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東西是最重要的,要由自己來決定。」 ──BY 靜留‧維奧拉
  • 1555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翻譯】超級槍彈辯駁2再會了絕望學園【CHAPTER.1 非日常編】

Sonia:十神....? Sonia:耶?為什麼十神他...? 小泉:不.... 小泉: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日向:被背後的悲鳴所籠罩,我則愕然地僵在原地....) (日向:注視著曾經的''夥伴的屍體''。) 小泉:怎麼會!? 弍大:這這是怎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花村: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左右田:這...怎麼可能....! 左右田:開什麼玩笑!是不是哪裡搞錯啦! 澪田:這...應該不是真的血吧?是果醬或者番茄醬..... 澪田:因....因為.....這種........ 澪田:嘔嘔嘔嘔嘔嘔嘔嘔! モノクマ:唉呀唉呀...出大事了呢..... モノクマ:事態變得太有趣啦! モノクマ:在這個海洋環伺的賈巴沃克孤島,終於發生''最初的殺人事件''啦! 日向:殺、殺人....? 狛枝:等、等等!那、這是! モノクマ:嗚噗噗....那當然是.... モノクマ:十神君...是被你們之中的某個人給殺害的。 日向:什...!? モノクマ:看到屍體瞬間就該明白了吧。知道這就是個謀殺案。 モノクマ:看啊,真是個醜態... モノクマ:因為他人自我害得自己結束人生,從心底詛咒對方的表情.... モノクマ:居然會變成這種死狀.... モノクマ:如果不是殺人,那還會是什麼! モノクマ:一定是怎麼樣都想逃離這座島的傢伙,讓十神君犧牲了吧。 日向:騙、騙人.... 日向:騙人!被殺害是騙人的! (日向:喊著『被殺害』的瞬間...) (日向:一股濃烈的絕望,自我體內迅速膨脹。) (日向:也就是...) (日向:我自己已經接受了十神被殺害的這個事實。) 邊古山:這是...什麼!? 邊古山:那是...十神嗎? 七海:怎麼會發生這種事?為什麼十神君....? モノクマ:嗯嗯....這樣看來在場只有九頭龍君缺席呢... モノクマ:既然如此,為了也通知他此事,就開始那個吧! < 發現屍體廣播> モノクマ:發現屍體了! モノクマ:搜查時間之後,就展開『學級裁判』! 日向:學級裁判...? モノクマ:之前也說明過了吧? モノクマ:如果發生殺人事件,就必須議論『隱藏在你們身邊的兇手是誰?』 日向:是要....找出犯人的意思? モノクマ:沒錯!你們接下來必須進行搜查,然後揪出把十神君殺害的兇手! 小泉:不可能...不可能有人殺人的啊! モノクマ:嗚噗噗...像那種過度的反應,反而有可能是作賊心虛喔.... 狛枝:我、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們之中會有人殺害十神君.... 狛枝:絕不可能發生那種絕望般的事情! モノクマ:這麼想的時候,你們就已經被犯人給下套啦。 モノクマ:快快,快點開始吧! モノクマ:你們與犯人之間賭上性命的對決!而這場對決已經開始了! モノクマ:從某人預謀殺害某人的瞬間就開始了! モノミ:慢、慢著!你說什麼啊! モノミ:各位,不可以!不可以把モノクマ說的話當真啊! モノクマ:不管你再怎麼攪和,真相也只有一個。 モノクマ:我賭上爺爺的書架!(諧音:我要掛上爺爺的書架!) モノミ:你要在書架上放什麼!? モノクマ:我賭上爺爺的鼻子!(諧音:我要掛上爺爺的鼻子!) モノミ:勾?要勾鼻子?爺爺沒問題嗎!? モノクマ:我要用菜的花裝飾爺爺! モノミ:難道說爺爺!?果然勾鼻子是主因嗎!? モノクマ:嗯...這樣下去吐槽沒完沒了啊.... モノクマ:搭檔解散呀得!(關西腔) モノミ: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モノミ:被螺旋彈打到之後,真的好痛啊─! モノクマ:看到了吧,這個實力的差距!敢反抗哥哥可是不會輕易饒過你的! モノクマ:讓心變成”魔鬼醬(與哥哥諧音)”,嚴格的懲罰你! モノミ:嗚嗚...如果有魔杖的話...一定可以對抗モノクマ的.... モノクマ:好好...喪家之兔的咆哮就擱到一邊去,趕快開始搜查吧。 モノクマ:那麼就抱持著”猜忌的愛”與”欺騙的愛”為中心精神,努力搜查吧! モノクマ:呀呼─!衷心祈禱各位努力奮鬥!! (日向:之後モノクマ便離開了。留下被絕望打擊的我們....) 小泉:到底為什麼...我不懂! 邊古山:找出殺死十神的犯人?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左右田:嗚嗚....我受夠了....... 左右田:為什麼我非被捲進這種麻煩事中不可啊.... モノミ:各位不可以彼此猜忌...因為...大家是同伴啊... 西園寺:可是豬腳醬被殺是事實喔? 西園寺:而且,不找到犯人的話,大家都會被殺喔? Sonia:就算是這樣,我也不能接受! Sonia:居然要懷疑好不容易結交的夥伴...! 西園寺:所以說啊...這不是接不接受的問題.... 西園寺:為了活下去也只好這樣了吧?那就只能照作啦。 モノミ:不行─!絕對不可以懷疑夥伴! 左右田:啊─!煩死了─!幫不上忙的雜魚兔子趕快消失啦! モノミ:齁哇哇!被脅迫之後感覺好恐怖! 日向:................. 日向:真的非做不可嗎.... 小泉:我不要....我不想這樣.... 罪木:我....我也不想!這、這不是很嚇人嗎! 邊古山:但是就如同西園寺所說,如果不這麼做會被殺...也只能照辦了。 狛枝:.............. 狛枝:但是...真的難以置信。我們之中居然有人殺害十神君.... 狛枝:我不相信....絕對不相信...... 狛枝:就因為如此..... 狛枝:............... 狛枝:試試看吧! 狛枝:我會調查十神君的死因...來證明我們之中沒有殺人兇手。 狛枝:不需要這樣互相猜忌。我們需要抗爭的不是我們自己... 狛枝:而是把我們壓倒的....這種絕望! (日向:絕望般的事實....那就是我們必須對抗的真正敵人...) (日向:為了從那敵人手中存活....) (日向:只好這麼做了。) 七海:啊、開始之前可以說一下嗎? 七海:................ 七海:在密室殺人類的推理遊戲裡,都有人必須在這裡看守現場.... 七海:我們呢? 西園寺:這樣啊,萬一犯人湮滅證據也不好呢,這樣就會讓他成為漏網之魚啊。 罪木:湮滅證據...? 澪田:要看守的話有體格非常適合的人啊!你看那邊的人! 弍大:.................... 弍大:嗚...