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東西是最重要的,要由自己來決定。」 ──BY 靜留‧維奧拉
  • 1555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四天王番外篇】白色情人節SP─愛的螺旋

 


 

【白色情人節SP】愛的螺旋



「辛苦了!」
白葉泉牽著腳踏車回到牛奶配送總店,老闆赤崎先生正在清點稍後要載至附近學校的牛奶數量,看見泉送完牛奶回來,笑著將一個小信封袋交給她。
「來,小泉,這個給你。」
泉接下紙袋拿在手中到處瞧了瞧,問:「這是?」
赤崎先生說:「好像是電影票,我女兒說一定要交給你,昨晚放在我桌上了。」
泉一呆,問:「給我?為什麼?」
赤崎先生說:「上回麻煩你給她修電腦,她可開心囉,說一定要給你回禮。」
「喔,那件事啊。」
泉想起不久前,替赤崎先生那個國二的女兒修電腦,不過說修卻不是修,只是幫忙接接螢幕線、音源線,很簡單的動作。廣美視泉為救命恩人,雖然泉已經好幾次婉拒她的謝意,廣美還是堅持要有所表示。
泉搔搔腦袋,單純的思考迴路沒有多轉,只是收下禮物,說:「那麼就請赤崎先生替我謝謝廣美。」
泉離開了牛奶配送所,滿心注意力只在今日的獎賞──兩瓶牛奶上。殊不知赤崎先生正遭受女兒電話魔音的洗禮。
「爸!你是不是把兩張票都拿走了?」
「是啊,你不是說要給小泉的嗎?我已經交給她了。」
「你把兩張票都給她了!?」
「是啊。」
「唉唷,你把我的那張也給她,我哪有辦法跟她一塊去看啊!笨蛋老爸!」
赤崎先生豈知女兒的一片少女心都毀在自己手上,稀疏的頭髮在寒風吹拂下,幾乎要像落葉一般飄落。





結束打工,泉回到家換上制服,又騎著車趕到學校去,敷衍過體育老師犬塚虎的大呼小叫過後,與同樣聲音宏亮的副風紀部長赤火燎一同在校門站崗。
學生會書記宮川秋良明明不需站崗,卻依舊陪著好友燎在此查勤,一邊替她記下遲到學生的學號,一邊閒聊著:「小燎,最近有一部電影很熱門呢,叫作微型戀愛,你想看嗎?」
燎像頭牛似地鼻息一呼,說:「哼,愛情片有什麼好看,根本浪費時間,林肯傳還比較好呢,順便學學歷史。」
「呃……」秋良接著聽她又報了堆傳記電影、紀錄片的名字,想起來就覺得枯躁乏味,不曉得燎怎麼能看得下去。
在一旁聽著的泉,想起外套口袋裡的電影票,取出來撐開袋口一瞧,「微型戀愛」斗大的四字隨即映入眼簾,票券上還印著老套的男女主角深情相擁劇照,令泉立刻翻起白眼。
「哇,這鬼東西誰看啊!」她沒禮貌地這麼想著,開始覺得拿到這票有點麻煩,不知該怎麼處理。





