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東西是最重要的,要由自己來決定。」 ──BY 靜留‧維奧拉
  • 1555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四天王系列-如果的世界】All the same-誤解の螺旋-I

 「嗯?」


正在準備期末報告資料時,電腦螢幕上的跑馬燈刷過了這麼一行新聞標題:「豹紋的大型蛞蝓上陸!」
還管什麼研究報告的結論啊,這不是自家一等一的大事嗎?又有穿新衣的同鄉找來地球了,這不就表示他的笨蛋星球產生新的可統治族群啦!
泉腦袋上那根看不見的天線,「繃」的豎立起來,立刻拖著滑鼠點開新聞連結。


──呼……真是複雜。
桌面上攤著顯然與期末考試毫無關聯的極厚書本,沒有半點色彩的圖片與內文,老實說邊看邊覺得乏味,但是卻有著不得不讀的理由。
靜放下筆,取來盛著花茶的杯子一啜,就想暫歇五分鐘,等會再繼續奮鬥。
叩叩兩響,答覆一聲請進之後,門邊出現的是戀人...嗯,現在該說是異星聯姻預定的未婚夫──笨蛋星王子降臨蛞蝓星球。蛞蝓公主回過頭,見到她家笨蛋王子臉上帶笑,腳上寶貝地穿著她前些天買給他的三眼仔室內拖鞋,跟他那張酷臉完全兩回事,說實在若不是有點睏了,還真想指著他大笑。
「靜,你一定要看這個。」
泉聽起來很雀躍,手裡捧著筆電走進房。靜以為他正認真處理報告的事,看這模樣並非如此,因而皺起眉頭帶點責備的語氣說著:「這麼晚了還在上網,你又不是真的三隻眼星人,腳上那六隻眼可不能幫你看,只有一隻眼還不好好珍惜。」
泉本想反駁她這麼晚不也還在用眼,一瞧發現她正在讀眼科的醫書,不免覺得有些慚愧,收去回嘴的念頭,只是笑著伸出手在她頰邊一拂,感謝為了自己而決定成為眼科醫師的她。
「好好,我馬上就送眼睛進廠保養。不過在那之前你先看這個,事關你蛞蝓公主的殖民種族啊!」
泉裝模作樣地說著,好像以為自己在演出廣播劇。靜是想笑,但完全搞不懂他在演哪一齣,神色微妙地說:「請你裝上翻譯機,不然我聽不懂笨蛋星語言。」
泉將電腦擱在靜的桌面,螢幕入眼的瞬間,她感覺桌燈打的光恰到好處,直想問:「笨蛋王子,看見我背後的陰影了嗎?」
斗大的同族通緝照掛在網頁上,做瑜伽似地捲曲無骨身軀,披上豹紋如皮衣般的溼潤膚色,在圖片上壓著"呀啊啊啊啊啊〜"的尖叫聲也必定毫無違和感。
但,這是該在近半夜,給辛苦讀書救夫的可愛未婚妻看的東西嗎?
「我說你,不是茶行少東,應該是生物學家吧?這麼喜歡蛞蝓的話,要不要轉行去當蛞蝓研究界的翹楚?我看你挺適合的。」
笨蛋王子顯然沒注意到未婚妻臉上笑容僵去,仍舊心情極好地說:「豹紋裝耶,我怎麼不知道你的子民這麼fashion,追上Lady Gaga的腳步……不過是像你一樣的腹足綱啦,顯然走得有點慢、哇!」
眼見上鉤拳強襲而來,笨蛋王子立馬催動引擎,指示艦隊極速向後進行亞空間跳躍,驚險躲過了蛞蝓星球的攻擊。蛞蝓公主心有不甘,真想放出宇宙激光,把笨蛋王子僅存的一扇觀景窗給轟爆,咬牙切齒地說:「躲什麼,把臉伸出來啦,氣死我了!」
泉自從脖子上多掛了條拴著戒指的項鍊之後,毒舌攻勢似乎更見變本加厲,完全不擔心有人因此悔婚不要他。
嘛,人變開朗了是很好,這表示本小姐調教有加,但是因為這樣反而害自己氣死就划不來了。靜不知該氣還是該笑,泉只有在她面前才敢玩得那麼瘋,本來覺得他思想成熟,結果竟然越活越回去,這樣是對的嗎?
泉抓住靜伸過來想掐他腹肉的雙手,繼續說:「欸,現在不是陣前內亂的時候。蛞蝓公主,你的新子民要是惹怒農人引起地球軍反彈,我們可能會雙雙被趕出太陽系無家可歸耶。」
大概是寫報告寫到腦袋破掉了吧,靜覺得泉單純只為了找樂子才過來煩她。也好,反正看著書上那些赤裸的眼球解析,蛞蝓公主就算有四隻眼也覺得快脫窗了,與其跟達文西展開柏拉圖式眼球談義,陪笨蛋王子演場短劇倒無不可。
於是她問:「是喔,那請問笨蛋星球的戰術是什麼?」
──「啊哈,好極了,要是有第三個人在,一定覺得我們很蠢。」
靜腦裡大聲地放著廣播,要怪就怪這個美迦八嘎碰星人,每天不鬥上幾句可能會過敏致死,所以只好把大家都一起變成笨蛋,講些毫無意義的笨蛋語言,這大概是笨蛋星人的傳染病。

