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東西是最重要的,要由自己來決定。」 ──BY 靜留‧維奧拉
  • 1555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3靜-生日文】すれ違い思い




略冷的晚飯時間前還有點時間,她回到宿舍扔下書包,換上一身輕便的私服,壓低鴨舌帽緣,再度離開家門。

 

腳踏車騎在街上,冬意還未退去,春息仍在醞釀,市區裡人們為了晚餐出來走逛,看著別人三三兩兩成群,她不禁覺得有些寂寞。

 

「那傢伙……是不是也很孤單呢?」

 

她在路邊栓好腳踏車,步行至連鎖蛋糕店前,彎腰瀏覽著櫥窗內引人垂涎的甜點,看見了像是「那傢伙」會喜歡的口味。

 

「麻煩給我兩片抹茶蛋糕,謝謝!」

 

拎著精緻的小紙盒,反正時間還早,她沒立刻回那個沒人會對她說「歡迎回來」的房間,踩著腳踏車,帶自己來到隔壁的秋水町,那個曾經有家的故鄉。

 

彎過山路時,她讓自己專注地看著前方,不去留意右手邊那塊完全暗無燈火的荒地,繼續向坡上前進。
 

「呼……呼……」

 

這個坡道略陡,但每天早晨配送牛奶的她已經習慣了。

 

記得小時候總是用走的上山,對,和「那傢伙」一起。然後「那傢伙」會嘟著嘴撒嬌說「我腳痠了,泉揹我」。
 

「呵……」
 

想到懷念的往事,她突然衝口一笑,膝蓋差點踩不去下一步。

 

「到了!」

 

還不到山頂前有一條岔路,彎出去穿過一條林蔭道,雖然經過此處偶爾令她覺得陰森恐怖,但是這天卻沉浸在往日時光,無暇思及那些。林蔭道盡頭豁然開朗,這裡有一片平坦的草地,在拉了鐵欄杆的高台前空地,有處老舊的兒童遊樂區,此地因為幾乎荒廢,沒有兒童會再來,溜滑梯、盪鞦韆、鐵骨架、繩網橋、蹺蹺板,它們只好和生鏽的彼此作伴,就連路燈都失去了活力。

 

她坐在垂頭路燈下的長椅,光源靠的全是天上那叫做月亮的巨大電燈泡。輕輕將蛋糕放在椅上,她呆坐一會,看著回憶中的兩個小小身影,在遊樂區還未老去時四處撒野。


 

 

『八……九……十!你躲在哪裡啊?』

 

『笨蛋!哪有人會告訴你啊!』

 

『喔?所以你是笨蛋囉?』

 

『人家才不是!』

 

『再說幾句嘛!這樣我才知道你在哪裡啊!』



 

 

 

啪擦!

 

 

打火機點燃蠟燭,細小的火光立在切片蛋糕上,照亮了坐在長椅另一端的「那傢伙」。

 

 

『再點一根嘛!只有一支看起來好孤單。』
 

 

她笑了,對她說:「不公平,哪有人一次生日過兩歲的。」
 

 

『不是一次生日過兩歲,是我們兩個人一起過生日。』

 

 

啪擦!

 

 

打火機點燃蠟燭,她在自己的這片蛋糕上,又點亮一支。

 

 

「這樣可以了吧!開始許願囉!」

 

 

「那傢伙」併起小小的手掌,閉上眼,說得專注。

 

 

『第一個,下次走上來山坡時,泉要揹我。』
 

 

「願望許這個?有點浪費耶!」
 

 

『欸,你不要管嘛!第二個,希望泉多笑一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嗯,人家不要這樣的,有點恐怖。』

 

 

「唔……」
 

 

『第三個……』
 

 

「第三個是什麼?」

 

 

『第三個當然是秘密啊。』
 

 

「你不告訴我?」
 

 

『不要。』
 

 

「我們不是朋友嗎?這樣還不能說?」

 

 

『要是說了就不靈了,我不要。』

 

 

「那要是實現了要跟我說喔?」
 

 

『嗯,一言為定。』

 

 