嗚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日向:什麼?怎麼了? 左右田:那傢伙和外表不同,其實內心還蠻纖細的...... 日向:是、是這樣嗎? 小泉:那....我就留在現場吧.... 小泉:我沒有自信可以調查屍體....頭腦也不是很好...... 小泉:至少陪在十神身邊吧。看守的話應該這樣就夠了吧? 罪木:小、小泉..... 罪木:...................... 罪木:啊、那個...那個..... 罪木:我,我也會加油!盡量不扯大家後腿! 罪木:我、多少會一點驗屍...作為醫療人員請讓我盡一點義務吧。 七海:就是說罪木也要留下來吧? 澪田:那、具體來說接著該做些什麼呢?唯吹是一點也不懂! 狛枝:我們可都是門外漢。 狛枝:像挑砂一樣細細偵查,再從中找出線索的辦法不太可行。 狛枝:那是只有警察才辦得到的事,我們大概沒辦法。 狛枝:那麼....直覺就很重要了。 狛枝:從那邊開始下手吧。證明沒有把十神君殺害的兇手。 モノミ:可是要調查夥伴的屍體好殘忍啊.... 罪木:但是不做不行吧?也沒辦法拒絕的吧....? 花村:我不信...我不相信十神君死了.... 花村:.................. 花村:知道了啦....做就對了吧.... Sonia:只有這樣....才有辦法讓大家活下去。 小泉:這居然是....能讓我們存活的唯一辦法.... (日向:找出犯人...那是我們能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日向:這也算是...希望...?) 日向:............... 日向:但是....不做也不行。 < 搜查時間開始> モノクマ:將將將──!既然開始搜查時間了... モノクマ:The‧Monokuma‧File! モノクマ:對素人的你們來說這很重要啊! 日向: Monokuma‧File是什麼啊..... モノクマ:連這種小事都要一一說明,骨頭都快散了..... モノクマ:不過我沒有骨頭就是了....我才不會說這種好像在哪聽過的笑話。 日向:................. モノクマ:耶─,Monokuma‧File裡詳細記載了關於屍體的正確情報。 モノクマ:為了讓你們的搜查順利進行,體貼的我幫你們準備的啊! モノクマ:我這麼溫柔,真是希望被稱呼為吉祥物界的德雷莎修女啊! モノミ:希望....原來不過是願望啊! モノクマ:唉呀,無意義吉祥物界的モノミ怎麼還在這裡? モノミ:不要隨便把人家分到無意義吉祥物界啦! モノクマ:快點走了!你的戲分沒啦!和我一起颯爽退場吧! モノミ:好痛─!不要拉人家的耳朵!會斷掉啦─!! (日向:終於閃了啊....) 日向:Monokuma‧File.... (日向:首先,大致瀏覽過一遍比較好吧。) (日向:發現屍體的地點,是Hotel‧Mirai舊館裡的大廳。) (日向:死亡時間是晚上11點30分左右) (日向:死因是刺殺,從腹部到喉嚨約有十多處傷口。) (日向:其他地方並無外傷,也沒有攝取毒藥的痕跡。) 日向:..................... (日向:十神...真的死了....) (日向:可惡....明明約好不讓半個犧牲者出現,結果自己卻死了是該怎麼辦....) (日向:而且...那件事都還沒聽他說完就結束了。) 十神:我有不可告人的過去...會變得這麼疑神疑鬼肯定是因為那樣。 十神:懷疑他人....然後又接著被人懷疑....我曾經體驗過那種地獄般的生活..... 十神:會變成這種個性也不意外。 (日向:結果...那到底是什麼意思?) (日向:難道....) モノクマ:不過...若是真的有”背叛者”的話,那還是殘酷的話題呢。 モノクマ:欺騙夥伴還陷害你們至此,這種人就算被殺也無所謂嘛。 (日向:背叛者...?) (日向:不...就算說再多意味深遠的事情...也不能說那傢伙就是背叛者....) (日向:我到底在想什麼啊!) < 言彈:Monokuma‧File1> (日向:總之...開始徹底搜查吧。) (日向:沒錯...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活下去。) (日向:我已經有所覺悟了。) < 搜查開始> < 調查餐桌> (日向:在這餐桌底下...十神被.....) 日向:............. (日向:總、總之先從餐桌上開始查起吧。) (日向:餐桌上令人在意的東西....) (日向:也只有這個檯燈而已。) (日向:這是個復古風、有點重量的燈...) (日向:電線雖然插上了插頭,但在停電時也就沒用了....) (日向:除此之外餐桌上就沒別的了,那麼...) 日向:.............. 日向:現在不是退縮的時候... 日向:只有繼續搜查! (日向:這麼出聲激勵自己以後,我便彎腰往餐桌下看去。) (日向:突然...那股極似鐵鏽,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味道飄了出來。) (日向:忍著眼底刺痛,我慢慢觀察著十神的屍體。) (日向:''超高校級的公子哥''十神白夜....雖然是個說話經常嗤之以鼻的傢伙...) (日向:但是作為領導,很努力地在指引著我們。) 日向:為什麼卻會遭遇到這種事... (日向:為了死去的他...我能作的...) 日向:只有這個了。 日向:查出十神死亡的真相! < 調查夜視鏡> 日向:嗯?這是什麼? (日向:看起來很像望遠鏡....) 日向:為什麼望遠鏡會掉在桌子底下? 狛枝:日向君...那個不是望遠鏡。 日向:耶?那不然是什麼? 狛枝:應該是夜視鏡才對。 日向:夜視鏡? 狛枝:之前我在這島上的超市看到過,那裡也陳列了一些防犯用品。 (日向:也就是說....) (日向:犯人是用這個夜視鏡,''在停電之中''刺殺十神嗎?) < 言彈:夜視鏡> < 調查十神> (日向:他趴在餐桌底下。) (日向:感覺像是正在做什事情的途中....) (日向:根據Monokuma‧File,腹部到喉嚨間有許多亂刺傷。) (日向:可是亂刺....) (日向:難道說我們之中有人會做這種事嗎?) < 言彈:Monokuma‧File情報更新> < 調查刀子> (日向:這把染血的刀...是殺害十神的凶器嗎?) (日向:等等。) (日向:說起來,犯人又是怎麼把刀子帶進大廳的?) (日向:畢竟十神很徹底的執行過搜身了,也把這舊館翻過一圈...) (日向:被沒收的危險物品,應該都鎖在鋁合金箱子裡才對。) 日向:有可能是從箱子裡把東西拿走的... 日向:然後把它藏在不容易找到的地方吧。 (日向:此外,這把刀子還有一點很讓人在意...) (日向:刀柄的部分,似乎塗著什麼''顏料''。) (日向:在稍暗的桌子底下,還散發出微弱的光芒...) 日向:難道是螢光塗料? < 言彈:刀子> < 調查血跡> (日向:十神屍身所流出的血,在桌下形成一片水泊。) (日向:很大量的血...桌巾內側、到處都噴濺著血痕...) (日向:被拉起來的桌巾也是,內側沾著血跡...) (日向:應該是被刺殺時向四周噴濺出來的。) 