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東西是最重要的,要由自己來決定。」 ──BY 靜留‧維奧拉
  • 1555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微電影100】001-忌妒【短篇小說】

在一起不曉得多久了,我們一直很好。 因為能夠獨處的時間不多,讓我們珍惜能夠見到彼此的短暫時光。


她是個明星,因為接演一部成功的偶像劇而瞬間爆紅。 我喜歡看那部戲,這樣我就有理由一直看著她,一直看著她。 我不喜歡那部戲,這樣我就只能看著電視上的她,看著液晶組成的她。


她很忙碌,我只是個工作規律的上班族。 我上班時她休息,我放假時她上工。 宣傳電視劇、電影,擔任活動代言人,接拍廣告,跑活動。 看著她我覺得好心疼,鎂光燈聚焦在身上,別看她笑得開心,那是她必須做的工作。 「今天好累喔。」 在我面前時,她才會把頭放在我肩上,然後垮著嘴角向我撒嬌。 我告訴她:「那表示你很受歡迎啊,才會有這麼多接不完的活動。」 那只是一句無心的話,說完的當下我卻覺得有股強烈的失落席捲而來。


那、我呢?


尤其當我們兩個的身影一起映在電視櫃的玻璃上時,我更覺得脫軌。 看看她,多美,多自然,多有光環,多麼有自信。 看看我……我是誰啊?多醜、多普通、多沒特色、多麼沒自信。 這樣的我,真的能和她在一起嗎?


我想,我配不上她。


每當報紙上刊登她與帥氣男模、男演員們合照時,我就感到好自卑。 他們看起來才般配,才像是一對郎才女貌。 我在她身邊,像給她提鞋、拎包包的助理。


那時我一楞,放開與她十指相繫的手。


「怎麼了?」 她問。 「我去上個網查資料。」 我說。


我看遍所有整形醫院的型錄簡介,想知道成為那批光鮮亮麗的人們之一,究竟要多大代價。 還好,只是要一筆錢,我能負擔得起。


「查什麼?」 她笑咪咪地走來我身邊,我立刻點開另一個餐廳的網頁,笑著說:「看今晚要吃什麼。去吃港式飲茶怎麼樣?」 「好啊。」 她笑得好開心。 看看她多美,但我卻只注意她比我還要多上2公分的身高。


那晚是個轉捩點。 當她打扮樸素,遮去顯而易見的明星光環,卻挽著懦弱自卑的我走出飯館時,那些總愛跟著她的狗仔主動上前來了,有的趁著我們不注意拍下數張照片。


「這位是你的男友嗎?」 「兩位是出來為節日慶祝嗎?」 「你們感情狀況如何?」 「請問男朋友對你與男演員的緋聞如何回應?」


正當她在思考該如何回答時,有個攝影助理瞥了我一眼,和他身邊的女記者嚼舌根。 「她的男朋友就這樣?我看還是讓緋聞成真,趕快把這種的甩了比較好吧。」


我不曉得嚼舌根會需要用這麼大的音量,也或是一個親切的提醒,好讓我知道自己走在她身邊,就像桶油漆潑在一幅名畫上頭般糟蹋。 我們都聽見了,在場所有人,氣氛因此而乾冷。 她握緊我的手,我曉得她有點生氣,因此她沒說話。


我替她說。 「我不是她男朋友,我是個GAY。」 「我們只是姊妹出來聚會吃飯。」 「謝謝你們關心。」


我看見她變臉了,詫異地看著我。 那之後回家的路上,我們好一陣子沒說話。她噘著嘴唇,鴨舌帽底下的美貌有些瞪眼,連生氣都好看,我卻不敢多讓視線停留。 「我希望以後不要再那樣說你自己。」 她還是說了。 「我不想你被寫得太不堪。」 「那又怎麼樣?我討厭他們那樣說你。」 「你是公眾人物啊,你比較重要。」 「……唉。」 她那聲嘆息參雜著疲倦與倔強。


「但是對我來說,你比較重要。」 那是我們道別前,她的最後一句話。


我喜歡她。 很喜歡、很喜歡。 喜歡到快要瘋了。 但我只要多看到她身上的一個美,就會發現我身上的一個缺。 久了,她在我心目中變得像女神一樣崇高,而我,只是芸芸眾生之中的一個渺小信徒。


我去了整形診所。 決定先從身高開始改變,醫生告訴我,手術必須先敲掉一段骨頭,再接上一段較長的人工骨,然後我就能夠一次增加10公分。 那好令我心動,我想帶給她小鳥依人的感受,而不是白雪公主牽著七矮人逛街。 於是我簽下手術同意書。


