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東西是最重要的,要由自己來決定。」 ──BY 靜留‧維奧拉
  • 1555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翻譯】超級槍彈辯駁2再會了絕望學園【CHAPTER.1 (非)日常編】

< 規則5 學生之間發生殺人事件的話,一定時間之後,進行全員都有義務參加的學級裁判。> < 規則6 在學級裁判中找出正確的兇手,那麼就只有兇手必須接受處刑。> < 規則7 在學級裁判中無法找出正確兇手的話,其餘全員視為違反校規全員處刑。> < 規則8 存活的兇手透過特別措施免去罪則,並且能夠獲得允許自島上離開。> < 規則9 最初3人發現屍體時,將播放”發現屍體廣播”。> < 規則10 監視攝影機與螢幕、以及島上設置的各種物品,在沒得到許可下不得破壞。> < 規則11 對於島嶼的調查一切自由,並未限制行動。> < 注意 此外,根據學園長的心情,畢業旅行規則可能繼續增加。> (日向:我呼出深沉的嘆息,將視線自電子學生手冊上移開...) (日向:眼前是已經入夜了的旅館中庭。) (日向:我乾坐在躺椅上,一動也不動。) 日向:是真的要逼我們做這種事嗎... (日向:這就是現實,只是實在令人無法相信。) (日向:但即使如此...一切似成定局。) (日向:就算再怎麼不願相信,親身看見、感受到那些以後...) (日向:...果然一切都是現實。) (日向:只是太過遠離常軌了。) (日向:學校啦、讀書啦、考試啦、就職活動啦、吵架啦、散步啦、電車通勤啦、說教啦...) (日向:諸如此類的日常生活...已不復在。) 日向:............... (日向:抬頭一看,滿天星斗。) (日向:就像飄落的雪花,似乎會落在手裡的星星...) (日向:來到這裡之後的第一個夜晚。和那些司空見慣的夜裡相比絕不相同...) (日向:...夜空實在很美。) (日向:凝望著夜幕,腦裡突然閃過了"那句話”。) (日向:『殺害同伴的學生才有機會從島上離開...』) (日向:聽了那句話的我們,只是沉默的呆立在原地。) (日向:誰也沒有說話,之後...) (日向:大家一個接一個離去。) (日向:在那之後迎接首個夜晚。那是美得能夠奪走目光的夜...) (日向:正因如此,我心裡才更加混亂。) (日向:果然這副美景,離我們的日常生活太遙遠了。) 【CHAPTER1 絶望トロピカル】(非)日常編 < 鐘聲> < 廣播> モノクマ:希望之峰學園畢業旅行實行委員會廣播... モノクマ:現在時刻為夜間10點整。 モノクマ:黑夜會迷惑人心...要是夜裡在外遊蕩,不小心碰到殺人鬼可是會發生大事的喔! モノクマ:為了擔心這些而睡不著的你們,旅館內已經準備好了你們的寢室。 モノクマ:請各位回到自己的寢室好好休息。 モノクマ:不過就寢時,強烈建議各位將房間上鎖。 モノクマ:畢竟誰曉得,是不是有哪個傢伙在醞釀要殺人嘛──! モノクマ:嗚噗噗,再會啦! < 廣播結束> (日向:可惡...烏鴉嘴...) 日向:.............. 日向:寢室嗎..... < 回到日向創的寢室> 日向:................ 日向:可惡! (日向:一進入寢室,我就倒進床鋪。) 日向:搞什麼啊! (日向:抱著頭發出接近悲鳴的自語。) (日向:已經...不想再碰到任何人。只想就這麼一個人待著...) (日向:沒有半個人可以相信...) (日向:畢竟...我對他們都還是一知半解。) (日向:能相信的只有自己...不,就連自己都很可疑。) (日向:在聽到『不殺人就出不去』的規則之後...) (日向:不管怎麼樣都想逃出去的自己...) (日向:這時...我突然注意到了''叫聲''。) 日向: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日向:那是...從我自己嘴裡發出來的叫聲。) 日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日向:決堤似的,從我口中衝出絕大的叫喚。) 日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日向:為什麼...是我....?) (日向:為什麼...非得遭遇這種事情...?) 日向:啊啊啊啊啊啊............. (日向:終於聲音啞了,就這麼消失。) (日向:隨後只留下一片死寂。) (日向:但也不是完全的沉靜。) (日向:遠方傳來海浪的拍打聲。) (日向:浪潮的聲音就像在不斷重複耳語。說著『這裡已經不是以往的那個世界了』...) (日向:我仍舊抱著頭。) (日向:我為什麼會在這裡?我在這裡要做什麼?) (日向:用力閉上眼。) (日向:雖然沒有睡意...但還是想稍為淺眠一會。) (日向:為了想分離腦中的某些東西。) (日向:這樣一來,如果睡醒時...能夠回到過去的日子就太好了...) (日向:帶著微弱的期盼,我慢慢地進入夢鄉....) < モノクマ劇場> モノクマ:耶,再一次... モノクマ:向購買『スーパーダンガンロンパ2 さよなら絶望学園』的你們... モノクマ:給予衷心感謝。 モノクマ:而跟朋友借『スーパーダンガンロンパ2 さよなら絶望学園』的你們... モノクマ:借了就不還的話有可能會失去重要的朋友,所以勸你們還是自己買一片吧。 モノクマ:那麼,本編終於開始了,雖然有點遲了... モノクマ:在這裡發表一下宣言吧。 モノクマ:接下來在這個足稱”這才是遊戲”的世界裡,我發誓一定會讓你們深受吸引! モノクマ:所以...請用力緊張的期待吧! モノクマ:那麼就請慢慢享受到最後吧! < 鐘聲> モノクマ:希望之峰學園畢業旅行實行委員會廣播... モノクマ:各位Good Morning!今日也是超棒的南國日和喔! モノクマ:那麼,今天也要敞開心胸興奮地度過吧! 日向:............. 日向:............ 日向:果然不是夢啊... (日向:再次意識到這些,我一大早開始就心情不佳。) 日向:總之...先出去看看吧... < 旅館> 左右田: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日向:哇啊! 左右田:是日向啊。不要嚇我好不好。 日向:那是我該說的才對吧...! 左右田:話說...你看到了嗎? 左右田:啊啊啊...麻煩死了...那個到底是怎樣....! 日向:你在說什麼...? 左右田:就是橋啊...你應該記得中央島上有橋吧? 日向:那些橋啊...怎麼了嗎? 左右田:就是怎麼樣了啊!就是怎麼樣了我才要說的嘛! 左右田:橋、橋的前面出現了''那些怪物''...他們...把橋給封鎖起來了... モノクマ:那不是怪物,是モノケモノ。 左右田:呀啊啊啊啊啊!出現啦啊啊啊啊!! モノクマ:モノケモノ們可是賈巴沃克島的守衛喔。 モノクマ:為了不讓你們無視遊戲進行,隨便跑去其他島上所以要守在那裡啊。 日向:............... 日向:那些怪物如果是看門的...還是不要太輕易接近那些橋梁比較好吧。 左右田:嗚嗚...煩死了...我受夠了... 日向:喂喂...振作一點...!表情變得很奇怪喔...! 左右田:沒辦法啊。怎麼可能振作。 左右田:搞不好會被那些怪物給吃掉啊,哪還能享受南島的假期啊... 邊古山:喂,你們在鬧些什麼? 左右田:呀啊啊啊啊啊!又出現啦啊啊啊啊!! 邊古山:特地跑過來找你們,結果卻被當成怪物啊... 日向:咦?找我們? 邊古山:我是被拜託的。來找一直沒出現的你們... 邊古山:趕快過來集合。大家都在旅館的餐廳等你們。 