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東西是最重要的,要由自己來決定。」 ──BY 靜留‧維奧拉
  • 15492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劇情翻譯】零~濡鴉ノ巫女~ 二ノ雫 日上山 -不来方夕莉-

 二の雫 日上山   -不來方夕莉-
 
 
任務說明:在廢棄旅館進行影見的數日後,密花不知去了哪裡始終沒有回來。這時,一個少女前來造訪獨自不安的夕莉。按該名少女的說法,她委託密花所說「最好別插手」的「尋人」事件……
 
 
 
在廢棄旅館進行影見的數日後
密花不知去了哪裡始終沒有回來
夕莉雖然擔心,卻也苦無線索
只能持續等待著
這時,委託密花尋人的少女
冰見野冬陽,前來造訪骨董屋……

 
 
(動畫)
少女:不好意思……
      請問黑澤密花小姐在嗎?
夕莉:啊……很抱歉,她外出了。
冬陽:我是委託人,冰見野冬陽。
      因為是尋人,先前詢問過不曉得她接不接受委託……
      不知何時會有答案……
夕莉:尋人……
冬陽:或許是去了山上。
      ……日上山……
夕莉:日上山……
冬陽:有人在日上山附近看見春河……
      那裡是……自殺勝地……對吧……
      春河應該不會什麼都沒跟我說
      ……就跑去那種地方的……
夕莉:對不起,等黑澤回來……
冬陽:不,如果時間會晚的話也沒關係。
      ……我自己去找
夕莉:呃……

 
 
「『尋人』委託……
  密花小姐這幾天都沒有回來。
  難道是跟尋人委託有關嗎……
  如果去二樓密花小姐的房間看看,
  或許會有什麼線索。」
 
◎目的更新:調查密花的房間
 
‧進入店後方的門,在進入左手邊的門來到書房
‧書架上文件【日上山與自殺的風俗
書架上有標題寫著日上山的書本。出版時期較新,描寫日上山靈異現象的傳說以及相關風俗。
    所謂「自殺勝地」,並不只有「容易自殺的地形」這個條件就算成立。
    在該處累積的死亡數量,會使人產生「相信這裡就是赴死之地」,「自己不是孤獨的」等等想法,因而將之塑造為自殺勝地的形象。
    那裡並沒有太多靈異現象,就連目擊幽靈的案例也少之又少。
    然而以「自殺勝地」聞名的日上山,其實有著與其他自殺勝地不同的特徵。
    圍繞「自殺」主題的習俗,以及幽靈的存在。
    日上山有著「濡鴉的巫女」的傳說。
    如果被住在山裡的濡鴉巫女看見,就會被死亡所吸引而自殺,一旦被巫女找到,就再也無法下山了。
    另外,日上山還有「重複死去瞬間的亡者」這個傳說。
    如果不是以「正確死法」死於山中,就會變成不斷重複死亡瞬間的亡靈。
    許多在日上山自殺未遂的人們都說,自己看見了巫女,或者看見了自殺者的亡靈,隨後他們會模仿那些自殺者的「死法」自殺。
    由巫女而起的連鎖自殺事件,仍持續使日上山被視作自殺勝地。
 
‧同一處書架上文件【死之山 日上山】
根據日上山風俗所描寫的書。
    日上山是座靈山,往昔開始就一直受到周邊地區敬畏的存在。以前甚至禁止腳底朝著山的方向睡覺。
    傳說山中有生與死交互存在的地帶,每到逢魔之刻,從隱世湧出的死者會四處徘徊,觀看沉入山中的夕陽也會「受到死的引誘」而遭到禁制。
    時至今日,仍有「想死的人會受到山的吸引」的說法,人被「神隱」的傳說更是多不勝數。
    他們都是憑自我意識上山,遺體也從未被發現。
    據聞這些消失在山中的人,至今還維持著當時的姿態,沉入日上山頂的彼岸湖湖底。
    藉由整建為觀光地,或許過去那些可怕的風俗能就此斷絕也不一定。
    然而事實上,變為觀光區的日上山發生了災害以後,此處在人們心中只留下「被詛咒的山」、「死之山」諸如此類的印象。
    日上山現在也被視作「自殺勝地」,成為人們恐懼的地方。
 
