如果是真的,那還真是符合”超高校級的經理”之名的厲害... 弍大:嘎哈哈哈! (日向:但是有這種體格的話,比起管理自己上場不是更好。) < 調查泳池左邊的人物> ???:你是怎樣。少這麼輕率地跟我搭話,呆子。 (日向:好像...突然間心情很不好的樣子。) ???:這個停頓是怎樣!你有什麼意見嗎! 狛枝:冷、冷靜一點,九頭龍君。我們只是來自我介紹而已。 ???:啊?自我介紹? 狛枝:是啊,你們還沒互相認識過吧? ???:哼... ???:.................. ???:我叫九頭龍冬彥...我先說好,我可沒有要和你們深交的意思。 < 超高校級的極道──九頭龍冬彥> (日向:雖然有著一張娃娃臉,但卻是個態度很差的傢伙呢。) 狛枝:九頭龍君呢...就是那個身為九頭龍組繼承人的高中生。 日向:咦?九頭龍組...難道是!? 狛枝:多少也聽過這個名字吧。 狛枝:超越3萬個成員所組成的國內最大暴力集團...九頭龍組。 狛枝:所以說他是''超高校級的極道''。 (日向:黑、黑社會的繼承人...而且還是...那個九頭龍組...?) 狛枝:另外,''童顏''之類的話語似乎是禁句,要多注意一點比較好喔。 狛枝:...否則就算有再多根手指都不夠用呢。 (日向:真、真危險...指頭差點就要被全部拿走了...) 日向:狛枝,你一定是我的救命恩人。 狛枝:哈哈,但這也許並不誇張呢。 九頭龍:喂喂...沒事的話就快滾開,呆子。 < 調查餐廳前的人物> ???:啊──,你就是那個抱頭蹲在沙灘的人吧。 日向:嗯...是沒錯。 ???:我說啊,既然是男生就應該爭氣一點。這種時候保護女生是男生的責任吧? 日向:也、也是呢。 ???:是要自我介紹對吧?畢竟還沒有嘛? ???:嗯...我的名字是小泉真昼。請多指教。 < 超高校級的攝影家──小泉真昼> 狛枝:小泉被稱為''超高校級的攝影家'',是指日可待的攝影師呢。 狛枝:我對攝影不是很清楚所以不太曉得,不過她似乎是得過很多獎項的年輕攝影家喔。 狛枝:而且似乎特別擅長人物照呢。 (日向: 超高校級的攝影家啊...) (日向:畢竟脖子上掛著照相機...我就想會不會是這樣...) 小泉:不過我總算是鬆了口氣,你們看起來都蠻正常的。 日向:嗯?蠻正常? 小泉:因為啊,這裡不都是些奇怪的傢伙嗎。天才啊、超高校級之類的啊... 小泉:雖然很想盡快成為好同伴然後離開這座島,不過不知道能不能順利,所以有些不安。 日向:離開這座島...什麼意思!? 小泉:咦,你不知道嗎?那個叫ウサミ的玩偶說過不是嗎。 小泉:只要變成好朋友得到''希望的碎片'',收集完全部之後... 小泉:這個滑稽的畢業旅行就結束啦,大家就能一起離開這座島。 日向:真的可以回去嗎!?真的嗎?真的那樣說了嗎!? 小泉:拜託你專心聽好不好!這麼重要的事情耶! 狛枝:吶、日向君。這樣多少能安心了吧? 狛枝:只要這樣生活下去,我們很快就能離開這座島喔。 狛枝:所以沒有慌張的必要。 日向:話雖如此... 日向:為什麼要讓我們做這些事啊...理由又是什麼? 日向:大老遠把我們帶到這座島,然後叫我們在這裡和睦生活什麼的... 日向:實在太不明就裡了。 狛枝:確實是不清楚理由啦,如果這樣就能回去的話也只好照作啦。 狛枝:嘛,這不是很好嗎。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日向: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真是這樣嗎?) (日向:突然被說是要畢業旅行,然後就被帶來這種地方...) (日向:而且...