「泉,早安。」
回到學生會室時,會長神崎靜已經到了,正無所事事地坐著發呆,見到泉進來才回神打招呼。
「早。」
泉臉色微妙地回應,靜注意到她眼裡透著一絲不耐,正自疑惑發生何事,燎與秋良跟在後頭進來,似乎在談論著紀錄片的真實與偉人傳的誇大,靜默默瞭然在心,總算知道泉煩躁的理由。
靜無聲一笑,問:「燎同學和秋良同學打算去看傳記電影是嗎?」
燎雙手插腰挺起胸口,彷彿英雄登場準備說出招牌名言似的,開口:「除了傳記電影和紀錄片以外都是邪道!尤其是愛情電影,簡直一無是處!」
秋良苦笑道:「也沒這麼嚴重吧,看電影不就是要放鬆嗎?」
「錯!那根本是浪費時間!」
秋良辯不過她,只好轉移目標,找個說話異常有說服力、能夠讓燎的立場動搖的人。「會長覺得愛情電影如何?」
靜心裡一愣,本來不想牽涉進去,在一旁等著她們辯論直到會議時間結束,還可以逃掉一次無趣的議論時間,這下可躲不了了。她臉上維持著一貫的泰然,說:「就是個可吃可不吃的甜點吧。不過我的主菜是恐怖電影喔。」
泉背後寒意一走,為免靜又硬拉她陪伴觀賞恐怖片,立刻接話問道:「你聽說過什麼微型戀愛』嗎?」
靜稍加思考,點頭道:「喔,你說的是現在票房排行第一的電影吧?聽說很感人的樣子,我倒是沒什麼興致。怎麼問這個?泉提這些很少見呢。」
既然靜沒有興趣,那票就用不上了。泉搖搖頭沒說什麼,盤算著把票讓給別人將票塞回口袋,開始細想哪些傢伙像是會看愛情劇的類型。靜留意到泉似乎在口袋裡拿著什麼,腦裡不禁蹦出問號。





早會結束後,泉與靜一同離開學生會室,在樓梯轉角分手前,靜忍不住問道:「泉,你剛才問電影的事,難道是有想看的影片?」
泉聳聳肩說道:「那倒不是……
她話還沒說完,剛從校刊部出來的大田川紗也加馬上盯住她們,滿臉笑意搭配可疑腮紅,迎向兩人說道:「喔~兩位學姐早安,還真是每天都在一起呢!」
出現了,文章八卦不實的狗仔記者。
泉見到她搭話,原本就兇狠的臉色轉趨更甚,但想一想這個學妹不過是不巧被另一個叫伊藤由佳的女人給帶壞,才會拿真人來寫些令人發顫的言情小說。她雖是被害人,仍舊未趕盡殺絕,只是口氣稍重了點,說:「你最好把腦袋裡那些妄想都清掉,否則我一定要提議廢除校刊部!」
靜彷彿事不關己似地說道:「啊啦,我覺得校刊部有些文章很不錯,別廢吧。」
泉頭疼地說:「靜,就是你每次都姑息養奸,才會一直被當作女主角,你都不生氣嗎?」
「不會啊,我還巴不得多看一點呢,比如泉X靜系列,泉X由佳就可以廢了它……」靜當然沒將真心話說出來,否則泉一定要當場暴走的。她換了個方式說道:「反正只是故事而已,別因為名字一樣就對號入坐嘛。況且校刊也有其他不錯的文章,廢部怎麼也說不過去啊。」
紗也佳立刻接著說:「就是啊,泉學姐!情節純屬虛構,雷同只是巧合!老實說我以前認識的同學就有好幾個叫做泉或者靜呢……
「然後還都剛好跟我們長得一模一樣?」泉想想要廢部似乎也頗麻煩,打消了這個念頭,沒好氣地說道:「算了,我懶得聽你辯。」
泉突然想起口袋裡的電影票,紗也加或許是會喜歡愛情片的人,於是取出信封說道:「對了,這個給你,我想你有興趣。」
紗也加打開袋口一看,驚嘆一聲:「微型戀愛』的電影票,而且有兩張!」
「什……!」靜差點喊出口,臨到嘴邊的字眼馬上壓了回來,心裡卻繼續崩潰著:「電影票!兩張!?泉,為什麼你沒告訴我啊啊啊!」
紗也加發現靜若有似無地怨念傳了出來,立刻收起很想要票券的表情,說道:「泉學,你怎麼當著正宮的面送……啊不是,你怎麼不約靜學去呢?」
泉卻沒注意到靜這邊的波濤洶湧,即答:「她喜歡的是恐怖電影,對這沒興趣。」
「你怎麼知道靜學一定沒興趣呢?」
「她剛才自己說的。」
靜維持著滿面笑容,靈魂卻委靡在一旁牆邊,捏著拳頭帶著淚目扼腕:「一生的不覺……!神崎靜,你這個笨蛋、笨蛋、大笨蛋啊啊啊!」
「呃……」紗也加頂著汗頰無言以對,她無論如何是救不了靜了。眼看著泉催促悲劇女主角上樓,紗也加不知為何覺得自己罪孽深重。
「大田川同學。」臨去前,靜喚了她一聲。
「是、是!」紗也加慌張地挺直腰桿,只覺得眼前有隻大魔神降臨,莫名的壓迫感讓她頭開始疼了起來,雖然是大白天卻彷彿看見了閃亮的死兆星。
靜笑意未變,說道:「上周那篇打是情罵是愛的文章,情節似乎不太討喜,別因為趕稿就落了水準,否則真的廢部就糟了呢。」
「打是情罵是愛」,一段愛與牛奶的故事,邂逅就在新生入住宿舍時展開,一個嗜奶如命的翩翩風紀,一個誤喝牛奶的毒舌記者,暴風雨般的連珠砲唇槍舌戰之後,柳暗花明又一村,竟然萌發出意外之情!?
紗也加倒抽一口,心裡的吶喊還跟著回音:「她看了!!!」想必她也看到後續的唇槍舌戰成了字面上的「唇槍舌戰」,而且當篇主角並不是這個栗髮的紫色大魔神,難怪散發出這麼嚇人的妖光!
「是……奴婢遵命。」紗也加肩膀抖得停不下來,心想以後大概只能專攻泉X靜的系列文了,泉總攻和靜總受的野望只好當作校刊員的下午茶點心。
「靜,走吧。」
泉在階梯上喊著,靜沒再和紗也加多說,滿頭陰霾地飄上樓去。紗也加這才鬆了口氣,總算沒有被碎屍萬斷,但精神已然受到不小影響。
「靜學姐,好恐怖……!