日向:不過...血痕看起來沒有被拖曳的痕跡。 < 言彈:餐桌周圍的血跡> < 調查桌子裡面> (日向:嗯?餐桌內側好像貼著什麼東西。) (日向:這是膠帶嗎?) (日向:況且膠帶表面還沾著某種塗料...) (日向:在稍暗的桌子底下,還散發出微弱的光芒...) 日向:這是螢光塗料吧? (日向:嗯...餐桌底下大致調查完畢了。) 日向:對我來說...算是盡力了吧... (日向:肯定多少離十神死亡的真相更接近了。) < 調查小泉> 小泉:............ 日向:小泉...還好嗎? 小泉:嗯,還好.... 小泉:....怎麼可能啊!糟透了! 小泉:畢竟...剛剛還說過話的人...突然間就遭遇這種事... 小泉:這當然是很糟的狀況啊。 小泉:而且兇手還是我們其中之一吧!? 日向:也還說不準吧... 小泉:一定是這樣啊!你自己也是那麼想的吧!? 小泉:而且...揪出犯人...還得揭穿殺害夥伴的兇手.... 日向:我也不想這樣啊...但是不這麼做...就不能得救啦。 日向:不只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大家著想啊! 小泉:.............. 小泉:停電的時候,如果我能更冷靜一點,或許十神就不會死了。 小泉:也不會變成這種局面... 日向:再怎麼自責也沒辦法啊.... 小泉:.......... 小泉:啊─,真是的!! 小泉:居然被男孩子安慰,這樣才不像我呢! 小泉:吶,日向,剛才的就當沒聽過!知道了嗎!? 日向:喔...知道了... 小泉:總之現在別想那麼多了,我不想成為大家的絆腳石。 小泉:而且...我手上搞不好握有關鍵線索... 日向:線索? 小泉:照片。停電之前我不是有照過相嗎? 小泉:喂─,十神─!大家也是!要照相囉─! 小泉:來,Cheese! < 喀擦!> < 喀擦!> 日向:啊...那時候的照片啊.. 小泉:要看嗎?因為是數位相機馬上就能看到了。 日向:真的嗎,拜託你了! 小泉:這張... 小泉:還有這張... 小泉:這兩張照片都是我在停電之前拍的。 小泉:咦? 日向:怎麼了? 小泉:我突然注意到,停電之前的十神.... 小泉:站在離那張餐桌很遠的地方呢。 小泉:因為發現屍體的餐桌,是在監視器螢幕下面吧? 小泉:他站的地方,是離那裡最遠的牆邊喔? 日向:真的有點遠呢.... (日向:有什麼蹊蹺...) (日向:或許停電前大家站立的位置,可以提供一點線索也不一定。) 日向:吶,有辦法依照那些照片,畫出大家的相對位置嗎? 小泉:我也是這麼想。 小泉:光看照片有點難理解,還是稍微整理一下比較好。 小泉:但是這會是線索嗎? 日向:雖然不曉得...但總覺得多少有幫助。 小泉:我知道了...交給我吧。畢竟那是只有我才能辦到的事吧。 日向:嗯,得救了呢。 小泉:好,既然這樣... 小泉:你也加油點搜查吧!不要一直站在這發呆! 小泉:明白嗎?不是要找出十神死亡的真相嗎? 日向:知、知道啦... (日向:振作起來就好了...消沉的時候簡直變成另一個人了。) < 調查狛枝> 狛枝:吶,日向君。我想確認一下... 狛枝:十神君在停電之前,應該都一直和我們一起待在大廳裡吧? 日向:嗯,是這樣沒錯。 狛枝:停電過後才發現屍體的話... 狛枝:也只能想作,他是在停電當中被殺害的吧? 日向:確實是這樣... 狛枝:可是為什麼十神君的屍體會在餐桌下被發現? 狛枝:如果是犯人藏起來的,那不是很快就會被找到了嗎... 狛枝:真是難以理解。 日向:是沒錯... 狛枝:看來...只要知道在停電當中發生過什麼,就可以解開謎團了呢。 日向:可是那沒辦法吧...停電中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見啊? 狛枝:''看''是沒有辦法,或許有人能夠''聽''得出來呢? (日向:聽?) (日向:難道是指那個人?) < 調查田中> 田中:魔犬耳環啊...快回覆我的呼喚吧! 田中:............. 田中:喀...這樣也不行嗎...! 日向:吶,難道你還在找掉的耳環嗎? 田中:那可不普通的耳環...是''魔犬的耳環''! 田中:.............. 田中:過去...在某個國家裡,有著連契約者都沒辦法馴服,一種被稱為魔犬的野獸... (日向:哇....有什麼東西開始了喔....) 田中:魔犬經歷過大大小小的沙場,那尖牙經常染上血光... 田中:染紅的毛髮則被風乾...其總是獨自一人。 田中:本大爺降伏牠時,拿到了作為紀念的耳環... 田中:也就是魔犬耳環。 田中:為了不忘記和那個恐怖的博美之間的戰鬥,我從不讓耳環離身總是戴著它... (日向:魔犬...是博美狗啊.....) 日向:我知道那是很重要的東西...但是現在搜查... 田中:在哪哩!?消失到哪去啦!? 日向:.............. 日向:有沒有可能...是掉到地下了? 日向:大廳邊角沒有絨毯蓋住,有可能從地板縫隙中間掉下去... 田中:哈哈哈!這樣啊!沒想到還有這種...! (日向:田中一邊大笑著一邊走向牆邊,趴在地上把臉貼著縫隙往下看。) (日向:然後直盯著深處猛瞧。) 田中:啊...有了... 田中:找到了!那就是魔犬的耳環!! 田中:呼哈、呼哈哈哈哈哈!看樣子,神果然是為眷顧本大爺而存在! 日向:這樣啊...真是太好了呢... 田中:................ 田中:但是要怎麼拿回來? 田中:這麼細的空間手伸不過去...看來也沒辦法用什麼道具勾起來... 日向:那就放棄吧? 田中:世界嗎? 日向:耳環啦。 田中:愚蠢...你還沒發現嗎!? 田中:要是人類丟失了那個耳環,將會導致世界末日啊...! 田中:你們人類...到底都明白了些什麼啊! 田中:那種程度是不可能超越寒氣的! (日向:我到底是因為什麼而被訓的?) 田中:呿,居然想要拜託你們是本大爺太天真了...好吧,我自己想辦法。 田中:那麼,我稍微拯救下世界吧。 (日向:那傢伙...很堅持要拿回耳環呢。雖然那執著很了不起啦....) (日向:真希望他也幫忙搜查...) < 言彈:地板縫隙> < 調查罪木> 罪木:嗚嗚嗚...居然不得不調查同伴的屍體....! 罪木:可是!我好歹也是醫護人員啊! 罪木:所所所以...我一定得幫上忙....!一一一定...一定要....要要.... 日向:在那之前先冷靜一下怎麼樣? 罪木:也對...不、不先冷靜不行。 罪木:我...又...有點粗心... 日向:那個啊...看到那種跌倒方式也就知道了.... 罪木:真、真是不好意思失態了... 罪木:呀啊啊啊啊!這不是又害我想起來了嗎─! 罪木:啊嗚...我...居然在大家面前那麼丟臉....! 日向:比起丟臉...到底怎麼會變成那樣才真是神奇呢。 罪木:因為被停電嚇到...踩到絨毯滑倒之後...腳步沒站穩...又一邊掙扎就... 罪木:呼嗚嗚...真的好丟臉....! 罪木:拜託你...從記憶當中抹去吧─! 日向:就算這麼說...那實在很難忘... 日向:抱歉。 