居然說要忘記希望之峰學園的事...) (日向:難道真的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嗎?) 小泉:欸、我說啊! 日向:咦!? 小泉:咦什麼咦,你還沒自我介紹吧?我一直等在這裡耶? 日向:啊、抱歉... 日向:我是日向創。也請你多多指教。 小泉:嗯...日向君啊... 小泉:真不好意思,但在我的印象呢,你已經被想作是『靠不住的日向君』了。 小泉:要想再扳回一城可是很難的喔。請像個男孩子一樣努力點吧! 狛枝:日向君,馬上就被打屁股了呢。 小泉:你們兩個都是!了解嗎!?男生就應該要加油啊! < 進入旅館大廳> 狛枝:嗯...不單外觀,連內部都很豪華呢。 日向:如果這只是普通旅行的話,我也能像你那樣笑著就是了... 日向:說起來,為什麼這間旅館除了我們以外就沒有別人啊。 狛枝:沒辦法,因為是無人島嘛。 (日向:無人島...倒是各處都保存得很妥善,電源之類的也沒有大問題...) (日向:這座島到底是怎樣啊...) < 調查左邊人物> ???:有事嗎? 日向:我是想作一下自我介紹,可以嗎? ???:自我介紹啊... ???:好吧,無妨。 日向:我叫日向創,請多指教。 ???:我的名字是邊古山ぺこ,請多指教。 < 超高校級的劍道家──邊古山ぺこ> 狛枝:這個威風凜凜的女生有被稱為''超高校級的劍道家''的才能。 狛枝:邊古山ぺこ同學...因為是個可愛的名字所以有點難以想像.. 狛枝:她是個就算成年男性也難敵的劍道達人喔。 (日向:這麼銳利的目光...確實不像是普通人呢。) 邊古山:按照那隻兔子的話聽來,我們必須在這座島上共同生活吧。 日向:咦?啊,是沒錯... 邊古山:男女生共同生活就必須互相了解,可別有其他不良企圖啊,我也不想作斬去夥伴的舉動。 日向:斬、斬去...是說背後的竹刀嗎? 邊古山:是無法照字面說的斬開,但是中招的地方可不會這樣就沒事。 邊古山:不,應該說只要落點落得好... 日向:........... (日向:總之銘記於心吧。) < 調查右邊人物> ???:............ (日向:有個坐在遊戲機前,專注地打著電動的女孩子....) ???:............. 狛枝:日向君,你還沒跟她自我介紹吧? 日向:嗯,是沒錯。 (日向:她好像很沉浸在遊戲之中,總之先出聲看看。) 日向:打擾一下好嗎?讓我自我介紹一下可以嗎? ???:............... 狛枝:喂──,七海? ???:啊、抱歉...好像...玩遊戲玩得有點入迷了。 狛枝:說是好像,其實是完全入迷了吧。 ???:嗯,自我介紹吧?嗯,我知道了。 ???:............... ???:我是七海千秋,''超高校級的玩家''。興趣是遊戲,所有類型都精通。 ???:............... ???:請多指教。 < 超高校級的玩家──七海千秋> 日向:我是日向創,請多指教。 七海:............ 七海:............ 七海:嗯,請多指教。 日向:總覺得對話的節奏有點慢... 狛枝:因為一邊在玩遊戲嘛... 七海:或者該說... 七海:........... 七海:我如果不先整理好自己要說什麼,就沒辦法好好說話。 七海:不先將腦中的文本鞏固好,就不能順利會話... 七海:而且對初次見面的人尤其如此...嘛,習慣的話就會變快一點了。 (日向:同樣沉浸在遊戲裡,絲毫沒轉過來看過一眼...) (日向:就算說是''超高校級的玩家'',真虧她能在這種狀況下繼續遊戲呢...) 七海:哈啊~...... 七海:好想睡。 < 進入餐廳> 日向:這裡是旅館的餐廳啊。 狛枝:幾乎可以開宴會那麼寬敞呢,很像南國的那種開放感... 日向:開放感?就算是被關在島上? 狛枝:我們算是被關在島上嗎...? 日向:不然還會是什麼... 狛枝:................. 狛枝:嘛,也罷...先和大家介紹完吧。 狛枝:你看,那裡有2個人在說話。 ???(右):沒錯...因為中毒所以腫起來實在太糟糕了。 ???(右):所以只要用嘴巴把毒吸出來的話... ???(左):啊...毒嗎...? 日向:吶、可以打擾一下嗎? ???(右):唉呀,有礙事的來了... (日向:礙事?) ???(左):日安,你好。 日向:日安...我是日向創,請多指教。 ???(右):呀,你是個生面孔呢? ???(右):我的名字是花村輝輝,街頭巷尾都稱呼我為''超高校級的料理人''... ???(右):但是能叫我''超高校級的主廚''嗎?這樣比較...有都市氣息一點吧? < 超高校級的料理人──花村輝輝> 花村:嗯呼呼,請多指教──。 ???:啊、我還沒自我介紹對吧?遲了一點真是不好意思! ???:我叫作Sonia‧Nevermind。 < 超高校級的公主──Sonia‧Nevermind> Sonia:我從一個叫做''諾瓦賽利克''的歐洲小國過來當留學生。 Sonia:今後想必有許多麻煩你的地方,請多指教。 日向:我、我也是...請多指教。 (日向:像陶器一般的白皙肌膚...寶石般的碧眼...閃閃發亮的金髮...) (日向:有種...讓人想這麼注目下去的不可思議魅力...) 狛枝:看呆了嗎?那也是當然的呢。 狛枝:Sonia被稱為''超高校級的公主'',她可是個真正的公主殿下喔。 (日向:超高校級的公主...?) (日向:一般來說應該會很驚訝...) (日向:不只模樣清麗還充滿了氣質...說是公主也並沒有一絲違和之處。) Sonia:那個、可能有點失態,但我真的很高興。 日向:咦?高興...高興什麼? Sonia:因為在我的國家裡,半個同齡的朋友也沒有... Sonia:所以像這樣和大家聚在一起,共同完成什麼事情的經驗很新奇... Sonia:接受誇獎吧。 日向:接受誇...?啊、謝謝。 (日向:是怎麼了?有種想跪拜叩頭的感覺。) 花村:等一等,我說三位。我有種被排擠的感覺呢? 日向:我沒有這個意思... 狛枝:不過調查餐廳還真像是花村君會做的事呢。果然作為超高校級的主廚很在意這些? 花村:嗯呼呼...如果說不在意,那就假了嘛。 花村:而且我也不想說謊,所以就誠實表達啦... 花村:嗯,感覺非常不錯呢。 花村:我的Home所在的港區Urbon,Mood雖然也不錯,但這種鄉間氛圍也很棒呢。 花村:嗯呼呼呼呼呼...! 日向:吶、花村你... 花村:很優雅嗎?真糟糕──!果然你也是這麼想的嗎──! 日向:不是啦...你看起來一點也沒有不安呢? 花村:不安?有需要為了什麼而不安嗎?我甚至還很開心呢。 日向:開心...為什麼啊... 花村:認真說起來的話... 花村:我意外地對邊古山那方面的防守很薄弱這一點相當在意呢。 花村:你覺得呢? 日向:...蛤? 花村:很有可能...是黑色的丁字褲喔。關於這點你怎麼看? 花村:快,我說我們就坐下來認真聊一聊怎麼樣? 花村:快快快快快! 日向:不要,不用了。 花村:除此之外,還有些意外之處呢... 