 

看來以後就把這系列發展為天然攻X腹黑受好了。紗也加如此心想。


拿在手裡的電影票,散發著令紗也加腳底發涼的罪惡感,雖然靜學姐沒說什麼,但她肯定很沮喪的,紗也加雖然想看,卻不敢拿著泉學姐給的電影票進場,否則做夢都會被大魔神凌遲致死。


那就只好……找別的犧牲者了!

 






收拾完銷售一空的麵包箱,黑柳神脫下圍裙離開販賣部準備回教室上課,手上捧著兩個保留下來的麵包,要交給那個不愛帶便當的風紀部長,而且只能趁著學生會長不在時,經過風紀部長的教室順便遞給她,否則若是讓學生會長發現,隔天風紀部長將會有一頓綠油油的午餐。

「嗯?」神走向通往二年級教室的樓梯,見到了還在廊上徘徊的紗也加,她看起來鬼鬼祟祟的,不曉得在幹什麼。他出聲搭話:「大田川,快要敲上課鐘了,你不快進教室嗎?萬一被赤火抓到,可要留下課後輔導是也。」

紗也加回頭一看來人,也開口應了一聲:「黑柳學長早安,我只是……嗯?」她看著這個三年級的學長,那副眼鏡底下的臉實在傻氣到了極點,除了談論到歷史相關話題會突然變得特別激動以外,這個人在各方面的威脅度都是零,就是死了自己也不明就裡的類型。

非常好,就決定是你了,抱歉,黑柳學長!

紗也加將手裡罪惡的電影票遞出去,說道:「學長,對愛情電影有興趣嗎?這是『微型戀愛』的電影票免費兌換券,有兩張喔,給你吧!」

「愛情電影?好看嗎?」

神貌似有些猶豫,紗也加心想必須推他一把,讓他自願踏進地獄深處才行,於是說道:「這不只是愛情,還有現在最流行的穿越劇情呢!似乎是和新撰組很有關連喔。」

神雙眼一亮,隨即提起興致,又問:「真的?是誰會穿越過來?愛情故事的話果然還是沖田總司吧?」

紗也加哪管得了那麼多,只是隨便編個藉口誘使他把票拿走,故事情節根本也不是如此,她害怕被拆穿真相,只好立刻接話:「身為歷史迷的黑柳學長,如果沒看過這部電影,那真是太遜了!」

