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東西是最重要的,要由自己來決定。」 ──BY 靜留‧維奧拉
  • 15492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劇情翻譯】零~濡鴉ノ巫女~ 五ノ雫 マヨイガ -放生蓮-

 五ノ雫 マヨイガ   -放生蓮-
 
因為調查弔寫真,
蓮與累得知,曾有一位移居至日上山的民俗學者。
 
民俗學者渡會啟示,
他所遺留的文獻中,或許有線索也不一定。
 
兩人調查途中,
得到一捲神秘的錄影帶,
似乎就與民俗學者故居所在有關。

 
 
「自盡的冰見野小姐,企圖上吊自殺的累……
  以及雙方都曾目擊到的,巫女的怨靈。
  還有夕莉口中,封住百百瀨小姐的黑色木箱……
  ……這些都和日上山的過去有關嗎?
  住在山裡的民俗學者渡會啟示……
  如果調查他的書本,或許能有什麼斬獲……
  桌上擺著累找到的錄影帶,
  似乎和民俗學者有關……
  稍微看一下吧。」
 
‧調查桌面,取得【標題為迷途之家的錄影帶】
「桌上擺著錄影帶以及相關解說冊。
  似乎與日上山有關聯……」
 
(影像)
女人:這間屋子……先前來的時候好像沒看過啊……
      打擾了……
      進去裡面瞧瞧
      看起來好像沒有人住…
      有一台電話
      哇啊!
      ……有點可怕還是別碰它了
      上樓看看
      到二樓了
      嗯?剛才好像有什麼聲音……
      好多書……
      這種類型的書……感覺好難懂
      有三樓嗎……爬上去看一看
      上面是這種感覺……

 
‧文件 【關於「迷途之家」】 
「累寫的文字報告,
  一併附上了錄影帶的解說書。」
根據在廢棄旅館找到的日記所述,
民俗學者曾住在日上山中,
在一些超自然類別的書裡曾經提到過他的名字。
民俗學者渡會啟示,受到日上山信仰的吸引,
在山中修築房屋居住。
他也如同日記所說的消失無蹤,
失蹤之後便有了某個傳聞。
 
謠傳他並非遭逢事故,
而是因為觸犯山裡的禁忌,
連同宅邸都被神隱了。
這個傳聞也成了日上山的都市傳說「迷途之家」。
 
雖然不知事實真偽,
但是據說有個進入迷途之家後失蹤的人留下了錄像,
我針對此事進行了調查。
這捲錄影帶在超自然學界似乎很有名。
向出版社詢問之後,對方給了回應。
 
 
鏡宮累
 
首先感謝您來信詢問。
您所搜尋的錄像已經停止發行,
不過仍留有少量庫存。
這捲錄影帶發行後產生莫大迴響,
本公司也收到眾多觀眾來信。
 
影片的攝影者、投稿者皆屬不明,
錄影帶則是在日上山河邊附近被發現的。
因為影帶受潮,很多片段已經無法觀看,
是將還能播放的地方剪輯而成。
 
影帶的持有人遭到警方收押
警方雖然搜索過日上山,
但是沒能找到攝影者,
甚或事發現場的房屋。
 
現在不知之森已經成為禁止進入區域,
還請您不要貿然前往。
 
水源舍 映像部  柿本 浩二
 
 
影片開頭映照的地方,
應該就是位於山腰的形代神社。
之後很快閃過的那段洞窟畫面,
就不是很清楚了。
不過從那間屋裡有著大量書本這點看來,
那裡很有可能就是民俗學者渡會啟示的居所。
 
接起電話
 
蓮:這裡是放生家
男人:蓮……
蓮:是嗎?
    你最近一點消息都沒有,我還以為怎麼了呢。
    對了……先前,我曾經拜託你……
我……要結婚了
蓮:…結婚…?你要結婚了?

蓮:還真是突然呢
    …恭喜
    那麼對方是?
    我認識的人嗎?
自從看了那張照片……
女人:要跟我一起終結嗎?

