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東西是最重要的,要由自己來決定。」 ──BY 靜留‧維奧拉
  • 1555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翻譯】超級槍彈辯駁2再會了絕望學園【CHAPTER.1 學級裁判】

【CHAPTER1 絶望トロピカル】學級裁判 モノクマ:首先,簡單說明一下學級裁判的規則。 モノクマ:在學級裁判中議論『誰是兇手?』其結果,由你們的投票來決定。 モノクマ:指出真兇的話,只有兇手一人會遭受處刑;但若是沒能找出兇手... モノクマ:其餘全員都須接受處刑,並且給予存活下來的犯人,離開島嶼的權力! モノミ:真是殘忍的規則...! 狛枝:開始之前先確認一下,犯人真的在這當中嗎? モノクマ:當然呀得...殺人的兇手確實就躲藏在你們之中呀得。 モノクマ:真是悲哀呀。 モノクマ:此外,學級裁判是100%公正進行的,請各位放心。 モノクマ:在モノミ之後我最討厭的就是憐憫和不公嘛。 モノミ:就那麼討厭人家嗎! モノクマ:那麼趕快開始吧! 罪木:就算說要開始...是該怎麼辦啊? 終里:別說些廢話了,猜拳決定就好了吧! 左右田:你有聽規則嗎!? 九頭龍:十神那傢伙是在大廳被殺的吧?那麼可疑的就是在那裡的人吧。 小泉:好好,你就是想說自己不是犯人吧? 九頭龍:那當然啊,是你們自己擅自動手的吧。和我可沒有關係... 小泉:蛤?那是什麼意思? 狛枝:總而言之...先從最介意的事開始討論吧? 花村:耶?最介意的事情? 狛枝:果然是發現屍體的地方吧...在餐桌底下發現屍體也太奇怪了吧。 七海:那就從這個謎題開始吧。 (日向:為什麼十神的屍體會在大廳餐桌底下被發現....) (日向:從這裡開始...最後才能找出究竟是誰殺害十神的...) (日向:如果沒能找出來的話....) 日向:............ (日向:不...現在不是考慮"如果''的時候。) (日向:不做些什麼不行啊!) < 議論開始> < 言彈:餐桌周圍的血跡> < 論破:左右田(移動屍體)> 日向:不...犯人移動十神的屍體,我認為很難想像才是吧? 左右田:蛤?為什麼? 狛枝:想一下發現屍體的那張餐桌底下是什麼狀況吧... 狛枝:那裡有著大量的血,但是卻沒看到拖行的痕跡喔。 小泉:所以很難想像犯人移動過屍體。啊,原來如此。 左右田:啊─!我還以為是個很好的想法呢! 西園寺:又沒個性又不受歡迎還是個笨蛋,真可憐!根本沒有生存價值吧─! 左右田:我、我是靠誇獎來增進表現的類型嘛! 澪田:不過如果犯人沒有移動屍體,為什麼屍體會在餐桌底下呢? 日向:應該是因為他是在餐桌底下被殺害的。 弍大:你是說他是在餐桌下被殺的!? 狛枝:十神君因為某種理由鑽進桌子底下,接著便在那裡被犯人殺害.. 狛枝:結果就是只有他的屍體被留在桌子底下吧? 弍大:聽起來是很合理,但十神為什麼要跑到桌子底下? 終里:是為了給大家驚喜才躲進去的吧。那傢伙也有著惡作劇的個性啊。 左右田:沒有吧!你還沒搞清楚他是哪種角色嗎!? 花村:嗯...是不是因為停電太慌張,所以躲到桌子下呢... 弍大:又不是地震!停電幹嘛躲去桌子底下! 狛枝:理由恐怕和十神在派對中的行動有關吧? (日向:十神在派對前就一直警戒著危險物品...) (日向:既然如此,他會爬進桌子底下的理由應該是...) < 選擇:刀子> 日向:恐怕和桌子底下掉的''刀子''有關吧。 澪田:刀子是...那個很明顯是凶器的東西嗎? 日向:十神應該是注意到那裡藏著把刀子... 日向:然後為了回收那把刀子,才特意爬到桌子底下的。 田中:既然是對危險物品很敏感的十神,也不能否定這個可能性呢... 田中:可是他是怎麼注意到桌子底下有刀子這回事? 小泉:如果事先就知情,在停電以前就會先想辦法處理了吧? 七海:那就是...並非事先知情,而是在那裡目擊到的? 七海:比如說,他看到某人準備從桌子底下拿出預藏的刀子... 邊古山:不,那不可能。 弍大:怎麼,說得很斬釘截鐵嘛。 邊古山:當然,因為我有證據。 モノクマ:嗚噗噗!好像有點感覺囉! < 議論開始> < 言彈:夜視鏡> < 論破:邊古山(十神也一樣看不見)> 日向:不,應該只有十神看得見才對。 邊古山:為什麼只有他看得見? 日向:是掉在桌下的夜視鏡。只要有那個,就算在黑暗中也可以掌握狀況吧。 邊古山:那麼使用那個夜視鏡的是十神嗎? 日向:嗯,應該是這樣。 < 反論:小泉> 小泉:不,不是這樣吧!完全相反啦! 日向:相反? 小泉:就是說,使用夜視鏡的不是十神,而是犯人才對! < 言刃:鋁合金手提箱> < 論破:小泉(那是犯人拿進去的)> 日向:不,那副夜視鏡是十神拿進去的不會錯。 小泉:不會錯...為什麼? 日向:十神在派對中一直拿著的手提箱裡... 日向:放著收納夜視鏡的盒子。 澪田:所以可以推測夜視鏡是被裝在手提箱裡拿進去的... 澪田:姆哈──!''推測''實在不像唯吹會用的智慧用語啊──! 日向:而且要在停電中從手提箱裡拿出夜視鏡... 日向:能辦到這種事的,除了持有手提箱的十神以外也沒有別人了吧。 小泉:這樣啊....說起來確實如此。 花村:那''那把刀子''也可能是從手提箱裡拿出來的東西吧? 花村:只要有夜視鏡,刀子什麼的帶進去也不奇怪吧! 七海:很奇怪啊。 花村:果然我很奇怪吧...這種時候還在想今晚甜點要做什麼... 西園寺:噁心死了─!一定是暗指什麼下流的事吧─! (日向:和夜視鏡一樣,刀子也是裝在箱子裡帶進去的嗎...?) (日向:不,那不可能。) (日向:刀子是在派對之前就被藏在大廳的東西。) (日向:可以這麼解釋的證據,還留在藏著刀子的地方。) < 選擇:膠帶> 日向:發現屍體的桌子裡面,殘留著一段膠帶。 花村:耶?膠帶? 日向:一定是用那個把刀子貼在桌下,就這麼把它藏在那裡。 罪木:啊...所以那邊才會留著膠帶啊。 弍大:那麼有警戒心的十神,也難以注意到餐桌底下啊.... 邊古山:或許扯遠了,為什麼十神要那麼有戒心呢? 邊古山:手提箱裡著防犯道具和警備用品,連夜視鏡都一起放進去了... 弍大:確實,就算說是''以防萬一''也做得有點過火了...! 小泉:說到這個...沒收危險物品也是啊。 小泉:還特地作搜身,那已經不是預防萬一的程度了吧。 狛枝:他一定是知道,有誰要準備犯下殺人案件吧.... 田中:預知殺人事件!?難道那傢伙也有邪眼... 狛枝:日向君也是這麼想吧? (日向:沒錯,十神一定知道才對。因為他收到了''那個東西''的通知....) < 選擇:犯罪預告> 日向:各位可以看一下這個嗎? 『小心一點 今晚會發生第一起自相殘殺事件 一定有某人會殺了某人』 九頭龍:喂...那是什麼...? 狛枝:我和日向君在十神君的寢室裡發現的。 日向:應該是某個人寄給十神的恐嚇信。 終里:某個人是誰啊? 西園寺:那麼無腦的恐嚇信除了モノクマ以外還有誰會寫啊... モノクマ:可不是我喔! モノミ:真的嗎? モノクマ:我只會撒一點善意的小謊言而已嘛! モノミ:那句話就已經是謊話啦! 邊古山:姑且不論是誰寫的...十神是因為那封恐嚇信才這樣加強警戒的嗎? 狛枝:他會說要開派對,一定也是因為這封信才對。 花村:所以呢? 狛枝:他讓大家集合在同一處,為的是要讓我們監視彼此。 狛枝:這樣一來...預告殺人的傢伙就沒有辦法採取行動了。 花村:可是這種恐嚇信,說不定只是惡作劇啊... 狛枝:但是既然他宣言『絕對不會出現半個犧牲者』,也不可能放任不管... 狛枝:那種強韌的責任感...就是讓他相信這個恐嚇的原因。 弍大:喀...