花村:那邊的Sonia也有一點感覺了。 花村:你想啊,公主這種非常識的存在,想當然爾比率也不同囉? 花村:比如說,因為下半身中毒腫起來了,所以試著拜託她用嘴巴把毒吸出來的話... (日向:說起來,剛才就在討論讀之類的話題吧...) Sonia:請問是在說什麼呢? 花村:呀,這話題我們待會再深入討論! 狛枝:如果我看到的話會全力阻止的。 花村:總之...一邊這樣反復妄想,在這島上的生活自然也就開心多啦。 花村:料理、戀愛和情熱可是最重要的大事啊!嗯呼呼呼呼! (日向:看樣子這傢伙...在某種意義上也是個危險的人物呢。) < 移動至牧場> 狛枝:這裡好像是牧場。 日向:但是卻沒有什麼動物呢。 ウサミ:啊啊──被發現了! 日向:又是你啊!從哪跑出來的!? ウサミ:人家很神出鬼沒嘛!是在這座島任何地方都能出現的系統! ウサミ:全都要歸功於這支魔杖喔! (日向:魔杖...是說那個像玩具的東西嗎?) ウサミ:話說回來這樣不行呢... ウサミ:沒有牛的牧場,就像沒有日本人的日本代表團一樣。 狛枝:連含義都變了呢... ウサミ:好──!這裡就交給人家和魔杖吧──! < 動畫> 日向:蛤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ウサミ:耶嘿,大成功! 日向:剛剛那個是怎樣...! 日向:雞...變成了...牛...!? 狛枝:不,應該是魔術或者錯覺之類的吧。應該一開始就有所準備了。 狛枝:也許是要讓我們開心,但對日向君來說卻造成了反效果呢。 (日向:魔術?錯覺?) (日向:嘛...冷靜思考之後確實是這樣...) (日向:雞怎麼可能變成牛嘛。到底把生命想成什麼了。) < 調查右邊人物> ???:嘿咻、嘿咻..! (日向:這孩子在做什麼?) (日向:坐在地上很努力地用指頭往地面壓去...) 日向:可以打擾一下嗎?應該還沒自我介紹吧? 日向:我叫作日向創... ???:嗯──? ???:我啊──,叫作西園寺日寄子──。 < 超高校級的日本舞蹈家──西園寺日寄子> 西園寺:嘿咻、嘿咻..! (日向:她還在用指頭戳著地面,到底在做什麼呢?) (日向:而且...這孩子不管外貌還是聲音都不像是個高中生。) 狛枝:西園寺日寄子同學有被稱為”超高校級的日本舞蹈家”的才能。 狛枝:在日本舞蹈界很受到期待的新人,在國外也曾經公開演出過呢。 狛枝:而且她的公演在日本舞蹈來說,很難得地吸引許多年輕人來觀賞。 狛枝:不過大部分都是男性觀眾啦。 (日向:一定是因為這個小孩般的外表吧...可能觀眾也都屬於某些特定族群。) 西園寺:嘿咻、嘿咻..! 日向:吶,你從剛剛開始就在做什麼啊? 西園寺:嗯──?這個啊──,壓扁啊──。 日向:壓扁? 西園寺:螞蟻啊──。把螞蟻壓扁──。 日向:蛤? 西園寺:呵呵...要是剛好把肚子的部分壓扁,就會發出"噗滋"的美妙聲音喔──。 西園寺:哥哥!要不要一起玩──!? 日向:我才不要呢! 西園寺:什麼嘛,這樣啊。 西園四:哼,膽小鬼... (日向:這孩子...外表和內在還真是有著非常大的反差啊。) < 調查左邊人物> ???:嗨!說起來,你們是誰啊? 日向:初次見面,我是日向創。 ???:嗯...那另一個呢? 狛枝:咦?我剛才自我介紹過了吧? ???:哈哈!抱歉、抱歉! ???:我不擅長記名字,而且登場人物有點太多了嘛。 狛枝:我叫狛枝凪斗。可以的話,請不要忘記... ???:喔!我是終里赤音!請多指教! < 超高校級的體操部──終里赤音> 狛枝:終里是被稱為”超高校級的體操部”的超級體育家。 