神的歷史魂被激起,眼鏡一閃,其後炯目燃起熊熊火焰,一把點頭就說:「好!拙者一定去!」

紗也加將票券塞進神手中,急著轉身逃跑,喊道:「黑柳學長,絕對別死啊!」她一溜煙便不見人影,只留下責任轉嫁的些微愧疚感。

神拿著電影票不無歡喜,喃喃說道:「死?看個電影怎麼會死……。嗯,約誰去看是好?」

他踏著雀躍的腳步往教室前進,殊不知校園內某個角落,正有一團黑黝黝、亂糟糟的怨念球不斷膨脹,隨時準備引火爆發。

 






佐久葵抓著手中的考卷不發一語,雖說早有預料到會是這種結果,但是這個分數實在太可惡、又令人憎恨了。

「唔……49分,多麼悲傷的數字啊……。」

不及格也就罷了,考試成績未滿50分者更得留校加強練習,累積至目前為止,她必須為了4種科目而進行課後訓練。正巧超市在舉辦黃昏特價一小時限時活動,她本想趁那個時段好好享受掃貨的樂趣,現在如果得留校課輔就會錯過折扣時限,那時再去超市也就沒意義了。

「葵,你又考不及格啊?過半科目不合格可不太好吧。」

午休時,閒晃過來的泉忍不住說了她幾句。葵吹起腮幫子,也不顧泉是二年級的前輩身分,指著她不滿地問道:「那泉這次又考得怎麼樣?你有資格說我嗎?」

泉得意地笑了起來,說道:「不好意思,我不但不用課輔,也沒有半科不及格啊。看來超市折扣團只好暫時拆夥,就我自己去啦。」

「什麼!?」葵眼珠幾乎要噴出眼眶,拉著泉說道:「這怎麼可能?你是不是作弊啊?」

「喂,風紀部長作弊還得了,真失禮。我可是靠自己答題的呢!」泉眼睛一瞪,說道:「哼,本來我好心想幫你買點東西,既然這樣我看算了……。」

葵心裡十分地不平衡,說什麼「靠自己」,如果不是靜總充當泉的免費專屬家教幫她臨時抱佛腳,她還不是滿江紅成員之一嗎。

看來交朋友真的要找像靜那樣平常就開著外掛的人比較好。葵不禁這麼想。但是折扣品絕對不能放過,就算要低聲下氣求人,也不能和特價過不去,於是葵立刻抓著泉哀求道:「不要這樣!泉大人,行行好,至少……至少幫我買點東西嘛!看在我們同是超市折扣團成員的份上……」

泉雙手抱胸,一副了不起的樣子,說道:「喔?明明就是一年級,還敢取笑二年級生,現在才知道要低頭?」

「唔……」葵青筋一爆,決定使出狠招:「如果你不幫我買,我就跟靜說你準備買三箱泡麵當儲量!」

「呃!」想起打開便當盒後看見森林一般的景象,泉愕然臉色驟變,一把捏住葵那隻害死人的大聲公,低聲罵道:「噓!你不知道自己的聲音跟飛機引擎一樣吵嗎!幫你買就是了,你要是敢跟靜多嘴,我就把你那一箱也吃了!」

兩人互抓把柄的交易還在暗潮洶湧,神走下階梯來到一年級教室外,看見了激烈內訌的超市折扣團員,抬手向她們打了個招呼,說道:「兩位又在商量折扣大業嗎?白葉,上一節遲了點沒來得及給你,今天炒麵麵包只剩一個,所以我另外加了牛奶餐包給你!」

「喔,謝啦。」

泉接下兩顆麵包,左右看看,沒發現神出鬼沒的友人在附近,趕緊拎著麵包找個地方藏起來享用。葵還在她背後叫著:「我待會拿清單給你,別忘記囉!否則你就要吃森林系便當喔!」