笨蛋王子指著蛞蝓公主說道:「那全要仰仗蛞蝓公主一個人。」
嗯?是錯覺嗎?身上好像披了長袍,手裡彷彿拿著光劍,窗外轟隆隆的砲聲響亮,太空艙內咿咿歪歪警鈴吵嚷,不時伴隨著爆炸閃光與震盪。身為聯軍主將的蛞蝓公主與笨蛋王子背倚著艙門,連圓桌會議的餘裕都沒有,緊握武器口頭商討著星際間大戰的對策,這場戰鬥好不激烈!
蛞蝓公主抹去臉上的髒汙,說道:「喔?願聞其詳。」
笨蛋王子給蛞蝓公主護駕,身上滿是傷痕,殊不知都不是受敵人所傷,而是被公主偷襲,他說:「只要蛞蝓公主也穿上豹紋裝備,向地球軍釋出友好態度,那麼事情或許還有轉圜!」
「……哈啊?」
NGCUT
靜被意料之外的台詞給帶出戲,瞪起眼莫名其妙地問:「等一下、等一下,回到地球好嗎?泉,你到底要表達什麼?說日文來聽聽。」
泉指著螢幕上的圖片,說道:「看你的新臣民,穿上跟牠一樣的裝備就沒問題了。」
靜視線不自覺地被他拉去螢幕上,觸眼瞬間又收緊眉頭。
好啦,老實說吧,之所以讓生活圍繞在蛞蝓上頭,還不就是幾百年前,蛞蝓星球和笨蛋星球還沒打算通婚,只算得上是經常互相攻打的好敵手時,笨蛋王子隨口一提的另類詛咒。鬧鬧嘴而已,當個梗也比較有吵頭,她度量大沒打算計較,因此蛞蝓公主云云、過分星人云云,直到日後異星間第四類接觸,甚至進展至聯姻計畫為止,都還成天繞在嘴邊打轉。但實際上呢,以地球人的角度來講,一個女孩子是不會喜歡時常盯著這種走路會留下黏液的軟體動物,況且還是在這樣的大半夜,要是連作夢都看見怎麼辦?
暫且把這放去一邊,雖然泉說的確實是日文不錯,但靜仍舊沒能捕捉到他釋放的電波。她扶著額際,搖搖頭說道:「糟糕了,泉。宇宙外星文轉譯系統壞了,異星間通訊瓦解,所以真的,請說白話文好嗎?」
泉「哼哼」笑出聲來,伸手去取靜的桌曆,擅自奪走她手裡的原子筆不知寫些什麼,接著又把它放回原位。靜瞥眼一看,89日的格子上壓了一句豪邁的提筆:「敬請期待!」
無視於蛞蝓公主滿頭滿臉飄飛出來的問號,笨蛋王子帶著呵呵呵的罐頭乾笑聲和筆電,還有腳上兩隻三眼跟班,撤退回自己在大阪分基地中的領土,消失在蛞蝓公主鄙夷的視線當中。
──……什麼情況!?
靜覺得自己像是被飛碟綁架,度過空白的5分鐘,然後根本不曉得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到底是跑過來幹什麼的……。」她喃喃抱怨在嘴裡。好了吧,被那個脫線的大眼仔一攪和,現在連繼續讀書的意願都沒了,腦子全都在繞那些謎一般的對話,又不是那個個子小智慧卻過於常人的名偵探。
89日啊……哈,話說去年的那天還真是……」
宇宙大驚奇……。
靜對著天頂乾笑一聲,那一連串數天可要算是蛞蝓公主一生中無可抹滅的天然恥辱。不過,卻同樣也是一生無可抹滅的巨大轉變。她撐著顎,視線落在與笨蛋王子相同款式的對鍊上,指尖轉動著那個不久後會將他們永遠扣在一起的命運之環,直到剛才為止還繃著的臉色,漸漸顯露出伴隨幸福的柔和。
不意間,帶有睡意的眼突然一亮,頭上四根天線似乎有收訊漸佳的趨勢。今年的89日是周五,兩人曾在口頭上說好當天要去吃飯,但那不過是隨興一提,之後再無下文。按照白葉泉這茶行少東愛吃好東西的性格來說,飯局是肯定要有的,難道他還想耍什麼別的花樣?
說起來,當天的晚餐,難得千歲答應好不攪局、不胡鬧、不詐騙,也不出現,會乖乖待在醫院裡,安排靜暑假時去眼科見習的相關事宜,所以要兩個年輕人放心享受獨處的夜晚。
哈!詐騙星人如果學會誠實,那就不能叫做詐騙星人了!
那個可惡的阿姨血液裡充斥著惡魔的因子,以「No joke(lie), no life」為格言棲息在笨蛋星與蛞蝓星聯合軍的大阪分基地,怎麼可能就此罷休毫不搗蛋呢?那樣她肯定會死的,就跟笨蛋王子不鬥嘴會死一樣,那絕對是病!
靜露出壞笑。哼哼,雖然不是阿姨親生的,但是這十多年同住在一塊,如果還只能傻傻被她騙,那這蛞蝓公主也白當了!多少沾染到一點調皮的性格,那只能說是無傷大雅的小心機,就像笨蛋王子曾經形容過自己像隻貓一樣,偶爾也要逗逗猛犬,免得被當成病貓總給人耍著玩。
 

