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東西是最重要的,要由自己來決定。」 ──BY 靜留‧維奧拉
  • 1555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文】無題





【無題】

「我...不是辦不到,是真的盡力了...。」 他身上插滿了箭矢,看著前方的軍馬。


謀反。 背叛。 而現在對立的敵軍馬背上,坐著他很熟悉的人。


『對不起,我只是要追尋...自己的天下...。』

「我也只是...忠心守著本陣...。」


在他看來,這局面就像考驗。 來自他全力侍奉的那個主人的考驗。


主人除了自己以外誰也不信任。 就連為主人扎滿斷箭的他也一樣。


為什麼呢? 他不理解。


他轉過身,在這沙場上他已經是敗殘之將。 該擋的敵人他單騎應戰又能如何? 所以不需再奮戰,不需再為主人奮戰。


但他想為自己戰鬥一次。


「大人...你在看著什麼...使你看不見其他人...?」 他走進營中,拖著傷痕累累的軀體,他感覺隨時都會死去。 為主人拋頭顱灑熱血,是每個戰士最為光榮的事。 然而他此刻卻想哭。 可是存不了幾口氣的生命,用來哭實在太浪費了。 所以他要戰鬥。 為自己戰鬥。


主子看著他不發一語,他也不知道主人是何心情,因為眼前只是一片矇幕。

「我...在這裡...。」 但是卻像顆棄子被丟出去。 「我在這裡...大人...。」 他以為自己的一片赤誠能讓主子看見。 「我...明明...在這裡...」 但是他沒有。 就連主子身邊只存他一員敗將,主子也不選擇相信他。 「明明...在這裡...」 罷了。 或許,這就是被圍城的原因。 天下不會是一個人獨享的。 大人。 大人,你聽見了嗎?


他倒地,堅持著爬到主人身邊。 伸出手讓自己的鮮血沾在主人衣上。


一切靜下來了。


他在為自己戰鬥之後,感覺好平息。 然後在心底期盼。 若有下一世,他還要做主人的軍棋。

這一次。 一定讓他看見。 一定讓他相信。

一定......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