 
「迷途之家……
  從形代神社通往洞窟底下……
  很可能就是夕莉曾經走過的那條路。
  總之先過去看看吧……」
 
目的更新:出門
 
‧沙發後地上,文件【累的記事本 二】
「累的記事本掉在地上。
  是整理的時候不小心遺落的吧?
  可以看嗎?」
老師總是在夢中掙扎。
他不是很常談起,
但好像是和小時候參加祭典有關的夢。
老師小時候,
會到陽炎山山麓的親戚家過暑假。
 
在老舊的主屋或山上神社玩耍,
也參加過一些祭典活動。
老師很少談到幼時的事,
因此我印象很深。
是那時參加祭典的夢嗎?
我小時候也去過祭典,
但是卻是開心的回憶。
 
但是老師所夢見的祭典的夢,
看來並不是值得開心的事。
他總是喃喃唸著「不要看我」。
確實,老師不是很喜歡被人盯著看。
更會躲避女性的視線。
 
就連和黑澤小姐或不來方小姐說話時,
他偶爾也會閃避視線。
但是和我說話時卻不會。
在夢裡看著老師的女性,
究竟有多麼可怕呢?
 
‧出門
「如果能順便得到弔寫真的情報就好了……」
 
目的更新:找到洞窟入口
 
累:先生……
    是一起調查弔寫真的那位先生吧。
    之前聽說他失蹤了……
    聽到他還平安活著真是令人鬆了口氣呢。

 
‧進入形代神社,通過右側門後本殿廊下,進入動畫
 
白菊:不要跟我說話
      我現在死了
      ……哥哥
      哥哥……其實是姊姊?
累:我……
白菊:騙子!
累:…我……
白菊:嗯……那麼……
      一起玩吧
      這個是你的人形見
      你自己成為人形見吧
 
女孩:聽說這次的遊戲是要由你來尋找遊婚對象

 
「遊婚對象……?
  累不見了……上哪去了?」
 
目的更新:尋找累
 
‧出門後右側樓梯下去淹水的空間,另一側出口前架上有文件
【形代神社的記錄 二】
「這裡遺留了一本老舊記事。
  似乎是由住在這裡的神主所寫。」
孩子們在玩耍。
半夜裡,我會被他們的聲息擾醒。
隔天早上發現,整理好的人偶又被移動到別處了。
這種情形不斷發生,
孩子們的喧鬧聲越來越清晰,
就連我自己,
也在夢中和孩子們玩了起來。
 
他們的模樣不甚清楚,
但已逝的女兒似乎也在其中。
 
夜裡,我感覺到視線而睜眼,
一個白髮少女正在看著我。
她說「你的女兒正抱著你修好的人偶玩耍,不用擔心」
說完她就不見了。
那雙眼睛好像看透了一切,
回答了我正自思考的事情。
 
‧上樓後走出屋外,從對側門再度進入屋內

‧探索本殿
(此處可隨意探索神社裡,令射影機出現反應的地方。
 如果要直接找到累,她被藏在浸水本殿右側門出去,走廊深處的小房間裡,請用照相機喚回。
 但如果直接找到累,將無法取得文件【累的記事本 三】。
 以下選擇能夠取得文件的路線。)

‧拍攝本殿廊下西側牆邊的縫隙,出現《逃跑的孩子》

‧南西側房內、人偶工作房的壁櫃裡,各會出現《逃跑的孩子》
找到三個孩子之後,回到淹水的本殿,男孩靈會掉落文件【累的記事本 三】
老師變得好奇怪。
 
一直心不在焉似的。
 
自從看過那張照片之後。
 
平常對什麼事情都很懶散,現在卻積極地追蹤照片的線索。
 
要跟好老師才行。
不能讓他也消失至何方。
 
 
若換作是我不見了,
老師也會這樣拼命地找我嗎?
 