既然收到這種恐嚇信,和我們商量就好了啊....! 狛枝:如果那麼作的話,我們一定會陷入混亂狀態的...十神君一定是這麼想的。 Sonia:所以他才沒有告訴任何人,自己想辦法? 邊古山:他作為領導的強大責任感,反而變成惡弊了嗎... 終里:切,開什麼玩笑!寫這封信的到底是哪個傢伙啊!? 小泉:那當然是犯人囉... (日向:犯人...) (日向:也就是我們當中之一吧?) (日向:那傢伙到底是誰?) (日向:藏在這之中殺害十神的人...究竟是誰?) 田中:哼...還不快抱上名來,膽小鬼! 西園寺:要是這麼簡單在這裡招認的話,一開始就不會殺人了啦... (日向:但我還是不相信....) (日向:這裡面居然有殺害十神的兇手...我果然無法相信....) Sonia:那個、不好意思,我也有些話想要發表可以嗎? 左右田:怎麼了啊,Sonia? Sonia:抱歉把話題拉回去...關於剛才夜視鏡的事,我有些在意的地方。 Sonia:如果夜視鏡是十神用的...犯人在黑暗中要怎麼行動呢? 花村:對啊...沒有夜視鏡的話什麼都看不見才對。 花村:這樣的話就沒辦法取得桌下的刀子,十神君也沒辦法目擊到這件事吧? 弍大:就算做了記號...在那黑暗中也看不見呢。 (日向:不,犯人確實做了記號。) (日向:就因為有那個記號,犯人才有辦法拿到刀子...) < 選擇:螢光塗料> 日向:如果說是用螢光塗料當記號呢?這樣的話在黑暗中也能找到刀子喔。 日向:其實掉在桌下的刀子上... 日向:甚至黏在桌子底下的膠帶,都沾上了螢光塗料吧? 罪木:那是...犯人是先塗好的嗎? 小泉:不過事先塗上螢光塗料的話,不就說明他早就知道會停電了嗎? 七海:其實就是知道吧。所以才要用螢光塗料當作記號。 西園寺:所以造成停電的也是犯人吧! 左右田:那麼就確定了。犯人就是在''有變電箱的事務室''裡的傢伙... 左右山:也就是你,邊古山ぺこ! 澪田:蛤,ぺこ醬把白夜醬給?是因為不需要兩個眼鏡角色嗎!? 邊古山:我不是犯人。 終里:她說不是啊! 左右田:這麼簡單就相信是要怎麼辦啊!! 罪木:可是...事務室裡的變電箱,就算是邊古山也應該夠不到才對.... 左右田:那種小事無所謂啦!就是邊古山把扳手往下拉才會導致停電的! (日向:在事務室的邊古山,直接把扳手往下拉,所以導致停電...) (日向:是這樣嗎...?) < 議論開始> < 言彈:弍大的證言> < 贊成:邊古山(我不在事務室)> 日向:我贊成...可以相信邊古山說的話。 左右田:哈哈...該不是喜歡上邊古山了吧!? 日向:不、不是這樣....是因為弍大的證言,所以她有不在場證明! 弍大:剛剛開始我就去過廁所好幾次.....但是裡面有人啊! 弍大:那間廁所確實從派對開始之後,就一直被某個人給占據了呢.... 弍大:直到發現十神的屍體之後,才終於開放了... 小泉:啊!難道說那時候在廁所裡的是...! 日向:因為除了邊古山以外的人,派對開始後都待在大廳裡吧? 西園寺:這樣啊,既然從那時候就開始窩廁所的話,也只有邊古山姊而已了呢─。 邊古山:就...就是這樣... 左右田:一、一直都在廁所裡嗎?那幹嘛不事先就講清楚啊! 小泉:怎麼可能說啊!你難道一點都不通人情嗎? 弍大:花那麼長時間的話...一定是大號不會錯的。 弍大:嘎哈哈哈!說不出口啊!蹲大號是絕對說不出口的嘛! 小泉:欸,你們懂不懂什麼叫同理心啊?都住在只有男人的國度嗎? 弍大:嗚....抱歉! 邊古山:呃、算了啦...倒是這個話題可以跳過了嗎? 弍大:但是味道並不強烈喔!在你之後進去的我可以保證! 邊古山:夠、夠了吧! 西園寺:可是啊,真的在廁所待很久耶?吃壞肚子了嗎? 邊古山:進去事務室以後沒多久,肚子突然就開始劇烈疼痛... 邊古山:因為這樣所以關在廁所出不來...停電的時候也一樣... 花村:這種時候突然變暗是什麼感覺啊?有沒有反而變得很興奮呢? 日向:你們夠了吧。 九頭龍:可是肚子痛是偶然嗎? 小泉:吶,突然間怎樣啊?完全不參與搜查的人還想插什麼嘴? 九頭龍:嘿,就是你們這些笨瓜頂不住事,我才忍不住想插嘴的... 田中:不要拌嘴了....比起那個,''偶然''是什麼意思? 九頭龍:就是在想會不會被某個人下藥了啊。 罪木:下藥? 九頭龍:因為這樣趁那個女的離開事務室時,某個人進去把變電箱弄下來的不是嗎? 終里:原來如此!還有這一手啊! (日向:邊古山的腹痛是偶然嗎...還是誰刻意引起的呢...) (日向:根據這問題的答案,話題或許會出現莫大轉機也不一定...) < 議論開始> < 言彈:派對料理> < 論破:九頭龍(在料理中下藥)> 日向:不,很難想像有人在會場的料理中下藥... 日向:因為吃了那些東西的不是只有邊古山,終里也吃了吧。 小泉:如果在那裡下藥,赤音醬應該也會吃壞肚子才對... 終里:我可是很健康呢! 花村:所以說和料理沒關係啊!不要說些奇怪的話啦! 邊古山:抱歉造成騷動了。 小泉:應該道歉的是九頭龍啦!誰叫他要說那些話! 九頭龍:你說什麼啊,喂!! Sonia:不可以吵架─! 罪木:那邊古山腹痛的事就只是偶然...回去談談停電的事怎麼樣... 西園寺:好好...就算不用該死的婊子來提醒也知道... 罪木:該死的婊子!? (日向:殺人事件既然發生在停電當中,那就必須把停電的謎給解開才行...) (日向:那就把造成停電的原因說清吧...!) < 議論開始> < 言彈:倉庫的熨斗> < 贊成:小泉(電器使用過度)> 日向:就像小泉所說的...那個停電是因為''電器使用過度''。 日向:那當然不是偶然,是有人刻意引起的。 狛枝:為此才在倉庫設那三台熨斗吧。 日向:停電過後狛枝發現那些熨斗時,電源應該還開著吧? 小泉:在倉庫一次使用多台熨斗,故意造成電器使用過度的狀態吧。 日向:沒錯,犯人就這樣造成停電... < 反論:弍大> 弍大:給我慢著!我有話要說! 日向:什麼啊? 弍大:你說倉庫的熨斗才是停電的關鍵? 弍大:這我可不能當作沒聽見啊啊啊啊啊!! < 言刃:空調定時器> < 論破(熨斗造成停電)> 日向:熨斗雖然也是停電的原因,但並不是直接造成停電的關鍵... 日向:真正的主因是,大廳和事務室的空調電源也都打開了。 弍大:空、空調!? 日向:那兩台空調的定時器,都被設定在11點30分... 西園寺:11點30分...豬腳醬差不多就是那個時間死亡的喔! 弍大:這樣啊...空調設定時間一到就自動開啟,那瞬間變電箱扳手就落下了... 弍大:原來如此!有道理賊優(語尾)! Sonia:賊優!? 狛枝:一定是事先調查舊館的電量,先使用熨斗讓電器使用量吃緊。 狛枝:接著再設定空調的定時器,就只要等著空調自己起動就好.. Sonia:這樣的話就算邊古山在事務室哩,也可能會發生停電賊優! 左右田:Sonia也跟風了!? 七海:該不會用電量...是跟モノクマ打聽的吧。 モノクマ:驚! モノミ:猜中了嗎!?真是個可恨的傢伙...罪該萬死啊...! モノクマ:萬死?要是死這麼多次,那不是真的會死嗎... 小泉:吵死了!你們都閉嘴! 邊古山:就算我人在事務室也無法阻止停電嗎,真是令人懊惱... 邊古山:只要我在事務室盡快把變電箱扳起的話...或許事件就不會發生了... 狛枝:不,事務室的變電箱被設置在我們手夠不到的高度... 狛枝:要在黑暗當中把它扳回去,是不可能的事。 九頭龍:看樣子是不需要在意啊。 西園寺:還真是個狡猾的犯人...真擔心是不是能找出真兇來。 狛枝:沒問題,不必擔心的。 狛枝:畢竟『只不過是殺人』而已吧?根本不能與被稱為''希望的象徵''的各位為敵啊! (日向:咦?) 狛枝:大家不可能輸在這裡,這種程度的事件也不過是墊腳石而已啊。 