那個決定,讓我差點失去她。


做完手術開始可以正常行走時,我的右腳膝蓋一直隱隱作痛,醫生說過會有點後遺症,讓我天真地認為那只是痛風,直到某日爬上公司的階梯,右腳突然骨折時,我的一切都完了。 我被緊急送進醫院開刀,人工骨使用劣等材質根本不敷使用,就這麼害慘了我的一雙腿。醫生將兩個人工骨都取下來,讓我的腳回到最初模樣,再打上厚重的石膏,讓我躺在醫院休養。雖然骨頭可以再長,我卻勢必要跛腳大半輩子。左腿還好,右腳嚴重些可能得以柺杖支撐才能走路。 而那間無良的整形診所,老早就跑路不知去了哪裡。 我看著自己的雙腿,這下好了,本來長相已經不怎麼樣,以後連走路都搖搖擺擺、歪七扭八,我甚至不知道是否真的能夠下床走路,如果得坐輪椅呢?我是不是會越滾離她越遠?


空前的絕望籠罩著我,我配不上她,現在根本連奢望都不必想。


電視正在重播她那部創下高收視率的偶像劇,正是她最感動人心的那場哭戲。 她連哭泣都美,令人心碎的哽咽,賺人熱淚的抽啜。 我則在病床上醜陋地大哭,難聽的嘶啞,頹廢的卑微。


她著急地闖進病房,那一幕完美得讓我以為是劇情搬到了現實之中,在我眼前上演。 她走來我床邊,看著我說不出半個字,和螢幕上的另一個她共同落淚。 又是在那個瞬間,我居然感到生氣。 我把臉別開,眼角卻仍盡收她所散發的光芒,我只能這樣盯著在她照耀之下自己的陰影,捏著床單咬牙悲憤。 「你怎麼會弄成這樣?為什麼都不告訴我?醫生說你去作增高手術,為什麼我從來都不曉得?你怎麼不跟我討論呢?為什麼突然跑去動什麼手術,結果害自己變成這樣?」 她無止盡的問題令我崩潰,我大吼了回去。 「因為你!」


「因為你太美!我就像繞在公主身邊的青蛙!工作比不上你,賺錢比不上你,身高比不上你,長相更配不上你!我什麼也不是,什麼也沒有,你站在我身邊,只會突顯我的不堪和缺陷!你看看鏡頭上的自己,連一點瑕疵都沒有。我就像個醜八怪,以後說不定還要拿拐杖、坐輪椅!我跟你根本就是不同世界的人!你還站在我身邊幹嘛?走開!走開啊!我只會破壞你畫面的協調,只會讓你落人口實!你跟我在一起幹嘛?走啊!快走啊!」


她一句話也沒說,我們只是在病房裡一起掉淚,我忍下心撇過頭不再看她,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才默默離開病房,默默離開我。 我想那是在哀悼我們的結尾,但我鬆了一口氣,我放走了這隻金絲雀,讓她離去我這個粗糙的竹籠,美麗地飛舞,美麗地環繞,美麗地演繹。


我躺在醫院的一個月裡,她仍然在四處上節目錄影,出席各種活動,那張無懈可擊的笑容依舊打動著我,雖然我的胸口還是因為這樣破了一個大洞。 也許後悔了吧,但是又怎麼樣呢? 她好,就好了。


在醫院度過與她分手後的一整個月,我辦好出院手續,推著輪椅準備前往復健中心,獨自帶著行李在醫院門口等候計程車。看我住院衣物大包小包的,還有個輪椅,一雙枴杖,和一個廢人要接待,許多計程車關上「空車」的燈號繞道而行,我就像被世界拋棄一樣。 那時,轟轟的引擎聲在我面前停下,一部好看的白色轎車停妥後,司機打開車門離開駕駛座,我發誓,自己看見了聖潔的天使。


「抱歉來晚了,行李就這些嗎?我先幫你拿上車。」


大明星帶著墨鏡,笑盈盈地對我說話,她以往總會帶著壓低的鴨舌帽和一副口罩掩飾自己身分,但是今天的她大方展露容貌,清爽自然的素顏神態,比任何上妝的時候都要亮麗。 她打開後車廂將我的行李一件一件放上去,我的思緒停止,只能茫然看著她做著這一切,根本說不出半個字。