「吹蠟燭吧!」

 

 

「那傢伙」鼓起圓圓的腮幫子用力地吹,她眼前的兩根蠟燭,卻還亮得好好的。
 

 

「唉……你現在在哪呢?」
 

 

她長嘆一聲,望著月亮喃喃低語,不知不覺間,竟將蠟燭給吹熄了。
 

 

將蠟燭擱在一邊,她挖了蛋糕一角放進嘴裡,現在的一口,比小時候的一口大多了,她側過臉去,看著「那傢伙」像螞蟻似地慢慢吃,不由得覺得自己贏了,而幼稚地賭起氣來。
 

 

「下次來我才不要揹你。」因為要懲罰你,「下次」,一直不來。怎麼兌現?

 

 

她看看停在一邊的腳踏車,再瞧瞧輸了她半塊蛋糕的「那傢伙」。
 

 

「我要騎車載你。」這樣你就不會腿痠了,不會吵著要我揹你。

 

 

「一言為定。」

 

 

她對著十歲的「那傢伙」說。

 

 

「十六歲,生日快樂……靜。」








 

 

 

 

這時應該是日本的24日凌晨,然而在倫敦,現在仍是23日夜間。
 

轉身離開飯廳,她臉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見,本來,也就是為了不讓大人掃興,才強逼自己嘴角上揚。

 

她手裡端著瓷盤,裡頭載著兩片蛋糕、兩支小鐵叉,另一掌中則緊握著別的東西。
 

「今天胃口好,我要吃兩片。」
 

這麼說了以後,她將媽媽買的生日蛋糕片兩塊下來,給自己煮了壺花茶,然後到房間裡去躲起來。

 

沒有燈的房裡,有窗外照進來的微光,她默默在門邊站了一會,才走過臥室,來到落地窗前的沙發入坐。

 

「啊,是月亮。」

 

這麼坐下來,一抬頭就可以看見天上月輪,令她想起離開日本前,每年的這天,都會在那個祕密基地,和「那個人」一起度過。
 

她將其中一塊蛋糕移去多的一只瓷盤,旁邊放好精緻的銀叉,攤開掌心,躺著的兩支小蠟燭,依序占領蛋糕頂峰。
 

指尖不小心沾到了白巧克力,她抬起手舔了一口,甜得有些不像話。
 

英國沒有抹茶蛋糕這種東西,家裡原先要買現成的巧克力口味,在她堅持下,換成了「那個人」最喜歡的牛奶口味。
 

「嗯……果然還是日本的蛋糕好吃,你別介意才好吶。」
 

 

啪擦!
 

 

她捏著火柴一劃,光點乍現時,她沒看見玻璃窗上映著自己明顯憂鬱的神情。

 

點亮燭芯,輕輕甩滅火苗,絲縷白煙緩慢飄散,那時她在往昔記憶中出神。

 

 

身下舒適的沙發,換作又冰又硬的長椅,另一端是不肯揹自己上山,卻刻意放慢腳步的「那個人」,正盯著蛋糕上的蠟燭猛瞧。

 

 

她看著「那個人」,又瞧了瞧蛋糕,說道:「再點一根嘛!只有一支看起來好孤單。」
 

 

「那個人」鼓起腮幫子,對她說:『不公平,哪有人一次生日過兩歲的。』

 

 

「不是一次生日過兩歲,是我們兩個人一起過生日。」

 

 

啪擦!

 

 

「那個人」小小的手抓著打火機另一支點燃蠟燭,燈芯卻並未鮮活過來。

 

她怔然一會,又拿出一支火柴,點亮屬於「那個人」的蠟燭。

 

 

『這樣可以了吧!開始許願囉!』

 

 

「那個人」這麼催促著,她笑著併起手掌,閉上眼,說得專注。
 

 

「第一個,下次走上來山坡時,泉要揹我。」
 

 

『願望許這個?有點浪費耶!』
 

 

「欸,你不要管嘛!第二個,希望泉多笑一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嗯,人家不要這樣的,有點恐怖。」
 

 

『唔……』
 

 