狛枝:所以最後希望一定會勝利!我很確信! 日向:狛枝...你是怎麼回事...? 狛枝:耶?什麼? 日向:你自己不是也說了嗎。我們之中不可能有犯人... 狛枝:是嗎?嘛,比起那個,還是回來討論事件吧。 狛枝:那麼...現在知道停電的詭計了,問題是誰造成的吧。 狛枝:誰都可能偷偷設置空調的定時器... 狛枝:也只要在十神君來到舊館之前,在倉庫設置熨斗就好... 狛枝:真困擾啊。看樣子任誰都有可能喔? 九頭龍:你到底想說什麼? 西園寺:你是想說結果跟什麼都不知道一樣吧? Sonia:耶?就算已經得出這麼多結論了嗎? 狛枝:雖然很遺憾但這是事實... 狛枝:目前為止雖然說了一大堆,但是和犯人有關的線索卻半個都沒發現... 狛枝:但那也是當然的嘛,因為我們之中不可能有犯人啊。 日向:你...為什麼說的話又變啦? 狛枝:然後啊...關於今後的事,我有個提案。 狛枝:大家有沒有如此想過? 狛枝:比起帶著猜忌生存下去,不如因為相信而被殺害比較好吧...。 澪田:那是說....直接放棄,去死就好了嗎!? 日向:狛枝!你到底是怎麼了! 狛枝:啊哈...不是我怎麼了,應該是大家怎麼了吧... 狛枝:像這樣在夥伴之間互相譴責的行為...根本就不正常啊... 狛枝:就算了吧!找不到犯人也無所謂啊! 狛枝:我已經受夠了!夥伴之間...不應該這樣的! 花村:我...我也不想這樣啊... 罪木:我也不喜歡啊!我...我想要回家! 西園寺:哇啊啊啊啊!我好想回家吃糖果──! 小泉:不要這樣啦...大家如果這麼想...我...我也.... 日向:大家冷靜下來啊! 狛枝:我們不是夥伴嗎...夥伴之間怎麼可能發生殺人事件呢... 日向:那為什麼十神卻死了!? 狛枝:那種事算了吧...就放棄吧... 狛枝:反正也沒有半個和犯人有關的線索... 七海:不是這樣的! 七海:...我想是吧。 狛枝:.............. 狛枝:你說什麼? 七海:因為和犯人有關的線索,應該已經找到了吧。 田中:已經找到了? 終里:你知道犯人是誰嗎? 七海:犯人嗎...?不過倒是有可疑的人的線索...大概吧。 狛枝:耶....要不要試著說說看?那個線索是什麼? 七海:首先想想,犯人要怎麼在停電當中取得刀子吧。 狛枝:剛才也說過了吧...用螢光塗料當記號不是嗎? 七海:不是這樣...是說在那之前的事。 (日向:在那之前...?) (日向:是說犯人要怎麼靠近桌邊嗎?) (日向:把螢光塗料當作記號拿到刀子,那麼犯人...) (日向:如果不在黑暗中接近桌子就沒辦法達成。) 日向:稍微確認一下狀況吧...小泉畫的那張圖應該可以派上用場吧。 小泉:停電前大家的所在位置吧?就是這個... 日向:............. (日向:果然沒錯!這張圖就隱藏著線索!) (日向:某個人靠著某種方法在黑暗中向餐桌移動....) (日向:這張圖已經畫得很詳細了。) (日向:首先是犯人在黑暗中移動的方法...) (日向:犯人應該就是利用那個在黑暗中移動的。) < 點擊桌上的檯燈> 日向:犯人是利用桌上的檯燈,在黑暗中移動到那張桌子旁邊的。 狛枝:桌上的檯燈...你應該不會說是使用燈源吧? 田中:舊館正在停電中...應該沒辦法使用檯燈才對。 (日向:停電當然不可能使用檯燈,犯人使用的是....) < 選擇電線> 日向:犯人不是用檯燈來照明,而是用它的電線。 罪木:電線? 日向:只要拉著電線移動的話,就可以到達擺著檯燈的餐桌吧? 日向:移動到桌邊以後,接著只要把用螢光塗料做記號的刀子取出來就好了。 七海:而且可以辦到這件事的...在我們當中就只有一個人。 花村:那是誰? (日向:拉著電線移動到餐桌的人....) (日向:那是在停電以後,能夠碰到檯燈電線的傢伙。) < 選擇狛枝> 日向:狛枝,是你吧? 狛枝:我嗎? 日向:看著停電前大家所在的位置,站在電線上的人就只有你。 弍大:就是說能拉電線移動的,除了狛枝就沒有別人了吧...! 狛枝:那只是偶然而已啦! 七海:可是狛枝君有機會吧?可以把刀子設在餐桌底下的機會... (日向:設置刀子的時機....) < 選擇掃除的時候> 日向:狛枝....你從早上開始,就一直在打掃那個大廳吧? 日向:這樣的話,要設置刀子的機會多得是! 狛枝:那是...! 日向:電線也好,負責掃除也好,就只有你有可能辦到,這太奇怪了吧! 狛枝:所以說只是碰巧嘛! 七海:一次或許還好,可是這種偶然居然發生兩次... 七海:嗯...怎麼說呢?這種偶然有可能發生嗎? 小泉:難道....你為了設置刀子,故意成為負責掃除的人嗎? 弍大:說起來...決定負責掃除人選時抽的籤,也是狛枝準備的吧... 狛枝:其實我想大概有需要,所以事先作好籤了。 (日向:是想到什麼需要啊...居然還特地做這種東西...) 狛枝:抽到畫紅印”籤王”就要負責打掃喔? 狛枝:這樣很公平吧? 小泉:那不是單純的抽籤...你一定用了什麼詭計吧?然後刻意成為掃除值日生吧? 狛枝:............... 七海: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犯人...至少已經有充分的證據說明你很可疑了吧? 狛枝:嗚...唔唔...! 弍大:也就是說...剛才那番詭異的演說,也是你的計畫吧... 九頭龍:想削弱我們的幹勁,然後把自己的行為敷衍過去吧!? 小泉:到底怎麼樣?快點說清楚! 狛枝:嗯唔....! 日向:狛枝,有意見想反駁就快說...老實說我也不想相信啊.... 日向:一起參加搜查的你...這麼親切的你...居然是殺害十神的犯人... 狛枝:唔.....! 日向:狛枝,到底是怎麼回事!? 狛枝:唔唔唔唔唔唔唔....! 狛枝:啊哈...! 狛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狛枝:擁有超高校級才能的大家,同心協力跨越夥伴死亡的絕望! 狛枝:啊啊,真是太美了! 日向:耶? (日向:那雙眼睛...) (日向:狛枝的眼睛...) (日向:層層相疊的黑闇,交織出迷亂的異光....) (日向:就像是希望與絕望融合在一起的眼神。) 狛枝:就結論來說是大正解!沒錯,一切都是我佈的局! 狛枝:派對開始之前設置刀子的人是我。 狛枝:利用電線移動到餐桌旁邊的也是我。 狛枝:當然造成停電的還是我。 狛枝:畢竟我不可能在眾目睽睽之下拿出刀子吧? 澪田:好、好像....角色崩壞了是吧? 狛枝:不過我倒沒想到十神君居然還帶著夜視鏡... 狛枝:結果卻在桌子下狹路相逢...最後就成那樣啦。 狛枝:不過就因為這種預料之外的發展,才能創造出這麼有趣的謎題呢。 狛枝:啊哈哈,十神君真是絕妙的演出啊! 左右田:你不要太過分了....!到底是怎樣啊! 小泉:難道說這就是你的本性?一直都是在騙我們嗎? 狛枝:沒有這回事!我怎麼可能騙得了大家! 狛枝:我可是比誰都清楚,自己只是個沒什麼了不起的人類。 狛枝:擁有的夢想和希望都很愚蠢...就算努力也還是不自量力... 狛枝:我可是決定性的差勁、糟糕、愚蠢、頑劣,什麼也幹不成的人。 澪田:糟糕!這個人絕對是小時候會殺掉家裡附近動物的類型啊! Sonia:會因為『十三號星期五』而異常興奮的類型...就和我一樣。 左右田:好令人意外的興趣啊...但現在似乎不是談這個的時候.... (日向:這傢伙真的...) (日向:真的是那個狛枝?) 弍大:吶,狛枝....如果全部都是你的詭計,那麼那封恐嚇信也是嗎? 狛枝:嗯,當然啊。 狛枝:會寫那種不忍卒睹的醜字,除了我以外也沒別人了吧? 西園寺:但是為什麼要送出犯罪預告? 狛枝:肯定...是我內心深處還希望找個人阻止自己的罪行吧... 