「來,我扶你。」


她伸出手邀請我,好像有股神奇的魔力,讓我乖乖地聽話搭住她的臂膀。 我狼狽地被她送上副駕駛座,她細心地替我把腳放進車裡,撲上一條保暖的毛毯以免我膝蓋發痠,然後才關上車門,去處理那台將伴隨我一段不短時光的輪椅。


好多路人都認出她來了,站在不遠處看熱鬧,這一景一幕將我拉回從前,我想起每當我們出門在外,總是要面對這種指指點點的視線和耳語,那些回憶再度將我喚回現實。 我不想被別人看見她和我這種人在一起,於是動手關上車窗。 她終於坐上駕駛座,看起來對周遭的眼光蠻不在乎,扣好安全帶就發動引擎,將我帶離那個不自在的地方。


沉默了好一會,我實在壓不下好奇心與疑惑,問她:「你怎麼會來?」 她眉梢一挑,仍望著前方道路專心地開車,回答:「接你出院啊。」 那再自然不過的答覆讓我感到迷惘,她明明知道我問的不是這麼回事,我相信她聽得出來,只是選擇了別的答案。 「我是問,你為什麼要來。」 「我說,我來接你出院。」 她的聲音裡有往常那種脾氣在,像在用語氣糾正我可能的別種想法,但那正是我所不能理解的。 「我們不是……分手了嗎?」


她固執地呼出一口氣,突然的一個大轉彎令我嚇了一跳,我看著那條通往復健中心的路越離越遠,發現她居然準備開上高速公路。 「呃……你要帶我去哪?」 她緊閉嘴巴,任性地不回答。我看著她的側臉,那份不變的美又挑起我的自卑,然後不知第幾次地移開視線。 那時我明白,不是我不想看她,而是不敢。


為了打破沉默,她打開音響播放CD。 我不敢自豪,但當前奏的第一個音點敲下,我馬上就知道那是什麼歌。 那是個網路歌手的創作曲──《ATHENA》。 當我們第一次約會時,我借來送給她的歌。 這才讓我明白,這條路,也是那天坐在駕駛座上的我,載著身邊的她走的那一段微甜之路。


跟著吉他和清新的歌聲,車輪飛快地運轉,我沉浸在往昔時光裡,她則跟著旋律唱出歌詞,纖長好看的手指一邊拍打著方向盤。 回想那天,我們是多麼輕鬆,多麼快樂,多麼期待,多麼心跳加快。 我看著今昔對比,忍不住酸了鼻腔。


走下交流道,我們沿著藍色公路來到一處無人的海岸,她把車停下,替我搬出輪椅,攙著我坐上去,然後推著我來到木柵欄邊,眺望反射著刺眼陽光的蔚藍海面。 影像與過去重疊,海味一樣鹹香,光芒仍然刺眼,她也依舊美好。 唯一變的,是我。


「嗯,好鹹。」 她深吸一口空氣後如是說道。 相較於她綻放的笑容,我始終眉頭深鎖。


「你不用工作嗎?」 這卻是我來這裡的第一句話。 明明有很多其他的話可以說。 你好美。我很想你。對不起。我後悔了。 隨便挑一句,肯定都比剛才的好得多。


「不用,我請病假了。」 我聽了一楞,問:「病假?你怎麼……」 回頭一看,她兩隻手臂夾著我的拐杖,一臉難過地說:「我摔斷腿了。」 我心緒一沉,拉回壓低的視線放去海面,也許有點生氣,也許有點不滿。 對得到同情的自己生氣,對得到憐憫的自己不滿。 追根究柢,如果不是我這麼難堪,她根本不需要受這種冤枉氣。


「別這樣吧。」 我說。 「你人好好的就別說那種話詛咒自己。趕快回去工作。你這麼受歡迎,肯定很多劇組、節目都要找你排通告,DELAY的話行程就亂了,這樣對你不好。」 我還是說著這些謊話,卻不會說一句,看到你我比誰都開心。


她忽然「唉呀」一聲,把一根柺杖扔在地下,然後假裝跌坐在地上,說:「腿又斷了,好痛……。」 我看著索性坐在沙地上的她,那副模樣很可愛,我卻屏除了以往的迷戀,滿眼疑惑地望著她。 她看見我眼裡的茫然,吹鼓了腮幫子,瞪著眼說:「沒想到你居然忘了,我可是記得一清二楚。」 「什麼?」 她指著木柵欄中央的一段直立圓筒柱,說:「那天我調皮爬上柱子,不小心摔了下來,你抱住我,然後告訴我,你想要成為我的支柱。」