還記得當時他對她說:「我覺得你像貓。」
她問:「喔?為什麼?」
「因為偶爾會耍耍小聰明,逗一逗又會生氣,然後伸出爪子抓人、哇,你看吧!」
她氣道:「煩耶,為什麼連我都覺得有點像,過分星人!笑什麼,你這隻笨狗!」
他抓抓腦袋,在她的眼中就像抬起腳爪摳耳朵的狗兒一樣,不知道為什麼想像的瞬間,竟然有些被萌到了,幸好蛞蝓公主演技精湛,在笨蛋王子的單扇觀景窗前全速武裝掩飾成功。
「為什麼我是狗?」
「因為狗很愛逗貓啊。」
「喔……」好像不怎麼接受這種說法似的。
她鼻息一哼,賭氣似地說:「不對,不只是笨狗,還是番犬!」
他的動作忽然靜止下來,看著她沒有說話。
靜以為自己開玩笑開得太過火了,指著男友說他是狗,畢竟還是有點侮辱到男人的尊嚴。正想著怎麼拐彎跟他賠罪,卻在泉眼中看見微微的光亮,那好像……是有點在憧憬什麼眼神。
「喔~!」
喔什麼喔啊!?靜瞠大眼睛,似乎在無意之中發現男友有點M的傾向,那令她著實受驚不小。不過,那又是別的故事了。
 