神笑著說道:「白葉也真是辛苦呢,幸好我避著神崎的耳目送下來。」

看見神出現,葵簡直像找著了救星,殷切地向他問道:「橘子,你可以幫我補習歷史嗎?」

幾乎不用想,聽她這麼說就知道歷史鐵定又不及格了,神苦笑著回應:「當然可以……啊!」他靈機一動,忽然想起口袋裡還有兩張電影票,紅著臉問道:「葵,那如果拙者幫你輔導的話,可以當作回禮,跟拙者一起去看場電影嗎?」

「電影?」葵瞠圓那雙無害的眼睛,問道:「有動物嗎?」

「動物……應該沒有。」

只喜歡某發現頻道和動畫電影的葵噘起嘴唇,說道:「那我沒興趣。橘子,不如我陪你去逛超市如何?」

「……咦?」

 






伊藤由佳來到一年級課室,她很關心紗也加的考試分數,卻不是因為擔憂學妹的課業問題,而是萬一學妹不合格科目太多,將導致她退出校刊社,不能再參與寫稿的陣容,那可會是一大損失。想想過去校刊都被扔在地上,或者拿去墊便當,現在可是成為發刊量近八成的搶手貨,多虧那些真人衍生文章所賜。不過上周的文章意外成為主角卻不在她的預計之中,對手居然還是那隻愛喝牛奶的神崎家忠犬,她實在不能接受,雖然介入阻止該文的刊登,不過顯然是攔截失敗,因此她也打算為此好好跟紗也加說教一番。

剛轉過走廊,就看見矮牆邊有個淒涼的身影,就像電影中線索盡失窮途末路的警探,帶著帽子,一身風衣,腳跨在堤防邊迎著海風嘆息。由佳那個天生的狗仔鼻子本能地嗅到有趣的氣息,上前說道:「喔呀?黑柳學長,怎麼站在這吹風?我看你鼻涕都要飛出來了呢。」

神帶著陰影轉過頭,嘆了口氣,哀愁地說:「拙者好像被甩了……。」

「啊?」由佳一臉鄙夷,興致馬上減了半分,又說:「被什麼甩了?夢裡的織田信長?」

神沒有多說,只是取出電影票交給由佳,說道:「這個給你,伊藤,找個人陪你去看吧……。」

如果是漫畫視角,神所在的那一小格裡肯定充滿了烏黑的網點,畫筆撇著沙沙沙的蕭瑟氣息,背影漸遠漸小,消失在走廊彼端。

由佳打開紙袋,看見電影票的瞬間,聰慧的腦袋立刻察知:這是被那隻天然系行走擴音器給拒絕了吧。

她不無理解,佐久葵就是停留在猴子階段的原野系女孩,眼裡只有食物和折扣,對愛情這種文明生物才能明白的東西是一竅不通,想想看為什麼她把神叫做「橘子」吧,還不就是因為他跟她小時所養的那隻橘色金魚長得一樣嗎?那個整天操著武士用語的歷史宅男,根本不是在和一個可愛女孩約會,只是任由飼主擺布的寵物。比起他來,那個白葉泉雖然也是隻少根筋的牛奶狗,但至少有個疼愛她的主人。

「啊……想到那傢伙就不爽。我非跟紗也加好好『聊聊』不可!」

 

尋到一年D組的教室,紗也加就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由佳一臉稀奇地走向她,說道:「真難得你會老實坐著等我看你的考卷啊。」

紗也加鐵青著臉,怯懦地說:「比起這個,走出教室更可怕啊……。」

「啊?」由佳瞧她不斷張望,不曉得在害怕著什麼,也沒打算細問下去,逕自向紗也加討了考卷,很快地瀏覽過所有分數,雖然幾乎都是低空飛過,但所幸是不會造成退社的情況。由佳說道:「算你逃過一劫。但是我還有帳要跟你算呢!上周那篇文章是怎樣?你要寫我我沒意見,但是對象也換個人好不好,為什麼偏偏挑那個牛奶噴泉!」