狛枝:如果是這種理由的話,也許大家多少會同情我吧。 終里:你是在取笑我們嗎! 七海:也許...狛枝君恐嚇十神君,是為了誘導他的行動吧。 狛枝:既然這樣就在餐廳出口,那個木屋風的『舊館』怎麼樣? 狛枝:嘛,那掃除就交給我吧,其實我蠻擅長的。 七海:然後把十神君連同我們一起誘導至這次發生殺人事件的舞台...沒錯吧? 邊古山:說起來,我看守的事情也是....提議在事務室看守的也是狛枝吧。 狛枝:那個倉庫亂七八糟的,不但陰暗又有很多蜘蛛網... 狛枝:畢竟我在這裡花太多時間,就沒去整理倉庫了。 日向:在那種地方待太久...似乎對人體也不太好。 十神:那麼就在事務室吧。 西園寺:對啊─,如果邊古山姊在倉庫看守的話,熨斗的機關就沒辦法使用了吧─。 邊古山:恐嚇信和其他的提議...都是為了把我們引導到這裡來吧。 狛枝:嗯,全部答對,除了一點以外。 罪木:耶?除、除了哪一點...? 狛枝:就是決定掃除值日的''抽籤'',我可沒有做什麼詭計喔。 小泉:那為什麼會這麼剛好就讓你抽到籤王啊!? 狛枝:是嗎...我也不清楚。不過就是因為我的才能吧... (日向:狛枝的才能...?) (日向:他的才能是.....?) < 選擇超高校級的幸運> 日向:超高校級的幸運...難道說你! 狛枝:沒錯,我只是相信自己的運氣而已。如果是我一定能抽到掃除值日的。 花村:只是交給命運決定嗎!? 狛枝:不是''只是''喔....雖然是個廢柴才能,但我可是''超高校級的幸運''喔? 狛枝:咦!我抽到了!? 日向:哈哈...超高校級的幸運這次倒不怎麼走運啊... 狛枝:那個時候日向君說過『不怎麼走運』...不過卻是相反... 狛枝:我很走運!所以才能如我所願抽到掃除值日! 日向:............ 日向:夠了...那種事情無所謂.... 日向:比起這個,快回答我!?為什麼要殺十神!? 狛枝:十神君是個優秀的領導...這樣的他被殺害肯定很讓人絕望吧.... 狛枝:也就是這樣才有資格勝任你們這些''希望的象徵''的跳板。 狛枝:一切都是為了這個! 弍大:不要說些讓人聽不懂的話! 九頭龍:夠了...趕快開始投票!盡快殺了那個變態! 澪田:Please,モノクマ醬!! 罪木:等、請等一下──!! 九頭龍:啊?幹嘛啊? 罪木:呃、那個....該怎麼說呢... 罪木:狛枝...真的是犯人嗎? 花村:呃...你在說什麼啊?他已經自白了吧? 罪木:我、我知道...但是有些事情很令人在意... 西園寺:只有一些的話就給我閉嘴...看到那張噁心的臉,就想用力吐痰出去。 罪木:噫...耶耶!?對、對不起─! Sonia:反正就聽聽看怎麼樣? 花村:可是犯人都已經確定了... 田中:只是聽聽也無所謂吧... 田中:但是,這場遊戲並未因此結束!快啊!鮮血四濺的show開幕吧! < 議論開始> < 言彈:罪木的驗屍結果> < 論破:九頭龍(用刀子殺死)> 日向:那把刀應該不是凶器...罪木是在意那件事吧? 九頭龍:說什麼啊...刀子很明顯就是凶器啊。 罪木:可是...根據十神身上的傷口判斷,凶器應該只有直徑5公厘那麼細而已... 澪田:直徑5公厘不是比刀子還要細很多嗎! 九頭龍:你沒有看錯吧!要是錯了的話就把你賣到海外去! 罪木:噫噫噫噫噫!我不要去海外! 小泉:慢著!怎麼能恐嚇人家啊! 狛枝:罪木是想這麼說吧? 狛枝:不能確定凶器是刀子的話,也不能判斷我就是犯人吧。 小泉:說什麼啊!犯人除了你以外還會有誰! 狛枝:不是我說的喔,是罪木說的。 罪木:對、對不起!! 七海:............... 七海:吶,狛枝君...你是不是還隱瞞了些什麼呢? 日向:隱瞞? 七海:停電的時候...十神君和狛枝君之間應該發生了我們不知道的事... 狛枝:天曉得。 田中:事到如今還想隱瞞什麼? 狛枝:............ 西園寺:啊──,一看苗頭不對就閉嘴了,真讓人不爽─! 澪田:停電中發生了什麼事...嗯.....嗯..... 澪田:啊!這樣鬥雞眼之後,大家都變重疊了呢! 左右田:你不煩啊─!現在可是攸關性命耶! 終里:耶?是攸關誰的性命啊? 左右田: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會搞懂規則啊! 狛枝:黑暗中的事誰也看不見...再怎麼想...真相都被蒙在黑暗中... 狛枝:嗯,就我來說,這算是個很好的比喻吧? 日向:不...不對。 狛枝:不對?哪裡不對? (日向:真相被蒙在黑暗中...應該不是這樣。) (日向:想要知道在黑暗中發生什麼事情,不是只能用眼睛看而已。) < 選擇澪田的證言> 日向: 想要知道在黑暗中發生什麼事情,不是只能用眼睛看而已,應該還能用聽的。 日向:沒錯吧,澪田? 澪田:是這樣嗎!? (日向:你忘記了是要怎麼辦啊...!) 日向:不是你告訴我的嗎?在停電之中誰說了些什麼的... 小泉:大家冷靜一點!這種時候必須冷靜啊! 西園寺:哇─!不要踩我的腳啦─! 十神:喂、你這傢伙做什麼! 十神:住手!! 狛枝:好痛! 終里:把電燈打開啊!這樣不是很難吃飯嗎! 花村:大家──,你們在哪裡啊─?停電....難道不是只有廚房嗎? Sonia:這是不是變電箱的把手往下扳了? 左右田:等、等一會!我摸牆壁過去,看能不能想想辦法...! 狛枝:不愧是''超高校級的輕音樂部''啊!能聽到那個份上真是太厲害了! 西園寺:臉蛋頭腦身材性格就算了,只有聽力很好啊─。 澪田:它哈──!被正論的刀子刺中啦! 邊古山:但光是聽到在場十神與狛枝的聲音... 十神:喂、你這傢伙做什麼! 十神:住手!! 狛枝:好痛! 邊古山:感覺狛枝好像受到了十神的反擊... 狛枝:嘛,因為事實上就是這樣。 (日向:耶?) 狛枝:為了向澪田的才能表示尊敬,我就稍微自首吧。 狛枝:其實我在那桌下被十神君給撞飛了。 花村:被十神君給撞飛了...? 狛枝:停電的瞬間,我立刻就去拿藏好的刀子,所以鑽進桌子底下... 狛枝:那時被帶著夜視鏡的十神君給發現,就被撞飛到桌子外頭去了。 狛枝:沒錯...我甚至連刀子都沒能摸到...真是最差勁的黑他雷了... (日向:狛枝準備拿刀子時被十神發現...) (日向:在刀子入手前就被撞飛到桌外?) (日向:不過按照那時的對話,確實...) 十神:喂、你這傢伙做什麼! 十神:住手!! 狛枝:好痛! (日向:聽起來很像是這樣,不如說....) (日向:只能是這樣。) 狛枝:被撞到桌外以後,就和大家一塊陷入混亂而已。 狛枝:看不見螢光塗料的記號,就連電線也不曉得哪去了... 狛枝:不久之後燈一亮,就在桌下發現十神君的屍體... 小泉:等、等一下! 小泉:你這是表示自己不是犯人? 狛枝:在派對開始... 狛枝:預藏刀子,製造停電,確實都是我的計畫... 狛枝:不過很可惜我的計畫,因為帶著夜視鏡的十神君活躍之下而失敗了。 狛枝:在那之後的事,我也不清楚喔。 九頭龍:失敗...?就是說...你沒有殺害十神嗎? 西園寺:這次又要從頭開始嗎! 弍大:從頭開始!?明明已經說過那麼多了!? 狛枝:沒有意義....再沒有比這更絕望的詞了吧.... 狛枝:但是不能放棄啊!不能不努力抱持著希望向前走啊! 狛枝:不管幾次都得站起來面對,那就是你們''希望的象徵''啊! 日向:................ (日向:狛枝真的不是犯人嗎?) (日向:還有,這傢伙真的是那個狛枝嗎?) (日向:不,我沒有立場說什麼''那個狛枝''...) (日向:只不過是粗淺的認識,但其實我根本就不了解他。) (日向:我不了解那傢伙的本性。) (日向:只是這麼回事而已。) (日向:但現在可不是想這些事的時候。) (日向:不管如何,我們一定得找出殺害十神的犯人。) (日向:要是不這麼做...) (日向:我們就會...) (日向:在這裡了結...!) < 學級裁判中斷> < 中場休息小劇場> モノクマ:那麼,學級裁判也漸入佳境了時出來串個場... モノクマ:在這裡出個題! モノミ:齁耶,這麼突然!? モノクマ:已經猜到兇手是誰的人,就在這裡試著說說看兇手是誰吧? モノクマ:要是猜錯的話,儲存的檔案就會慢慢融解... モノクマ:如果答對的話,我就送上100億元當作贈品─。 モノミ:一、一百億元!? モノクマ:還猜不到的人,當然就請繼續玩下去吧。 モノクマ:那,你要怎麼做呢!? 『繼續』 『挑戰猜犯人』 モノクマ:騙人的!這不是選項! モノクマ:怎麼可能猜得到犯人嘛─! モノクマ:呀喝──!當然也沒有一百億元啦─!! モノミ:外道!簡直是外道!! < 學級裁判再開> モノミ:人家是モノミ!現在就在緊張了呢! モノミ:大家的領導十神白夜君被殺害...而且犯人居然還在大家之中... モノミ:嗯嗯,人家不相信!絕對不相信!! モノミ:因為...人家只相信各位啊。 モノミ:因此繼續加油吧!不要忘記存檔喔! 狛枝:接著,怎麼辦呢? 狛枝:既然知道凶器不是刀子,就不能斷定我是犯人了吧? 小泉:你、你閉嘴!這是我們才能決定的! 花村:而且被撞飛也只是口頭說說,那也不能證明什麼吧? 田中:沒錯...就算是用了其它的凶器,也不能說狛枝就洗清嫌疑了! 罪木:不過...還有其他理由可以說明狛枝不是犯人才對... 花村:還、還有嗎!? 罪木:按照剛剛討論結果...十神是在餐桌下被殺的吧? Sonia:所以怎麼了呢? 罪木:嗯...只是想說那種狀況下狛枝還真乾淨呢。 狛枝:我從出生到現在第一次被誇讚外表呢!就連母親都沒誇獎過我! 罪木:嗚...不是在說外表啦! (日向:罪木所指的''很乾淨''的意思是...) < 選擇沒有沾到血跡> 日向:你是想說,狛枝身上沒有沾到噴濺的血吧? 罪木:對、對...沒錯! 罪木:因為...那張餐桌底下,散佈著大量的血吧? 罪木:桌巾內側也是到處都濺上血跡... 邊古山:如果在那裡殺害十神,卻沒有沾到血液很奇怪... 狛枝:咦?我可沒有沾到血喔? 終里:應該是用什麼擋住以防血濺而已吧! 狛枝:是用什麼呢?能擋住血液噴濺的東西... 狛枝:說有還真的有...是吧,日向君? (日向:能擋住血液噴濺的東西...是說那個沾到血跡的東西吧?) 日向:倉庫有一條沾上血跡的桌巾...你是說那個吧? 九頭龍:既然有血痕就沒錯了!狛枝就是用那桌巾擋住噴濺血液的! 田中:但那是在倉庫找到的吧?也就是說事件發生後藏去那裡的嗎? 弍大:已經變亮之後嗎?要是被誰看見了怎麼辦? 日向:沒錯...那張桌巾體積不小,要想藏起來帶走... 狛枝:況且,光是在黑暗中取刀就很困難了,還要披著桌巾在桌下殺人... 狛枝:像我這種人不在話下...就算是你們也很難辦到吧。 花村:那...是怎麼回事? 七海:............... 七海:也許...犯人不是在桌子底下刺殺十神君的。 (日向:耶?) 田中:不,殺害地點就在桌子底下應該不會錯。 罪木:畢竟桌巾噴濺了很多血漬,十神是在那裡被殺的沒有錯呢。 七海:但是不能斷定,十神君被刺的地點,和犯人刺傷他的地點是同一處吧? 澪田:明顯的意義不明! (日向:十神被刺的地點,與犯人行兇的地點....不一樣?) 狛枝:咦,日向君...看樣子是想到什麼了呢? 花村:真的!?單憑...那種謎語!? 日向:雖然注意到了...但還是說不出所以然... 七海:在桌子底下,卻又不是桌子底下的地方。那就只有一個可能性! 七海:在那之前最好丟掉先入為主的觀念,選出那個答案就好了....吧。 (日向:十神被刺的地方,與兇手刺人的地方...並不相同。) (日向:根據那個提示,丟掉先入為主的觀念思考。) (日向:好像...閃過什麼了...) (日向:似乎就快要...看見真相了!) (日向:是桌子底下卻又不是桌子底下的地方...就是指桌子更下方吧?) < 拼字遊戲:ゆかした(地板下方)> 日向:對了...犯人是從地板下方刺殺十神的吧!? 小泉:從地板下方!? 日向:舊館的地板有很多縫隙,而且桌子底下沒有絨毯覆蓋。 日向:只要使用凶器穿過縫隙,就能夠把十神殺害。 狛枝:也就是說,犯人潛入了舊館地下吧?從哪裡?怎麼做到的? 日向: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有誰清楚該怎麼進去。 (日向:如果我的判斷正確,那個人應該知道怎麼進入地板下方才對。) (日向:一直尋找那個方法的人...) < 選擇田中> 日向:吶,田中...你在大廳弄丟耳環了吧? 田中:是說魔犬的耳環嗎? 日向:那個耳環... 田中:是說魔犬的耳環吧? 日向:就是那個魔犬的耳環...它掉到地下了吧? 田中:啊...有了... 田中:找到了!那就是魔犬的耳環!! 田中:呼哈、呼哈哈哈哈哈!看樣子,神果然是為眷顧本大爺而存在! 日向:這樣啊...真是太好了呢... 田中:................ 田中:但是要怎麼拿回來? 田中:這麼細的空間手伸不過去...看來也沒辦法用什麼道具勾起來... 田中:喀喀喀...差一點,那間舊館就會化為粉塵了呢... 田中:但是就如同古老傳說所述!魔犬的耳環會回到持有者本大爺的身邊! 日向:那個耳環就是現在戴在你耳朵上的吧? 花村:耶?那就是說!? 日向:搜查時沒有戴耳環的田中... 日向:在裁判開始前已經戴上了... 日向:就說明田中在搜查時從地下取回那個耳環了。 邊古山:所以田中知道要怎麼進去地下囉? 田中:喀喀喀...你們那種跟玻璃珠一樣的眼睛沒能注意到也是當然... 田中:但本大爺不一樣!只要有破壞神暗黑四天王的力量,那也不是什麼難事! 田中:這就是''邪惡‧第四隻眼''! 田中:在這個''邪惡‧第四隻眼''之前,所有視覺混沌都會化為無形! 西園寺:怎麼辦!光是聽就覺得好丟臉! 弍大:喂!就不能像個男子漢說清楚嗎! 田中:好吧,我告訴你們!一切的答案都在''倉庫''裡面! 田中:破壞神暗黑四天王之一''海市蜃樓的金鷹''John P,在混沌之中找到了。 田中:有個通往地下的''毀滅的逃生口'',就藏在那些隨意擺放的大量雜物底下... 田中:得知此事的我從超市拿來打火機,不顧危險的踏進地下。 田中:在那不為人知的孤獨戰鬥之後...魔犬的耳環終於回到了我手中。 田中:呼哈哈,好一場驚心動魄的戰鬥!這就是本大爺的''力量''! 西園寺:說是力量就誇張了─。不過是飼養員而已吧? 邊古山:總之...可以從倉庫進入地下吧。 七海:所以犯人也是從那裡進入地下的吧。 七海:既然知道地下沒有被封鎖,從倉庫到大廳...移動的距離也沒有多遠呢。 弍大:嗯...經過倉庫的話,在那裡丟棄桌巾也就合理了。 澪田:犯人在派對中從倉庫潛入地下,從那把白夜醬...咕沙! 花村:嗯...是這樣嗎? 澪田:不是咕沙的話....噗茲或者沙咻之類地比較有肉感吧!? 花村:不是在說音效啦.... 花村:要潛入地下的話,不離開派對是不行的吧? 花村:可是有那種人嗎? 西園寺:那不在派對裡的人就是犯人啦。他一直躲在地下埋伏。 終里:是誰沒有參加啊? 七海:我沒有參加...但是在入口看守喔。在場的モノミ可以替我作證...對吧? モノミ:是的,這個モノミ就是證人。 邊古山:雖然應該沒有再提起的必要了....但我一直沒辦法從廁所離開... 花村:我在廚房的時間雖然比較長,但偶爾也會送菜到大廳喔。 小泉:嗯...其他沒參加派對的人是... 小泉:按照我在停電前拍的照片來看... 小泉:就只有那個人吧? 