為了擾亂詐騙星艦隊的視線,蛞蝓公主老早就放出了虛假的戰地情報。
「小靜,泉生日那天要怎麼慶祝啊?」
明明就不需要到場的人,卻乍放著異樣的眼光在探人口風,這不是明顯的可疑至極嗎?
靜好不容易練就了鐵面功夫,手邊將味噌壓過篩網,迅速在滾燙的湯汁中溶解,一邊不動聲色地說:「去登別泡溫泉。」
千歲一愣,問道:「夏天泡什麼溫泉?」
「北海道沒那麼熱啊,再說夏天泡溫泉有它的好處嘛,而且北海道的東西很好吃啊。」
「嗯……。」千歲做出古任三郎海報上那招牌的動作,指尖抵著下巴,不曉得又在想些什麼。
面對詐騙星老妖的深不可測,靜表面沉穩,極力掩飾自己有些心虛地扯謊,實則心裡早在拷貝起別人的台詞:「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
頓時,千歲眼睛一亮。
「來了!」靜不自覺地咬緊牙關,準備接應任何方向的攻擊,指揮部隨時迎戰。
「露天混湯?」
噗!!
不會有外人知道,外表光鮮亮麗、儀態充斥凜凜氣息的大阪名府神崎家獨生千金,在那天夜晚下廚時,把試味道的醬汁和口水一起噴進鐵砲湯裡面,導致當日的菜單少得有些空虛……暫且就別提某隻笨蛋番犬覺得無所謂他願意喝的這件事了。
 

咳咳!
靜發現自己因為回憶裡的一句話而紅透了臉,趕緊甩甩腦袋,把暫存檔放進資源回收桶永久刪除。
總之,不管阿姨要怎麼淘氣,就讓她自己去北國玩耍,本公主要帶著番犬去橫濱遛狗。
靜從皮夾中取出一張紅色的名片,壓上亮批的藝術英文字體潦草地寫著「MANGIARE」,這是一間高級義式餐廳,就在東京台場,根本不在遙遠的北海道。
89號,晚上6點,5800元的生日套餐menu,兩個人。
她並未事先告訴泉地點,泉也不打算問。對方生日時,餐廳就由另一方來安排,不過問是信任彼此的習慣,反正兩個人在一塊過,去哪裡吃什麼都好,剩下的都當作驚喜。她只告訴他:「不怎麼紳士星人,你不用像詹姆士龐德,但是記得穿上體面一點的西裝。」
呀,對了,只記得提醒人家,倒忘了先想想自己該穿什麼才好呢。
靜打開衣櫥面對滿架禮服,進行起女孩們每天總要有的天人交戰。
「嗯……現在東京很熱,但是橫濱就在港邊,晚了也會吹起海風,而且……」
她把頭一點,就決定選透風不悶熱的小禮服,搭一件可隨意變化的披肩吧。
第二步驟,色系。
紫色配銀色,似乎太高貴了點。粉色配灰色,又太休閒了一些。還是最簡單的黑色系,挑一件順眼的剪裁就好。
第三步驟,高跟鞋。
銀色,還是米色好呢?要素雅簡單的,還是要有裝飾呢?……嗯?
忽然的落眼,就在鞋架最角落,有著一雙她未曾穿過的鞋,原本就不會想要涉足那樣的風格,因此每每進入視線,都是理所當然地忽略過去,雖然有點對不起將它們送給自己的風紀部長燎就是了。
 

「會長,人總要嘗試新東西,既然長了一歲,何不就趁現在換換感覺?」
學生會長展現出人畜無害的制式笑容,說道:「嘛……,我會考慮。謝謝你的生日禮物。」
 

然後考慮的結果就是,生日從春天過後到夏天已經半年多了,它們還穿著塑膠皮衣,抵禦冷宮中的冰寒。
但,靜的目光停了下來。
今天不由得多瞧了它們一眼。
「豹紋……」
想到這裡,靜轉過頭去讓視線落在門上,疑似可以穿過房門,看透對面門後那個笨蛋王子,正在電腦前鬼鬼祟祟不知盤算些什麼的模樣。
透過去年的那些蠢事就可以知道,笨蛋王子對於任何關於蛞蝓的話題,都會表現出極高的興致,然後就會成為那一周內最熱衷的事物,又或是用來逗她生氣的導火線。但是總覺得,泉不會只為了一個新品種蛞蝓的出現,就這樣歡天喜地地演完一齣光怪神離的鬧劇,然後回房睡覺當作沒事。
靜眉頭一皺,知道案情並不單純。
她的雙目回到那雙鞋上頭,夏天裡的背後卻流起冷汗,這可不是什麼好徵兆。
「豹紋……難道說……?」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