‧人形廊下,入手文件【形代神社的記錄 四】
今天的夢,令人感到特別沉重。
 
夜裡,幾個手裡拿著火炬的男人,
耗費極長的時間,
在神社本殿的地下進行挖掘
 
將黑色的箱子下放至誰也拿不出來的地底深處,
掩埋起來。
 
箱子裡面,睡著那名白髮少女。
 
她好像在等著誰,但那不是我。
因為我沒有那個東西。
 
我這麼猜想著。
 
醒來時,我只覺得非常非常哀傷。
 
‧取得文件作為寄香,即可追蹤累的殘影,於本殿廊下‧東盡頭的小房間裡可找到累
 
累:老師……你來找我了……
蓮:你沒事吧?
累:沒事…

 
「累似乎沒事了…
  繼續尋找前往迷途之家的路吧。
  根據夕莉所說,在那個祭壇底下,
  似乎有通往地下洞窟的入口。」
 
‧前往形代神社 一階  拝殿
 
目的更新:尋找洞窟入口
 
‧回頭後立刻出現《逃跑的孩子》

‧本殿門前《逃跑的孩子》

‧進入本殿廊下後發生戰鬥

‧回到人偶房發生動畫
 
白菊:找到了
蓮:你…難道是…
白菊:為什麼沒有帶來呢?
      我的寄香……
      你弄丟了嗎?
      …明明約好了的…
 
累:老師…
蓮:……

 
‧進入胎內洞窟
 
目的更新:尋找前往迷途之家的路
 
‧前往洞窟深處
 
累:老師…
    我一直在等著…
蓮:嗯?
累:選我的人…
    我…一直在等老師…找到我……
蓮:你在說什麼…
累:沒什麼…對不起…
    但是……我很清楚……
蓮:我可是一頭霧水…
累:…那孩子…她也在等待…
    持有寄香的人…
蓮:…?

 
‧調查柵門
「柵門鎖上了…
  射影機有反應……」

‧使用靈視

‧調查三個木箱後,怨靈出現,進入戰鬥
 
‧獲得菖蒲的鑰匙
「老舊的金屬製鑰匙…」

‧調查打開的木箱
「剛才那是百百瀨小姐嗎…
  從這個箱子裡出來…
  夕莉說她找到百百瀨小姐時,
  也是從箱子裡救出來的…
  難道這些箱子裡全都有……」
 
‧通過柵門,前往迷途之家
 
累:老師…
蓮:…迷途之家…
累:有人在裡面嗎…
蓮:…進去吧

 
目的更新:搜尋山的相關情報
 
‧走廊中央《渡會啟示》
渡會:好美……

‧右側怨靈出現

‧右側房內書架上,文件【民俗學者的手記 一】
「架上擺著老舊的記事本。
  文字非常工整。」
這個國家的風俗有著非常奇特之處。
雖然每個地域、每處居民各有不同,
但基本概念卻是一樣的。
既神秘,又富有美感。
為了瞭解這些文化根基,我渡海來到這個國家,
找到了這座山。
 
朝霧之美,以及夕陽西沉時的寂寥。
包圍一切事物而降臨的深重夜幕。
這座山上遺留著,視「水」為御神體來祭祀,
這樣一種擁有獨特生死觀的神祕教義。
要理解它,就必須常駐於山中,
成為山裡的一份子。
 
‧靠近電話會響起,接起電話

蓮……太遲了…我…已經…
蓮:…?
累:…先生嗎?
    這是…
    和老師的那張照片一樣…
蓮:


‧物品【新娘的照片】
「這……
  和那張夾在相簿裡的照片一樣…
  是拿著這張照片來到這裡的嗎
  和我一樣……?」

‧看完照片右側出現《渡會啟示》
渡會:與死者……結合的……儀式
 
‧走廊右側破裂的地板前有御神水,撿起後發生戰鬥

‧進入轉角處的門

‧直走到底上樓後,出現《渡會啟示》
渡會:照片在…呼喚著我…
      照片在笑…
      微笑著…

 
‧樓梯邊書架上,文件【民俗學者的手記 三】
「在書架上找到一本舊筆記。
  似乎寫著和『弔寫真』有關的消息。」
死後寫真是與相機一起,
從西洋傳入的東西。
在照片還很罕見的時代,
拍照留下逝者的姿態,
用以撫慰家屬的傷痛。
日本留下的這種死後寫真,
原理雖然和西洋相同,
但其中意義卻不一樣。
 
尤其在日上山一帶留存的「弔寫真」,
其中所飽含的美麗和傷感,都令人覺極其特別。
這些照片似乎都是科學家「麻生邦彥」博士所遺留的。
在其他地方也進行過調查後發現,
他當時正在各地拍攝這些「弔寫真」。
 
他對於「拍攝靈魂」這件事有特別的執念。
受到這些不可思議的照片所吸引,
我想他的目的應該已經達成了吧。
 
我想起有個朋友曾說,
相機是個「孤獨的盒子」。
孤獨的盒子指的,
不知是因為把拍攝對象封進了黑色的箱子裡,
還是因為拍攝者只能一個人透過箱子窺伺。
但是那句話和這些照片的形象,
竟不謀而合。
 
‧進入門後
渡會:那張照片…
      一旦對那張照片動心
      契約就完成了…
      不趕快去不行…
      就算最後等著我的…
      是毀滅也好…