罪木:嗚耶.....怎麼這樣.....! < 言彈:丟臉的姿勢> < 調查箱子> (日向:啊、這是...十神的箱子吧。) (日向:不知何時已經被打開了...) (日向:裡面有警棍、防狼噴霧等等,都是些危險的東西。) (日向:嗯?這是什麼?) (日向:硬塑膠製成的盒子...不過盒子裡頭是空的。) (日向:原本是裝什麼的呢...有點在意。) (日向:但是更令人在意的是這個。) (日向:這把小鑰匙...應該是另一個箱子的鑰匙。) (日向:放在事務室裡,保管其他危險物品的箱子鑰匙...) (日向:既然這鑰匙還留在這裡就表示...) (日向:另一個箱子裡的東西並沒有被拿來使用...) (日向:所以另一個箱子的凶器...和十神的事件並沒有關係....) 日向:不過還是去調查一會比較好。 (日向:十神究竟為什麼要帶著這些箱子?) (日向:塞滿防犯道具的鋁合金手提箱...) (日向:就算是為防萬一...也太有點過火了吧。) 日向:或許他事先知道了什麼吧。 日向:所以才要這麼戰戰兢兢的戒備。 < 言彈:鋁合金手提箱> < 調查空調> (日向:有著遙控器的冷氣機...) (日向:嗯?冷氣?) (日向:對了...難道說...) 十神:喂,你們....不能成熟一點嗎...? < 嗶嗶!> 十神:嗯?剛剛的聲音是? < 停電> (日向:在這大廳裡的機械,就只有這台冷氣了...) (日向:而且這空調的遙控器...) 日向:定時器設定在11點30分。 日向:十神的死亡時間似乎也在同個時間點。 日向:或許真是如此。 (日向:那個機械音,就是空調起動的聲音!) 日向:我的直覺...果然還是有點用處的。 < 言彈:空調的定時器> (日向:接下來還要調查哪裡呢?) 狛枝:啊、日向君...可以打擾一下嗎? 日向:嗯?怎麼了? 狛枝:這裡的搜查結束了,要不要去聽聽其他人的說法? 狛枝:如果只有我一個人去,說不定有人會起戒心就不肯說實話了... (日向:嘛...既然我們之中有人是兇手,會對他人起戒心也是正常的...) 日向:不過為什麼找我? 狛枝:嗯,為什麼呢?和日向君說話很輕鬆,而且有種和我很像的感覺啊。 狛枝:你我都對希望之峰學園抱持著特殊的感情吧? 日向:是沒錯啦... 日向:好吧,我們趕快過去,現在可沒時間話家常。 狛枝:知道了,幫上大忙了呢。 (日向:特殊的情感啊...) (日向:因為這樣就說我們很像嗎,我倒是不這麼覺得...) < 離開大廳> 狛枝:總之,一邊聽大家的說法,一邊調查舊館吧。 狛枝:不是只有大廳,把整間舊館都當作案發現場比較好喔。 狛枝:畢竟停電是整座建築物都有的事。 日向:嗯,也對。 < 調查Sonia> Sonia:呃...可以請問一下嗎? 日向:嗯?什麼事? Sonia:就是.... Sonia:只有這裡的牆壁素材和顏色與其他部分不同...那是什麼東西呢? 狛枝:啊,那是防火門。 Sonia:防火門? 日向:耶?你第一次見到嗎? 狛枝:失火的時候關起來防止火勢蔓延,這樣就能逃跑了吧? Sonia:也就是結界吧?就像把保特瓶排在家裡周圍一樣呢! 日向:那是只有對貓才會這樣吧。 狛枝:知道怎麼趕貓,卻不知道防火門啊。 Sonia:真是失禮了,這就是所謂文化衝擊吧。 < 言彈:防火門> < 調查澪田> 澪田:『搜查就要靠雙腿』,某個偉人曾經這麼說過.... 澪田:所以唯吹也用雙腿,到處亂走一圈試試看吧! (日向:亂走就沒意義了吧....) 狛枝:日向君...我在想... 狛枝:或許她知道停電當時的狀況也不一定喔? 日向:嗯,我也這麼認為。 澪田:耶?為什麼!? 狛枝:果然聽到了啊...剛才說話聲音其實挺小的... 澪田:嘿嘿,唯吹不是只有臉蛋、身材和性格,連聽力都很好喔─! 日向:就是那個。 日向:如果聽力很好,停電中發生什麼事應該都聽得出來吧? 狛枝:停電的時候,大廳裡每個人的聲音此起彼落對吧? 狛枝:雖然我們不清楚...但澪田應該能夠聽出來吧? 澪田:只要交給唯吹就是醬油炒飯! 日向:蛤? 澪田:嚕─嚕嚕嚕!當作美味的早餐吃下肚! 狛枝:啊,是說''小事一樁(如同英文a piece of cake的用法)''嗎...要是真的早餐就吃醬油炒飯很容易胖呢。 澪田:醬油炒飯以外的炒飯都是邪道啊─! 狛枝:嗯,我以為蛋炒飯和生菜炒飯會是王道呢.... 日向:總之把你聽到的狀況告訴我們,作得到嗎? 澪田:交給我!交給我咬! 狛枝:嗯,告訴我們的話,日向君可以讓你咬一口喔。 日向:住手...要是當真怎麼辦。 澪田:嗯...停電之後第一個出聲的是... (澪田:對了,應該是真昼醬。) 小泉:哇,停電啦! (澪田:然後...再來是和一醬的聲音,再接著則是唯吹的聲音喔。) 左右田:喂、什麼也看不到啊!? 澪田:好黑啊!眼前一片漆黑啊! (澪田:呀啊啊!唯吹的感想真棒!又明確又幽默!) 日向:快繼續吧。 (澪田:之後有好多聲音出現,大概是這樣。) 小泉:大家冷靜一點!這種時候必須冷靜啊! 西園寺:哇─!不要踩我的腳啦─! 十神:喂、你這傢伙做什麼! 十神:住手!! 狛枝:好痛! 終里:把電燈打開啊!這樣不是很難吃飯嗎! 花村:大家──,你們在哪裡啊─?停電....難道不是只有廚房嗎? Sonia:這是不是變電箱的把手往下扳了? 左右田:等、等一會!我摸牆壁過去,看能不能想想辦法...! 澪田:就是這樣──! 澪田:耶嘿嘿,很厲害吧!快誇獎我、快誇獎我!多誇獎一點喔! 日向:我、我知道啦....不要一直靠過來.... 日向:吶、狛枝,你也說點什麼吧..! 狛枝:............... 日向:喂,怎麼了? 狛枝:不,只是有點在意,黑暗中十神的聲音... 日向:十神的聲音? 狛枝:十神君在黑暗中為什麼會那樣說呢? 狛枝:或者該說''能那樣說''? 狛枝:『你這傢伙做什麼!』和『住手!!』... 日向:什麼意思? 狛枝:這個嘛...多調查一會以後再說好了。 狛枝:現在還不能如此斷定... 日向:嘛,那倒是無所謂... 狛枝:總之,剛剛澪田的證言,應該提供了接近真相的線索吧? 澪田:那就誇獎我嘛!不然讓我咬一口嘛! 日向:好痛!不要真的咬啦! < 言彈:澪田的證言> < 前往倉庫> 日向:到處都是灰塵...又很陰暗的倉庫呢.... 狛枝:我光打掃大廳就快不行啦,這裡就沒有整理了。 日向:這裡還有很多蜘蛛網呢...看來別在這裡待太久比較好。 < 調查熨斗> (日向:嗯?這是熨斗吧?) (日向:看樣子是沒接上電源...但是怎麼會有三台熨斗在這裡?) 狛枝:果然很令人在意吧? 狛枝:停電之後我來這裡找十神,也發現了那些熨斗... 狛枝:而我看見的時候,三台都開著電源呢。 日向:電源? 狛枝:我怕會再停電就順手關掉了,不過放在這裡感覺似乎有某種目的呢? (日向:某種目的?) < 言彈:倉庫的熨斗> < 調查洗衣籃> 日向:感覺好像有很大一塊布被隨意丟進去呢... 狛枝:這是桌巾吧? 日向:桌巾啊... 日向:咦? 日向:等等,這桌巾上沾著的是... 日向:這不是血跡嗎! 狛枝:耶?血跡? 日向:你看啊! 狛枝:但是這裡光線太暗,看不是很清楚。 日向:總、總之不會錯!這很明顯就是血跡! 