狛枝:雖然傳聞是個問題兒童...但是和體操相關的實力不容小覷喔。 狛枝:不過基礎方面簡直是亂七八糟,都是使用原創的技能... 狛枝:心情好的話就發揮得很棒,反之則立刻就棄權了。 (日向:還真是任性呢...果然是個問題兒童...) (日向:就算這樣還能被稱為”超高校級的體操部”,可以辦到精湛的演出...) (日向:確實...根本不是普通的女高中生,還有著像外國體育家一般的體態...) 狛枝:咦?難道說日向君.... 狛枝:啊,這樣啊!原來你喜歡像那種肉感的體態啊! 日向:聲音很大耶...你是故意的吧... < 移動至橋邊> 狛枝:日向君...度過這條橋,好像可以到達稍遠一點的島喔? 日向:這對面安全嗎? 狛枝:就是為了調查這一點才去的不是嗎? (日向:萬一過去才發現不安全,那是要怎麼辦啊...?) < 移動至中央島> < 調查封鎖的橋> (日向:雖然裡面看得到是橋,但前方被門給擋住了...) 狛枝:穿過橋之後對面應該也有小島,不過看樣子是過不去了。 日向:嗯,確實是這樣。 < 移動至賈巴沃克公園> 日向:這裡是公園啊... 狛枝:周遭被海洋包圍的公園... 狛枝:嗯,感覺很舒服呢。 (日向:真樂觀的感想...) (日向:話說回來...如果不是這種狀況,在這裡發呆作作日光浴說不定很不錯呢。) (日向:前提是,如果不是這種狀況。) < 調查雕像旁人物> ???:有什麼事? (日向:有種難以接近的感覺,好強烈的壓迫感啊....) (日向:體格方面也是...) 狛枝:啊,十神君...可以稍微自我介紹一下嗎? ???:自我介紹? 狛枝:快啊,日向君。 日向:啊,你好,我叫日向創。 ???:............ 十神:我叫作十神白夜... < 超高校級的公子哥──十神白夜> 十神:介紹完了,這樣可以了吧。 十神:走開。 (日向:怎、怎麼...很明顯地被鄙視了啊...) 狛枝:不愧是十神君呢。 日向:不愧是?是什麼意思? 狛枝:他在超高校級的大家之中,甚至可以說是”獨樹一格"的存在喔... 狛枝:巨大財閥十神一族的公子哥,從小就學習帝王學的人物... 狛枝:本人也提攜了許多公司營運,個人還擁有莫大的資產。 狛枝:符合”超高校級的公子哥”之名,極為特別的高中生可不是嗎? (日向:就像漫畫才有的那種傢伙呢...) 十神:喂,你叫日向吧...? 日向:咦? 十神:告訴我...你具備什麼才能而被希望之峰學園選中的? 十神:來,說吧。你到底擁有哪種超高校級的才能? 日向:呃...這個嘛... 日向:其實我不記得了... 十神:你說...不記得了...? 狛枝:好像是因為太過震驚而使得記憶錯亂了呢...沒能順利想起來的樣子。 十神:哼,真是愚蠢的傢伙... 十神:............. 日向:啊、呃.... 十神:話題應該已經結束了。你要在那站到什麼時候? 十神:快點讓身體動起來...!那是瘦子應該肩負的使命! 狛枝:我們走吧,日向君。 日向:嗯,也好... (日向:這個...不讓他人接近的壓倒性氣勢和體格...) (日向:難道就是所謂的帝王學嗎...?) < 鐘聲響起> 日向:剛才的...好像學校鐘聲啊...? 狛枝:日向君,你快看那邊的螢幕。 < ウサミ出現在電視螢幕中> ウサミ:各位,恭喜你們──! ウサミ:看樣子最初的”希望的碎片”已經全員收集完成了呢! ウサミ:感動感動感動...人家很開心喔... ウサミ:於是,為了讓大家更加高興,人家準備好了禮物! ウサミ:雖然有點麻煩大家,但是請各位到最初的沙灘集合吧! ウサミ:噗嘶,喀喀!