日向:旅館的餐廳...大家都在那裡嗎? 左右田:嗚嗚...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左右田:我、我要逃走喔喔喔喔喔!! 日向:...啊,喂!是要逃到哪去啊!? (日向:呼喚聲小去時,左右田早已跑得不見蹤影。) 日向:.................... 日向:總之...先去餐廳吧。 < 移動至餐廳> 十神:很慢耶,日向...倒是左右田呢?你們不是一起的嗎? 日向:那傢伙啊...不知道跑哪去了。 終里:蛤?那到底是哪裡? 日向:他是說...要逃走... 罪木:逃走...是要逃去哪裡呢? 西園寺:真奇怪──。明明無處可逃啊──。 弍大:那也沒辦法...畢竟昨天目擊了那些嘛。 花村:耶?什麼事?昨天有怎麼樣嗎...? 花村:我什麼都不相信喔。因為,一點也不真實嘛。 花村:嗯嗯,一點相信的價值都沒有。 (日向:如果心態能像他這樣...其實也蠻不錯的...) 小泉:那麼、要我們集合的理由是什麼? 十神:不行...左右田還沒來。 日向:啊、等一下...這麼說要我們集合的是... 澪田:嗯!那裡的白夜醬好像有話要對大家說! 日向:是什麼話? 終里:那不是早就知道了嗎!當然是把那些怪物打倒的作戰會議啊! 罪木:怎、怎麼可能戰鬥啊...他們可是裝備了重火器啊! 弍大:只要依靠戰鬥精神就好啦啊啊啊啊啊!! 田中:說得很好聽...但我給你一個忠告。 田中:真正的強者...是不是會這樣大聲說話的。 西園寺:吶─吶─!趕快開始吧─! 西園寺:反正...都是些無聊的安慰話語吧... 十神:不要一直讓我重複...我要等全員到齊後才說。 小泉:啊─,好啦!我知道了!去把左右田帶來就好了吧! 小泉:那、等我一下!就算拳打腳踢也要把他抓來! 花村:嗯呼呼...有點羨慕呢。可以被小泉拳打腳踢... 花村:我也逃跑好了──,騙‧人‧的‧啦! 九頭龍:真是個噁心的傢伙... 十神:那麼...等候全員集合的時間,先來吃早餐吧。 十神:快,吃吧! (日向:才剛如此宣言完畢,十神便開始狼吞虎嚥起眼前的豐盛料理...) 日向:怎麼會有這些料理? 狛枝:我早上一來這裡,就已經準備好了呢。 罪木:啊,有螃蟹和蝦子唷!? 西園寺:螃蟹和蝦子吃起來好麻煩所以我不喜歡。跟罪木那種疑神疑鬼的臉一樣討厭。 罪木:跟、跟我一樣...咦咦? 西園寺:對對,就是那張臉──。 罪木:為、為什麼...為什麼要說這種壞話!? 西園寺:喀喀...你啊,一定就是現在被霸凌的那種女生吧? 邊古山:到此為止,別再說下去了。 澪田:啊、我知道了!這些料理是輝輝醬準備的吧!? 花村:嗯呼呼...不好意思,不是我喔─。 花村:先說啊...我做的料理,才沒有那麼難吃。 終里:會嗎?我覺得還不錯吃啊。 花村:還不錯...而已吧? 花村:跟我做的''世界第一美味料理''比起來,''不錯''也只能被歸類到難吃而已.... 花村:話說比較這種事根本就NONSENSE!! 花村:和這種低等料理相比,對我來說太失禮了吧! 日向:也...不用這麼不爽吧... 花村:再說,只要吃了我的料理,大家的反應不只這樣而已喔。 邊古山:不只...什麼意思? 花村:就是說驚訝到掉下來的不只是嘴巴! 花村:那是、連內褲都會掉下來啊!邊古山的黑色丁字褲也一樣啊! 邊古山:你、你這傢伙!怎麼會!? (日向:啊、居然猜中了啊...) Sonia:但如果不是花村,準備這些料理的人... 澪田:果然是モノクマ醬嗎! 日向:吃下那傢伙準備的料理沒問題嗎? 十神:我就是為了確認這一點,才親自來試毒的啊。 (日向:那豈止是試毒...根本吃得不亦樂乎...) 小泉:好啦,久等了!我把人帶來了! 小泉:欸,走路要抬頭挺胸!明明是男孩子不覺得羞恥嗎!? 左右田:住、住手啦...不要一直拉...袖子會鬆掉啦... 西園寺:呀啊啊!外表明明很囂張卻是個弱雞啊──! 西園寺:沒問題嗎─?這種都是第一個犧牲者的定番啊? 左右田:我、我還是回去好啦啊啊啊啊!! < 碰撞聲>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日向:怎、怎麼了!? 罪木:哈哇...哈哇哇哇哇──! 罪木:跌、跌、跌倒了! 日向:這、這是跌倒嗎? 十神:是怎麼跌倒才會變成這種姿勢啊! 花村:但是很令人開心啊!開心得停不下來啊! 罪木:呀啊!好丟臉!請、快點幫幫我! 澪田:姆哈─!害羞的模樣真可愛─! 澪田:萌到都讓人噴鼻息呢! 小泉:總、總之快點幫助她吧! 狛枝:罪木...你還好嗎? 罪木:嗚...雖然頭好像越來越痛,但我沒事... (日向:那怎麼算沒事...) 小泉:不過,那已經不是冒失鬼的程度了吧。跌倒方式根本太神奇了... 七海:比起那個...應該全員到齊了吧?既然這樣,就趕快開始吧。 七海:........................ 七海:不然好想睡... 十神:好吧...雖然很可惜但只好中斷早餐時間,開始我要說的話吧。 (日向:終於要開始了...不過也浪費太多時間了吧...) < 調查十神> 十神:首先,我先問你們。 十神:雖然那個モノクマ要我們自相殘殺... 十神:要在這樣''異常的狀況下''生存,現在我們所需要的是什麼? 九頭龍:嘖、誰知道啊。快講重點好不好。 十神:想要進入主題,就快點回答。 終里:我們需要的東西?不就是吃跟睡嗎? 弍大:不...你忘了要排便啊... 弍大:所以答案就是、『好食、好眠、好便』啊啊啊啊啊!! 十神:沒有更好的答案嗎? 狛枝:難道...是說”羈絆”嗎? 日向:”羈絆”? 狛枝:我想...只要超高校級的大家同心協力,一定可以化不可能為可能... 狛枝:絕對能夠創造出,可以超越絕望的希望。 狛枝:所以..想從這座島離開,我們就必須聯合起來才行! 西園寺:哇─,用認真的表情在講這些啊──!還真不怕羞──! 狛枝:啊、果然很糟嗎? 邊古山:但也蠻有道理的。 邊古山:所以モノクマ為了瓦解我們的信任,才刻意設定一些容易互相猜忌的規則吧。 十神:是嗎...還不錯的答案嘛。 十神:在這種狀況下,確實不可能以''個人''去應戰。既然如此只好發揮''團體''的力量... 十神:但要讓大家團結,需要的可不是''羈絆''這種天真的東西。 狛枝:那...是什麼呢? 十神:現在我們需要的,是領導者''有秩序的統率''! 弍大:原來如此...團體競賽當中,隊長也是不可或缺的人物呢... 十神:感到高興吧,這個角色就由我來擔任。 日向:...蛤? 十神:好了,前言結束,接下來才是主旨。 小泉:請等一下! 十神:怎麼了? 小泉:什麼叫怎麼了...這樣也太自作主張了吧! 小泉:擅自決定領導者就算了...為什麼還是你啊!? 十神:哪還有人比我更適合的? 十神:我可是十神家的''超高校級的公子哥''。被賦予人上人宿命的人啊? 小泉:就、就是說,你這種態度太強硬了啦! 狛枝:小泉,等一等。 狛枝:確實十神君是有點強硬,但這種狀況也沒辦法啦... 狛枝:如果領導者不夠分量,也沒法發揮這個角色的職責吧。 小泉:話是沒錯啦...但要說站在人前的角色Sonia也行啊... Sonia:不,沒這回事。我只不過像個裝飾而已啦。 狛枝:嘛...這種時候一間扛下領導者的角色,就說明他有那種素質啊。 小泉:如果大家沒有意見...那我就不多說了... 十神:那就這麼決定了... 十神:放心吧,有我當領導者,絕不會有半個人犧牲。 十神:約定好了。本少爺會好好帶領你們的! 澪田:嗚呀──!真可靠!! (日向:確實很可靠...) (日向:有點意外呢...這傢伙是會說出這種話的人啊。) (日向:身為”超高校級的公子哥”,我還以為在他眼裡我們都只是蟲子而已...) 十神:那麼,現在開始主題吧...我有個''想要給你們看的東西''。 