 
‧書架上有文件【民俗學者的手記 四】
「在書架上找到舊筆記。
  描寫在山上死亡的事情。」
這座山的水很美。
這和水質良好本身並沒有關係。
從山頂宣洩而下的大量水源,
成為河川、成為瀑布,以及包圍山體的水霧。
包含濕度在內,山裡的一切水體,
都是這座山的神秘與美感來源。
根據日上山周邊的傳說,
過去在這座山上死亡被視為正確之事。
 
這座山就如字面所示是座靈山,
是山岳信仰的對象之一。
所謂「日上山信仰」指的是,
人死後會回歸於山中之水。
那說的並非山上他界()
而是這座山的「水」本身就是靈魂,
人們只是回歸到其中一部分。
 
對死亡有所覺悟的人們聚集到山上來,
讓生命歸結於水。
一切都與水相關。
看過這些景緻後,
我總算能理解,
為何此處被稱為靈域,
又為何在山上死去回歸於水才是正確。
 
來到這裡真是太好了。
這座山的世界觀,
有著對於死亡的憧憬。
那也正代表了對於山中之水的憧憬,
對於自然的憧憬。
生也好,死也好,皆與水息息相關。
(註:山上他界,在日本古代信仰中,代表了人死後靈魂將前往山上遙遠的彼方。根據所處地點不同,還有海上他界這種說法。)
 
‧獲得物品【民俗學者的聲音記錄 二】
「和筆記一起找到的錄音帶。
  標籤上什麼也沒寫…」
巫女將水當作人與死之間的媒介…
進入這座山的人都憧憬著死。
死,即是回歸水中。
一切都與水相關…
巫女們藉由看取,
承接了死者們最後的記憶。
之後巫女們將成為人柱…
帶著那些記憶一同沉入水中…
如果一切都與水相關,
那麼充滿著水的這座山…就是死之山…
 
 
‧進入書房,桌前立刻《渡會啟示》
‧左方書堆上,文件【民俗學者的手記 二】
「書堆上方有一本舊筆記。
  文字相當工整。」
我在瀰漫著霧的森林深處,
看見了巫女們的身影。
她們神色莊嚴地緩步上山。
那應該不是現實之物。
聽說這座山上早就沒有巫女存在了。
 
過去,這座山上的巫女全都遭到殺害。
她們也都回歸於水了嗎?
而她們的靈魂是不是還被困在霧幕之中呢?
 
‧桌面上文件【民俗學者的手記 五】
「桌上的筆記本並沒有沾上灰塵。
  好像剛剛才有誰在這裡寫下它似的…」
據說這一帶過去有著人柱的習俗。
那與一般回歸於水的儀式不同,
而是將活人裝進特殊的箱子裡,
沉入水底深處。
成為人柱也是巫女的使命。
她們承接人們的記憶之後,
也將回歸水中。
 
只是為了成為人柱繼續存活。
日本有個風俗,
是讓人進入箱中埋進地底,
成為佛以救濟眾生。
成為即身佛的僧人,
將在地底繼續誦經、敲鐘,
一直存活著。
這種儀式或許和此說同理。
 
成為人柱的巫女,
究竟敬畏著什麼,又要鎮守著什麼呢?
在日本,
被稱為他界、常世、隱世的死後世界存在之處,
都有著各自的教條。
有的說法是在山上,有的是海的彼端,
也有地下,或是地底的例子。
 
這座山將水當作御神體來祭祀,
水中也存在著隱世,
意即是說,
這是種水等同於死的概念嗎?
進入箱中的人柱,
在鄰近死亡之處繼續永生,
是為了不讓死後的世界,
融進貴為御神體的神聖之水中。
 
進入特別的箱中後,
人柱必須維持永生。
永久成為人柱者,
正因為接近死亡才更容易長生,
日上山為此也從其他山上召集巫女過來。
這是認為,一度與死亡擦身而過之人,
對於死亡更有抵受耐性嗎?
 
‧物品【民俗學者的聲音記錄 一】
「和筆記一起找到的錄音帶。
  標籤上什麼也沒寫…」
成為人柱的巫女們,
究竟要鎮守住什麼?
為此也從別的山上召集人柱人選…
這一帶地區過去有人柱的習俗…
曾經死過一次的人,
將不會再有死亡相脅,並且能夠成為強力的人柱。
與死相近之人能為勝任極強的人柱…
 
累:老師…
 
‧進入書架後方的門,調查閣樓階梯
「梯子上方好像還有閣樓。
  和那捲影帶最後一樣…」

‧觀看閣樓
「剛才的到底是…
  靈體消失後,地面留下了一本記事…
  …這似乎是民俗學者的筆記。
  難道那個靈體是…」

‧文件【民俗學者的手記 六】
日上山,是只有對於死亡有所覺悟之人才能進入其中,
一旦上山之人則無法活著走出的,
受到人們敬畏的死之山。
上山者必須經過山麓的巫女神社,
經過嚴格管理,
看看是否是有資格入山赴死之人。
 