願祝耀眼的希望長伴大家左右喔! < 畫面暗去> 狛枝:說要到沙灘去集合呢... 日向:沒、沒問題嗎...?總有種不好的預感。 狛枝:但是在這裡想那麼多也無濟於事,還是先去沙灘一趟再說吧。 日向:這種程度的戒備...可以嗎? (日向:老實說我相當不安...但只有我沒到也說不過去啊。) < 前往沙灘> 十神:你們最晚到。到底在磨蹭什麼? 狛枝:抱歉,久等了。 十神:嘛,也罷... 十神:話說回來,在那隻兔子來之前還有時間。我們來討論一下吧。 西園寺:呀哈哈!聊天──! 十神:那麼,聽一下大家的感想吧。你們繞過一圈島嶼的感想是什麼? 邊古山:在中央倒有幾條被封鎖的橋梁,我有點在意呢... 澪田:那好像是為了別讓大家迷路的關係喔! 澪田:唯吹正準備硬闖的時候,那隻兔子告訴我的! 邊古山:不讓大家迷路...?有那麼寬廣嗎...這座島? 左右田:不過綜觀來看是個很不錯的小島啊。很有度假勝地的感覺啊! 左右田:但我是沒去過什麼度假勝地啦... 西園寺:還有啊──,有一個好大的牧場喔──! 罪木:那個...也有個很大的超市...食物和生活必需品一應俱全。 小泉:旅館也很氣派呢。在那裡住宿的話,就幫上不少忙了。 Sonia:那個旅館的餐廳也非常有庶民風格,很棒呢。 花村:吶,可以聽一下我要說的話嗎? 花村:我在這島上發現了很重要的東西。 花村:那就是有很多可愛的女孩子啊!啊哈!這邊也有那邊也有呢! 澪田:呀──!噁心死了──!雞皮疙瘩都起來啦啦啦啦啦啦! 十神:各個都是沒警醒的傢伙啊...誰都沒有提及那個''重大的事實''。 七海:...重大的事實? 十神:要真是誰都沒注意到,那不過就是一群蠢材集合在一起嘛。 九頭龍:你是怎樣?用什麼高高在上的口氣說話啊? 十神:少大聲咆哮,愚民。 (日向:重大的事實?) (日向:十神所說的重大事實到底是什麼?真令人在意...) < 調查十神> 日向:吶,重大的事實是什麼? 日向:難道你知道關於這島嶼的事情了嗎? 十神:.................. 十神:你們是否去過橋的彼端,那座公園小島? 日向:是那個有著很具魄力的銅像...或者說詭異動物形體的那個公園嗎? 十神:看到那個之後,我想起以前聽過的事情。 十神:太平洋有座小島,足稱風光明媚、四時皆夏的樂園... 十神:以中央的小島為中心,由五個島嶼所構成的群島... 十神:同時有''神聖的五種動物''象徵著各個島嶼... 日向:咦? 十神:那座島的名字是... 十神:...賈巴沃克島。 狛枝:這麼說,我們所在的這座島就是... 日向:賈巴沃克島...? 日向:那是...我們所在的這座島的名字? 十神:不僅如此,還有一件事情。 十神:在我聽到的消息裡,賈巴沃克島已經... 十神:............ 十神:不,還是算了吧... 弍大:給我慢著。哪有這種把話說到一半的事情。 十神:不要吵...我多調查一會得到確切消息,會再告訴大家。 終里:是說啊,管它這座島叫什麼名字。微笑小島也好,巴布亞小島也好... 終里:不管怎樣,都是要暫時住在這裡吧? 澪田:在南國共同生活好刺激呀──!超期待──! 左右田:對吧!這裡也沒有討厭的學校啊! 日向:呃、喂...?各位? 西園寺:嗯,我也很喜歡這座島唷──! 西園寺:...除去參加成員就是了啦。 花村:嗯?好像有幻聽啊! 小泉:不安歸不安...嘛...和當初的絕望感比起來... 小泉:反正也沒有危險或者不自由的狀況,船到橋頭自然直啊! 日向:喂,說什麼啊...大家冷靜下來思考啊! 