日向:要給我們看的東西? 十神:在中央島的''賈巴沃克公園''...跟我來! (日向:這麼說完...十神便隨著腳步聲,離開了餐廳。) 日向:還真是強硬啊.... 小泉:啊─啊...似乎選錯領導者了呢.... (日向:大家像這樣一邊抱怨,一邊追在十神之後出了餐廳。) < 移動至賈巴沃克公園> 十神:你們這些傢伙瘦歸瘦,每個都慢吞吞的。 Sonia:其實是十神走太快了。 左右田:這傢伙...其實是個靈活的胖子嗎... 終里:那這裡有什麼東西嗎? 十神:你說...有什麼東西...嗎...? 十神:哼...居然完全沒注意到啊...果然是一群笨蛋集團。 < 調查倒數計時器> (日向:這...這是什麼?) < 還有 21 日> (日向:在這個休閒公園的正中央,有個極富違和感的物體...) 日向:好像是時鐘...但又好像不是? 日向:好像...在倒數什麼! 小泉:這...之前來的時候就有了嗎? 弍大:不...當時沒看過啊...! 十神:今天早上我又巡了島上一圈時發現的... 十神:什麼時候設置的並不清楚。 邊古山:是那個モノクマ設置的東西嗎... 邊古山:那個倒數代表什麼意思? 澪田:嗯...想不出來耶。 花村:嗯呼呼,又跑出莫名其妙的東西啦... 花村:但是和我沒關係。因為我什麼也不信嘛。 弍大:這應該...不是炸彈吧? 左右田:炸、炸彈!? 十神:如果他的目地是炸毀這座島,那早就已經下手了。沒有必要特地倒數計時... 罪木:那麼又是在倒數什麼呢? 終里:謎啊。 モノミ:就是謎啊。 Sonia:呀啊! モノミ:呀啊啊啊啊! 日向:モノミ!? 小泉: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モノミ:在島上巡查的時候剛好聽到你們在這裡說話,所以就過來看看了... 澪田:不是啊...你不是被モノクマ殺了嗎? モノミ:啊─,被那件事嚇到了嗎? モノミ:噗嘶,喀喀!不用擔心! モノミ:人家不會死的! 田中:這樣啊...你是從黃泉之國復甦的不死之身嗎... 田中:哈、讓本大爺獵捕之後,馴養你怎麼樣!? 七海:モノミ是機器玩偶喔?那本來就不會死啊? 左右田:這麼說也對...只要有備用裝置就沒問題了。 モノミ:備用裝置...聽起來好討厭! 十神:不過你來得恰到好處。我有問題要問你。 十神:喂,快說...那個倒數計時到底有什麼意思? モノミ:耶?倒數計時? モノミ:齁哇哇,這是! モノミ:.............. モノミ:呃...對不起... モノミ:人家...也不是很清楚... 邊古山:真的不知道嗎? モノミ:對、對不起...就連モノクマ打算做些什麼都沒辦法掌握... 西園寺:明明是モノクマ的妹妹卻不知道啊──。 モノミ:人家才不是哥哥的妹妹呢! (日向:所以這到底是接不接受設定啊...) モノミ:總之...一起加油吧! モノミ:把那個卑劣的モノクマ趕出這座島! 十神:你既然不知道倒數計時是幹嘛用的,那沒事了。快點消失。 モノミ:呃...一起加油... 十神:快消失吧...! モノミ:呀! モノミ:對、對不起! Sonia:那個...會不會太欺負她啦?感覺有點可憐... 左右田:Sonia!我可以叫你Sonia嗎!不,就讓我這樣叫吧! 左右田:不需要同情那種傢伙。反正她和モノクマ一定是同夥。 九頭龍:玩偶的事無所謂...重要的是''那個時鐘''是什麼啊? 十神:很詭異吧? 十神:是誰在''僅僅一個晚上'',就把那個東西設置好的呢? 日向:怎麼也沒辦法想像啊... 花村:就是說,一點也不真實!那是很致命的吧! 十神:但無法想像的還不只這個... 十神:這座島上發生的事,是遠超過我們能想像的謎團。 十神:比如說...我們16人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左右田:因為太麻煩所以不想去思考這種問題...但確實是個謎呢。 十神:不只這樣... 十神:有名的度假勝地''賈巴沃克島'',怎麼會變成無人島呢? 十神:這座島上不僅觀光客連島民都不見蹤影...這種事有可能嗎? 田中:不過就是文明沒落的命運...無中生有...然後有再化無.... 罪木:是說...毀掉了嗎? Sonia:文明就如同果實一般,一但成熟就必然會有腐敗的一天。 Sonia:要是富裕的話,民生生活自然漸趨穩固。有官僚主導,老人的力量自然就變得強壯... Sonia:結果,卻陷入強烈的保守風潮,連改革更新的芽苗都被破壞... Sonia:真是可悲的風潮。 小泉:嗯─,雖然不明白那些很困難的事情,但似乎是搞錯了呢... 西園寺:難道不是單純用那些モノケモノ,把島民屠殺殆盡了嗎? 弍大:所以才變成無人島嗎!? 十神:雖說有這可能性,但還不能確定。 十神:結果謎依然是謎。 澪田:(咬牙切齒)怎麼謎團一大堆啊! 十神:是啊...所有事情都被謎團籠罩.. 十神:但是,既然能製造出這麼重大的謎團,那可就不是簡單的小組織能辦到的事... 日向:你、你想說什麼? 十神:就是說...這件事和某個''巨大的組織''脫不了關係。 罪木:巨大的組織? 十神:モノミ、モノクマ和モノケモノ...哪個都是需要相當技術的機械。 左右田:而且...那都需要大量資金吧。感覺不像是造好玩的... 十神:也許''那個組織''一邊監看島上的監視攝影機,一邊操作那些機械... 邊古山:那些人難道躲在這島上的某處嗎? 十神:不,他們不在島上。應該躲在其他比較安全的地方才是。 弍大:那是哪裡? 十神:雖然不清楚... 十神:但至少確定這件事背後,有巨大的組織在活動。 終里:嗯...巨大的組織啊...真難想像是怎麼樣的一群傢伙... 十神:比如說... 十神:我的''十神財閥''、Sonia的''諾瓦賽利克王國''...還有''九龍組''... 十神:應當是能和這些集團匹敵的組織... Sonia:咦!? 九頭龍:我被懷疑慣了...隨便你們怎麼說... 左右田:慢著!你或九頭龍就算了,怎麼能懷疑Sonia! 左右田:聽好,Sonia可是金髮的公主!怎麼能和你們這些普通人比較! 西園寺:好好...配角就給我閉嘴... 左右田:配、配角!?是說我嗎!? 西園寺:穿那種衣服角色印象太薄弱了,所以才要在外表上下功夫對吧──? 西園寺:喀喀...在配角界生存也很辛苦呢... 左右田:心靈創傷!這可是會造成心靈創傷的啊! 日向:吶、十神...你是說真的嗎?和你或者Sonia的背景有關... 十神:我只是在打比方,可沒有說誰可疑。 日向:不過...巨大的組織是確定的吧? 邊古山:就算那種組織存在好了,為什麼要讓我們遭遇這些事? 花村:話說回來,這話題到底要持續到什麼時候?不說些更現實一點的話題嗎? 十神:敵人的目的一切不明...但只要掌握到對方的身分就能夠曉得了。 十神:也就是說,首先要找出敵人的身分。從那裡開始,肯定會有其他線索的。 十神:萬幸的是,根據電子學生手冊,在這座島上的探索一切自由... 十神:島上某處肯定有關於敵人的線索。現在可沒時間慢慢耗...拼命找吧。 終里:好啊,就試試看吧! 終里:那...要找什麼呢? 小泉:赤音醬,你有在聽嗎?要找關於敵人身分的線索喔。 田中:沒問題...管他是多巨大的組織,在本大爺面前可無立足之地... 田中:反正都是會遭到破壞神暗黑四天王化為灰燼的命運! Sonia:哇!老鼠們從圍巾裡面跑出來了呢! Sonia:嗚呼呼,很可愛的老鼠們呢。 田中:很可愛的....老鼠們...? 田中:...呃、謝謝。 澪田:那邊看起來很開心呢! 左右田:那傢伙...這麼輕率地向Sonia搭話...待會可要好好教訓他一頓... (日向:雖然有點緊張感不足...) (日向:但這種氣氛反而很有幫助。不可思議地,大家一下子變得很可靠。) (日向:這就是...