原來她記得,甚至比我還清楚。 我沒有忘記,只是不敢奢望她記得。


「你說:『我不敢說大話,但是無論你的夢想多大多遠,我都會陪你走這段路。如果路上有石子,我陪你跨過它;如果有一條河,我們一起游過對岸;如果有一道峭壁,我的背就讓你當墊腳石。我想要成為你的支柱。』一個月前,我不小心踩空又摔下斷崖,可是當我望著曾經爬上去過的峭壁時,卻發現只靠自己的一雙手根本爬不上去,因為我的支柱不見了。」 她顫抖著聲音讓我發現,她哭了,而當我望向她時的視線模糊也告訴我自己,我哭了。


「那天站在這裡的我,只是個剛出道,名不見經傳的小模特兒,卻因為有了支柱,而天真地踏上夢想的道路。有了墊腳石,即使摔下來也不會受傷不會痛,因為有人會接住我。但是當我摔下峭壁卻沒有了墊腳石,我才發現原來要爬上去是那麼地難。 「在螢幕前笑5分鐘,下了台就哭5分鐘;演10分鐘,就哭10分鐘。我沒辦法達到完美,因為我生病了,兩條腿瘸了,在那條路上站不起來了。」


她望向我,哭得正傷心。 在我眼中朦朧的身影,忽然從高不可攀的女神,縮小成了那個曾經與我並肩而行的小女孩,好貼近,好熟悉,一樣綻放著光芒,卻不再遙遠難及,而是溫暖地包圍著我。


「我們在一起的時間太短,少到我只充滿著喜悅,卻不知道原來你心裡一直那麼想。我其實沒有請假,而是失業了,我這個月把身上的戲拍完就向經紀人請辭了。如果在台上的5分鐘,可以換我們安心吃飯不必遮遮掩掩的10分鐘,可以換我們開心牽手輕輕鬆鬆逛街的10分鐘,不論多少我都願意換,甚至要我走下台也可以。沒有你,這條路我走不下去啊。」 她拉住我的手,那份溫暖和脆弱的力道,則換了我數不清的眼淚。 「你願意陪我一起復健,直到我的支柱復原那天為止嗎?當我再倒下來的時候,你願意抱住我,然後對我說,你是我的支柱嗎?」


我們泣不成聲,但是我並不能因此就吞下真心話,即使眼淚直落,即使氣喘吁吁,即使語調歪斜,即使哭得醜陋。 「如果,這對支柱永遠好不了,你願意一輩子繼續復健下去嗎?」


她在哭泣中參入零星笑意,雖然很快又被淚水填滿,但是我知道那已經洗去了她的憂愁,注入新的喜悅。 這次換她抱著我,輕輕對我說:「我願意。」


「但我有一個請求。」


她疑惑地看著我。 我告訴她:「不要下台。」


不要下台,繼續發光發熱,這樣我就有理由,努力急起直追,總有一天我會用跑地追上去。 因為我忌妒她的美好,而我,不能就這樣輸了。 我要迎頭趕上。


一年後,我坐在輪椅上,在復健中心門外放空,身邊同樣堆著大包小包的行李。 轟轟的引擎聲由遠而近,不用看我也知道,接下來會有輛白色轎車出現,然後有顆明星將從天而降,用不冷不熱卻溫和的光芒照耀著我。


「哇,這麼多賀禮啊。」 她說,然後看了看我身邊地下的小山堆。 「嗯,我雖然推辭了,但是院長說什麼都不退,我只好收了。」 她點點頭,接著瞧了我一眼,笑著輕打我的手臂。 「欸,幹嘛霸占愛心輪椅,起來啦!」 「借坐一下嘛。」 我邊說邊拎起為數不少的紙袋,和她一塊走向車後,將東西全都安置好了。 她看了看手錶,說:「2點要去看照片,時間正好,不用著急。」 我理一理身上的西裝外套,拍到內袋裡還有個東西遺漏了,說:「啊、復健科主任的那份請帖忘記留了,我請人替我交給他。」


再一個月後,我們之間與周遭仍然充滿了忌妒。


我忌妒她如此美好,所以我要一個人保留。 我忌妒她如此貼心,所以我也不能落後。 我忌妒她如此閃耀,所以我更不能遮掩她。


我看見周遭的男人,忌妒我一身筆挺的燕尾服。 我看見周遭的男人,忌妒我被她挽著手臂。 我看見周遭的男人,忌妒我和她交換戒指與誓言。


我,忌妒自己,那麼愛她。 我,忌妒她,讓我付出全部。


我,忌妒。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