日向:我們是為了進希望之峰學園就讀才集合的吧?結果居然要在這種小島生活... 日向:不管怎麼想都很奇怪啊! 田中:閉嘴。應該冷靜思考的是你才對。 日向:咦? 花村:畢竟就算想逃,也沒辦法啊... 左右田:又沒有船...飛機也跟沒有一樣... 邊古山:根據我調查的結果,似乎也沒有和外界聯絡的辦法... 邊古山:結論就是...即便要求救也很困難。 終里:那就用游泳地回去怎麼樣? 罪木:怎麼可能游那麼遠啊...! 弍大:要靠精神力啊啊啊啊啊啊!! 小泉:就說沒辦法了嘛! 日向:那、那不然...把樹砍了作成做成船筏... ウサミ:不可以!絕對不行! ウサミ:快想想畢業旅行注意事項啊! ウサミ:『不可以隨意丟棄垃圾或者破壞自然喔,要與這座島上的自然生態共存共榮。』 ウサミ:吶?希望大家要與這美麗的南方島嶼共存,並且相親相愛的生活。 日向:什麼違反規定啊...那有關係嗎...! 十神:住手。那隻兔子對於規則似乎不知道在堅持什麼。 十神:萬一,因為你的行動害我們全員遭遇危險,那該怎麼辦? ウサミ:危、危險就誇張了啦!人家才不會做那種事呢! 狛枝:日向君,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是暫時冷靜下來吧,吶。 罪木:反、反正...只要別作出詭異的舉動,大概就不會有危險了... 七海:況且只要集滿''希望的碎片'',馬上就可以離開這座島了吧? 日向:你能相信嗎...那種鬼話? 十神:也只能相信了...至少現在是這樣。 日向:.................. 澪田:欸──,ウサミ醬──!剛才廣播裡說的”禮物”是什麼啊? ウサミ:啊、對啊!不是!人家沒有忘記喔... ウサミ:LOVE──LOVE──!就是這個唷──! ウサミ:不要爭先恐後喔!大家都有份所以別擔心! 狛枝:................ 狛枝:這什麼鬼? ウサミ:噗嘶,喀喀!ウサミ的吊飾喔! ウサミ:只要壓肚子就會說話呢! 『人家是ウサミ...魔法少女Miracle★ウサミ。有那麼點SWEET的乳白色女孩!』 ウサミ:很可愛吧!很LOVE──LOVE──吧! 十神:無聊透頂。 澪田:期待真是我的損失... 花村:我對覺得期待的自己感到羞恥! 七海:會嗎?我倒覺得意外地很可愛啊。尤其耳朵和兔子很像... ウサミ:嘛,因為人家叫ウサミ嘛,就是隻兔子啊! (日向:但是...下個瞬間,沙灘上有好幾個吊飾滾在地上....) (日向:正如預期,大家拿到吊飾的同時,把它丟在沙灘上。) ウサミ:唉呀!不可以丟垃圾汙染自然! 澪田:你剛才自己說了是垃圾吧! (日向:ウサミ洩氣地撿起吊飾,以寂寞的神情面向我們說話。) ウサミ:嗚嗚...難得人家還準備了另一個禮物,這麼壞的孩子都不想給你們了啦... 邊古山:...嗯?還有別的嗎? ウサミ:嘛,跟ウサミ吊飾比起來,根本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東西啦... ウサミ:我準備了"動機”。 日向:動、動機...? ウサミ:沒錯,讓大家感情變好的”動機”。 ウサミ:難得來到南方小島,就該做點適合這裡的活動。 終里:是什麼啊?要開愉快的派對嗎? ウサミ:賓崩──! Sonia:是祭典嗎?還是扛神轎呢?哇,好棒喔! 花村:話說回來,Sonia... 花村:我的下半身中毒腫起來了,如果你能幫我用嘴巴吸出來就再好不過了! 狛枝:等等!花村君別這樣啦! Sonia:下半身嗎?我知道了! 狛枝:Sonia不可以知道這種事啦! 