紗也加又是一抖,臉色變得更黑,兩肩不斷發抖,幽幽地說:「嗚嗚……我不敢了,以後我不再寫了!以後只會有天然攻X腹黑受……啊不是,天然攻X誘受的文,我絕不是說靜學姐腹黑什麼的,拜託不要廢部!」

由佳伸手在她眼前一揮,說道:「欸,你是難得全科目及格所以嚇出心靈創傷了嗎?不管怎樣,我看你還要繼續增進寫文的能力。正好我這裡有電影票,你拿去當作取材參考吧。」

豈知由佳才剛亮出電影票,紗也加就像看見陰魂不散的惡鬼一樣,嚇得大叫出聲,揮舞著雙手一邊哀嚎:「哇啊!不要過來!不要靠近我!是我錯了啦啊啊啊啊啊啊!」

又一次地,大田川紗也加無視了外牆上「禁止在走廊上使用超能力以及奔跑」的標語,帶著眼淚在校內狂奔。

被留在原處的由佳愣著眼,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觸碰到紗也加的心靈傷口,但既然她逃得不知所蹤,待在人家教室裡也不是辦法。

由佳離開一年D組教室,往心靈之家校刊部前進。甫一進去部室,就看見阪東光希、律希兩兄弟和樂融融地分享彼此的考試分數。不愧是同步率超過400%的雙胞胎兄弟,他們各科得點居然完全相同,雖然錯誤的題目並不一致,卻出現驚人的同分巧合。

「哥,這題教我好不好?」光希或是律希說。

「好啊,那你教我這題。」律希或是光希說。

由佳看著綻放相親相愛光芒的兄弟倆,不禁哼出一聲鼻息冷笑,說道:「人家正在愁傷中,這裡卻有比真正的情侶還親熱的影分身兄弟,看來春天是還沒到呢。」

光希或律希注意到了由佳,劈頭就問:「副部長,考試如何啊?」

由佳拉開椅子坐下,勾起嘴角說道:「我看起來像是需要擔心的樣子嗎?我可不是紗也加呢。」

律希或是光希問:「我們的主筆該不會這次又……?」

「那倒是沒有,這次奇蹟般地都及格了。只不過她有點撞邪,不曉得崩潰到哪去了。」

「話說今天看到她時,確實有點反常呢,躲著什麼東西似的。」

由佳將電影票擱在桌上,擺弄起編輯文章用的電腦,卻在瀏覽化妝品拍賣網站,一邊說道:「反正只要她沒被強制退部,還能來就好了。」

光希或是律希盯著桌面上那紙信封,問道:「這是什麼?」

「自己不會看啊。」

光希或是律希打開信封,一旁的律希或是光希好奇地靠過來一瞧,兩人異口同聲地說道:「『微型戀愛』的電影票!你怎麼拿到的?」

由佳冷哼一聲,說道:「失戀的歷史宅男給的,反正對他來說似乎沒用了。」

律希或是光希「咦」的一聲,說道:「有兩張票耶!」

光希或是律希噗哧噴笑,問道:「副部長,你也沒有對象可以一起去看,拿兩張票不覺得有點淡淡的哀傷嗎?」

「啊,還是說你要跟泉一起去?上周的文章……」

「給我閉嘴!」由佳大叫一聲,怒目罵道:「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豬!你們要是再提到那件事,我就讓你們退部!電影票給你們去搞兄弟BL啦,我要叫紗也加把你們當作下一篇的主角,兩個混蛋!」她發完脾氣,噴著怒煙忿忿地走出校刊部,看樣子是要去尋找出氣筒。

光希和律希看著電影票,雀躍的心情溢於言表,他們都是極想去觀賞這部影片,命運的巧合再次降臨,兩人疊著聲說道:「太好了,我想約由美一起去看!」「太好了,我想約里奈一起去看!」