九頭龍:.............. 西園寺:萬歲─,這樣就確定了吧─。 九頭龍:什麼確定啊!我可不是犯人! 小泉:怎麼樣呢...說什麼『我會動手喔』的是哪個傢伙啊? 九頭龍:開什麼玩笑!小心我殺了你! 小泉:看吧,又說了! モノクマ:嗯嗯,不錯呢。感覺氣氛熱烈起來了啊! < 議論開始> < 言彈:七海的證言> < 論破:小泉(九頭龍沒有不在場證明)> 日向:不,九頭龍應該有不在場證明才對。是這樣吧,七海? 七海:嗯....啊,沒錯喔。 七海:耶?怎麼了,九頭龍君? 九頭龍:喔...那你一個人又在這做什麼... 七海:我在站崗喔。畢竟不能讓モノクマ進去吧。 九頭龍:嘿...真辛苦... 七海:我看見九頭龍君時,是在派對開始之後,所以他不可能從派對開始就待在地下埋伏。 九頭龍:不會早點說明白啊,呆子。 小泉:是你不好吧?為什麼要在舊館外面徘徊啊? 九頭龍:囉嗦... 花村:其實有從外面進入地下的通道,該不會是為了偵查而來的吧... 九頭龍:說什麼啊,喂! 花村: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 西園寺:哇─,被人怒吼以後卻很開心喔─!? 田中:無論如何,從外面進入地下是不可能的。本大爺和七海已經確認過了... Sonia:但,果然還是有某個人在派對中,從倉庫潛入地下吧? 罪木:說是派對中...或許是停電中吧.... 七海:啊─,在停電中不見的話,沒注意到也是當然的嘛。 花村:但是要在黑暗中穿越走廊到達倉庫,根本就和沒有蛋的火腿蛋鬆餅一樣啊! 左右田:對啊...我連在旁邊的事務室都走不到呢... 日向:........... 日向:可是真的沒辦法嗎? 日向:稍微討論一下那個可能性或許比較好。 澪田:那時很黑喔?移動到倉庫是不可能的! (日向:但...果然還是有點蹊蹺。似乎有什麼地方沒注意到的....) (日向:為了摸清事實,只好再一次...) 狛枝:看樣子是遇到瓶頸了啊... 狛枝:黑與白...哪一個超高校級才最優秀,差不多該見真章了吧。 < 議論開始> < 言彈:廚房用具清單> < 贊成:終里(利用光源)> 日向:對了....犯人就是利用光源! 終里:喔、猜中啦!? 澪田:但是,哪裡有光源啊? 日向:應該有的。在廚房用具清單上有寫著吧? 日向:叉子X20,刀子X20,湯匙X20,鐵串X5,平底鍋X3,玻璃杯X20... 日向:還有烤肉用的鐵板...甚至也有火鍋用的卡式爐。 十神:鐵板和卡式爐啊...確實都在那架子上呢。 十神:看樣子都保存得很好,應該還可以使用。 日向:卡式爐啊。 澪田:卡、卡式爐!? 日向:卡式爐不用電源也能點燃,況且也能拿著行走... 日向:犯人是用那個卡式爐,在停電時從走廊移動到倉庫的! 狛枝:原來如此...卡式爐是個盲點沒錯,但那個推理有漏洞。 (日向:耶?) 花村:那個洞是什麼樣的洞啊?請詳細的告訴我。 花村:啊、剛才的沒有下流的意思喔!?不是下流捏他喔,真的─! 小泉:你一直重複反而很可疑啦! 狛枝:怎麼樣,日向君!和我一決勝負吧!? < 反論:狛枝> 狛枝:你能打破我的反論嗎? (日向:什麼勝負啊...簡直像是很享受遊戲一樣....) (日向:可惡!怎麼能輸給這種傢伙!) < 言刃:防火門> < 論破:被左右田目擊> 日向:狛枝,你忘了嗎?還是假裝忘記? 狛枝:耶,你說什麼? 日向:走廊上有一道''牆''可以擋住光線。 日向:就是走廊上的''防火門''。 日向:只要把那關起來,走廊就會出現一道完整的牆。 日向:而且防火牆前方馬上就是轉角... 日向:就算防火門有縫隙,因為光線無法轉彎自然就不會被注意到了。 狛枝:原來如此,把眼光放到防火門上了,不愧是超高校級的... 狛枝:唉呀,你還沒想起自己的才能吧? 日向:那件事現在無所謂吧...! 邊古山:狛枝,你想做什麼?既然不是犯人,為什麼要一直針鋒相對? 狛枝:不要發出這麼恐怖的聲音嘛。生氣的話...來,深呼吸、深呼吸! 九頭龍:真是個到處讓人不爽的混仗!真的把你那張嘴堵住怎麼樣!? モノクマ:喂,吵架可以,但是不可以把周圍的人都牽連進來! モノクマ:說起來,不趕快決定誰是犯人嗎?要是我覺得膩了,時間就要結束囉? 狛枝:知道啦...是差不多要收尾的意思了吧? Sonia:收尾? 狛枝:不是像我這種假冒的,而是希望''真正的犯人''登場! 弍大:哼...反正你才是犯人吧? 狛枝:你要那麼想也可以喔。 狛枝:我接受任何一種結論喔,只要是超高校級的各位都滿意的結果。 日向:........... (日向:''真正的犯人''...要在這裡揭發嗎...) (日向:雖然不想指責任何一個人...) (日向:但是...只能這麼做了吧?) (日向:那個人利用防火門當作遮蔽物,在黑暗中使用卡式爐移動...) (日向:潛入地下,將螢光塗料當作記號把十神刺殺。) (日向:那麼能想像的犯人只有....) (日向:那個傢伙!) < 選擇花村> 日向:花村...是你吧? 花村:............ 花村:耶,什麼?現在在說什麼!? 小泉:花村是犯人....真的嗎!? 花村:你們在說什麼!這怎麼可能! 日向:剛才也只是我的''推理''...如果你有反論的話就說出來吧。 花村:反論什麼的...為什麼我要被當作犯人不可啊... 日向:因為當作光源使用的卡式爐,是廚房才有的東西。 花村:只因為那種理由就把我當作犯人!?那也太蠻橫了吧! 花村:好過分好過分!太過分了啦!! 狛枝:啊啊....花村君...那種態度真不像你呢。 狛枝:擁有超高校級的料理人這種才能的你,居然會混亂到這種程度... 花村:叫我主廚... 狛枝:要是你在這裡受到冤枉,未來的料理界要靠誰來支撐啊? 花村:未、未來的料理界? 狛枝:沒錯,為了未來的料理界,你更要正正當當的站出來面對啊。 花村:這樣啊...嗯...沒錯...! 終里:話說回來冤枉是什麼?好吃嗎? 西園寺:殺蟲劑好像也很好吃喔。待會要試試嗎? 日向:狛枝,你攪什麼局啊! 狛枝:拿犯人使用光源來作比方?還是使用防火門呢... 狛枝:那麼移動到倉庫之後潛入地下,接著呢? 狛枝:地下也很暗,要怎麼在那裡刺殺十神君呢? 狛枝:總不會拿光照他再刺殺吧?要是被注意到就沒戲唱啦? 花村:對、對啊....關於這點要怎麼解釋!? 日向:那、那個... 狛枝:沒辦法回答吧?你自己也沒到地下去搜查過不是嗎? 小泉:田中或許知道喔!他真的下去過嘛! 田中:不,很可惜,地下沒有殘留和事件有關的東西... 田中:只有十神血液滴下的地方,塗著''黑暗之中發出光線的奇妙液體''而已。 小泉:那是什麼啊!在暗中發光!? 澪田:那個似乎很重要呢! Sonia:只要有會發亮的記號,在黑暗中也可以移動到那裡吧? 七海:只要那樣移動到位置上,用同一個記號瞄準目標就好了。 (日向:畫著同樣記號的目標...?那個''記號''是...) (日向:在十神屍體周圍發光的那個東西嗎....?) 日向:那個記號是刀子上塗著的螢光塗料吧? 弍大:喔!把螢光塗料當作記號,在黑暗中也能用凶器刺殺啊! 西園寺:這樣啊...犯人不是把人當作目標,而是等候螢光塗料移動的瞬間啊! Sonia:就是''某個人移動刀子的瞬間''吧! 狛枝:我拿來當作取刀的記號,被犯人當作刺殺的記號啊... 狛枝:這樣啊...所以拿到刀子的十神君才會被殺啊... 七海:不過能利用那個就表示,犯人知道狛枝君的計畫吧? 弍大:到底是怎麼樣,花村!! 花村:我不知道...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狛枝:那我反過來問大家一個問題可以嗎? 小泉:怎麼又是你!?