「第三個……」
 

 

『第三個是什麼?』
 

 

「第三個當然是秘密啊。」

 

 

『你不告訴我?』

 

 

「不要。」

 

 

『我們不是朋友嗎?這樣還不能說?』
 

 

「要是說了就不靈了,我不要。」
 

 

『那要是實現了要跟我說喔?』
 

 

「嗯,一言為定……。」
 

 

『吹蠟燭吧!』
 

 

她盯著燭火好半晌沒動,只是看著它燒啊燒,漸漸短少的燭身,像是她在異鄉獨自度過的這六年,融得快卻又漫長無比。

 

 

她望去在記憶中定格的「那個人」,無聲地說:「如果我肯說出第三個願望,你是不是會為我實現呢?」

 

 

『第三個是什麼?』
 

 

──如果你肯再問我一次……

 

 

「第三個是……希望我們永遠都能一起過生日。」

 

 

說完,她不禁笑了,無奈略帶嘲諷的那種。

 

她望著月亮喃喃低語,不知不覺間,竟將蠟燭給吹熄了。
 

 

「為什麼要去那麼遠的地方?……壞透了,這樣我怎麼去找你?」
 

 

將蠟燭擱在一邊,她挖了蛋糕一角放進嘴裡,現在的一口,比小時候的一口大多了,她側過臉去,看著「那個人」津津有味地狼吞虎嚥,不由得就想輸給她,卻忍不住浮出淚水。






 




「蛋糕太甜了……甜到……都流淚了。」想去那個高台,但是沒有誰會揹我。
 

 

她看看坐在一邊的「那個人」,就連印象中的她都要讓嘴角下垂。

 

 

「真壞……怎麼不笑一個?」你在天上,是否正笑著呢?

 

 

「對不起……對不起……」是我自己砸了第三個願,最重要的願。

 

 

「我不應該離開的,否則你也不會……」捉迷藏,藏到了我抓不到的地方。

 

 

她對著十歲的「那個人」說。
 

 

「今天是我十六歲生日喔,你還記得嗎……泉?」
 

 

太甜了,真的太甜了。
 

她每吃下一塊,就要被膩出幾滴眼淚。

 

 

「你知道嗎?我要回日本囉。那個時候我會去看你的。」放心,不叫你揹我了。

 

 

「或許,再到秘密基地去一趟。」但是,先來我的夢裡一趟好嗎?我想看看,你的笑容。
 

 

「然後,每一年,我們一起過生日。」

 

 

「一言為定。」



 

 

 

 

4月,翩翩花辦飛舞,是結束又是開始的季節,在意想不到的某個早晨,她以為永遠不會被聽見的願望,實現了。





==============================================================





咦!?
不是賀文嗎!?
怎麼有點酸!?





我願意道歉XD



這個是以《四天王》基本設定為背景的故事
不過因為本文還沒寫
就在這邊說明一下



在這篇裡面
泉和靜都是青春的學生時代
靜和泉年紀相同並且是青梅竹馬
直到兩人小學四年級時
靜因為父親的事業版圖必須舉家搬至英國
兩人便分開了
在靜出國後兩個月
泉所居住的小鎮被洪水淹沒而全員死亡
不過泉因為某種原因逃過一劫(原因和《四天王》本篇故事主軸相關,此處不贅述)
被一個爺爺帶回家養大



靜遠在英國並不曉得洪水發生
某回趁著學校放假回日本時
才得知全鎮被掩埋在泥土底下
誤以為泉也已經死了
所以難過地回去英國



之後靜在英國念完國中
全家又搬回日本
讓靜在日本讀高中
在始業式當天早上被附近學校的不良給搭訕
這時候在打工送牛奶的泉正巧騎車到這裡來
順''腳''救了靜
兩人才終於有了睽違6年的相認
所以本篇叫做《すれ違い思い》錯過的思念
一個是不知道對方在哪
一個是以為對方死了



不過別以為這兩人故事很感傷
重逢之後就開始有趣了
雖然靜還是有不能說的秘密XD
以後有機會會趕快寫好《四天王》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