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東西是最重要的,要由自己來決定。」 ──BY 靜留‧維奧拉
  • 1555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四天王系列如果的世界】All The Same-情人節SP

  

All The Same-情人節SP


 

 

 

「靜……靜?」

 

泉站在房門外喊了幾聲,卻沒聽見女友回應,想著她是不是不在屋內,壓下門把探頭一看。鏗鏘富有節奏的鼓點在屋內回盪,整齊劃一的報數聲跟著節拍複誦,可以聽見有個女子的聲音特別明顯,用不太標準的英語發音報數,偶爾穿插些他聽不懂的語言。

 

但這些瑣事只佔據泉的腦內記憶體不到1%,其餘99%全部被那個叫做靜的蛞蝓公主給侵吞,導致大腦主機呈現累葛的情形。

 

靜面向電腦螢幕站在房內中央,腳下鋪著一塊踏墊,身上穿著兩截式貼身運動衣,跟隨韻律舞擺動身體四肢。

 

──嗯?

 

了解自家飼養的怕鹽無骨濕潤生物討厭運動,泉只在0.89秒間從大腦主控室閃過一個問號,隨後左眼視窗便鎖定了蛞蝓公主認真的身姿。

 

「Bridge,做得很好,現在請扭動臀部,性感地畫出8字。」

 

戴著鴨舌帽的韻律老師一邊說著,帶領她的男女隊員一同搖擺下盤。只聽靜吁出氣息,覺得體溫上升而將長髮盤了起來,按照指導左右擺動下身。

 

──……

 

泉這下完全忘了當初進房要找靜說什麼,只是默默站在門邊,捏著下巴欣賞女友專注並且可稱撩人的體態。

 

──這視野挺好的。

 

靜背後披著一層薄汗,因為運動而使皮膚泛著一片淡粉色,略為疲憊地喘息。泉的主機系統跳出警告視窗,顯示CPU運轉過度出現過熱,當心線路燒斷會產生紅色液體滲露的狀況。

 

──應該說……非常好。

 

他不是要自滿,但是這時卻意識到自己擁有個身材相當棒的優質女友,忍不住露出男人自豪的一面,倒沒注意自己臉上帶有詭異的笑容,勾起嘴角以鼻息哼笑出聲。

 

「哼。」

 

忽然聽見背後有大叔般的陰森氣息,靜感覺背脊一涼,馬上轉過頭去,發現男友色瞇瞇地盯著自己,就像看到鬼一樣驚叫一聲,趕緊將筆電螢幕闔上,惶恐地瞠眼瞪著泉。

 

「你……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泉從腦內小宇宙回到地球,看看時鐘說:「可能五分鐘或十分鐘前吧。」

 

靜脹紅著臉,咬緊牙根羞憤地說:「那你幹嘛不叫我!」

 

泉冤枉地說:「我叫啦,是你太專心了。」

 

「那你不會叫大聲一點嗎!」靜滿面懊惱,抱著頭說道:「可惡,早知道我就鎖門了。」

 

泉瞧她扼腕的模樣,彷彿看見她頭上的四支天線都在扭曲,問:「怎麼了?性感畫8字不能被我看到嗎?」

 

泉那個似笑非笑的神情,把靜惹得又臊又惱,偏偏最不想被他看見,卻讓他目擊最丟人的部分,她真希望自己能像真的蛞蝓把臉都縮起來。靜頭上罩著陰影,哀怨地說:「你以為我是為了誰才要這樣啊……」她臉色一變翻成怒目,在泉臂膀邊甩了一掌,罵道:「都是你啦!我都快變成史前肥蝓了!」

 

,原來是女孩們都奉為畢生主旨的身材問題。

 

泉以為那是和自己女友絕緣的課題,沒想到她還是有著這乙女的煩惱,竟甚至為此主動接觸討厭的運動,到底是增加了多少體重?

 

「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泉覺得自己挺委屈,卻笑得一臉討厭的模樣,靜咬著唇睨去那個過分星人臉上,又唸:「你每次都嚷嚷著要吃好吃的東西,結果害我跟你到處吃了一大堆,沒胖到你卻都跑來我身上了!美迦八嘎碰星人!」

 

泉左右瞧瞧靜,什麼也沒說,只是張開臂彎將她撈進懷裡,靜面上一暈,傲嬌地推他一把,嗔道:「幹什麼,我身上都是汗又熱得很,走開啦。」嘴上這麼說,倒是很乖地讓他摟在胸前。

 

泉抱了抱她,吟一會才說:「有關係嗎?我覺得抱起來很舒服啊……嗚!」

 

靜在他肚子上揍了一拳,又變作一張夜叉臉,罵道:「你果然覺得我胖了對不對!過分星人!」

 