日向:也就是說...這張桌巾跟十神的案件有關係吧? 狛枝:如果這桌巾上有血跡,或許有那個可能性吧。 日向:所以我就說這是血跡了啊! < 言彈:倉庫的桌巾> < 調查右邊架子> (日向:這裡擺放著桌巾,看上去很乾淨,都是沒使用過的。) (日向:倒是沒什麼可疑之處...) < 調查物品> (日向:這裡的雜物還真多....) 狛枝:似乎沒有時間一個一個調查呢... 日向:待會再說吧。 狛枝:嗯,很好的判斷。 狛枝:吶、日向君...一直耗在這個又髒又暗的地方也不是辦法... 狛枝:差不多該去其他地方了吧。 日向:嗯? 日向:喔,也對...我知道了... < 進入事務室> 狛枝:這間事務室,應該有舊館的''變電箱''才對。 日向:變電箱啊...感覺和停電有點關係。 狛枝:那就先從變電箱開始查起吧。 < 調查變電箱> (日向:那就是舊館的變電箱啊。) (日向:可能是扳手往下掉了才導致停電吧...) 狛枝:嗯...看樣子不像設有什麼機關,也沒什麼可疑之處... 日向:變電箱的位置也太高了吧?就算搬東西踩上去也不一定夠得到。 左右田:沒錯,所以才奇怪。 左右田:停電的瞬間因為驚嚇所以忘記了... 左右田:就算墊高也碰不到那個變電箱啊。 左右田:停電之後,到底是誰又用了什麼方法把扳手弄回去的... モノクマ:是我喔! 左右田:嗚喔喔喔!出現了! モノクマ:你們對停電實在是束手無策,我就幫忙把變電箱扳上去啦。 モノクマ:但是不是我拉下來的喔,當然是犯人害的啦。 日向:可...可是像你這麼小的傢伙,要怎麼把扳手推上去啊? モノクマ:我的眼睛習慣夜視,所以一點也不成問題。 モノクマ:至於怎麼碰到變電箱的問題.... モノクマ:我的身體會伸長喔。 モノクマ:還伸縮自如的呢。 左右田:騙、騙誰啊! モノクマ:是真的啊?想看嗎? モノクマ:モノクマ只有身體變長的版本,想看嗎?很噁心喔? 狛枝:還...還是不要了。光是想就很不舒服了... モノクマ:這樣啊,真可惜... モノクマ:不過我還真是個好人!要是舉辦人氣投票我一定是第一名啊! 左右田:什麼啊...原來推回變電箱扳手的是他啊... 左右田:不過這反而可以接受,我們根本碰不到變電箱啊。 (日向:那麼犯人又是怎麼讓扳手落下的?) (日向:不能自己拉下,也沒用什麼機關....) < 調查邊古山> 邊古山:我知道...你們在懷疑我吧? 日向:耶? 邊古山:那也沒辦法... 邊古山:誰想得到十神居然會被殺。 邊古山:況且舊館的變電箱在這個事務室...而''應該''在這裡的我當然很可疑。 狛枝:''應該''在事務室... 左右田:果然是這樣...你不在事務室裡。 左右田:那又為什麼? 左右田:你不是該在這裡看守放著凶器的箱子和變電箱嗎? 左右田:結果擅自跑哪去了? 邊古山:那是...因為... 邊古山:...嗚!! 邊古山:嗚咕....喀...! (日向:邊古山忽然發出低吟,就這麼單膝跪了下去。) 日向:喂,你怎麼了? 邊古山:不...稍微身體狀況欠佳...不好意思...失禮了.... 左右田:失禮...什麼啊? 狛枝:邊古山...舊館的這一個,剛剛有人進去了... 狛枝:還是去本館或者寢室比較好喔。 日向:耶? 邊古山:喀...看樣子是條無比險峻的道路啊....! (日向:邊古山額上掛著冷汗,搖搖晃晃地出了事務室...) 日向:她怎麼了? 狛枝:我不太好說呢...對邊古山不好意思... (日向:嗯?什麼意思?) 左右田:這樣行嗎?不是讓那傢伙跑了? 左右田:可是、逃跑就是說明是犯人吧!沒錯吧! (日向:嗯.....是這樣嗎?) < 調查箱子> (日向:這個手提箱...) (日向:是十神保管沒收而來的危險物品用的吧?) 狛枝:為了以防萬一,確認一下裡面吧? 日向:可是好像被鎖上了喔? 狛枝:十神的箱子裡好像有鑰匙呢... 狛枝:你看,我拿來了。 日向:喂...不要隨便拿出來比較好吧...! 狛枝:雖然不能弄亂現場...但是不這麼做就無法搜查吧? 狛枝:總之開來看看吧。 (日向:這傢伙還真有膽呢....) < 嘎恰!> 狛枝:開了! (日向:刀叉...菜刀、鐵串、扳手...全都雜亂地堆在裡頭...) 狛枝:不過仔細想想,犯人不太可能從這裡拿出東西呢。 狛枝:因為打開這箱子的鑰匙,在十神拿的那個箱子裡面。 (日向:嗯...沒錯。) < 調查左右田> 左右田:吶...犯人不是邊古山嗎? 日向:怎麼這樣想? 左右田:因為那傢伙明明該待在事務室,卻擅自跑到別地方去啊? 左右田:我在停電之後為了找十神,很快就來到事務室了... 左右田:那時候她就不見了... 左右田:呀,被Sonia聽到她會生氣,所以只能小聲的講... 左右田:邊古山把變電箱扳下來,然後趁著黑暗把十神殺了吧? 左右田:而且那傢伙的神情...很冷酷吧?有種...像殺手的感覺呢? (日向:嘛,你看起來也不像什麼善類啊....) < 言彈:左右田的證言> < 調查空調遙控器> (日向:這是事務室冷氣的遙控器吧。) (日向:咦?) (日向:這個定時器也設定在11點30分。) (日向:大廳裡的空調定時器好像也是同一個時間。) 日向:應該不會是偶然。 < 言彈:空調定時器的情報更新> 狛枝:那麼事務室差不多就這樣了吧? 日向:那就出去吧。 < 調查廁所> < 嘎搭嘎搭> 日向:咦?上鎖了? 狛枝:應該是誰進去了吧。因為是男女共用的廁所,所以沒辦法知道是誰呢。 狛枝:喂─,是誰在裡面─!? (日向:一邊敲門一邊向裡面出聲詢問...) < .............> 狛枝:沒有反應....那就沒辦法啦。 狛枝:現在先放棄待會再來看看好了。 日向:嗯,也好... < 進入廚房> < 調查花村> 日向:吶、花村...停電的時候你在廚房嗎? 花村:那個停電真是嚇人... 花村:我當初以為是不是只有廚房停電,馬上奔出去看了... 花村:結果走廊也是一片漆黑吧? 花村:結果我聽到大家的聲音,就想扶著牆走過去... 花村:沒想到那裡也是一片黑...到處都伸手不見五指。 日向:用廚房的瓦斯爐不是就有光了嗎? 花村:啊─,不行啊。 花村:這種瓦斯爐是電器操作的類型,因為停電的影響也無法使用啊。 日向:這樣啊...那就沒辦法了... (日向:本想如果是能用火的場所,廚房應該就有照明了...) (日向:看來是沒有那麼簡單呢。) < 言彈:花村的證言> < 調查料理> (日向:有中華料理、和食、法式、義式,還有魚料理....甚至還有超巨大的帶骨肉塊。) 花村:很厲害吧─。這肉塊真是大得驚人呢─。 花村:那是只有這座島才有的料理。這種肉在青山和麻布可找不到呢。 花村:我的hometown青山和麻布,要找到這個很難啊! 日向:你不用重複我也知道,這麼大塊的肉...是從哪來的? 花村:其實是拜託弍大,空手把牧場那頭牛給宰殺拿過來的。 日向:空、空手? 狛枝:雖然很難相信...但也不是不可能呢。 狛枝:畢竟他的手看來像是為了打什麼而特化的形狀嘛。 (日向:真可怕的手....) 花村:真是野性啊─。但那種鄉下感真令人羨慕。 花村:我的hometown青山啊、麻布啊,幾乎要忘卻那種野生的感覺喔? 狛枝:那是那肉塊可浪費了啊。