語聲落下後是一陣沉默,接著雙方爽朗地笑了起來,說道:「我們默契真好,想什麼都一樣呢。」「我們默契真好,想什麼都一樣呢。」

「你要約里奈啊,很好啊。」「你要約由美啊,很好啊。」

「雙重約會也很不錯呢。」「雙重約會也很不錯呢。」

不過,票,只有兩張。

察知這一點的瞬間,兩張笑顏之間開始產生零星火花滋滋作響。

「你前幾天不是才跟里奈出門過嗎?這次總該換我了吧?」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我們至少有九秋沒見了,很寂寞啊。」

很有默契地,沒人打算讓步。

「弟弟,讓一下哥哥吧?要尊重長輩啊。」

「哥哥才要讓弟弟吧?我連出生的先後順序都讓給你了呢……。」

於是在那個電光火石之間,影分身窩裡反的激鬥勃發。

「電影票是我的!」「電影票是我的!」

 






負責維護校內秩序的第二糾察隊監控室內,超能力反應器開始嗶嗶作響。值勤中的隊長五月雨音,兩腳在地面一推,滑過滾輪椅至電腦前,飛快鍵入指令搜尋超能壓的出現地點。坐在一旁的第一糾察隊隊長京極亂丸也靠過去一探究竟,問道:「是校內違規使用超能力嗎?位置在哪裡?」

雨音調出資料,電腦中的校區立體地圖顯示出超能壓反應地點,來自靠近一年級教室的校刊部,她搖頭一嘆,說道:「超能壓不是很高,也許又是紗也加或者由佳使用能力,想鬧些新聞出來好寫吧。」她站起身戴好臂章,又說:「我去處理就好,亂丸暫時幫我代理職務吧。」

亂丸點點頭,說道:「別罰太重了,讓她們做點勞動服務就好。」

雨音苦笑道:「那也得看她們這回搞什麼鬼,要是又像上次那樣把人變成狗,我看泉絕對不會放過她們。我馬上就回來。」

她盡速趕到校刊部,已經有不少學生在那裡圍觀,被包圍在中心的正是阪東家兩兄弟,他們使用超能力打得不可開交,把校刊部弄得烏煙瘴氣。不怎麼負責任的負責人伊藤由佳和大田川紗也加則根本不見蹤影,像是完全擺爛這一場幼稚的兄弟吵架。

雨音將圍觀的學生都打發回去教室,想辦法讓兩人停手,說道:「我還以為是紗也加或者由佳呢,你們兩個又怎麼了?」

光希或者律希一邊喘息著,瞪著自己的哥哥或著弟弟說道:「他不讓我!」

律希或者光希汗流浹背,指著自己的哥哥或者弟弟說道:「你也不讓我!」

「電影票是我先碰到的!」

「我也有摸到啊!」

雨音順著他們的目光看去,桌上那個打開的信封,壓著兩張「微型戀愛」的免費電影票兌換券。又是個被熱門電影風潮給捕獲的少女心,雨音瞬間僵直了眼,像發現寶藏一般難以拉開視線,罪惡的電影票不愧是罪惡,再次迫使局外人淪陷,也加入了票券爭奪戰之中。

「只要有這兩張電影票,我就可以和亂丸一起去看了!」

雨音心裡的惡魔跑了出來,不斷慫恿她編個理由,而天使也覺得她這麼做無妨,於是她開口說道:「二位忘了校規嗎?糾察隊的成員除了出勤時間以外,不得擅自使用超能力。既然如此,為了懲罰二位,我要以第二糾察隊隊長的身分,沒收這個東西。」

雨音伸手拿走電影票,光希與律希看得氣息一滯,顧不得校規云云,同時跳過去搶:「不可以啊啊啊啊!」

 






嗶嗶嗶!