現在巫女社被改建為旅館,
我向館主借來了當時記錄與資料。
最後一年的入山記錄顯示,
曾有一個人活著離開山中。
 
麻生邦彥。
拍攝弔寫真的他,
似乎是被召入山中替巫女拍攝照片的。
鑽研異界研究的他,
開發出一種特別的照相機。
如果能得見那台照相機所拍出的巫女相片,
或許就更能釐清日上山的神秘色彩。
他所前往之處,
是只有被徵召之人才能進去的屋館。
如果我也算是被這座山所徵召,
那我有機會進入其中嗎?
希望能夠如願以償。
 
「麻生邦彥…
  麻生博士也和這次事件有關嗎?
  …屋子裡生起了霧氣…
  感覺不太對勁。趕快離開比較好。」
 
目的更新:離開迷途之家下山
 
‧前往一樓,打開拉門後發生戰鬥
(註:戰鬥結束後,此靈體一定要觸摸才能繼續進行遊戲,就算已經看過幾百遍都要…)
 
渡會:終於來到這裡了…
      在這間屋子深處
      她…正等著我
      得趕快去找她才行…
怨靈:終於…來了…

 
‧文件【民俗學者的手記 七】
「靈所在的位置遺落了手記的一部分…」
前往山頂的途中,
我在一處開滿彼岸花的小徑撿到照片。
那條小路似乎還能繼續通往深處,
但此時因為生滿了草叢而無法通行。
只有被徵召之人才能進去的屋館。
就在那裡面嗎?
 
那張照片與其他弔寫真不同。
除了美以外,沒有其他字眼能形容。
它有著至今看過所有的弔寫真所沒有的
美,以及哀傷。
栩栩如生的
 
一旦動了心,契約就完成了。
有愛的密語從照片中傳來。
這是詛咒之語。
死後之戀。
不去那裡不行。
我被那句話給深深吸引著。
 
‧物品【民俗學者的聲音記錄 三】
「和筆記一起找到的錄音帶。
  標籤上什麼也沒寫…」
為了保住成為人柱的巫女,
必須進行與死者締結契約的儀式…
也就是幽婚…
一旦覺得美麗,契約就完成了。
照片傳出了愛的呢喃。
這是…詛咒。詛咒的話語…
但是…我卻被那句話給深深吸引著…
 
「剛才的是渡會啟示的記憶嗎…
  還是趕快出去吧…」
 
‧打開對向拉門後,進入戰鬥

‧走出走廊後外面樹林《很高的女人》
(註:應該很多人都認識她了。八尺大人,通稱八尺樣。身高240公分,頭上戴著帽子,身形高大的女人。她不算是怨靈,而是都市傳說中的妖怪,後面還有很多機會看見她…啵啵啵啵啵…。其他章節有機會發生戰鬥,無法看取,但算在靈體列表之內。關於她的都市傳說,可在網路上找到。)
‧往左走回一樓,出口處發生戰鬥
‧戰鬥結束後離開迷途之家
 
(動畫)
蓮:消失了…
 
§地點:日上山纜車 不知之森站§
累:那是…
    民俗學者嗎…
蓮:嗯…
累:這座山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蓮:…不曉得
累:先生…他也在山上嗎?
蓮:…
累:和那個民俗學者一樣…
蓮:別說了…

 
‧搭乘纜車
 
 
根據一捲錄影帶而前往渡會家的蓮。
 
途中,蓮在形代神社遇到了白髮少女。
那是他每天晚上都會夢到的女孩。
 
「為什麼沒有帶來,我的寄香……」
留下這句話,少女便消失了。
 
 
成為迷途之家的渡會家裡,
留存著許多日上山信仰的相關調查記錄。
 
蓮與累從中逃脫之後,
渡會家便消失在濃霧之中。

 
 
五ノ雫 マヨイガ
結束
 
 
 
章節心得:
 
麻生邦彥的名字大量出現
故事的中心主軸也快要出來了
但是……
 
累真是天使(無誤
比起可以說是歷代主角中最強的夕莉
(其實論靈力當然最強是深紅,接著是深羽,不過再加上精神力和行動力來說,夕莉真的可以排第一了……胸部也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