泉苦著臉抱著肚子,說:「欸,我是覺得你原先太瘦了,現在這樣多好,抱著心懭神怡,看著賞心悅目,我很滿意啊。」

 

「但是我的衣服很不滿意啊!」靜指去衣櫥門上吊著的禮服,說:「 我一穿上它,它馬上對我露出擠眉弄眼的皺摺,你說這樣能看嗎!」

 

「禮服?」泉看著靜那套地中海藍的素版修身禮服,右側腰間抓起紐結,斜拉出皺褶至左側大腿,是相當簡單卻大方的樣式。她曾經在出席白葉家主辦的茶會中穿過,當時泉還稱讚過她這套裝扮很美,就連泉的爺爺和雙親都說她像女神下凡。泉說道:「這不是本來就有的造型嗎?」

 

靜捏著拳頭抖著肩膀,說:「你真要逼我說出來嗎……」她抬手摀住臉,帶著哭腔說道:「是屁股的部分啦……!」

 

泉噴笑一聲,說:「是嗎?我看著沒什麼變啊,還是……」他舉起手在空中抓了兩把,「我來測量看……嗚咕!」

 

美迦八嘎碰星王子,K.O.

 

靜羞著臉發怒:「你真的很過份,知不知道我有多煩惱,結果你只想搗亂!」

 

泉揉揉腦袋瓜子,說:「為什麼要穿它?」

 

「就……」靜忽然一陣支吾,窘道:「你……不是說,明天晚上要去你家開在東京的茶餐廳吃飯嗎?」

 

──啊,對了,就是要說這件事!

 

泉這下總算想起自己要跟靜提的事,說道:「爺爺已經幫我預留一個VIP室了,時間是明晚7點。」他弄明白為何女友要這麼拼命奮鬥了,問:「所以你打算明天吃飯穿這套?」

 

靜揮不去額上的陰雲,只說:「原本是這樣的……」看樣子現在是正考慮放棄了。

 

泉聳聳肩說:「有什麼關係,你穿睡衣去都可以啊,反正在VIP室裡又沒別人看見。」

 

「你會看見啊,笨瓜。」靜在心裡嘀咕著,但是乙女心事只能藏在腦中,不能讓笨蛋星人知道其實她很在意自己在戀人面前的形象,特別是明天。

 

那個有如戰場般的時刻,全日本所有熱戀中情侶都會擁上街頭,在五光十色的街道上四處橫行,來一場殘忍的男女朋友較量大戰,誰的戀人能夠以姿色儀態技壓群雄,就看這一個晚上──情人節之夜!

 

所有男朋友女朋友、地球人外星人,都會在這天穿上體面的服飾,因為任誰也不想輸給同在一處用餐的男男女女,都希望自己是情人眼中最耀眼的那個,不會有人想見另一半總盯著別人的情人。

 

再者,這是兩人交往後的第二個情人節,畢竟要在男方家的茶餐廳吃飯,靜希望自己看來更稱得起神崎家獨生女的名號,萬一碰巧見到對方家族親戚才不致丟臉。

 

泉提議:「不然我們立刻去買一套新的?」

 

靜臭起臉,說:「你是想說新的,大一點的嗎?啊?」

 

泉不敢跟鼻子前那個六段練士的拳頭作對,舉起手來投降,說:「那……你等我一下。」

 

靜疑惑地看著泉走回他的房間、關上房門,不一會,他已經換上了輕便的運動服,雙手一拍,說:「讓我加入你吧,一起跳?」

 

靜閉上嘴,轉過身去時,兩片耳朵都紅了起來,嘴裡咕噥一句:「明天晚飯吃完,要是我超載了再罰你陪我跳吧。」

 

泉總是很有辦法讓她消氣,靜反而為容易對他心軟的自己感到生氣,天生一物剋一物,或許白葉泉註定是神崎靜的鹽罐,非得讓她化成一灘水才甘心。

 

「真的?你不打算穿那套了?」

 

「……對啦、對啦。」

 

泉笑著問,靜悶著答。

 

「就算你穿T恤牛仔褲,還是最惹眼的那個。」

 

美迦八嘎碰星艦隊,迷幻導彈發射,正中蛞蝓公主,開始植入病毒,安裝完成率100%!臉紅心跳作用生效!

 

蛞蝓公主極力壓制嘴角,以免自己心花怒放的異常狀態被敵軍透視。但就在蛞蝓公主準備發表和解宣言時,美迦八嘎碰星笨蛋王子果真笨得可以。

 

「……因為沒有其他人頭上有像你一樣的四支觸角……嗚嗚!」

 

噹噹!Round 2,美迦八嘎碰王子,K.O.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