適可而止一點好不好! 花村:嘛、嘛嘛!這種時候就要有公平的發言機會啊! 狛枝:如果花村是犯人,就表示他去了倉庫... 狛枝:那麼澪田在停電時聽到的對話又是什麼? 西園寺:哇─!不要踩我的腳啦─! 十神:喂、你這傢伙做什麼! 十神:住手!! 狛枝:好痛! 終里:把電燈打開啊!這樣不是很難吃飯嗎! 花村:大家──,你們在哪裡啊─?停電....難道不是只有廚房嗎? 邊古山:花村的聲音...也在大廳? 狛枝:這應該就能證明花村停電時人在大廳才對... 花村:對!就是這樣!! 小泉:可是,停電的瞬間花村在廚房吧?怎麼又會在大廳? 花村:我以為只有廚房停電,所以慌慌張張的跑出去... 花村:當然走廊也是很黑...是依靠大家的聲音扶著牆壁移動的。 弍大:嘛,從廚房到大廳,要扶著牆壁走也不是到不了的距離啊... 終里:總覺得是在撒謊啊! 花村:終里好像只要舔人的汗之後,就能知道對方是不是在說謊了吧... 花村:那麼就只要舔我看看就好了! 終里:不要。感覺油膩膩的。 澪田:但是輝輝醬的聲音真的在大廳啊!我賭上唯吹的角色設定下此斷言! 狛枝:沒錯,花村君在大廳裡喔。也就是說...他不是犯人。 日向:不,應該不是這樣。 花村:為,為什麼啊... 花村:為什麼要這樣一直針對我說話啊! 日向:我也不想指責花村...只是... 狛枝:日向君,更有自信一點啊。你只是朝著自己相信的希望前進而已... 日向:........... 狛枝:快啊,日向君...讓我看看你的希望吧。那份希望能夠打破花村的希望嗎? < 議論開始> < 言彈:地板縫隙> < 論破:花村(在大廳)> 日向:我們在大廳聽到花村的聲音,並不能證明『他在大廳裡』。 花村:耶?為什麼...? 日向:你們想想看舊館的地板。那裡的地面到處都是縫隙吧...? 日向:所以從地下往上叫喊,就像是他人在大廳裡一樣。 花村:........... 花村:啊唄吧唄吧!? 邊古山:這樣啊...故意在地下出聲,讓人家以為他在大廳裡面吧? 小泉:是這樣嗎,花村? 花村:等、等等... 罪木:到底怎麼樣,花村! 花村:我說給我等一下! 罪木:呀啊啊啊啊啊!? 花村:你們這些傢伙,從剛才開始就在說什麼啊!我停電的時候一直都在大廳啊! 西園寺:你是哪裡出身啊? 花村:在西麻布出生,南青山長大的! 西園寺:各位─,那人在說謊喔─! 七海:............. 七海:如果花村停電時就在大廳,那麼復電時應該也在那裡吧? 狛枝:嘛,應該是吧。畢竟不可能在黑暗的走廊上隨意走動啊。 小泉:耶?那個時候花村...在嗎? 花村:在啊....不能更確定的在啊.... 狛枝:這可不能光靠直覺決定啊?因為賭上了人命嘛。 花村:就是說啊,怎麼能靠你們那種不確定的記憶來判斷!這不是能輕易決定的事啊! 西園寺:絕對在說謊啊!因為越來越嚴重啦! Sonia:但是我沒有自信。他好像在...又好像不在... 弍大:唔唔唔唔...!沒有可以判斷的辦法嗎...! 七海:只要問問本人的記憶就好了吧? (日向:本人的記憶?) 花村:喂─!別說些沒道理的話!你們能證明我不在大廳嗎!? 日向:或許可以。 花村:格格....又是你啊!? (日向:花村停電過後到底在不在大廳....要判明這件事的話...) (日向:那時在那裡發生了什麼事,只要問花村本人就好了。) 日向:終於復電的時候,花村如果在大廳... 日向:那時罪木變成什麼模樣,你應該會知道才對吧!? 花村:什、什麼!? 罪木:呀!不要讓我再想起來了啦!好、好丟臉! 日向:不,這是很重要的問題... 日向:怎麼樣,花村!那個時候如果你在大廳,應該能回答才對! 花村:耶?呃?這個....? 日向:畢竟是那麼獨特的跌倒方式,不可能這麼簡單就忘記的。 罪木:嗚耶耶....對不起....讓大家看到這種醜態...真對不起─! 澪田:怎麼樣!?輝輝醬回答得出來嘛!? 花村:呃...呃.... 花村:咦?耶耶?奇怪啊─,怎麼忘記了呢─? 小泉:忘記了才奇怪吧...尤其是像你這種變態角色...! 花村:耶....就算你這麼說... 花村:狛枝君─!你也說說話啊─! 狛枝:嗯...只好放棄啦... 花村:放棄....放棄...是什麼意思.... 狛枝:花村君...我也很遺憾啊... 狛枝:看見憧憬之人的''希望''落空是很落寞的啊。簡直可以說是美夢被破壞的感覺... 日向:狛枝...你到底是怎樣啊!為什麼一下幫助犯人一下又針對人家...! 花村:等一下!不要擅自把人當作兇手進行話題啊─! 狛枝:耶?因為已經確定了吧? 花村:確確確確確確確...... 花村:還不能確定吧!還不能這麼決定吧! 西園寺:不行啊─,我聽不懂─! モノミ:還沒有確定凶器...他應該是想這麼說! 澪田:你聽得懂啊!? モノミ:但還真是悲傷的爭論....這樣的....太糟糕了。 花村:啦─!#$∆○♦∑....... 小泉:好啦,モノミ...別嗚咽了,快翻譯啊。 モノミ:呃...要說我是犯人的話,就先說說看凶器是什麼吧...。 弍大:凶器啊...應該不是刀子吧? 罪木:根據十神的傷來看...是直徑5公厘那麼細的尖銳物品...! 田中:況且要從地下刺上來,至少要有50公分以上的長度。 狛枝:事到如今凶器是什麼也無所謂了吧? 花村:#$∆○♦∑....... モノミ:他說....不好,一點也不好。 七海:那好吧。想想看凶器是什麼吧。 花村:要打架嗎─!要打架嗎─! モノミ:他說....試試看啊。 澪田:還真是會誤導人的方言啊! (日向:總之想吧!集中精神思考!) (日向:直徑5公厘那麼細...至少要有50公分以上的尖銳物品...) (日向:如果是在有卡式爐的地方,那裡一定也有符合條件的東西。 (日向:而且是十神和我去搜查時,就已經短少的東西...) (日向:那麼凶器就是....) < 拼字遊戲:てつぐし(鐵串)> 日向:對了,凶器是鐵串吧! 小泉:耶!?鐵串!? 日向:派對開始前....集合危險物品的十神,和花村曾經這樣說過... 十神:按照那張清單上來看,鐵串似乎還少了一把.... 花村:啊、沒錯沒錯....好像從一開始就缺了。 弍大:''缺的那把鐵串''就是凶器吧!? 罪木:不過鐵串的話和條件很吻合喔! 終里:喂,花村!你到底把鐵串藏在哪裡!? 花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花村:啊嗶哩嚕啦嗶──嗯!! モノミ:啊嗶哩嚕啦嗶──嗯! 澪田:耶!?是原樣嗎!? 九頭龍:只是說意義不明的話來敷衍而已吧!該不會在島上哪裡處理掉了吧! モノミ:不,不能亂丟垃圾是畢業旅行的規則。要是違反的話,島上的警報器就會響起喔。 左右田:島上的警報器....不過丟個垃圾有必要做到這樣嗎!? 七海:而且我在外面看守,花村君一次都沒有出來喔。 邊古山:也就是說,那還藏在舊館裡的某處嗎... 西園寺:反正還是廚房吧─!? 弍大:花村啊...像個男子漢的說出真話吧? 花村: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花村: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花村:#$∆○♦∑....... モノミ:田間來的鄉巴佬插什麼嘴....的樣子。 七海:果然...我們不想辦法突破不行呢.. (日向:如果凶器是鐵串...藏在廚房是最好的辦法。) (日向:但在派對之前,我和十神徹底的搜索過一次。) (日向:就是說...當時凶器藏在找不到的地方嗎?) (日向:是令人意想不到之處嗎...?) (日向:那會是哪裡?