擁有”超高校級”才能的人們才有的自信吧...) (日向:.............) (日向:那我呢?) (日向:我...我真的能有自信地說自己是其中一員嗎?) (日向:.............) (日向:可惡...還是想不出來嗎...我到底擁有什麼樣的才能才會在這裡啊...!) 十神:總之,我要說的是。 十神:現在沒有時間去想什麼自相殘殺的蠢事。在那之前,先想想自己該做什麼。 十神:觀察、推測、認知、理解。就算辦不到這些...至少要動起來。 十神:然後跟著我的領導,我會把你們帶回日常生活中。 十神:懂了吧,這是領導者命令。 澪田:嗚哈,超帥的啦! 西園寺:伸出來的右手肥滋滋的呢──。和暱稱''豬腳醬''真搭。 十神:豬...豬腳醬....? 十神:沒想到我居然有被他人這樣稱呼的一天.... 日向:咦?你沒生氣吧? 十神:怎麼可能因為這種程度就生氣... 十神:看看我...是因為這樣才被冠上的暱稱。這是"不爭的事實”... 十神:或者說...這才是我想要的。在這種狀況下才注意到是有點諷刺... (日向:突然間侃侃而談起來了...) 十神:沒什麼,不必在意,不過是自言自語罷了。 日向:這、這樣啊...我懂了... (日向:雖然不太了解...但這傢伙似乎不單是自信過剩的狂妄角色呢。) (日向:在這種情況下還能保持不可思議的冷靜,或許真是個可靠的傢伙...) 狛枝:那麼就照十神君說的,現在不要想些多餘的事,做該做的吧! 狛枝:雖然現在狀況是不太好...但至少不是最壞啊。 狛枝:因為我們不是只有一個人,還有著互相扶持的夥伴嘛。 西園寺:所以說啊,真的很正義臭耶──。 狛枝:啊哈哈,果然呢。我也在想說是不是這樣呢。 (日向:夥伴嗎...因為確實有點難為情,至今為止都還沒意識到這些...) (日向:但這種局面下...) (日向:不,就因為是這種時候...才這麼想的吧。) (日向:結果,那詭異的倒數計時仍舊沒能解開...) (日向:我們並未因此覺得洩氣,回到了各自的寢室。) (日向:相信夥伴...嗎。) (日向:要馬上辦到是有點困難,但慢慢地去相信大家倒是可行...) (日向:不過這樣想的我,多少也有點進步了吧?) < 回到自室> (日向:那麼...在房裡發呆也無濟於事。) (日向:反正還有時間...就去和大家談一談也不錯。) < 自由活動時間,由於每個人想交談的對象不同,在這裡就直接跳過了> < 廣播> 日向:耶!?剛才的廣播是! モノクマ:希望之峰學園畢業旅行實行委員會廣播... モノクマ:呀齁──!令人期待的娛樂時間要開始囉──! モノクマ:到底是哪種好康就在待會的祭典....啊不,待會敬請期待喔! モノクマ:雖說會有點手忙腳亂,但是請各位到賈巴沃克公園集合! 日向:到公園集合...? 日向:那傢伙在這大半夜的又想作什麼? (日向:突然一陣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我不禁起了渾身疙瘩。) 日向:不能違抗モノクマ...就是說不能無視這廣播吧? 日向:也只能去了。 日向:可惡!這次又想幹嘛!? < 移動至賈巴沃克公園> < 調查邊古山> 日向:邊古山你來啦。 邊古山:沒辦法...電子學生手冊上已經寫明,不可以忤逆モノクマ。 邊古山:隨便反抗造成恐慌可不是好事。如果其他大家都能理解這件事就好了... (日向:有點不安呢...) 邊古山:總之快去公園吧。 (日向:我不去也不行。) < 進入公園> (日向:其他人已經聚集在賈巴沃克公園裡。) 十神:又遲到...被臆病風給吹跑了嗎? (日向:雖然想否認...但他也不算說錯。) 十神:總之全員到齊了。 左右田:那這次又要做什麼...真麻煩... 九頭龍:那你別來不就好了。 左右田:要是不理他誰知道會被怎麼樣啊... 九頭龍:嘿、就是因為不曉得,所以就交給你來試驗啊。 小泉:我說你啊,到底在針對別人什麼!自己不也是因為害怕才過來的嗎! 九頭龍:啊!? 小泉:就算是你這樣的極道,也拿那種怪物沒辦法吧? 九頭龍:你說什麼! 狛枝:別、別這樣啦...兩位。夥伴內鬨可不好啊! 九頭龍:啊?夥伴? 九頭龍:不要搞錯了,呆子!我什麼時候變成你們的夥伴了!? 日向:耶? 九頭龍:我就趁機說清楚吧... 九頭龍:我可是會動手的喔? 花村:什麼? 小泉:你剛才說什麼? 九頭龍:啊?沒聽清楚嗎?那好,我再說一次。 九頭龍:我說...我會動手殺人的。 (日向:動手...說什麼啊?難道...是認真的嗎?) < 調查九頭龍> 日向:吶,九頭龍...先冷靜下來怎麼樣? 九頭龍:少隨便叫我的名字! 九頭龍:我啊,和你們這些傢伙可是不同世界的人... 九頭龍:殺或被殺...我本來就是從那種世界生存下來的人。 九頭龍:嘿,比起最初''大家相親相愛''的規則,現在這樣不是更簡單明瞭! 小泉:你再這樣下去...我真的要生氣囉! 九頭龍:你這傢伙,不要把我當小孩子看待! 邊古山:夠了吧...這種言詞爭論一點用也沒有。 九頭龍:煩死了!誰要和你們玩這種和睦相處的扮家家酒啊! 九頭龍:喂,想被殺的傢伙站出來啊...我現場就把你宰了... 終里:這不是很有趣嗎...快點來試試看吧...! 日向:怎麼能這麼容易就被挑釁啊! 十神:到此為止。 九頭龍:啊? 十神:九頭龍...我懂你在想什麼。 十神:我不會否定你的想法。畢竟,我有段時期也曾經是這樣... 九頭龍:你也把我當作小孩嗎? 十神:但是這麼隨便就殺人會怎麼樣?要是逃不過裁判,連你也要被處刑喔? 十神:還是說你企圖的是這個?那麼... 十神:不過是為了脫離苦海而自殺的行為。這就是個小鬼的行徑。 九頭龍:你...你說什麼...! 十神:聽好,在這座島上誰也不會死!我不容許任何犧牲者出現! 十神:九頭龍...就連你也一樣。我也不會讓你死! 九頭龍:那是怎樣....說什麼大話...! 十神:確實,如果是一般人說出口,那就真的是大話... 十神:但我可是十神白夜。是能夠讓大話成真而被選中的男人。 澪田:酷到幾乎要讓人頭皮發麻啊! 花村:嗯呼呼,同感! 九頭龍:嘿...不管你說什麼...我還是要照自己的方式去作... 十神:隨你要去做什麼。但是,可別忘了我剛才說過的話。 十神:『絕對不會有犧牲者出現...』這可是我給我自己的義務。 九頭龍:呿...! 九頭龍:....................... (日向:似乎多少收斂了呢...。) (日向:就算說是''超高校級的極道'',那也不是真的本意吧?) モノクマ:那個... 日向:哇!! モノクマ:你們好像不知道在爭執什麼...害我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該出場... モノクマ:就只好隨隨便便跑出來啦! 七海:............ 七海:吶吶....那個打扮是? モノクマ:啊、剛剛的廣播也說了吧?這是為了餘興節目所作的打扮。 邊古山:難道... モノクマ:沒錯!南洋風味的喜劇! 罪木:哪、哪裡有南洋風啊! Sonia:可是搞笑喜劇只有一個人表演嗎? モノクマ:就是不行,所以我已經把搭檔準備好了。 モノミ:齁哇哇!這是什麼啊? 弍大:嘛,就知道是這樣... モノクマ:那麼立刻開始!『大笑モノクマ喜劇LIVE』! モノミ:耶?人家沒聽說過啊─!居然還是說相聲─!? 田中:傷腦筋。 モノクマ:大家好,我是モノクマ。 モノミ:呃...我是モノミ... モノクマ、モノミ:兩人何在一起就是”The‧MONOKUMAS”! モノクマ:那麼接下來,我就表演自己最得意的讀心術吧! モノミ:耶?你會嗎? モノクマ:為了先試驗看看,就來猜一下你喜歡的東西吧。耶....你喜歡的東西是... モノミ:加油!說到兔子的話就只有那個啦! モノクマ:にん...(日文中”人”和"紅蘿蔔”首字讀音相同) モノミ:對對。 