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東西是最重要的,要由自己來決定。」 ──BY 靜留‧維奧拉
  • 1555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微電影100】028-三個小節的故事

 

【三個小節的故事】

 

 

 

 



一個男孩死了。

山腳下那間宮廟圍著多部警車,將宮廟後方空地拉上封鎖線。

在神的眼皮底下,終究有人沒受到眷顧。

詢問之下,廟公帶來幾個和已死男孩年紀相仿的孩子,每個都是衣著髒臭不堪、骨瘦如柴。

原來他們都是住在這裡的流浪孩子,把宮廟後院當作自己的家,尋找觀光客和香客吃不完剩下的東西果腹,用殘破的雨傘和塑膠繩拉出自己的範圍,從舊衣回收桶裡拉出的外套當作床單與棉被,就在這過上日子。

男孩是被毒死的。

一個無家可歸,又沒錢沒財的孩子怎麼會被人毒害?警方實在摸不著頭緒。

「阿狗昨天吃過什麼?和誰在一起?」警察問。

「他昨天在翻垃圾桶,找到好東西就躲起來,只有自己一個人。」孩子們說。

接著警察又在阿狗的小基地裡發現一隻死貓,貓屍同樣是被毒死,一旁散落著不明動物的骨頭,應該是雞。卡在石頭底下的紙袋是鹽酥雞專用紙袋,外頭套了層塑膠袋,而裡頭竟然遺落一張名片。

 

 

 





一個男孩死了。

當張小芬打開家門時,看到幾個警察排排站著,敘說一場不幸的命案,而她則是嫌疑犯。

「我沒事毒害一個露宿街頭的孩子做什麼?」她說。

「你確實去過那間廟吧?有人可以作證。」

「對!我有去!我跟我男友吵架,去請月老幫忙解決,這樣也不行嗎?」

張小芬和男友感情一直不順遂,所以經常去那間廟找月老傾訴,已然是個常客。

她長得挺清秀,看來頗善良,曾被那些孩子要求過施捨,最初好心給過一次,之後卻不堪其擾,她只好狠狠拒絕他們。因此每回去宮廟,看見那些孩子總要繞道而行,也就這樣被視為頭號嫌犯。

「我根本就不想靠近他們,要怎麼毒死人?我上完香就走人了,完全沒踏進後院。」

「你不需要靠近,因為你知道那些孩子會翻垃圾桶,所以故意將有毒的雞排扔進去,只有那些撿廚餘過活的孩子會吃下肚,無論哪一個。你安排的是一場無差別謀殺。」

張小芬聽完警察描述,登時腿軟跪去地下。

卻並非承認自己是兇手。

「雞排……雞排原本是我男友要給我吃的……但我們吵了一架,我氣不過所以就把雞排丟了……」

 

 





一個男孩死了。

莊阿強打開家門時,看到幾個警察排排站著,敘說一場不幸的命案,而他則是嫌疑犯。

「我沒事毒害一個露宿街頭的孩子做什麼?」他說。

「我們還要控訴你涉嫌謀殺女友,犯行不成卻間接害死一個無辜的孩子。」

「我是和我女友處得不太好,但不代表我就會想謀殺她吧?」

莊阿強身材微胖,是個飲食不太健康的重口味饕客,雞排店老闆說他是熟客,每次光臨一定都會點雞排,一周內至少上門兩、三次,所以老闆總是給他打折,或者多送兩隻雞腿。

「我最近是脾氣不太好,但那跟我媽有關。她不允許我和小芬交往,我已經盡量嘗試說服她了,小芬卻一直說是我不會講話,換做你不會生氣嗎?」

莊阿強是農家子女,準備接替年邁的老父老母管理田地和果園,他們收入不算多,雖然足夠生活使用,要說有什麼奢侈花費,則會有些吃緊。張小芬是都市長大的時髦女孩,時常要求莊阿強購買價值不斐的名牌包和衣飾給她,他負擔不起那麼多,曾經偷走母親的私房錢,卻被她發現,而狠狠打罵一頓。母親為此感到憤怒,和他多說了幾句,幾乎要鬧起家庭革命。

「但我絕不會因此就打算殺小芬,更何況我根本不知道毒藥上哪去買。」

「你不用買。家裡是作農務吧?毒藥其實就是劑量過重的農藥,你只要從家裡拿一點沾在雞排上,根本不會有人察覺。」

莊阿強聽完警察描述,登時腿軟跪去地下。

卻並非承認自己是兇手。

「雞排……雞排原本是我媽要給我吃的……」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