‧前往二樓密花的房間(紫色拉門的房間)
‧矮桌上文件【失物協尋委託書】
桌上有本寫著失物協尋的檔案書。是密花小姐的影見記錄。
 
  委託人:
  委託物:日記
  寄香:有(故人的照片)
  詳細:尋找過世母親的日記。因為一個人生活,突然想知道母親在想些什麼。 
        由於是往生之人的物品,務必注意。
  結果:往生者想將之燒毀,便交給照顧她的女性。並未感受到不好的氣息,因
        此交由關係人處置。
 
 
  委託人:
  委託物:舊倉庫的鑰匙
  寄香:有(故人的照片)
  詳細:尋找委託人老家倉庫的鑰匙。有已經遺失的可能性。寄香以及委託物都
        是往生之人的物品,務必注意。
  結果:因為委託者已往生的父母的意念,使之呈現神隱狀態。為了供奉往生者
        而交還失物。
 
 
  委託人:
  委託物:結婚戒指
  寄香:有(戒指盒)
  詳細:尋找委託人從戀人處得到的戒指。不希望讓戀人知道這件事。即將結婚
        時還在使用。
  結果:於委託人自家桌上發現。明明是最顯眼之處,卻變得看不見其存在。
 
 
  委託人:放生蓮
  委託物:弔寫真的相簿
  寄香:有(弔寫真)
  詳細:為了寫書進行的資料蒐集。日上山周遭過去曾有拍攝死後照片的習俗。
       雖然地點不太好,不過既然只是古物,應當不至於太危險。既然委託來
       自認識的人,夕莉應該也比較容易上手。
  結果:在旅館舊館中發現。
        
         那個影子想把夕莉拉進水中,帶往隱世。
 
         我應該要一個人完成的。
 
         不能再讓夕莉靠近那座山了。

 
‧文件【影見覺書】
跟檔案放在一起。標題寫著影見覺書
    「影見」即是觀看過去的影子。
    追蹤過去的影子,就能找到不知所蹤之物,以及「看不見」之物。
    明明就在那裡,卻因為各種原因變得「看不見」的事物。
    持有者因極度想將之忘卻而從意識裡移除之物,持有者亡故使其存在變得薄弱之物,誰都擁有不想被人看見的東西。
    抑或是,遭到隱世埋沒,因為靈異現象而消失無蹤之物。
    這些看不見的失物,能夠透過「喚回」帶回現實。
    然而消失的若不是「物品」,而是遭到神隱的「人」,最好別輕易追蹤。
    將那人隱藏起來的「隱世」的存在,也就是幽靈,通常都徘徊在其周圍。
    進行喚回之前,一定要特別注意。
 
 
‧調查房間深處書桌
「桌上擺著已經拆開的信,寄件人是冰見野冬陽……
 
‧文件【冰見野冬陽的信】
這就是尋人委託嗎?或許能夠成為尋找密花小姐和冰見野小姐的線索。
  給黑澤小姐。
 
    請幫我尋找春河。
    她失蹤至今已經一星期了。
    因為是尋人,所以不知您是否接受委託?
 