モノクマ:人‧類! モノミ:不能吃啊!人類不能吃啊! モノクマ:那麼接下來就輪到モノミ表演啦!快點,表演一個才藝吧! モノミ:你、你說什麼啊!這怎麼可能嘛! モノクマ:沒關係啦,不用擔心。我知道讓搞笑大神降臨的方法。 モノクマ:那麼,活生生被放完血,和死掉之後把血抽乾,你喜歡哪一個? モノミ:為什麼要問這麼殘忍的問題!? モノクマ:要讓搞笑之神奇蹟活里恩神降臨,需要大量的血液啊。 モノミ:明明是搞笑之神居然想要血啊... モノクマ:嗯哼─!拜託啦─! モノミ:就算色誘也不行!人家才不讓你把血抽乾呢! モノクマ:モノミ馬上就作出那種可怕的臉啊─。 モノクマ:你們也要注意啊,モノミ其實是個壞蛋啊。 モノクマ:就很像少年漫畫初期的敵人啊! モノミ:那不是喪家之犬嘛! モノクマ:但是モノミ真的是個壞蛋喔。我偷偷跟你們說啊... モノクマ:モノミ啊...擅自把你們的記憶都給奪走了啊! モノミ:說什麼吶! モノミ:...呃、咦? モノクマ:你們看嘛,沒有誰記得自己是怎麼來到這座島上的吧? モノクマ:因為那就是モノミ把你們的記憶奪走了啊! モノミ:突、突然間說些什麼啊!? モノクマ:而且...這傢伙奪走的記憶,可不是你們如何來到島上的經過這種小事... モノクマ:居然、是你們在希望之峰學園度過的數年間的全部記憶啊─! モノミ:齁哇哇! モノクマ:呼...說出來爽快多了。果然記憶喪失這種梗已經過時了嘛... モノクマ:想把這種情節一直隱瞞到結尾,根本就是不知廉恥的小人啊──。 モノミ:夠、夠了到此為止! モノクマ:嗚噗噗噗。嚇到了吧?其實,你們根本不是新生。 モノクマ:只是故意讓學園生活的記憶全都消失的你們,那樣以為而已。 モノクマ:好像在哪聽過卻嶄新盜用的設定呢!已經不是分什麼好壞,而是根本就只剩下壞處嘛! モノミ:真、真的不能再說下去啦! モノクマ:跟你實在是不合啊─!! モノミ:呀啊啊啊啊啊啊!這個吐槽有點太激烈了啊啊啊!! 狛枝:............. 小泉:............. 罪木:................ 日向:............. 日向:蛤? 狛枝:什、什麼意思? モノクマ:怎麼樣?笑得開心嗎?還是笑點太高了呢? 十神:喂...你剛說的是什麼? モノクマ:剛說的? モノクマ:啊啊,是說你們被奪走的”校園生活的記憶”啊! (日向:全部被奪走了...?) (日向:校園生活記憶全部?) (日向:什...在說什麼...?) 澪田:啊哈、啊哈哈...那怎麼可能... 澪田:因為唯吹才剛入學希望之峰學園,就被帶到這座島上啦... モノクマ:那不過是讓你們這麼以為而已。 モノクマ:都是モノミ把你們的學園生活記憶消去害的... 日向:你說什麼!怎麼可能! モノクマ:呀...自從你們進入希望之峰學園以來,到底過了幾年呢... モノクマ:家人朋友都怎麼樣了?對方是不是也擔心自己呢? 弍大:學園生活的記憶全被奪走!?怎麼可能有這種事! 左右田:沒錯!我可沒有喪失記憶啊! モノミ:不可以...不可以聽信那傢伙的話... 澪田:嘔嘔嘔嘔嘔....已經超過腦容量了.... 花村:我不相信。嗯,沒關係...我不相信... 罪木:騙人的吧...?記憶喪失...是騙人的吧? 罪木:只是...只是大家聯合起來整我而已吧? モノクマ:不不,不是說謊。因為...如果是說謊,那又是什麼? モノクマ:踏進希望之峰學園之後,你們全部都遭遇過的”奇怪的眩暈”... 日向:什...!? 日向:你為什麼會知道...? モノクマ:嗚噗噗...就是說,那裡就是”記憶接合點”。 モノクマ:你們從那時開始至今為止的記憶,全都沒了。 日向:什麼啊...! (日向:感覺腦內瞬間變成空殼。) (日向:沒法好好思考。) (日向:沒法好好說話。) (日向:只有呼吸雜亂無章...) 罪木:真的...從那之後已經過了很久了嗎...? 弍大:笨、笨蛋!怎麼可能!! モノクマ:反過來說,為什麼不可能? 狛枝:說什麼為什麼...那種事怎麼可能相信。 モノクマ:只是”不想相信”吧? モノクマ:但是放心吧...這麼親切的我,會幫大家回復記憶的! モノミ:耶!? モノクマ:不過那可是有條件的。 七海:難道說交換條件是... モノクマ:嗚噗噗...猜到了嗎? モノクマ:沒錯,就是你們的自相殘殺! モノクマ:那就是我給你們的交換條件! モノミ:齁哇哇!? モノクマ:你們應該很想知道吧?被奪走的”校園生活記憶”是什麼? モノクマ:那就互相殘殺吧YO!Hey you,殺人來取回記憶吧YO! 終里:喂...少說些自以為是的話。 モノクマ:啊啦啦?為什麼要生氣?虧我這麼親切地給你們動機了。 モノクマ:誰叫你們,嚇呆了誰也不動手不是嗎? モノクマ:嘛,那也沒辦法。 モノクマ:人類啊,一從子宮出來就先哭了嘛,真是天生的膽小鬼。 モノクマ:所以我才要給予你們,殺人免罪的"動機”。 十神:給我住口...! 十神:說些愚蠢的妄想...就想叫我們殺人嗎? 小泉:而且記憶喪失什麼的,一點也不值得採信! モノクマ:但是,比起那個更不值得信任的,是你們彼此吧? 小泉:什、什麼意思...! モノクマ:你們對彼此的事毫不知情,所以... モノクマ:根本不知道有”背叛者”混在其中吧? 日向:蛤? モノクマ:吶,你們為什麼有16個人呢? モノクマ:當初預定來到這島上的希望之峰學園學生,全部應該只有15個人... モノクマ:對啦!因為你們之中有連我也不知道的”背叛者”混進來了! モノクマ:...騙人的啦。 九頭龍:你、你在說什麼...背叛者什麼的...到底什麼意思! 邊古山:反正都是些廢話。 モノクマ:所以說啊...你們怎麼能斷定呢。 モノクマ:明明就不了解彼此,也不曉得彼此的本性。 モノクマ:就算有誰在企圖要殺人,你們也不可能察覺得出來啊。 日向:............ (日向:大家都被那句話給逼得語塞。) (日向:是誰都好...拜託哪個人提出反駁吧...) (日向:但是,沒有人出聲,只能愣愕地立在原地。) モノクマ:不過...若是真的有”背叛者”的話,那還是殘酷的話題呢。 モノクマ:欺騙夥伴還陷害你們至此,這種人就算被殺也無所謂嘛。 モノクマ:畢竟,只有先制攻擊才有用啊!先搶先贏! モノクマ:要想存活下去,就只有在自己死前先將對方殺了... モノクマ:啊──哈哈哈哈! 日向:.......... (日向:モノクマ的奸笑消失以後,我們依舊呆立在此。) (日向:在場所有人...) (日向:都被這事態、這狀況、這現象、這災難、這惡夢、這地獄、這絕望...) (日向:給吞噬殆盡。) 罪木:那個...背叛者的事...是真的嗎? 罪木:啊!絕對不是我!雖然好像很可疑...但真的不是! 弍大:是誰!報上名來!率先自首下場才不會太糟啊! 十神:住手,不可能有背叛者。 十神:不可能有的。相信那種蠢話根本沒有意義。 花村:對、對啊...我不相信喔... 花村:不但不可能相信...也沒有證據讓我相信啊.... 邊古山:喂,モノミ。你應該知道真相吧。 モノミ:耶!? 邊古山:剛才モノクマ說的話是真的嗎?記憶喪失...還有背叛者... モノミ:呃...那個... モノミ:大家需要的是”未來”...所以...所以各位不需要回首過去.... モノミ:著眼於”未來”,一起努力生活下去吧!! 終里:啊、逃走了! 九頭龍:哼,無聊... 九頭龍:記憶喪失...背叛者什麼的...根本就是小說情節嘛... 九頭龍:誰會相信啊,呆子! (日向:確實是很像杜撰的情節。和我所知的現實差距太大。) (日向:記憶喪失?學校生活的記憶全部?我們之中有背叛者?) (日向:但是...比起那些,真正刺在心頭的,是剛才モノクマ說過的話。) (日向:『明明就不了解彼此,也不曉得彼此的本性。』) < 鐘聲> モノクマ:希望之峰學園畢業旅行實行委員會廣播... モノクマ:現在時刻為夜間10點整。 