超能壓偵測器再度響起,亂丸上前一看,怎知這回出現的卻是雨音的超能壓反應,他正覺得她去得有些久了,不過是勸導違規事項,怎麼會嚴重到需要動用超能力?亂丸有些放心不下,決定自己到現場查看一番。

沒去還好,一去就發現雨音以超能力舉起沉重的學園長銅像,和光希、律希三方對峙,局面看來尚未失控,就怕瞬間擦槍走火。若是銅像壞了,以學園長那幼稚的個性,肯定要用奇招懲治他們。趁著雙方正式交火以前,亂丸趕緊闖入其中喊停,說道:「兩邊都住手!光希、律希,使用超能力的是你們嗎?雨音,你不是來規勸嗎,怎麼也跟著鬧起來了?」

光希和律希說道:「電影票是我的!」除了電影票,其他字眼一律當作耳邊風的兩兄弟,同步率依舊極高。

看見亂丸趕到,雨音不禁脹紅了臉,飄開視線說道:「他們為了搶票而打架,我只是……要沒收他們的票,結果他們不肯合作,就……。」

亂丸看見三人中央躺著的兩張小紙片,沒想到不過就是電影票兌換券也可以讓他們吵成這樣,幸好事情還未鬧大,他給雙方打圓場,說道:「兩邊都先收回超能力吧。光希、律希,你們一人一張票不就好了?雨音,要罰他們也不必沒收票,打掃校園環境就好啦。」

「可是這樣我就不能跟你去看……啊!」

雨音一時口快,不小心將少女的心思給暴露出來,臉色一窘,有些心虛地將視線轉向一旁。亂丸則是一愣,微紅著臉苦笑出聲。光希和律希才不管這心跳羞澀的氣氛和場面,一想到自己有機會到手的票又被他人給盯上,就忍不住激動起來,同聲叫著:「票是我的!」

「把銅像放下來吧,雨音。」就在阪東兄弟倆準備開打時,亂丸忽然開口這麼說道。

雨音聽了不無失望,說道:「可是……」

亂丸輕輕一笑,說道:「我其實已經買好票了,只是沒跟你說,本來想給你一個驚喜的。」

雨音抽氣一口,一雙眼淚汪汪地看著亂丸,沒想到男友竟然偷偷準備了這個小禮物,反觀自己卻想搶別人手裡的票,羞愧頓時大於感動,她將銅像一扔,摀著臉邊哭邊狂奔而去。

「咦?雨音?等、等一下!你要去哪啊?」

亂丸一下子慌了起來,忘了應該收拾現場殘局,直追在女友背後,也一塊消失在校園一角。

光希與律希愣眼看著情侶們的午間小劇場落幕,面面相覷之時,驚覺彼此仍然是非戰不可的敵人,又開始怒目相視。

「京都,野原,三千院~

就在他們無言對視之間,完全不符合如此場面的歌聲忽然亂入,爽朗的年輕聲線卻哼著頗有年月的京區調子,一身正裝制服的學生會副會長早瀨悠人,一邊哼著數首如數家珍的祈園小調,一邊閒晃至電影票戰區之中,斜眼一瞥,見到學園長威風凜凜的銅像華麗地倒在地上,他隨即停下輕盈的腳步,笑著走向光希與律希兩兄弟。

「喔呀?是誰把學園長的銅像弄倒了呢?」

被稱為「女早瀨」以及「男神崎」的學生會長和副會長,兩人都練就了一身光靠笑容就能殺死人的絕技,正因為彼此相似所以得到了如此稱號。雖然兩人都對此感到不甚高興,一方表示「悠人同學的品與格都很特別,肯定和我不一樣。」,而另一方也表示「靜同學在他人眼中可是完美的代名詞,我怎麼會和她相似呢。」,但兩人照面時仍舊以招牌笑容談話,如果是沒有修練過的旁人,根本看不見在他們之間迸發的火光早已激鬥不下百回合。

在意識到自己面對這樣的死亡微笑時,光希和律希還來不及為自己辯解,便遭到副會長的瞬殺制裁雙雙出局,苦哈哈地翻成淚目倒在地上。

「放學前要想辦法把銅像搬回原位喔,兩位。」

悠人再度哼起屬於悠遠古都的曲式,彷彿什麼也沒發生過一般,然而就在不知不覺間,本該落在地面的電影票,卻被握在他手中了。

「哼哼。」

他低笑一聲。

計画通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