派對剛開始就遇到這種事... 狛枝:真正吃到的只有終里,還有拿走一些料理的邊古山而已... 花村:別說那些話啊... 花村:難得做了世界第一美味的料理,居然只有2個人吃到... 花村:雖然不想相信,但如果真的有犯人... 花村:烏嘎嘎─!我絕對不原諒他啊─! (日向:這傢伙要是生氣了就很恐怖的類型呢...) < 言彈:派對料理> < 調查廚具清單> (日向:廚房用具清單裡的危險物品,都已經被十神給沒收了。) 狛枝:按這張清單看來... 狛枝:十神君屍體旁的刀子,似乎不是這廚房的所有物呢。 狛枝:看樣子,是從外面拿進來的東西。 日向:從外面帶進來...那犯人又是怎麼躲過十神的搜身呢? 狛枝:很奇怪呢...就連對女性都沒有輕饒,必須接受搜身檢查... (日向:難道說...是把先前找到的東西,偷偷藏在某處嗎...) 狛枝:話說回來...這裡的用具還是令人意外地充實呢。 狛枝:不只烤肉用的鐵板,甚至還有卡式爐。 日向:不過都和事件沒有關聯,也不必管它們吧。 狛枝:嘛,也是啦。 < 言彈:廚房用具清單> (日向:那麼廚房也差不多搜查完畢了。) 日向:狛枝,走吧。 狛枝:嗯,好啊。 狛枝:這樣一來,舊館的搜查大致結束了。 狛枝:不過,要不要去十神君的寢室看一看? 日向:十神的寢室? 狛枝:說不定會有什麼線索,多少看一下也好。 狛枝:一個人去畢竟有點危險。 日向:一起去也沒差啊。 日向:連我也會說那樣太過危險了不擔心啊,之類的。 狛枝:你是擔心我會不會認為你是兇手? 狛枝:老實說我根本沒想過呢。應該說根本沒辦法這樣想。 狛枝:說真的...與其互相猜忌的活下去,因為信任而被殺害還比較好呢。 日向:別這樣...說什麼''被殺害比較好''之類的... 日向:我們是為了活下去才做這些的喔? 狛枝:不愧是你,很堅強呢。難怪會被希望之峰學園選中... 狛枝:嗯,那就走吧!去十神君的寢室! 日向:嗯。 (日向:總覺得和這傢伙說話...節奏都被打亂了呢....) (日向:但是才剛踏出舊館...我就看見了很不可思議的景像。) 日向:喂...你們在做什麼? 田中:『你們在做什麼?』哈,真是個蠢問題! 七海:嗯...我們在調查能不能從這裡進去地下。 日向:進去地下?為什麼? 田中:誰說沒有用?誰說不行的? 田中:誰說沒辦法拿回那個耳環的! 七海:感覺....能不能進去地下,能使這個殺人事件的真相有莫大改變。 七海:所以我想...也有必要確認看看。 狛枝:地下啊。原來如此,倒忘了還有這個方法。 日向:什麼意思? 狛枝:你想想看啊。 狛枝:有十神君屍體的那張餐桌下,沒有被絨毯復蓋吧? 狛枝:而且大廳裡的地板,木條和木條之間的縫隙頗大吧? 日向:就是說...犯人有可能從地下刺殺十神嗎!? 七海:就是這麼想,才在這裡確認能不能進去... 七海:............... 日向:那結果怎麼樣? 七海:從外面看來是沒辦法。 七海:因為被很堅固的木柵包圍,所以沒辦法進去。 狛枝:不過從館內也沒辦法,沒有地方可以進去地下。 日向:不過,或許哪邊藏有入口也不一定... 狛枝:沒有吧。 日向:是嗎? 狛枝:總之,聽到不能從外面進去,我就鬆了口氣呢。 日向:鬆了口氣是什麼意思? 狛枝:因為如果能從外面進去,那狀況下嫌疑犯就只有一個人囉? 狛枝:沒有參加派對,也沒有不在場證明的人物... 日向:對了...九頭龍。 七海:其實我也是那麼懷疑,所以才要確認能不能從外面進去。 七海:還有一件事,我在這裡站崗沒多久後... 七海:九頭龍君曾經來過一趟。 日向:耶?九頭龍嗎? 七海:耶?怎麼了,九頭龍君? 九頭龍:喔...那你一個人又在這做什麼... 七海:我在站崗喔。畢竟不能讓モノクマ進去吧。 九頭龍:嘿...真辛苦... 七海:九頭龍君不參加派對嗎? 九頭龍:不用了...那種和睦相處的派對只會讓我反胃... 七海:.......... 七海:其實九頭龍君很想參加吧?所以才會過來吧? 九頭龍:怎麼可能!我只是剛好散步走過來而已! 九頭龍:還是說連散個步都必須跟別人報告嗎!? 七海:不是這樣的... 九頭龍:那就別管我... 七海:之後他就離去了... 日向:有這種事啊...可是他為什麼會到這裡.... 七海:............... 七海:一定是很想參與大家,可是又沒辦法坦率的表現出來.... 七海:一直認為自己與周圍的他人都不一樣...所以才總是獨自一人。 七海:你知道主角很活躍的RPG遊戲標題嗎? (日向:耶!?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遊戲的話題了?) < 言彈:七海的證言> 狛枝:他怎麼想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不過看來已經沒有必要懷疑他了呢。 狛枝:嗯,太好了,總算放心了。 日向:也不能總是說太好了吧。我們這裡還沒有一點犯人的線索喔。 狛枝:.............. 狛枝:嘛...總之先按照預定去調查十神君的寢室吧。 田中:只要可能性不是零就很充分啦。 田中:我肯定要將魔犬耳環收回來讓你們瞧瞧! (日向:那傢伙看來一點也沒有搜查的意思呢....) < 調查九頭龍> 九頭龍:幹嘛啊?一直來煩我做什麼? 日向:那也沒辦法,你應該有聽到モノクマ的廣播吧? 九頭龍:當然有聽到啊...被殺的是十神那傢伙吧... 九頭龍:然後呢?那又怎樣? 日向:那、那又怎樣? 九頭龍:你們懷疑我是犯人吧?隨便...我已經被懷疑慣了... 日向:不是那樣的... 日向:但首先...先告訴我,我們在開派對的時候,你都做了些什麼。 九頭龍:確認不在場證明啊。 九頭龍:我沒有....一直都是一個人待在寢室裡。 日向:一直? 日向:可是...七海說在舊館外面見到你了喔? 九頭龍:呿,真是多嘴的傢伙... 九頭龍:確實我是有稍微出來散步...碰巧經過舊館前面而已... 日向:真的是要散步嗎?不是想要參加派對... 九頭龍:怎麼可能!碰巧就是碰巧! 日向:是嗎...我懂了。 九頭龍:哼...蠢蛋...! < 調查十神的寢室> < 嘎恰...嘎恰...> 日向:嗯?好像鎖上了呢。 狛枝:既然這樣,就拜託那傢伙吧。 (日向:接著狛枝深吸了一口氣...) 狛枝:喂─,モノクマ─! モノクマ:叫我嗎? 日向:狛枝...你什麼時候開始會使喚モノクマ啦? 狛枝:モノクマ,我們有事情要拜託你。其實我們有點事情想要調查... モノクマ:唉唷,你是在向誰說話呢?那可是殘像喔? モノクマ:喀喀喀...我要是認真的話,可是會出現殘像的喔。 モノクマ:要是有這種分身術的話,一個人就可以玩足球啦! モノクマ:...雖然一個人玩有點無聊啦! 日向:欸,我們沒空陪你玩。快點打開十神的寢室。 狛枝:這也是為了學級裁判,很重要的事情。 モノクマ:對學級裁判很重要? モノクマ:嗯...對學級裁判很重要的話,就沒道理拒絕了啊。 モノクマ:那麼就使用開門的咒語! モノクマ:『巴、巴、巴露斯!!』(宮崎駿動畫【天空之城】的捏他) < 喀嚓!> モノクマ:好啦,門開啦。接下來你們就自由調查吧! 日向:............. 