像鐵串那麼長的凶器能藏在哪? (日向:那時我和十神沒能找的地方,除了那裡以外...) 花村:#$∆○♦∑....... モノミ:我沒有藏任何東西....的樣子。 花村:#$∆○♦∑....... (日向:指出花村就是犯人的決定性證據...!就用那個...來揭發他吧! < 拼出:骨付き肉(帶骨肉塊)> 日向:藏鐵串的地方...就是帶骨肉塊裡面吧! 花村:什什什什什什什什什什...! 花村:說什麼啊...怎麼可能那種地方藏凶器.... 終里:那不可能吧!食物裡面耶!? 日向:不可能...我和十神也是這麼想...所以才會漏掉的... 十神:那邊的料理似乎沒有像剛剛那種叫做churrasco的危險物品。 日向:看樣子是沒錯... (日向:呼,我本來還擔心萬一他說魚或肉的骨頭也很危險的話,那該怎麼辦呢....) 日向:反過來說...可以藏凶器的地方,當時唯一沒調查過的,就只有食物裡面了。 日向:而且在那些食物之中,能夠藏起鐵串那麼長的凶器的地方... 日向:就只有帶骨肉塊而已! 弍大:怎麼樣啊啊啊啊啊啊啊!? 花村:我、我使用緘默權! 西園寺:怎麼可能讓你用! 澪田:不確認的話不行吧! 終里:吃掉那個看起來很美味的帶骨肉塊,只要從裡面出現鐵串就是賓果了吧! 左右田:好,モノクマ或是モノミ都好,現在快點把那個帶骨肉塊拿來! 終里:一分鐘....只要一分鐘...我就能把那個肉塊通吃殆盡...! 花村:等等一下!時間!時間不足啊! 弍大:搞什麼啊!!快把肉塊拿來!! モノミ:啊...那個啊... モノクマ:.................. 小泉:耶?モノクマ去哪了? モノクマ:我在這喔! モノクマ:麼呼....先開動啦麼呼─! 澪田:呀啊啊!熊在吃肉!! 澪田:...但仔細想想還蠻正常的嘛。 モノクマ:麼呼麼呼....這是什麼....還真好吃啊。 終里:可惡!那是我的肉啊! モノクマ:出生到現在第一次吃到啊。感覺好像...想起野生的回憶了。 花村:不、不不不不不行!真的不可以! モノクマ:唉呀唉呀?肉的裡面好像... モノクマ:跑出這個東西啦─! 澪田:那是! Sonia:鐵串...沒錯吧...? 七海:啊,骨頭的部分變成手把啦...真精巧。 田中:肉成為鞘,骨成為柄的破滅之劍!是那個招致十神的災難嗎! 狛枝:不愧是花村君!就像超高校級的主廚,好夢幻的凶器啊! 花村:不是的...我不是犯人....我不是會殺人的人... 花村:我懂了!你們是聯合起來的吧!聯合起來陷害我! 狛枝:.............. 狛枝:啊啊,真有點不爽.... 狛枝:這麼難看的頑強抵抗可不像超高校級啊。那種稱不上是''希望''吧? 七海:吶,狛枝君...不好意思可以閉嘴嗎? 狛枝:.............. 花村:#$∆○♦∑....... モノミ:不過是些只能去連鎖餐廳的窮人們集合在一塊.... 小泉:不、不用再翻譯了....感覺...光是氣氛就能夠傳達了呢! 花村:#$∆○♦∑....... (日向:現在暫時不管狛枝的事...比起那個...) 七海:該作了結了... 七海:把事件從頭回顧一次,這樣一來狀況就清楚了... (日向:事件回顧...) (日向:把花村的犯行說清楚...) (日向:不這麼做沒完沒了。) 日向:那就開始吧! < 事件推理> 日向:首先從派對開始之後回顧...因為十神的呼叫,我們集合在舊館大廳。十神看見某人送的犯罪預告,知道今晚有發生殺人事件的可能性而起了警覺。所以為了監視我們,他才會決定舉辦派對。接著雖然並未全員到齊...派對仍舊開始了。但那時,某人設下的機關已經開始運作了。那人在倉庫把三台熨斗插上插座,使舊館的用電量瀕臨極限...接著又準備好某個在11點30分起動的機關。也就是大廳和事務室的空調,那人把定時器設置好了。已經被熨斗用得吃緊的電量,因為空調起動而讓變電箱扳手落下...窗戶被封死的舊館,在停電同時陷入一片黑暗。但那時,十神從自己帶來的手提箱中拿出某個東西,也就是夜視鏡。戒備著殺人事件的十神,帶了各種道具至現場。戴上夜視鏡的十神,在那裡目極了某人的可疑舉動...狛枝沿著桌燈的電線鑽進餐桌底下,至此,全都按照狛枝的計畫進行。寄殺人預告給十神,並且設計停電的...都是狛枝。而那個時候...停電的廚房裡,別的人物...真正的犯人開始行動。恐怕犯人知道狛枝的計畫,所以曉得會有停電發生...因此犯人事先準備好在黑暗中犯案的必要用具。首先是''亮源''...就是廚房用具裡的卡式爐。接著''凶器''...這也是早已經藏在廚房的東西。那是燒烤料理用的長鐵串,犯人將它藏在帶骨肉塊當中。拿著凶器和卡式爐走出走廊的犯人,為了不讓自己手裡的光線透去大廳,先將防火門關了起來。犯人憑藉亮光來到倉庫,在那裡得到了某個東西....就是為了阻擋濺血的桌巾。這麼準備好一切的犯人,從地上的洞潛入地板下方。那時應該把卡式爐關掉了,放在入口旁邊才對...大廳的地面縫隙四佈,所以不可能拿著光源移動。接著犯人把事先塗好的螢光塗料當作記號,成功前進到餐桌正下方。那時十神找到了藏在桌下的''刀子''...如果十神此時退後的話,他或許不會被殺害才對...但十神伸手把刀搶過來了。然後那個瞬間...!潛伏在地下的犯人把鐵串刺了上去!犯人在黑暗中等著刀上螢光塗料移動的時機。殺害十神以後的犯人....刻意從地下出聲,製造自己在大廳的不在場證明...盡快離開地下以後,就立刻回到了廚房,把犯罪用的物品都藏回廚房後,裝作若無視然和我們會和... 日向:能辦到這些犯行的,只有一個人...而且把凶器藏在料理中,會響到這種意外方法的傢伙只有一個...對吧,花村輝輝! 日向:這就是全部真相...怎麼樣,哪裡有錯嗎? 花村:這...一定是搞錯了...我不可能殺人啊... 花村:我不可能... 花村: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花村: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邊古山:這就結束了吧。 花村: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 モノクマ:咕嘿嘿嘿...看樣子結論出爐了呢。 モノクマ:唉呀!不小心露出野性的一面了。是剛才吃肉的影響嗎? モノクマ:...玩笑就不開了,接著開始緊張的投票時間吧! モノクマ:那麼請你們壓下手邊的按鈕進行投票。 モノクマ:啊,我先說好啊,一定得投票給某個人喔? モノクマ:不投票的傢伙...就像剛才的肉一樣把你吃了... モノミ:嗚嗚嗚...!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モノクマ:投票的結果,犯人到底是誰!?這個答案是正確還是不正確呢─!? モノクマ:嗚噗噗噗!緊張又刺激啊! < 動畫> < 學級裁判閉庭> モノクマ:沒錯,大正解─! モノクマ:這次的自相殘殺中,將十神君殺害的犯人,就是花村輝輝君! 花村:啊吧....啊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 九頭龍:真的假的...! 九頭龍:居然是你這種傢伙把十神給殺了? 弍大:可、可是... 弍大:為什麼啊啊啊啊!為什麼要殺了他啊啊啊啊啊!? 花村:不是...不是的... 花村:我...只是想救大家而已... 花村:我只是想阻止企圖殺人的狛枝而已! 日向:耶? 日向:阻止是什麼意思? 狛枝:............... 花村:我...我早上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