モノクマ:一邊聽著浪濤聲,一邊安穩的休息吧。 モノクマ:那麼祝大家有個好夢。Good Night~ 七海:............. 七海:吶,接下來該怎麼辦? 十神:看樣子今天就先解散比較好吧。 十神:好好睡一晚...讓思緒沉澱下來比較重要。 七海:.................... 七海:也是.......... 十神:我先說好...別去想些有的沒的。這是領導者命令。 十神:明天早上モノクマ的廣播之後,在餐廳集合。 Sonia:真是又吸又揉啊...。 花村:那個字是對的嗎? 左右田:有什麼辦法...外國人啊... (日向:那之後的事,老實說我不太記得了...只是一回過神...) (日向:我就已經垂頭喪氣的坐在自室的床上了。) 日向:............... 日向:............... (日向:在沒有別人的房間裡悶頭思考,腦中閃過一些莫名的思緒...) (日向:背叛者...) (日向:那是和其他人不同的存在?) (日向:是...事到如今也想不出自己''才能''的傢伙...?) 日向:什麼啊....怎麼可能.... (日向:把無聊的妄想拋去腦後,我躺倒在床上。) (日向:將雙目闔起。) (日向:要想從這非現實的現實當中逃離,就只能閉上眼睛。) (日向:.........................) < モノクマ劇場> モノクマ:『在我輩的字典裡沒有不可能這個字』當中,有一句名言... モノクマ:使用自己的字典裡沒有的字,是不可能的。 モノクマ:而要化不可能為可能... モノクマ:真是個沒有不可能的人啊! < 鐘聲> モノクマ:希望之峰學園畢業旅行實行委員會廣播... モノクマ:各位Good Morning!今日也是超棒的南國日和喔! モノクマ:那麼,今天也要敞開心胸興奮地度過吧! (日向:............) (日向:我有些笨拙的慢慢自床上起身。) (日向:不只是頭部,連身體也好沉重...) (日向:但和昨晚比起來要好得多了。) 日向:好像...約定在餐廳集合是吧。 < 前往餐廳> (日向:來到餐廳以後,已經有幾個人在這裡了...) 弍大:................ 花村:................ Sonia:............... (日向:但是大家卻都選擇沉默。) (日向:不過多時,遲來的其他人也到了餐廳。) 十神:都到齊了吧? 七海:咦,九頭龍君好像還沒來呢? 西園寺:啊哈,可能已經被殺了吧... 澪田:呀!已經有死人了嗎!? 邊古山:別隨口把人殺了...我剛才在外面見過他。 邊古山:但是他說今天不出席。 小泉:這種時候還獨來獨往... 左右田:該、該不會...一個人在背地裡密謀殺人作戰吧... Sonia:左右田!懷疑夥伴是不應該的! 左右田:因為,那傢伙是極道喔?你知道嗎?日本黑社會! 十神:恐怕就是叫了也不會來吧,他就是那種人... 十神:沒辦法...就我們自己先談吧,之後找個人轉達就好了。 日向:要談什麼? 十神:感到高興吧...今天晚上,我們要來開派對。 (日向:蛤?) 罪木:派、派對...? 十神:沒錯,徹夜狂歡的派對。 澪田:而且是玩通宵!? 十神:先說好,不接受任何人缺席,這是全員強制參加的派對。 左右田:喂、喂...派對...這種時候在說什麼啊...! 十神:就因為是這種時候才要舉行。 小泉:可是...果然不是適合開派對的時候... 狛枝:啊、等等。 狛枝:我贊成...畢竟這樣消沉下去也不是辦法... 狛枝:正是這種時候,我們才更要彼此認識交流啊。 狛枝:十神君也是這麼想吧?所以才說要開派對? 十神:管他是為了什麼。 十神:總之...今晚我們全員''必須''集中在一個地方。 田中:真是話中有話呢? 十神:總之這件事已經決定了!今天要開派對! 罪木:但是...也不用到一整晚吧... 十神:沒必要我就不會那麼說了。 罪木:對、對、對不起!說話這麼沒分寸...真的很抱歉! 弍大:凡事ON和OFF的交替很重要...這種時候調適心情是有必要的。 終里:那就好好玩一場吧! 花村:既然如此,就讓我展現料理的精湛手藝吧? 七海:那麼派對要辦在哪裡呢?這個餐廳可以嗎? 十神:這裡不行。最好找個不容易受外界干擾的地方。 十神:連モノクマ都沒辦法進來的地方...條件是封閉的空間。 七海:封閉的空間? 田中:這裡不行的話,大廳也不行吧。那裡也不是封閉的場所... Sonia:在寢室也不行吧...這種人數就會變得很擁擠呢。 花村:要是會很擁擠,那乾脆就選在寢室好啦! 花村:呀─,和女孩子擠在一塊真幸運。還不必特地穿女裝去搭女性專程車輛呢。 左右田:你還真能自然的說出那些變態發言啊... 花村:我雖然是變態,卻是有人緣的變態! 左右田:所以說這種自信很厲害啊... 狛枝:既然這樣就在餐廳出口,那個木屋風的『舊館』怎麼樣? 七海:那個有點破舊的? 狛枝:不過認真掃除一下,一定可以變得很乾淨的。 狛枝:而且要符合封閉空間這個條件,大概只剩下那裡了吧? 邊古山:不過モノミ禁止我們進去舊館呢。 邊古山:似乎說是...預定改建。 モノミ:人家聽到囉!用這雙耳朵聽到囉!! モノミ:耶嘿!人家聽力很好!因為是兔子嘛! 十神:是嗎,原來你的耳朵這麼可靠啊。不過很奇怪呢... モノミ:咦!? 十神:既然這樣,那些監視攝影機是做什麼用的?モノクマ專用嗎? モノミ:................. 澪田:啊,好像很落寞喔! 十神:也罷...那些事以後再說... 十神:舊館的事,你是為了轉達那些才來的吧!? モノミ:沒錯,為了讓大家團結一致,人家也決定出力幫忙。 モノミ:既然如此,就允許大家進入舊館!人家也會幫忙所以一起開派對吧! 西園寺:不可能一起啦。因為你很噁心啊。 西園寺:最好不要照鏡子喔...要是知道自己什麼模樣就很難繼續活下去了... モノミ:嗚嗚...真是眼淚幾乎要噴出來的溫暖激勵訓斥.... 小泉:那...就決定在舊館囉? 小泉:可是準備要怎麼辦?因為預定改建所以被空置的話,打掃也是必要的吧? Sonia:我對掃地這樣的骯髒行為還是初次接觸呢,好令人興奮! 左右田:不!公主的手怎麼可以弄髒呢! 西園寺:耶─,我也不想──! 弍大:什麼...沒人想做嗎...? 狛枝:不然抽籤決定吧? 日向:抽籤? 狛枝:其實我想大概有需要,所以事先作好籤了。 (日向:是想到什麼需要啊...居然還特地做這種東西...) 狛枝:抽到畫紅印”籤王”就要負責打掃喔? 狛枝:這樣很公平吧? 田中:那麼,一切的命運,就交給抽籤決定吧! 小泉:不能反悔喔。 (日向:狛枝讓大家輪流抽出手裡的籤....) (日向:結果是...) 狛枝:咦!我抽到了!? 日向:哈哈...超高校級的幸運這次倒不怎麼走運啊... 狛枝:沒辦法呢... 狛枝:嘛,那掃除就交給我吧,其實我蠻擅長的。 小泉:啊,看得出來。你有種''家庭主夫''的感覺呢。 狛枝:我會把這當作是誇獎的。 花村:料理就交給我吧。 花村:好─,首先要張羅材料,接著就去舊館準備料理啦。 花村:本人花村輝輝,絕對讓你們吃到''世界第一美味派對料理''! 邊古山:只要把派對的事轉達給九頭龍就好了吧? 十神:那麼這就解散吧,晚上的モノクマ廣播之後,在舊館集合。 (日向:和大家分散之後,我暫時先回到了寢室。) (日向:到派對之前還有時間...還是別再房間裡發呆吧。) (日向:嘛,難得有空,就去和大家聊聊天也好。) < 自由行動時間> < 鐘聲> モノクマ:希望之峰學園畢業旅行實行委員會廣播... モノクマ:現在時刻為夜間10點整。 モノクマ:一邊聽著浪濤聲,一邊安穩的休息吧。 モノクマ:那麼祝大家有個好夢。Good Night~ (日向:雖說是『晚安』...