    雖然已經報警了,但是或許又跟神隱事件有關,因此他們並未認真調查。
   
    春河不可能什麼都沒跟我說就走的。
    一定有什麼壞事發生。
 
    我自己受再大的苦都不算什麼,但是我不能忍受春河承受痛楚。
 
    只要想到現在春河可能在哪裡等著我,我就痛苦得難以呼吸。
 
    春河還活著。我知道的。
    但是若不快一點……
 
    先前您曾經找到我和春河珍貴的合照對吧。
 
    當時我真的好開心。
 
    這回,希望您也能助我一臂之力。                                 
 
2個女高中生的照片】
附在信中的照片。
  看起來很文靜的冰見野小姐,以及另一位看起來很親密的女性……
 
 
夕莉:密花小姐……
      是為了找這個人前往日上山……
 
      日上山……
      一直被稱為自殺勝地
      冰見野小姐應該就在山上……


 
§地點:水籠溫泉 一縷莊§
「日上山……
冰見野小姐應該已經來到這裡了……
冰見野冬陽小姐……
如果用這張相片當作寄香,能不能使用『影見』呢?」
 
◎目的更新:尋找冰見野冬陽
 
‧按下ZR使用影見,跟著影子前進
 
§地點:楔之淵§
‧左手邊有舊道可以繼續上山。
‧行經舊道中央時出現物品提示
「有東西掉在地上。」
ZR撿起(鬼手注意)
「撿拾物品時,有機會出現鬼手。在被抓住以前看準時機放開ZR鍵,可以迴避鬼手。若是被抓住了,左右推動LR搖桿即可甩開。」
 
‧物品【日上山觀光導覽】
這是日上山的觀光導覽。會是冰見野小姐拿來的嗎……?
  上面印了日上山的地圖。
  有了這個,就能知道日上山中的地名和路線。
  這條路從「楔之淵」通往「不知之森」。
  要趕緊追上冰見野小姐才行……
 
提示:按Y開啟遊戲選單,選擇「地圖」即可顯示。
 
‧行經瀑布下方時出現物品提示
「被瀑布拍打的地面上有東西。」
 
‧取得物品【清純之火】
「由御神木製成,能燃起清純之火的火種。能夠消除水氣與穢氣,調整身體狀態。」
 
「如果碰到水,身體會變得潮濕,畫面右下角的濕濡度計量(註:那朵花)將會亮起。如果操作角色呈現濕濡狀態,很容易被怨靈發現,較常受到攻擊。使用清純之火,就能將濕濡狀態回復。」
 
‧瀑布懸崖邊,物品【萬葉丸】
「標示『萬葉丸』的藥丸。吞下就能回復體力。」
(同時前方遠處瀑布有怨靈跳下,但此時並未持有射影機,無法拍攝。)
 
‧行經水池中出現物品提示
「水淵深處有東西在發光。」
 
‧取得【射影機】
「這是密花小姐的射影機……怎麼會在這裡……」
‧獲得2414式底片。「舊底片,除靈能力較低,裝填也需稍長時間。」
‧獲得【強化鏡頭「壓」】強制彈開敵人的強化鏡頭。
‧獲得【強化裝置「換」】強化鏡頭的裝備,能夠切換鏡頭攝影。
 
「已可使用射影機。」
 
任務提示:按X舉起相機
          十字左右鍵可切換底片
          14式底片」有數量限制(只有07式不限數量)
          十字上下鍵可切換鏡頭
 
‧戰鬥
 
「射影機是從上流漂下來的嗎?那麼密花小姐也在這的某處……
  還是先找冰見野小姐吧。她應該沒走那麼遠才是……」
 
‧穿過鳥居後,前方出現《站在崖邊的女人》
‧地圖末端鐵網前《冰見野冬陽》
‧腳邊出現【文件:冬陽留下的手記 一】
記事本的缺頁掉在地上。是冰見野小姐的嗎?
我調查過了日上山。
過去曾經是個靈場。
雖然稱為靈場,卻不是那種神聖之處,而是赴死之所。
 
也許是因為那樣,現在成為了自殺勝地。
 
但是,春河不會什麼都沒跟我說,就一個人赴死。
 
這座山又被稱作神隱山。
上山的人都會消失無蹤,其中有受到山引誘而至,更有自願入山的人。
 
我找到一本書描述「容易受到山引誘的人」。
 
敏感的人、神經質的人、無依無靠的人、個性柔弱的人。看到這些形容的字眼,我幾乎不能呼吸。
 
春河符合其中幾項特徵。
春河個性溫順又不會拒絕別人。
對我也能敞開心房。
看起來若無其事,卻心思細膩。
經常說中我內心的想法。
 
……她可能碰上了神隱。
 
但是碰到神隱的人究竟去了哪裡?
想得越多,越容易滋生令人害怕的念頭,心悸也更加劇烈。
   
‧前往「不知之森」
 
§地點:不知之森§
‧行經三叉路,斷橋對岸《冰見野冬陽》
「河對岸的神社有人影。冰見野小姐在那裡嗎?」
 
‧跟隨殘影,行經森林中央的上吊樹《冰見野冬陽》
「冰見野小姐的氣息只到這裡就沒了……」
【文件:冬陽留下的手記 二】
堆滿落葉的地面,掉落了一張記事本缺頁。
  是冰見野小姐的嗎?
  春河失蹤之後,我簡直不知所措。
 