澪田:說到適合南島的愉快派對,果然就是烤肉大會吧? 小泉:啊,營火晚會也很不錯喔。 西園寺:大家一起殺野槌嘛──! 左右田:難道光是發現還不夠嗎!? ウサミ:大家好像有各式各樣的意見,但是說到海邊... ウサミ:你們看!果然還是這個吧! 狛枝:游泳用具? ウサミ:賓崩──!LOVE──LOVE──! 左右田:嗚喔喔喔...也就是說! ウサミ:是的,大家的泳衣都準備好了。雖然是校園泳衣,大家將就一下吧。 日向:你、是叫我們游泳嗎...?在這種情況下...? ウサミ:才不是那種自大的命令啦。只是,想說或許有人會想要游泳... 日向:怎麼可能游泳啊! 日向:在這種莫名其妙的狀況下,哪還會有人想要游泳... 澪田:呀呼嗚嗚嗚嗚嗚嗚嗚!! 日向:...耶? 左右田:對對!就是要這種活動啊!天氣又很好,沒道理不游嘛! 花村:我也贊成喔。 花村:而且我的下半身也贊成喔。你們看看! Sonia:下半身嗎?我知道了! 狛枝:所以說不懂也無所謂啦! 小泉:可是在海裡游泳已經好幾年沒試過了呢──! 弍大:喏喔喔喔喔喔!趕快去換衣服吧! (日向:發出歡呼聲的幾人,向ウサミ要了泳裝...) (日向:並且為了換裝立刻向旅館跑去。) 狛枝:日向君呢? 日向:................ 狛枝:我明白你的心情,所以也不多說什麼了... 狛枝:若是改變主意的話,日向君也一起來就太好了。 (日向:說完了那些話,狛枝也小跑步向旅館離去。) 日向:.............. (日向:這座島上沒有危險...) (日向:這座島上不會發生絕望的事...) (日向:真的...是這樣嗎?) (日向:若真是如此...) (日向:難道...是我想錯了?) 十神:哼。 日向:...十神不去游泳嗎? 十神:怎麼可能去。 十神:別抱持什麼同伴意識,我和你可不一樣。 日向:不一樣...? 十神:你不過是因為疑心病,所以沒辦法接受這種狀況吧? 日向:疑...疑心病! 十神:那個叫做ウサミ的物體沒有說謊... 十神:你應該多少有點感覺吧? 日向:那、那為什麼十神不去游泳啊? 十神:我不喜歡海水,太鹹了。 (日向:這是需要用了不起的口氣說的事嗎...根本就是小孩等級的藉口嘛。) < 調查ウサミ> ウサミ:咦咦?日向君不去游泳嗎? 日向:.............. ウサミ:嗯...日向君到底要怎麼樣才肯相信人家呢? (日向:我怎麼可能相信你啊...) < 調查終里> (日向:這傢伙也還留著啊...真意外。看起來應該很喜歡運動的。) 日向:吶,終里不去游泳嗎? 終里:嗯?要游啊。 日向:那你怎麼沒去換衣服? 終里:幹嘛還要換。把衣服脫掉不就好了。 日向:可是,泳裝呢? 終里:喂喂,穿校園泳裝游泳也太丟臉了吧,怎麼可能游泳? (日向:感覺...好像有許多地方不太對勁呢...) 終里:那麼,就趕快開始游吧! (日向:說時遲哪時快,終里開始脫起了衣服...啊、喂!) ウサミ:慢著!不可以做出這麼不知羞恥的行為!要游泳的話,就請穿上泳衣! 終里:什麼嘛,真麻煩! ウサミ:呼...!呼...! < 此處可任意選擇角色對話> ウサミ:啊!這段時間去換衣服的大家都回來了呢! (日向:ウサミ這麼說完以後回頭去看...) (日向:見到那群一邊歡呼著一邊向海洋奔馳的泳裝集團。) 左右田:呀呼───────!! 罪木:哇、哇,是海耶! Sonia:呼呼,浸在水裡好舒服呢。 澪田:嗚哈、好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