但好戲才正要開始呢。) 日向:好...約定在旅館舊館集合。 < 前往舊館> (日向:這裡就是舊館啊...和那邊的旅館比起來,真的是很舊呢...) 十神:來啦... 十神:那麼,把兩手平舉站好。 日向:兩手平舉...為什麼? 十神:當然是要搜身啊。 日向:搜、搜身!? 十神:既然是我主辦的派對,就應該要做好安全措施。 十神:我可是做過約定,不容許有半個犧牲者出現...! 日向:知、知道了啦... (日向:我依言平舉雙手站直...) (日向:十神從我的腳開始往上搜索...) 十神:看樣子是沒有帶什麼危險物品。 日向:那當然啊! 十神:好吧,你可以進去了。 日向:嗯? (日向:那時我突然注意到某個東西,就放在十神的的腳邊...) 日向:...鋁合金行李箱? 十神:我在超市找到的... 十神:一個是把搜身時找到的危險物品放進去保管用的。 十神:另一個... 十神:是以防萬一用的。 日向:什麼萬一? 十神:你不用管那麼多。其他人都去裡面的大廳去集合了,先去那等著吧... (日向:那麼說完,十神就轉過身去背對著我。) (日向:看樣子這是中斷對話的意思...) (日向:總覺得是因為''以防萬一''而在警戒著的樣子。居然還要搜身...) 日向:........... < 進入大廳> 狛枝:啊,日向君!怎麼樣? 日向:什麼怎麼樣? 狛枝:你看,為了派對就試著把大廳裝飾了一番。連絨毯也鋪上了呢。 日向:這個絨毯也是你弄的啊? 狛枝:嗯,從超市拿來的。 (日向:那間超市還真是什麼都有啊...) 狛枝:雖然是希望鋪滿整個地板,但是絨毯大小不太夠。 狛枝:不過這裡原本可是到處佈滿灰塵和蜘蛛網喔? 狛枝:因為打掃這間大廳就花了我整整一天呢。 (日向:花上整整一天在掃除,換作是我可受不了...) 日向:辛苦啦,狛枝... 狛枝:嗯,謝了。 < 調查終里> 終里:............... 終里:喂...怎麼了? 終里:............... (日向:不行...意識完全被料理奪走了。) < 調查左右田> 左右田:啊──,有點不舒服.... 左右田:被個男人上下其手摸遍全身,真是場惡夢... 日向:啊,你是說搜身啊。 左右田:而且看到我帶著扳手的瞬間,就突然變臉怒吼... 左右田:真是...麻煩斃了.... 日向:拿著扳手也不太好吧? 左右田:我偶然在機場找到的,只要帶著就會冷靜下來了。 左右田:不過現在已經在十神的鋁合金箱子裡就是了。 左右田:無奈啊... < 調查田中> 田中:那個男人,雖是下等生物,也擁有不錯的料理手藝... 田中:話說回來,和本大爺吃過代表各式各樣次元的食物相比,那可是不能匹敵啊... < 調查西園寺> 西園寺:十神哥,說是要搜身就亂摸來了─! 西園寺:這可是性騷擾呢! 日向:不是這樣吧...就算是男的也有被搜身啊。 西園寺:是嗎。我覺得輪到我的時候他有點不想放手呢? 日向:耶? 西園寺:呀哈哈!我偶爾也是有點需求的嘛! (日向:是在...開玩笑吧。) < 調查七海> 七海:............ 七海:我有點擔心モノクマ會不會進來呢。 日向:要是聽到我們開派對,那傢伙絕不會放任啊... 七海:應該要做點防範。 日向:嗯,確實是要做點防範。 七海:有誰會幫忙嗎。 日向:嗯,不曉得.... 七海:不曉得.... 七海:.................. (日向:剛剛的對話沒有代溝吧?我也不很清楚就是。) < 調查小泉> 小泉:雖然對負責掃除的狛枝不好意思,但舊館真的是很破舊呢。 日向:就算是打掃也有限度啊... 小泉:你看這裡的地板。 小泉:是因為木頭久了就縮水了嗎?露出一堆接縫豈不是很危險? 日向:真的耶... 小泉:嘛,不過地板大部分都被絨毯給蓋住了,大概沒關係吧... 小泉:不過還是要跟蜜柑醬說聲注意比較好吧。 日向:嘛,誰叫她在什麼也沒有的地方都能跌倒... < 調查餐桌> (日向:前方的餐桌上已經擺滿了各種豪華料理。) < 調查右側餐桌> (日向:很大的餐桌。這裡待會也是料理的地方吧?) < 調查空調遙控器> (日向:有冷氣是很棒...但運轉之前要先清理濾網吧。) < 調查鐵板> 日向:鐵板? 日向:說起來,走廊似乎也有跟這很像的鐵板。 日向:可是為什麼要鑲在牆上啊? 田中:不是這樣。 日向:耶? 田中:破壞神暗黑四天王之一隅''滅星者銀狐''San D已經把藏在黑暗中的一切看透了...! 田中:那些鐵板不是打在牆上,而是''窗戶''。 日向:窗戶? 田中:這舊館的走廊沒有半扇窗戶,應該都是被這些鐵板給封住了。 日向:可是為什麼要用鐵板封住窗戶? 田中:哼,San D啊...今天你的毛髮很蓬亂呢... 日向:吶...我是在問你為什麼窗戶要用鐵板擋住... 田中:真好的一日...有無數的生命出生...也有無數的生命凋謝... (日向:看樣子他是不曉得理由.....) (日向:嘛,這間舊館預定改建,也許和那有關吧...) (日向:被那害的感覺有些詭異就是...) (日向:這時,大廳裡總算響起了''主角''的聲音。) 十神:久等了。 十神:花村在廚房...然後...顯然九頭龍是沒有來的樣子。 邊古山:抱歉。派對的事雖然照實轉達了..... 小泉:又不是ぺこ醬的錯。是那傢伙自己不願意來的... 十神:本來是全員強制參加的... 十神:算了...既然只有一個人缺席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十神:反正一個人也幹不了什麼大事。 邊古山:你似乎話中有話? 十神:比起那些...嗯? 十神:喂、那是什麼!? (日向:十神忽然臉色丕變,他的視線前方,是擺著料理的餐桌。) 十神:危險! (日向:十神就這麼踩著碰碰碰的足音奔向餐桌...) 日向:喂!你在幹嘛!? 終里:太狡猾了!怎麼只有你一個人先吃啊! 十神:我不是在吃...! 小泉:怎麼看都是在吃啊! 十神:我說了不是這樣...!快看看這料理。 弍大:看起來是烤得很美味的肉啊... 十神:這個烤肉被什麼東西串著? 邊古山:嗯?鐵串啊。 十神:沒錯,這個鐵串可是相當危險的物品。所以...我得負責任把它沒收! 花村:喂,大家都來了呢!那麼,就慢慢把料理捧過來... 花村:耶─!?怎麼已經吃得亂七八糟了─? 十神:做這道料理的是誰? 花村:是、是我....難道是美食俱樂部的成員嗎...? 十神:到底怎麼回事?用這麼危險的東西做料理... 花村:什麼危不危險...這是種叫做churrasco ,由鐵串穿過肉塊燒烤製成的南美洲料理... 花村:你看嘛,南國風情啊,我想這和派對氣氛也很契合呢。 十神:我說那個鐵串就是問題所在。 花村:耶!?鐵串也不行嗎!? 十神:既然這樣,其他或許還有也不一定... 十神:喂、日向...跟我來,你也來幫忙。 日向:為、為什麼是我!? 左右田:進入他視線範圍就糟了啊...真同情你... (日向:跟在一臉怒惶奔出門外的十神之後,我也離開了大廳。) < 調查十神> 十神:就是這間廚房,我們得徹底調查還有沒有危險物品。 日向:你剛說了...徹底吧.... (日向:十神碰碰碰的跑進廚房...我也只好跟了進去。) 十神:開始吧,一定要做到滴水不漏。 (日向:十神這麼指示我之後,自己便往廚房邊上的櫃子開始搜索。) 十神:你看,馬上就找到了。那個架子上有叉子和刀子。 日向:連那也算啊? 十神:都是相當危險的物品。吃東西只要有筷子就夠了吧。 (日向:一邊說著,十神將搜到的刀叉都放進箱子當中...) 日向:真是很徹底呢... < 調查菜刀> (日向:有許多種類的菜刀擺在一塊...這些也一定...) 十神:菜刀更不能放過!太危險了! 十神:給我,我來保管。 (日向:十神把我手上的菜刀拿走,全都丟進了箱子...) (日向:果然。) < 調查器具列表> (日向:這張紙是....) 