  只有我自己一人,什麼也辦不到。
  好像連呼吸都不會了。
 
  春河失蹤以後我才知道,
  從小一起長大的春河對我而言究竟有多麼重要。
 
  春河離開我家時,
  如果我能做些什麼,
  甚至說些什麼也好,
  或許春河就哪裡都不會去了。
  光想著這些,心都快被壓碎了。
 
  等待竟然如此難熬。
 
  如果是我消失那該多好。
  明明應該是我消失才對。
 
  ……等春河回來我有話要告訴她。
 
  在一起步向結束之前,把真正的心情說出來並不壞吧。
 
  也許她早就知道了,但我還是要說。
 
  一定要說。
 
「冰見野小姐曾經來過這裡……
  把這張手記當作寄香,應該能夠繼續追蹤。」
 
‧撿完手記起身後前方出現《上吊的女人》,拍攝完後進入戰鬥
‧地圖最東南角的帳篷前有文件【帳篷前的手記】
從帳篷裡探出來的睡袋邊,掉著一張手記。
  來這裡究竟幾天了?
  不過計算數字也已經毫無意義了。
  想說不急著自殺,準備充裕後才來到這裡真是太好了。
  待在這裡很舒適。
  我以為自己一個人會感到寂寞,
  但是卻感覺到人的氣息。當然不是活人。
  就如同傳聞所說,這裡是生與死的灰色地帶。
 
  我聽見孩子們在玩耍的聲音。
  我本來想過去瞧瞧,
  但是還沒靠近以前他們就一哄而散了。
  那些孩子也是自己上山來的嗎?
  還是被遺棄的呢?
 
  我聽見有人氣息紊亂地奔跑。
  之後,又有另一個人發出尖叫聲。
  我好害怕,因此屏住氣息躲了起來。
  雖然想死,但那種的我可不要。
 
  我看見穿白色衣服的女性。
  她頭上披著薄紗,所以看不見長相。
  只是稍微往這邊看了一會,她就離開了。
  她是哪一邊的存在呢?
  還能再見到她嗎?
 
  那個人每天都會出現,觀察著我。
  我只能感覺到視線,無法察知氣息。
  等我注意到時,對方已經不見了。
  明明就一直注視著,竟然消失了。
 
  我聽見了聲音。
  既像是叫聲,又像是歌聲,很哀傷的聲音。
  好像在呼喚著誰似的。
  但那不是在呼喚我。
  總覺得有點難過。
 
  我帶來的東西都不見了。
  什麼都沒了。
 
  這裡是個好地方。到此為止吧。
  這樣就夠了。有來這裡真是太好了。
  那個人會來找我。
  會不會也將我帶走呢?
 
  那個人在呼喚我
                不去不行
 
‧同樣位於地圖東南側,上吊樹前有文件【被捏爛的手記】
  書上關於日上山的傳說是真的。
  不能目睹自殺。
  我看見那個女人上吊自殺。
  看過好多次好多次。已經夠了。
  就算想逃終究會回到這裡。
 
  不知不覺,我也那麼做了。
  身體自己動了起來,就像那個女人一樣。
  當時,我認為那麼做是對的。
  直到死亡為止意外地很花時間。
  意識慢慢遠去。
  我看見那個女人在拉著我的腳。
 
  一回過神,我又在這裡了。
  我應該已經死了才對啊。
  又要再看見那個場景,
  又要再重複一次了嗎?
 