日向:為什麼是用咒語開的? 狛枝:這個門應該是由電器控制的,只是故意演那一段而已吧... 日向:這、這樣啊....總之先進去吧... 狛枝:嗯,也對。 < 進入十神的寢室> < 調查桌上的信封> (日向:桌子上...擺著像是信封的東西。) 日向:是誰寄給十神的信嗎? 狛枝:沒有寄件人的姓名...還真可疑呢。 狛枝:日向君...確認一下裡面的內容比較好吧。 日向:嗯,也好... 日向:呃... 日向:...耶? 『小心一點 今晚會發生第一起自相殘殺事件 一定有某人會殺了某人』 日向:這、這是...! 狛枝:這是...犯罪預告? 狛枝:不...『小心一點』,看來比較像是恐嚇呢... 日向:不管怎樣,到底是誰將這種東西給!? 狛枝:也許... 狛枝:十神君突然說要開派對,或許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日向:耶? 狛枝:『今晚會發生第一起自相殘殺事件』十神君就因為收到了這個恐嚇... 狛枝:才會把大家都集合在同一個地方,留意著那些危險物品吧? 狛枝:這樣一來,只要大家聚在一起,也能達到互相監視的效果。 狛枝:如此就能阻止任何人犯案... 日向:所以那傢伙相信了這莫名其妙的信嗎? 狛枝:不怕一萬只怕萬一...他可能沒辦法放過任何一絲可能性。 狛枝:你想,十神君不是常說嗎?『絕不讓半個犧牲者出現』。 日向;為了實現約定...所以才不放過任何可能性...? 日向:那幹嘛把這件事隱瞞下來,為什麼不跟大家商量就好了... 狛枝:或許是沒辦法吧...那也是為了防止萬一... 日向:什麼意思? 狛枝:要是告訴大家這封信的內容,不管是真是假... 狛枝:一定會引起大家互相懷疑,反而會造成想像不到的事態。 日向:所以十神才沒有告訴任何人...自己想辦法解決嗎? 狛枝:按照他那種強大的責任感來看...也只能這麼想了。 日向:........... 日向:總之.... 日向:把將這封信交給十神的傢伙視作犯人就好了吧? 狛枝:不...或許這只是惡作劇...也不能說一定和他的死有關... (日向:嗯?怎麼了?說的話突然又曖昧不明...) (日向:啊...他大概也不相信我們之中有犯人吧....) (日向:但是查到這裡...也只能這麼想了。) (日向:寫這封信的傢伙,就是殺害十神的犯人。) (日向:如果是這樣...那傢伙...) (日向:已經事先猜想到十神的作法,所以把信寄給他吧?) (日向:看透十神的想法並且操縱他...在那個舊館...在我們的面前殺了十神....) (日向:可惡,真是個混蛋。) < 言彈:犯罪預告> 狛枝:日向君...到學級裁判之前所剩時間不多了... 日向:看樣子是沒錯。 狛枝:.......... 狛枝:啊!說起來,日向君還有事情拜託小泉吧? 日向:啊、對...我請她把停電之前大家的站立位置給分析出來... 日向:應該差不多要結束了吧。你當然要一起去的吧? 狛枝:.......... 狛枝:抱歉...那邊交給你吧。 日向:耶? 狛枝:我想要整理一下思緒,希望暫時一個人待著。 日向:這樣啊...我知道了.... 狛枝:對了,要回舊館的話,聽一聽罪木有什麼發現比較好喔。 狛枝:她的''驗屍''應該也有點結果了才是。 狛枝:那麼待會見。 日向:.......... (日向:那傢伙....感覺臉色不太好,沒問題吧?) 日向:不過現在可不是擔心狛枝的時候。 (日向:沒剩多少時間了,趕快回去舊館吧。) < 返回舊館> ???:嘎哈哈哈哈哈哈!! 日向:哇! (日向:剛才那宏亮的笑聲是...?) < 調查弍大> 弍大:真是舒爽多了... 弍大:怎麼樣,弍大貓丸復活啦!可沒有認輸的意思! 日向:是沒有意思輸給誰啊.... 弍大:我不會輸給任何人...包括過去的自己! 日向:雖然聽起來是很帥,但是怎麼一回事? 弍大: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日向:哇! 弍大:哼...不知道是誰的策略,想害我背上臭轟轟的污名... 弍大:從派對開始、就一直有人霸佔廁所。 日向:說起來...派對開始沒多久,你好像有說過類似的話... 弍大:剛剛開始我就去過廁所好幾次.....但是裡面有人啊! 弍大:不過,以為這種程度就能害我無法動彈,看來我的膽識和耐力都被小看了呢。 弍大:抱持著平常心就能成事!這才是專家也! 弍大:也就是說,要想成為一流的人,不管遭遇什麼都依舊機動靈活,平時不抱持平常心是不行的啊! (日向:我倒覺得那看起來反而亂了陣腳.....嘛,還是不要隨便吐槽比較好。) 日向:總之,派對開始之後,一直到停電結束,都一直有人在廁所嗎? 弍大:等到廁所終於開放,已經是發現十神的屍體之後了... 弍大:就是這樣。 (日向:感覺是無所謂的話題...但還是記著比較好。) < 言彈:弍大的證言> < 進入大廳> < 調查七海> 七海:嗯,果然舊館裡面好像也沒有可以進去地下的地方... (日向:和狛枝說的一樣呢...) (日向:就是說田中的耳環也只好放棄了。) < 調查小泉> 小泉:欸,很慢耶─!是到哪去散步了嗎─? 日向:不是散步,我也去調查了許多地方。 小泉:是嗎...既然沒有要偷懶的意思就好... 日向:你知道什麼了嗎? 小泉:嗯...多多少少... 日向:怎麼說得不清不楚的... 小泉:總之你先看這個吧。 小泉:按照之前所說,根據停電前拍的兩張照片... 小泉:分析出大家所站立的位置... 小泉:接著就畫出了這張圖。 日向:這就是停電前大家的所在位置啊...雖說是當然的,不過幾乎集中在大廳呢。 小泉:從那照片分析出來所作的圖示,應該是不會錯了。 (日向:果然十神站的位置,離那張餐桌有著相當的距離啊....) (日向:雖然也不是不可能...但這不像是在那黑暗中能夠行進的距離。) 日向:咦...這是什麼?十神被殺的那張餐桌延伸出來的線。 小泉:是桌上的檯燈,想說仔細一點就把電線也畫上去了。 (日向:桌上檯燈的電線...?) (日向:這條電線從十神被殺的那張桌子延伸出來就表示...) 小泉:怎麼樣,能知道什麼嗎? 日向:嗯...還不能明確的釐清.... 小泉:果然是這樣啊...我自己畫出來之後也想不明白呢... 小泉:也覺得沒能找出線索...搞不好是白費力氣... 日向:不,沒有這回事。 小泉:耶? (日向:雖然不明確,但這確實隱藏著某些線索不會錯。) (日向:而且...是很關鍵的線索...) < 調查罪木> 罪木:呃...有空的話,可以聽一下我說話嗎? 日向:知道些什麼了嗎? 罪木:我在可行範圍內盡量做了十神遺體的驗屍工作... 罪木:十神的胸、腹部都有無數的刺傷... 罪木:傷口深度甚至到達肺部和內臟... 罪木:嗚嗚...應該是直徑5公厘左右....又細又尖銳的某種東西.... 罪木:刺了好多次...好好好多多...次..... 罪木:嗚嗚、嗚噎噎噎噎噎噎! 日向:喂...你沒事吧? 罪木:對不起!邊說一邊難過起來了! 日向:不要勉強,內容我已經大致了解了... 罪木:嗚...嗚嗚嗚...對不起....! (日向:不過...