十神:喔,這似乎是廚房的用具清單。 (日向:叉子X20,刀子X20,湯匙X20,鐵串X5,平底鍋X3,玻璃杯X20...) (日向:還有烤肉用的鐵板...甚至也有火鍋用的卡式爐。) 十神:鐵板和卡式爐啊...確實都在那架子上呢。 十神:看樣子都保存得很好,應該還可以使用。 日向:舊館的廚房意外得很完善啊。和普通餐廳相比也不遜色吧? 十神:不過很奇怪...有和清單數量不符的東西。 < 調查料理> (日向:有中華料理、和食、法式、義式,還有魚料理....) (日向:甚至還有超巨大的帶骨肉塊!) (日向:花村那傢伙還真會張羅。反而應該擔心我們吃不吃得了這麼多吧...) 十神:那邊的料理似乎沒有像剛剛那種叫做churrasco的危險物品。 日向:看樣子是沒錯... (日向:呼,我本來還擔心萬一他說魚或肉的骨頭也很危險的話,那該怎麼辦呢....) < 調查十神> 日向:吶,為什麼有必要查得這麼仔細啊? 十神:就是有必要才這麼做。 十神:為了達成『一個犧牲者都不能出現』的約定,就必須這樣小心翼翼地戒備。 日向:真的....只是這樣嗎....? 十神:什麼意思? 日向:不,只是想說,該不會發生了什麼事吧.... 日向:畢竟...突然說要開派對,總該有個理由吧.... 十神:不是這樣的....我從以前開始....就是這種疑慮極深的個性。 日向:疑慮極深的個性...? 十神:................ 十神:哼,我是不太想談過去的事情.... 十神:也罷,簡單說一些吧。 十神:我有不可告人的過去...會變得這麼疑神疑鬼肯定是因為那樣。 (日向:不可告人的過去...?這個十神...?) 十神:懷疑他人....然後又接著被人懷疑....我曾經體驗過那種地獄般的生活..... 十神:會變成這種個性也不意外。 十神:但是在這種狀況下,我這種疑慮個性反而能派上用場呢。 十神:想在這裡生存下去,''懷疑''可是比什麼都還重要的要素。 日向:倒是....你的過去..... 十神:現在還不是時候。 十神:但總有一天....會有機會談起那些的。 十神:如果能就這樣和平共處,什麼也沒發生的度過...也只好全盤托出了。 (日向:真是意味深長啊.....) (日向:感覺順口問了以後,反而增添更多謎團啊....) (日向:這傢伙....似乎隱藏了超過我所能想像的謎呢....) 十神:喂,閒聊已經結束了,趕快找出危險物品吧。 日向:喔...知道了.... (日向:話說回來還真是會使喚人啊。大概只有這點....是與生俱來吧。) 花村:耶────!? 花村:哇、怎麼變得亂七八糟的?怎麼了啊!? 十神:不要發出噪音....只是排除所有危險物品而已。 花村:啊,沒有菜刀!刀叉也沒有!怎麼會!?為什麼!? 十神:我說了, 只是排除所有危險物品。 花村:難道廚具都算是危險物品嗎? 花村:嘛...不過料理大部分都作好了...剩下的就是煮熟盛盤而已,應該是沒問題啦.... 花村:可...可是! 花村:哇啊啊啊啊!日向君──! 日向:住、住手啊!不要黏過來! 花村:耶?日向君沒有BL的素質啊?有點幻滅了呢。 (日向:我倒是更加幻滅了.....。) 十神:喂...打情罵俏之前先告訴我。 十神:按照那張清單上來看,鐵串似乎還少了一把.... 花村:啊、沒錯沒錯....好像從一開始就缺了。 花村:嘛,就算設備再怎麼完善,這裡還是舊館啊,那也沒辦法吧? 十神:.................... 日向:既然一開始就少了....那我看也沒轍了吧? 十神:也是...看起來也沒有什麼能藏那麼長的鐵串的地方.... 十神:好吧...我只好把照子放亮點了。 日向:難道是要盯整晚嗎? 十神:好,回去吧。其他人都在等。 十神:花村,你也是,暫時回到大廳一趟。 花村:知道了... (日向:真是很強勢的一個領導...) < 回到大廳> 小泉:啊、終於回來了! 終里:差不多可以開始了吧!肚子快餓扁了! 十神:不,還有問題沒解決。 終里:耶?還有嗎? 終里:是要揍扁哪個傢伙嗎!?快告訴我,我來對付! 十神:不是那回事.... 十神:問題是這個放有危險物品的箱子要在哪保管。 左右田:不能放在這裡就好嗎? 十神:雖然箱子已經鎖上了,大概沒有問題.... 十神:不過為了確保萬一,還是應該放在某個安全場所保管。 Sonia:那樣的話,舊館後面有個像倉庫的地方喔? 十神:那個倉庫啊....可是光是放在倉庫也不行。 邊古山:那麼,只要有人看守就好了吧。這樣一來也比較安全吧? 西園寺:耶─?那是誰要看守? 邊古山:讓我來吧。 罪木:可....可以嗎?那....就照你說的作吧。 澪田:可是一個人很孤單耶? 邊古山:無所謂...我本來就不擅長待在人多的地方。 澪田:哪哈,用取名來比喻的話,就是『倉庫裡的loneli girl』! 邊古山:不過既然有這麼多料理...我能不能拿一些到倉庫去吃? 花村:嗯,那當然啊! 狛枝:不過...既然要看守,選個倉庫以外的地方比較好喔。 日向:耶?為什麼? 狛枝:那個倉庫亂七八糟的,不但陰暗又有很多蜘蛛網... 狛枝:畢竟我在這裡花太多時間,就沒去整理倉庫了。 日向:在那種地方待太久...似乎對人體也不太好。 十神:那麼就在事務室吧。 十神:那邊也有變電箱,順便連那個一起看守吧。 狛枝:嗯,事務室很不錯呢。幸好那裡沒有那麼髒亂。 邊古山:我知道了,在事務室看守就好了吧? 邊古山:那麼我這就過去,希望大家待會玩得開心。 (日向:邊古山拿著盛有料理的碗盤和鋁合金手提箱...) (日向:就這麼離開大廳...) 澪田:嗯,ぺこ醬離去的背影,飄著淡淡的哀愁,超COOL啊.... 西園寺:可是─,另一個箱子不拿去沒關係嗎─? 十神:這個啊.... 十神:這個箱子沒關係。 西園寺:啊─好狡猾─。只有自己能帶私有物進來─。 十神:有特權是應該的...因為我很特別。 左右田:說出那種話....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才好呢。 十神:這個箱子可不能離身,因為裡面有另一個箱子的鑰匙。 十神:我會負起責任看守,沒道理推給其他人吧。 終里:比起那些...問題應該解決了吧?那就快開始派對嘛.... 十神:不行,還有問題沒解決。 終里:到底要打哪個傢伙!?快點告訴我! 日向:所以就說不是那樣.... 十神:不...若是可以我也希望這樣。那個礙事的傢伙很麻煩啊。 日向:耶?難道說留下來的問題是..... 十神:會擾亂這個派對的存在.....モノクマ。 終里:好啊!只要把モノクマ滅了就可以開飯了吧!? 弍大:慢著....找那傢伙打架,只有被打成蜂窩的下場.... 終里:難道要我在這裡等到餓死嗎!? 小泉:餓、餓死就誇張了....! 十神:那可不是能輕易挑戰的對手。不如動腦想點別的方法.... 七海:.............. 七海:那我來想辦法吧。 十神:想辦法?你嗎? 左右田:喂喂....你這種少女能做什麼啊。這可是很危險的喔? 七海:不危險啊。並不是我自己要做什麼。 日向:不是你要做什麼? 田中:那麼是要利用モノミ吧? 七海:嗯,只要編個藉口騙過モノミ,可以成功利用她的話.... 七海:應該多少可以阻止モノクマ吧。 小泉:啊,好辦法!那傢伙肯定一下子就被騙了! 澪田:而且モノミ醬和モノクマ醬好像是對手呢! 西園寺:雖然是單方面被壓制就是了──。 狛枝:可是七海沒問題嗎?不會太危險? 七海:嗯,沒問題。要是有危險馬上逃跑就好了。 七海:那我走囉。 日向:............. (日向:怎麼了...好像有點不安....) (日向:雖然不至於有不好的預感,但總覺得有點什麼......) 終里: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