  時間不夠了。
  不去不行。                                                       
 
‧過橋時右側水中《漂流的巫女》
‧神社前《冰見野冬陽》
‧神社右側側門前《冰見野冬陽》
‧調查門
「打不開。冰見野小姐應該不在神社裡面。」
 
‧調查過門後地面出現文件【冬陽留下的手記 三】
地面掉了一張手記缺頁。應該是冰見野小姐寫的。
  我和春河從幼稚園時就在一起了。
  我始終記得。
  結業式時一起唱過那首「回憶之歌」。
  因為唱得不錯,我不禁望向春河,
  春河也正看著我。
  我忘不了那一刻。
 
  最近經常想起那時的回憶。
  那時候最棒了。
  只要哼起那首歌,眼淚就會流下來。
 
‧撿完文件浮現的黃衣幼女靈應該是拍不到的
‧回到神社前《送行的少女/少年》
 
‧跟隨殘影行經一處山壁,有靈會從上方跳下,靈消失後出現文件【疑似遺書的紙片】
地上掉著一張紙片,上頭寫了些文字……
  這裡最好。
  只要在這裡就能一個人死去。
  沒人能阻撓,或者催促我。
  我不再猶豫了。
  只想平靜地死。
  反正人生只有悲傷、痛苦和憎恨而已。
  我累了。也夠了。                                                  
 
‧跟隨殘影找到冬陽
夕莉:冰見野小姐……?
 
(動畫)
夕莉:冰見野小姐!
冬陽:……春河在這座山裡……
夕莉:……你見到她了?
冬陽:我知道她在……
      要快點找到她……

 
春河:為什麼呢……?
      只有我們活下來而已……
      明明大家約好一起死的。
冬陽:什麼時候
      要再試一次呢……?

 
夕莉:……春河小姐……就由我來找
      我們先回去吧……

 
◎目的更新:帶著冬陽離開不知之森
 
冬陽:怎麼能……自己一個人去死……
 
‧回到神社前
‧與3個孩童靈體戰鬥
‧前往側門找冬陽
夕莉:冰見野小姐……
冬陽:春河……她在這裡……


‧通過木橋時物品提示
「河邊地上有東西反射光線……」
‧觸摸後進入動畫
 
夕莉:……冰見野小姐?
 
‧獲得「密花的蜻蛉玉」
「這是密花小姐的隨身物品……
  跟射影機一樣
  都是從上流漂下來的嗎……?」
‧獲得【強化裝置「避」】:能夠知道迴避敵人攻擊的時機

「……冰見野小姐不見了
  要趕快找到她……」
 
◎目的更新:帶回冰見野冬陽
 
‧前行幾步即提示方向,往前進入動畫
 
(動畫)
冬陽:開心地一起玩耍
      櫻花花瓣……
夕莉:冰見野小姐?
冬陽:綻開了
      無論經過多久  都不會忘記
      無論經過多久  都不會忘記

 
‧戰鬥
(一般狀態時,不會出現,只有3,衝過來時會出現紅燈。浴血狀態時速度很快,是她手上的刀子,臉部無法鎖定,建議鎖定刀子,或遠離一些抓Shutter chance)
 
「擊倒怨靈後進行觸碰,就能夠『看取』靈的記憶。」
 
任務提示:觸碰打倒的怨靈
 
(動畫)
冬陽:春河!
 
巫女:你已經走不出這座山了
      將在這裡融進水中

 
教學「夜泉濡」:怨靈會以攻擊來施加角色夜泉濡狀態。一旦進入夜泉濡狀態,體力會不斷減少。使用「清純之火」,或者打倒所有敵人即可回復狀態。
 
‧戰鬥
 
◎目的更新:下山

「剛才的巫女是……
  冰見野小姐是被吸引至「隱世」
  才會自己對著喉嚨……」
 
 
委託密花尋人的少女,
「冰見野冬陽」,自己結束了性命。
 
夕莉看取到她死前的景象,
那裡有和冬陽以相同死法自盡的女人,
以及被雨淋濕的巫女。
 
夕莉帶著在山上找到射影機,
還有密花總是配戴著的蜻蛉玉,
一個人回到骨董屋。

 
 
二の雫 日上山
結束
 
                 
 
 
章節心得
 
 
零系列以往很少有直接的見血畫面
因此看到冬陽自殺的瞬間其實蠻驚訝的(不是被嚇到而是驚覺血腥度提高了,雖然跟其他恐怖遊戲比仍然是少得很啦,但零系列要追求的不是血腥囉。)
 
然後夕莉啊…
要找人可以
不要晚上去好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