直徑5公厘...) (日向:應該很細吧?像冰鑽或是錐子之類的東西...) < 言彈:罪木的驗屍結果> < 鐘聲> モノクマ:時間到了──!沒錯。就是令人期待已久的學級裁判時間──。 モノクマ:那麼告知各位集合場所。 モノクマ:賈巴沃克群島的中央島,有一處刻著我可愛造型的岩山。 モノクマ:名稱就叫作”モノクマROCK”! モノクマ:請進入那裡的秘密入口,坐電梯通往地底下。 モノクマ:嗚噗噗,那待會見啦─!! (日向:在中央島...有刻著モノクマ模樣的岩山...?) < 移動至モノクマROCK> 左右田:蛤? 左右田:喂,那岩山是怎樣啊!?什、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 (日向:不如說刻著モノクマ像的岩山,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邊古山:看來那件事是真的。 邊古山:這整件事都和"巨大的組織''有所牽連...。 日向:那是十神說的對吧? Sonia:十神....我們明明還很需要他的知識的..... 弍大:喀....就是現在還很難相信...!他居然死了! 澪田:白夜醬白夜醬白夜醬白夜醬... 七海:.............. 七海:話說回來,田中君和九頭龍君呢? 罪木:好像...還沒過來的樣子.... 西園寺:啊─,我知道了─!一定是逃走了啦─! モノクマ:真討厭!我怎麼可能放過他們嘛! モノクマ:所以...你們看,我把他硬拉來了! 九頭龍:放、放開我啊! モノクマ:欸欸,再敢掙扎就把你碎屍萬段喔。 小泉:欸,九頭龍!你至今為止都在幹什麼啊!? 九頭龍:我什麼也沒作啊。 九頭龍:在房間裡打發時間,就突然聽到十神那傢伙被殺的事情... 九頭龍:呿...那種事誰管它。 小泉:你怎麼能說出這麼不負責任的話...? 小泉:大家為了活下去都拼命地在調查啊!就算不想還是很努力啊! 狛枝:小泉,別這樣嘛...九頭龍君也是... 九頭龍:呿...蠢蛋...! 終里:那麼就剩田中了嗎? 田中:本大爺在這裡喔。 田中:給我記住!主角一定是最後才登場的啊! (日向:..............) (日向:...咦?) 狛枝:看樣子日向君已經注意到了呢。 田中:呼哈哈哈哈哈哈──! (日向:注意到....果然是這樣嗎。) モノクマ:看樣子是到齊了... モノクマ:那麼就從"秘密入口''向裁判場前進吧。 モノミ:等、等一下──! モノクマ:唉呀,モノミ醬?你來做什麼?沒人叫你啊? モノミ:人家....人家...! モノクマ:嗯?難道說你也要參加? モノクマ:居然想參加學級裁判來知道自己多麼無能?真是個了不得的超M吉祥物啊.... モノクマ:嘛,好吧!為妹妹著想的哥哥就特別允許你參加吧! モノミ:.............. モノクマ:那麼我就先走一步了,大家也快點跟上啊─! 花村:叫我們跟上...要從哪裡...要怎去哪裡才好啊? 花村:因為那裡都沒看到有門或者搭乘物啊? 小泉:他說是祕密入口吧? (日向:秘密入口?) < 調查モノクマ左邊第二個頭像> < 轟轟轟轟轟轟轟....!> 日向:怎麼了!?好像在搖晃...!? モノミ:有、有危險!大家快躲開! 罪木:有什麼東西跑出來啦!? 邊古山:難道要從那裡進去嗎? 田中:這是什麼災禍般的妖氣啊....''重鐵的赤象''Maga G也嚇得渾身發抖啊...! 西園寺:哇─!太詭異了─! 左右田:夠了─!真的夠了─! 花村:吶,可以停止了嗎?感覺...太沒有真實感了。 花村:說起來.... 花村:不可能啊!怎麼可能找得到犯人! 小泉:說、說什麼喪氣話!男生就要有擔當一點啊! 小泉:既然都到這裡了...就只有做好覺悟才行啊.... 日向:是啊....反正既然逃不了... 日向:就只能進去了... 七海:既然大家這麼決定,我也就陪著進去了。 七海:雖然是難易度頗高的遊戲...但我會努力把破關當作目標的。 モノミ:............ (日向:我推動充斥著恐懼與緊張的腳步,乘上了手扶梯。) (日向:什麼也別想了....) (日向:否則只會想要逃跑...) (日向:只是這麼看著上方,讓手扶梯載著...) (日向:接著全員進入モノクマROCK之中....) 弍大:這是電梯啊! 弍大:原來如此...整塊石頭都是個電梯啊! 七海:再次見識到モノクマ的胡作非為呢.... 邊古山:可是特地作出這種東西,到底想胡鬧到什麼時候。 終里:可是電梯越來越深呢。 日向:真的呢.... (日向:耳中可以聽到嘎嘰嘎嘰那種不舒服的聲音。) (日向:那是自己的牙齒相撞的聲音。) (日向:我閉緊嘴唇,希望別讓他人聽見。) 日向:............. (日向:就這樣一邊聽著吵雜的轟轟聲,我們乘坐的電梯越潛越深....) (日向:不久之後,終於停止下落。) (日向:接著電梯門慢慢敞開...) モノクマ:歡迎光臨! モノクマ:怎麼樣?這裡就是''學級裁判場''喔!決定你們命運的特別場所! 九頭龍:呿,到底在想什麼...!擅自把人關在這種充滿惡趣味的地方....! 九頭龍:你頭殼壞掉了嗎!?別小看我啊,蠢蛋! モノクマ:嗚噗噗...說再多次都一樣。我已經習慣訴苦和抱怨了。 モノクマ:快啊,時間和電池都要浪費掉了,趕快座上寫有自己名字的位置─! (日向:大家也知道沒有反抗的餘地...) (日向:我們只好照モノクマ說的,走向''自己的指定席''。) (日向:接著我們非找出殺害十神的兇手不可。) (日向:''超高校級的公子哥''十神白夜...) (日向:嘴巴很壞,自信過剩,看人皆下....) (日向:但卻是個擁有強烈責任心的傢伙。) (日向:作為我們的領導,拼命地整合精神混亂的我們。) (日向:這樣的人...) (日向:被殺害了。) (日向:犯下這種事的人....在我們之中?) (日向:我不相信...這種事怎麼也無法相信...) (日向:但如果是真的...) (日向:就非找出他來不可...) (日向:因為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日向:只有在這裡讓犯人''犧牲'',我們才有機會活命...) (日向:接著就要開始了....) (日向:深陷''希望''與''絕望''交織、賭上性命的學級裁判....) (日向:開始了。) 【CHAPTER1 絶望トロピカル】非日常編 - END ==================================================================== ※轉載請註明譯者與出處※ 話說回來... モノクマ檔案還真跟得上流行 開始用IPAD了XDDDDD 不過越翻譯越覺得.... 日向創廢話好多.... 感覺都在鬼打牆 不知道為什麼有種越翻譯越討厭他的感覺XDDDDD 2代裡面都是些變質者比較討喜啊... 像這種過度正經滿口正義夥伴的角色... 反而有點無趣了 翻譯感想結束~XD 接下來就是學級裁判啦啦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